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串串仙草

(二十五)风中谁寄锦书来

串串仙草 飘飘E镇 1051 2019-07-24 11:24:12

  今天下午,我正坐在书店的一个角落里安静地看书。“请问这里有贺卡卖吗?”一个女孩轻轻的问道。“贺卡,没有哦,现在谁还要贺卡呀?”店员不以为然地回道。“我要,快过新年了,我要给远方的朋友寄几张贺卡。”“真的没有哦,我们这好多年都不卖贺卡了。你可以在网上发电子贺卡呀。”“不,我要纸质的贺卡,唉,找了好多家都没有找到……看着女孩子失望离开的背影,这不是多年前的我吗?

  记得上小学每年元旦前后,我必和同学一起去书店挑选贺卡准备送给同学或好友。有时为挑几张精巧、别致的贺卡,几乎要把半个小城翻一遍。我也曾收到过各种各样的美丽、新颖的贺卡或是明信片。我现在还记得收到的第一张贺卡,是小学同学霞送给我的。那是一张83版电视剧《红楼梦》剧照贺卡,正面是宝钗、黛玉、惜春、迎春一起在海堂社写诗的美景,反面有几行工整的楷字,“小词同学,祝你新年快乐,长得胖!”小伙伴多么直白多么真诚的祝福呀!小时的我体弱多病,同学们都盼望着我能长得壮点,不要老是请病假。

  上高中时,有天我突然收到一张来自杭州的贺卡。我纳闷地打开这张制作精美的贺卡时,看到上面赫然有个大大的生日蛋糕正闪着光唱起歌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揭开右下角一瞧,里面有根细导线和一个纽扣大的电池、一个音乐芯片连接在一起。蛋糕旁还有几行隽永的字写着:“镇词,祝你生日快乐!还记得我吗?世明。”天呀,我真是高兴坏了。原来是我住院时曾经在同一个病房的病友。我早把他忘了,难为他还记得我的生日。多年以后,我和这位朋友又失去联系,但这张珍贵的贺卡我一直保留着,虽然它再也不能歌唱了。

  几年前五月的某一天,我正在家里做饭,突然听到邮递员在楼下叫我取信。心想这都啥年代,还有谁那么老土会给我写信呢。我取回信撕开信封一看,是一张印有康乃馨图案还带着香味的粉色贺卡,上面歪歪扭扭的写道,“亲爱的妈妈,祝你母亲节快乐!爱你的长豆角。”我瞬间感动落泪,激动不已。没想到平时不善于表达的儿子,却还有这样温馨、浪漫的问候。

  如今随着电脑、手机的迅速发展,新春佳节之际大家早已习惯用手机短信或是在网上用电子贺卡,瞬时向亲朋好友发送祝福了。但是那些洋溢着好友们殷殷祝福的精美纸质贺卡我再也没收到了。

  风中谁寄锦书来?如今还有谁有心思为心爱的人去搜寻一张奇特、新颖的纸质贺卡呢?又有谁懂得收到贺卡时那份雀跃、欢喜的心情呢?纸质贺卡就像一封家书一样,曾经拉近彼此的距离,曾经温暖过多少人的心田。望着书柜里珍藏的这些久远而又心爱的贺卡,我仿佛看到一张张带着款款情意和美好祝愿的笑脸正殷切地与我对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