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念你一往情深

第五章 再见渣男

念你一往情深 离小失 3416 2019-05-28 21:00:00

  送完林南和陆北辰,司机也送林然去辅导班。刚到辅导班,就听到另一位好闺蜜余珂招呼自己:“小祖宗你终于肯来了!不过你来的太是时候了!年后我们新换的数学老师真的比以前那个老师强太多了!”

  “要不是我北辰大神走了,我才不会来。”林然简单回应又翻开数学习题册开始专攻大题。

  “之前雪晴说你像换了个人一样,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边说边去揪林然的耳朵,撩林然的头发,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林然。

  “我只是爆发了学数学的野心而已。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们俩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林然懒得解释太多,满脑子还在想着陆北辰刚才给自己讲的数学题解题思路,想要赶紧记下来。

  “来了来了!林然!周老师来了!”余珂看到门口进来的人,连忙拍拍旁边埋头做题的林然。

  “周老师?”林然抬头看到余珂口中的周老师,心脏瞬间漏跳了一拍,竟然是周丰生——前世自己大二时的辅导员,也是自己后来的老公,在一起七年,出轨六年的亲老公,败掉林家大半家产的亲亲老公。

  周丰生自然也注意到前排出现的一张陌生面孔,还有那一脸惊呆的表情,微笑着开口问道:“今天似乎有新面孔啊?这位同学,介绍一下自己让老师认识认识好吗?”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如果不是早知道这幅暖男面孔下藏着怎样的一颗心,林然真的又要再一次沦陷了。

  “周老师你好,我叫林然,是实验六中高三五班的学生。之前因为家里有事,一直没来上课,听同学说您讲课特别有趣,家里的事一结束我就马不停蹄的来了!希望没有错过太多。”说完笑着看着周丰生。

  听着眼前这个小丫头成熟有度地介绍自己,顺带把自己捧了一把,周丰生对林然高看了一眼,不似这一群聒噪幼稚的高中生。

  “好,我记住你了,林然同学,之前落下的课,如果需要老师帮忙,下课可以随时到办公室来找我。那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课程了。”周丰生嘴角上扬,又恢复了惯常的表情。

  坐在距离周丰生很近的第一排,林然的手心止不住出汗,注意力再也集中不起来。曾经想过多少次与周丰生再次相遇的场景,做过多少次心理建设,却没想到这么意外又相遇了。难以控制自己不去回想前世的记忆,犹如发生在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结婚四周年前一天晚上,周丰生坐在餐桌前木然说:“林然,我们离婚吧。”

  听到这话,林然一愣:“为什么?”

  “你还记得过年你对我妈说的话吗?她全都告诉我了。”周丰生不屑地看着眼前陪伴了自己七年的女人。

  “我跟你妈说什么了?”林然不解。

  “你不是跟我妈说不愿意接她来咱们这一起过年吗?不是说了不用她来城里看孩子吗?不是嫌她这么多年从来不帮衬我们吗?嫌弃我妈你就直接告诉我,这么多年你的善良、你的孝顺,都是你的面具啊!你演的可真好!找各种理由不回去,原来背后是嫌弃!你知道吗,我当时听到你说那话的时候,坐在车里哭了半小时!这么久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还是能倒背如流!林然我真恨你!”周丰生边说边抹眼泪。

  林然第一次见周丰生掉眼泪,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确实是自己跟婆婆说了不想接她来楼上过年,也说了不用她来帮忙看孩子,但是没想到有这么大误会,“那你为什么当时不问我,等了半年才说离婚?”

  “我本想等孩子上学,你有份稳定的工作,我再提离婚也不至于太残忍,现在你起码有份工作了,我也实在等不了了,明天我们就去离婚吧。”

  “让我想一想。事情太突然了。”林然按耐下自己狂跳不止的心,强装冷静地说。

  “不用想了,所有债务我背,这一趟出车的费用下来了,我们一人一半。房子和车、家具家电是你们林家买的,我一样不要,净身出户。我只想离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说完,周丰生没再看林然一眼,抬起屁股摔门就走了。

  直到周丰生摔门离开,林然心里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过年自己是跟婆婆说过不打算接她回城里过年,但是也是因为,孩子现在大了,打算一家人一起回老家过年。孩子过了年就上幼儿园了,不用她来帮忙带孩子了。怎么到了周丰生这里,话全变了味?自己隐忍这么多年,一下就变成了他嘴里的恶毒女人?但是周丰生刚才的样子,确实是恨极了自己。但是又不能跟婆婆打电话求证那头到底跟周丰生说了些什么,也无法给周丰生打电话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餐桌前,坐了好久……

  直到晚上,夜色降临,电话响起:“林然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陆雪晴的声音。

  “雪晴?”林然还是木呆呆的,没办法回过神来。

  “不是约了我逛街,给你老公买礼物吗?你忘了?”

  “不好意思雪晴,真的忘了,你在哪,我马上过来找你。”林然擦掉脸上不停滑下的眼泪,开口问道。

  “我在盛都购物广场,听你声音不太对,要不要我去接你?”陆雪晴听到林然声音有些哑哑的,似乎是刚哭过,不禁担心。

  “不用了雪晴,咱们今晚不去逛街了,你陪我去喝点酒好吗?”林然听到雪晴的关心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情绪有些崩溃,但还在强忍着。

  “行行,你说去哪咱们就去哪,今晚我陪你,你在哪,我去接你咱们一起过去。”喝酒基本是一瓶啤酒就会头晕脸红的林然,突然说想喝酒,一定是有什么绷不住的大事,但是陆雪晴又不敢多问,怕林然会情绪崩溃。

  “我在家。”林然哽咽地说。

  “好,你准备下楼,我十分钟就到你家楼下。”陆雪晴说完就招手打车往林然家赶去。

  远远就看到林然低着头,没带包,只拿了手机,站在昏暗的路灯下。招呼师傅停车,下车把林然拉上来,跟师傅报了一个ktv的名字,陆雪晴才转头看林然,一脸泪痕,双眼通红,不知道哭了多久了,眼神空空的,双手不停颤抖着。一把抓住林然的手,陆雪晴克制住自己的好奇,轻轻拍着林然的背,只想先让林然平静一些。

  十五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一片灯红酒绿的门口,“小姑娘,到了。”

  “好,谢谢师傅。”陆雪晴付完钱,拉着林然走了进去。

  一首一首歌播过去,没有人开腔唱歌,林然眼神空洞,只是小口小口喝着酒。

  “周丰生说要跟我离婚。”林然绝望地抬头看着陆雪晴,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陆雪晴一脸不敢相信,“真的假的?他疯了?”

  “真的。”林然说完这两个字,再次崩溃大哭起来,“今天他为了他妈的事跟我吵架了,可是怎么也不至于闹到离婚吧?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陆雪晴看到林然失控的样子,只能上前抱住她,轻拍她的后背,安抚着受伤的林然。看到林然平静了些,犹豫着开口道:“然然,其实,也许早就有些为什么你没发现而已。两年之前,琳琳曾经给我打电话说,看到周丰生和一个女的在国贸大厦举止亲密地一起下电梯,但是周丰生似乎是看到琳琳了,马上又跟那女的分开了,根据琳琳当时跟我描述的,我觉得好像是马秋香。”

  林然一听国贸大厦,背脊一下凉了,顿时就明白了,离婚的真正原因,不是什么冠冕堂皇的不孝顺,也不是自己恶毒,而是因为这个。

  林然之前逛街的时候就知道,婚前出现过的小三马秋香就在国贸大厦给人做美甲,当时林然还跟周丰生开玩笑说,马秋香不在会所陪酒了,在国贸大厦给人做美甲。周丰生一脸坦然地说跟他有什么关系。原来,马秋香在哪,周丰生比林然更清楚,怪不得没有一点错愕。这些年,这两人看来是一直没断过。

  国贸大厦在郊区,离家很远,周围是工业园,人员杂,环境也比较乱,林然和周丰生从没带孩子去过,林然的朋友也很少去那,没想到那里反而成了狗男女约会的圣地。

  林然从之前的不解、委屈,变得愤怒,这对狗男女瞒了自己这么多年!混身止不住颤抖起来……

  回忆一幕幕又出现,林然脑子混乱,仿佛回到前世最后的时光,日夜都是灰黑色,心脏憋的难受,呼吸困难,手脚愈加冰凉,就是这样一个渣男,如今活生生又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婚前就出轨,婚姻中拿着林家的钱去投资,一直背叛自己,最后还把离婚的原因冠到自己的“不孝”头上,让所有人对自己不耻,后来不断言语攻击,诉说自己跟小三的真爱,把林然逼得抑郁,最终自杀,一切的一切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的渣!

  想到这些,稍微平静下来的林然身体控制不住地又开始颤抖。

  想到妈妈一夜之间白了的头发,想到爸爸妈妈和儿子在病床前的眼泪和呼喊,林然感觉胸中一股气快要脱口而出。林然一下站了起来,双眼通红看着周丰生,全班同学都茫然看着林然,不知道她怎么了,正在黑板写题的周丰生闻声也回头看。克制,努力克制自己,她不能,不能在现在就暴露自己的情绪,必须克制住!硬生生吞下眼泪,深呼吸好多次,林然才开口说道:“老师我家里有事,请半天假。”然后抓起手机就跑了出去。

  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周围渐渐没有人的声音,林然才停下脚步,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跑到哪都不知道了。勉强找了个墙根靠着坐下来,勉强才找到一点安全。

  林然知道不能再去回想以前的事,必须做点什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前世那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刚才差一点又要把自己击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