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串串仙草

(二十二)电话磁卡的流金岁月

串串仙草 飘飘E镇 981 2019-07-09 09:18:01

  •朋友从意大利给我寄了一些明信片和邮票,很是漂亮。我叫儿子从书柜里找那本厚厚的相册,想要把它们放进去珍藏。儿子捧着相册一边走一边自顾翻看着,突然叫道:“咦,妈妈,这是什么卡,上面怎么有一排小洞?”

  我上前一看,原来是张电话磁卡,怨不得孩子不认得。这是十多年前用的电话磁卡。想当初磁卡电话机像雨后春笋般在城市里各个角落安营扎寨,一时无两。那时除了固定电话,只有土豪大佬们才用得起像砖头一样厚重的大哥大。平常百姓出门都带着一张磁卡,外出办事时在街道随便哪个磁卡电话机,插上磁卡就可以随心所欲和亲朋好友畅聊了……

  •记得那时我开始收藏电话磁卡了,因为它不仅具有深厚的文化韵味,更承载着历史和内涵。我总是和亲朋好友们提前打招呼,谁有打完了不要的磁卡一定要留给我。有次晚上走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小伙子拿着张“愚公移山”的磁卡正匆匆向磁卡电话机走去,我眼睛一亮,厚着脸皮跟上。这套徐悲鸿的“愚公移山”磁卡一共有两张,我家里那张是几个高大健壮、魁梧结实的壮年男子,手持钉耙奋力砸向黑土的图案;正差这张挑筐大汉和倚锄老者的画面。那时正是冬天,小伙子捂着嘴一直在煲电话粥,也许正是和远方的恋人在诉说衷肠。我在旁边巴巴望着他,冷得打颤,把风衣裹得紧紧的。好不容易等他打完电话,我赶紧走上前说明原因,极力央求他能把手上的磁卡换给我。小伙子吃惊看着瑟瑟寒风中的我,爽快的把卡递给了我。一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用软布轻轻搽拭这张磁卡,然后放在相册里和那张配对在一起。嘿,齐了。我心满意足地坐在沙发上,欣赏着“愚公移山”,也慢慢去感受大师创作这幅画的独具匠心。

  •这些精美的电话磁卡和邮票一样,有着山水、人物、生肖等各种纪念题材的图案非常丰富,美不胜收。随着收集的人越来越多,磁卡也变得弥足珍贵。我有幸收集了几套精美的磁卡--雨花石、茶具、黄山、生肖、希望工程及庆祝香港回归等图案;我最喜欢的要属一张面值50元的生肖猪卡,它是一只很幽默、俏皮的可爱小猪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弹钢琴的图案,曾有人愿意出价3000元让我割爱换它,我断然拒绝了。我爱电话磁卡,因为它不仅能让我增长知识,拓展视野,还能陶冶情操,培养和增加我的审美能力。

  •现在电话磁卡早已完成它的“使命”,永久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也只有从相册中去追忆它往昔的“青春风采”;去流金岁月里领略它丰富的文化内涵,让我一次次从中享受视觉和精神上的营养大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