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废柴归来:神医三小姐

第七章 初见,往事

废柴归来:神医三小姐 邪玖辞 1498 2019-06-21 12:49:43

  容玦昱在对方打量他的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一身红衣如鲜血般鲜红,带了面具看不清容貌,却又带着神秘感,但是却露出了那双仿佛可以看穿人心却又魅惑的眼,和那映衬红衣的烈焰红唇。身上的气息仿佛是淡泊一切,与世无争,却又透出一股寂寥孤独,又夹着些看透世间的炎凉。

  有那么一瞬间,容玦昱很想知道他到底发生过了什么,能让一个人有如此的气息。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的,眨眼就没了。

  叶清婉接着玄玉镯,看了看他的实力,发现他已经突破了亥玄期了,具体到哪,就算有玄玉镯也看不出了。叶清婉又接着玄玉镯,看了看刚刚一直跟着自己的男子的实力,发现他已经是戌玄期巅峰的高手了。叶清婉觉得这要是打起来的话,自己可能瞬间就被秒成渣,不不不,恐怕连渣都不剩了。

  叶清婉秉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思想,尴尬地笑了笑:“二位,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在下就先告辞了,在下还有残弟要照顾。”叶清婉也是没办法了,只能说自己还有一个残疾的弟弟,但是不知道这样说了,他们会不会放过她。

  容玦昱侧了侧身子:“请。”容玦昱从来不是嗜杀之人,既然对方还有一个残弟要照顾的话,那么他就更不可能去趁人之危了。

  叶清婉离开的时候,深深地看了容玦昱一眼,她一眼就看出了容玦昱中了毒,但是她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度。这两个人来历不明,又极其危险,叶清婉是不可能沾惹到这样的人,否则到后面,倒霉的一定是她。

  君朗疑惑的看着容玦昱:“玦,你为何放“他”走?他可是能找到鬼医的人,你就这样放“他”走,你是不想解你身上的毒了吗?”

  容玦昱眯了眯眼:“没有,只是不想伤到无辜的人,如果为了解我的毒,就去伤害无辜的人,那我的毒就解不解都无所谓了。再说了,找鬼医也不急这一时,我的毒我还可以压制一段时间。”

  君朗也深知容玦昱的脾性,又不再劝说:“那既然这样的话,如果你有什么不适的话,就告诉我,我虽然不能解你的毒,但是缓解你的痛苦还是可以的。”

  容玦昱点了点头:“知道了,你怎么还是那么啰嗦。”

  君朗听了容玦昱的话,内心是内牛满面啊,自己好心好意又真心真意的要帮助他,结果被嫌太啰嗦了。他很想和容玦昱打一架,可是事实不允许他和容玦昱打一架,虽然这个大哥中了毒,但是对付他是真的绰绰有余。

  君朗满身的怨气,可是这在容玦昱并没有什么不同,最后君朗的满身怨气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容玦昱的毒还是说来话长,因为他刚生下来时,自己的母妃因为难产差点死亡,然后他的父皇就因为这个,从小就不待见他。到了后面,只有他的母妃一直在关心他,直到他看着自己的母妃死在自己的面前,他满身的怒气,就要找他父皇质问为什么。可是他刚到,刚见到他的父皇,就被以刺杀父亲的罪名被囚禁在了寝宫。

  到了一天的夜里,他那高高在上的父皇终于来看他了,他质问为什么,他父皇却道:“朕也不想这样,怪只怪你生错了时候,我们这里需要更强大的君王,而国师说你会是我们国的最强大的人。朕不想交出皇权,这只能怪你自己的天赋异禀,威胁到了朕的地位。”

  可惜那个时候的容玦昱还太弱小,只能被他那名义上的父亲生生喂下了蚀心散,那个时候的容玦昱就暗暗发誓,如果他没有死的话,他要他们一个个都生不如死。他靠着他母妃留给他的一丝能量,从而得以为生,后来被外公偷偷地救了出来,被送到了这里,并留给他一粒洗髓丹。而他的外公却因为私自救了他,被处以极刑。

  他来到这里,靠着洗髓丹脱胎换骨,变成今天这样的强大,可是再强大都解不了蚀心散的毒。蚀心散每月的月圆之夜,都会发作,那个时候的他,要忍受蚀心之痛,这没有缓解的办法,只能靠自己熬过来。他已经找了很多的名医,可是要么说,诊不出来;要么说,没有办法治。现在又即将接近月圆之夜了,容玦昱现在只能将希望寄予鬼医的身上,希望“他”能够解蚀心散之毒。

  

邪玖辞

生活包含着更广阔的意义,而不在于我们实际得到了什么,关键是我们的心灵是否充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