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串串仙草

(五十五)记忆深处的白衬衣

串串仙草 飘飘E镇 1001 2019-09-03 16:49:18

  昨晚无意看到电影《我11》中的主人公王憨在一次河边等白衬衣晾干时,衬衣不巧被杀人犯谢觉强看到拿去止血。王憨为了白衬衣,不顾生命危险,硬是追进了草丛里……看到这里我眼睛湿润了,因为我知道,在那个特殊的时代,一件白衬衣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那是八十年代初,哥哥被选入参加全市六一儿童节的文艺表演。他央求妈妈买一件白衬衣表演时穿。在那个商品紧缺的时代,东西几乎全部要票供应。一大家人的吃穿都靠妈妈精打细算,勤俭持家。后来妈妈终于找亲朋换到了布票,给哥哥买了一件新的白衬衣。

  六一那天大清早,哥哥穿上白衬衣在镜子前照了照,还神气的冲我笑了笑。看着哥哥和同学系着红领巾,穿着白衬衣在大礼堂的舞台上兴高彩烈的表演时,我也在台下欢呼雀跃。一会哥哥表演完了,就把白衬衣脱下来递给我。他又赶着参加乒乓球比赛。我看着他一会搓球,一会削球,直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迎来了阵阵掌声。最后当哥哥拿着奖品向我走来时,他兴奋的脸上陡然变色:“妹妹,我的白衬衣呢?”“我刚才放在椅子上。”哥哥忙拉着我返回观众台下,只见我刚才坐的椅子上空空如也。哥哥询问旁边的几个学生,他们都摇摇头。我们来回找了几个圈,都没有。哥哥气极败坏给了我一巴掌,我抚着脸伤心的哭起来。我们就在那里等着所有的表演节目都结束后,又把大礼堂全部的椅子翻找了一次,还是没有白衬衣的影子。“妹妹,对不起,我刚才不该打你。可你知道这件衬衣对我有多么重要吗?我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有一件白衬衣了,可今天第一次穿上就掉了,叫我怎么回去和妈妈说?”哥哥的眼泪也不禁掉下来了,我睁着似懂非懂的眼睛点点头。“要是妈妈知道我的衣服掉了,她该多么伤心多么失望呀?”我们俩都吓得不敢回家,就在大礼堂外枯坐着,一直等到天快黑了。路过的王校长看到可怜兮兮的我们,问清楚了原因并送我俩回家。他还千万嘱咐妈妈,“今天是六一节,不管孩子做错什么,都不能打。”……

  母亲当时正心急如焚等我们回家,再加上校长亲自送我们回来,哪里还来得及责怪我们,只唠叨了几句就忙着做饭去了。后来爸爸又给哥哥买了一件白衬衣,但是他已经不稀罕了,他早已穿上蝙蝠衫了……

  岁月如梭,一晃三十年就过去了。我偶尔会想起那些和童年有关的记忆:铁环、玻璃珠、白球鞋、军书包等,还有那年的六一,我和哥哥两个人为了一件白衬衣在大礼堂哭泣时的情景。这些纯真岁月成长中的快乐与忧伤,此刻又涌上心头,就像一首深藏于心底的歌谣,既心酸又甜蜜,却再也回不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