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九步-永远都是男孩

纯还是蠢 伍思琪 7509 2019-06-04 12:03:45

  到了约定去垦丁的那天。

  登登:「走!出发!」

  我:「阿硕都还没到,要去哪?」

  登登:「他很烦耶!每次都要等他。小黄你跟他说几点?」

  小黄:「我们约两点半,所以我跟他说两点。」

  登登:「现在都快三点了,打给他啦。」

  小黄:「刚刚打了,他没接。」

  登登:「烦耶!不要等他了,我们走,叫他自己坐火车下去,我们再去接他。」

  远远的就听到响亮的排气管声音,阿硕来了。

  登登:「几点了几点了,跟你约一点,现在都要三点了。」

  阿硕:「明明就约两点半。」

  小黄:「哪有,我明明就跟你说两点。」

  阿硕:「你们每次说的时间都早了半小时,以为我不知道吗?」

  我:「被你发现了!」

  阿硕:「早就知道了。」

  登登:「拜托以后跟阿硕约提早一小时。」

  安仔:「等到都要睡饱了。」

  阿硕:「都到了吗?」

  我:「废话,全部人就等你一个。」

  阿硕:「哪有,依瑾跟小不点就没看到。」

  登登:「在车上睡觉,现在是凌晨快3点。」

  阿硕:「好啦!走啦!我要坐前面。」

  登登:「来不及了,前面是我的位置,谁叫你要晚到。」

  阿硕:「你去后面陪依瑾啦!」

  登登:「她跟小不点坐第二排。」

  阿硕:「那我坐哪?」

  我:「你跟小黄、安仔坐第三排。」

  阿硕:「很挤耶!登登你跟依瑾坐第二排啦!」

  登登:「不要,谁叫你要晚到。」

  阿硕:「吼!」

  就这样我们往垦丁的方向出发了,大家上车后倒头就睡,只剩下我一个人专心开着车,偶尔就是会有人说要上厕所,就找了休息站休息。

  我:「阿硕你在干嘛?」我们在古坑休息站休息的时候,我从厕所回来,远远看到阿硕坐在驾驶座,在做一些奇怪的动作。

  阿硕:「我在压车。」驾驶座的门开很大,他坐在驾驶座的位置,抓着方向盘,然后假装左转,把身体倾斜一半出来。

  我:「这是汽车不是机车。」

  阿硕:「不能装一下。」

  我:「不是装不装的问题,是没人这样开车。」

  阿硕:「是吗?」

  登登:「小昱你会不会累,要不要换我开?」

  我:「你?」

  登登从口袋拿出一张驾照。

  我:「这是机车驾照吧!」我接过来一看真的是汽车驾照,名字是钟登,照片也是他没错。

  我:「你...什么时候去上驾训班的。」

  登登:「之前就去上了呀!也考到驾照了呀!」

  我:「那你干嘛不早说。」

  登登:「我看你开的很高兴,就没说了呀!」

  我:「我说的是昨天。」

  我:「昨天我下班拚了命跑去牵车,深怕来不及,你有驾照就可以去牵车,我就不用这么赶了。」

  登登:「你又没说。」

  我:「是你不早说你有驾照。」

  登登:「你早问我就说了。」

  我:「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登登:「你早点问我就说了,你又没问。」

  我:「...」

  登登:「好啦!换我开啦!你可以休息一下了。」

  我:「你...」

  我很开心,我不用开全程的车,有登登可以跟我一起分担,但是...为什么不早点说。

  我们就这样一路杀到屏东,到了屏东,依瑾就开始看行程,要先去车城的海生馆,然后下午要去民宿Check in后去逛垦丁大街。

  那间民宿距离垦丁大街大概要15-20分钟的车程,在一个小山坡上,周围就这么一间平房,真的佩服依瑾可以找到这样的民宿,那晚我又再次听到登登跟依瑾的对话。

  登登:「我又饿了。」

  依瑾:「你不要烦,现在垦丁大街已经关了。」

  登登:「但是我饿了。」

  依瑾:「你自己开车去找吃的。」

  登登:「那你陪我去。」

  依瑾:「不要,我要睡觉。」

  登登:「我不要一个人去。」

  依瑾:「那你找小昱或是阿硕。」

  登登:「小昱他说好。」

  依瑾:「那你就去呀!」

  登登:「但是你要跟我一起去。」

  依瑾:「小昱不是说好跟你去。」

  登登:「但是你要一起去。」

  依瑾:「为什么?」

  登登:「因为小昱说好。」

  依瑾:「...」

  登登:「你要一起去。」

  依瑾:「我不想理你,你要就自己去,不然就是叫小昱跟你一起去。」

  登登:「小昱他说好。」

  依瑾:「...」

  登登:「小昱他说好。」他们的对话就在这停止了。

  隔天起来,依瑾开始跟我抱怨登登。

  依瑾:「他真的很烦,一直吵。」

  我:「我都有听到。」

  阿硕:「我也是。」

  小不点:「我都快笑到不行。」

  依瑾:「你们有听到为什么不来救我。」

  我:「我们都知道他很卢,所以不想干预你们家事。」(卢就是很烦人的意思)

  登登:「我哪有很卢,我真的饿了。」

  我:「依瑾等等记得买泡面给他。」

  依瑾:「说到泡面我才生气,上次跟他出去玩,我怕他半夜又吵肚子饿,就有买了泡面,结果他一下开始说他不要吃泡面,一下又说要我去帮他加热水他才要吃,真的很烦。」

  我:「觉得他烦可以分了呀!自做孽怪谁。」

  依瑾:「...」

  小黄:「至少你们还能好好睡,晚上你们睡安仔旁边试试看。」

  我:「我知道安仔打呼超大声,这大家都知道。」

  小黄:「但是你们没有近距离的亲身经历。」

  我:「所以你没看我们都睡很远。」

  小黄:「原来如此,今天晚上我也要移位置。」

  依瑾:「你跟登登睡。」

  小黄:「这真的是个难题,一个打呼超大声,一个是烦一整晚。」

  安仔:「是不是跟我睡比较好。」

  小黄:「难道没有第三个选择?」

  我:「可能没有了。」

  阿硕:「有,睡外面。」

  小黄:「那我还是原来位置好,至少有冷气,等等去买个耳塞就好。」

  依瑾:「好了,准备出门了,小昱,你看一下地图,我们的第一个点。」

  我:「嗯!」

  依瑾这次的行程比较少,今天的行程只有玩水上设施、浮浅跟漆弹,其实单就看行程,会觉得垦丁不就玩水跟浮浅,没甚么特别的,但是这是正常人,不能用正常人的角度看几个低能儿。

  就拿水上设施来说,玩香蕉船这是基本的,但是登登就是要跟大家反着坐,阿硕一定要坐第一个,然后做出压车的姿势,然后就整船都翻了,看他压哪边就翻哪边,骑水上摩托车也是,即使是教练载着,他也是压车姿势,然后就一直落水。

  而浮浅很单纯看看海中世界,但是我却看到海蛇,在海中跟他们比着,我们其他人都赶紧往岸上游去,但是登登跟阿硕却游向海蛇方向,阿硕还找了石头想丢它。

  我:「那是海蛇耶!被咬到可能会致命。」

  登登:「就没看过,所以想看看海蛇怎么游的。」

  我:「那干嘛还想拿石头丢它。」

  阿硕:「我要跟它示威,跟它单挑看谁游的快。」

  我:「...」

  至于玩漆弹,根本就是六亲不认。

  依瑾:「钟登你很烦耶!瘀青了啦!」

  登登:「好爽!子弹都往一个人身上射。」

  我:「但是你的目标是你的女朋友。」

  登登:「谁叫她昨天晚上不跟一起去找东西吃。」

  依瑾:「...」

  阿硕:「我还有子弹,登登来互射。」

  登登:「来啊!谁怕谁!」

  我:「依瑾,我们帮你报仇。」

  准备要离开漆弹场的时候,登登整个脸很臭,因为我们全部人的子弹都往他身上招呼。

  『登登他说好。』

  那晚民宿老板帮我们准备烤肉的食材跟器具,让我们可以在民宿外面的庭院烤肉,因为那间民宿位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光害,所以星空非常漂亮,虽然不及新西兰,但这是台北看不到的。

  依瑾:「小昱,不要再看了,该发挥你的技能了。」

  我:「喔!来了。」对,我要负责生火。

  等我把两个炉子的火都生起来了,换登登、阿硕和安仔接手烤肉,依瑾跟小不点则是帮忙准备食材。

  登登:「小黄,你都不帮忙。」

  小黄:「有啊!」

  登登:「这边没有门让你甩。」

  小黄:「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好嘛!」

  登登:「你要做什么?」

  小黄:「我负责顾着卫生纸,这边风很大,它会飞走。」

  我:「...」

  阿硕:「...」

  安仔:「...」

  登登:「我可以打他吗?」

  我:「打死没关系,可以直接丢到海里弃尸。」

  登登:「那你们不能供出是我做的。」

  我:「不会。」

  登登:「好啦!小黄来接手,我要去上厕所尿尿。」

  小黄:「喔!」

  我们就继续围在炉边烤着肉,只是突然阿硕脸沉了下来。

  阿硕:「小昱、小黄,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

  我:「看到什么?」

  小黄:「我有看到。」

  我:「看到什么?」

  阿硕:「刚刚一个黑影从房子后面闪过去。」

  小黄:「对,我一直以为是烤肉的烟。」

  阿硕:「是一个黑影,咻~~~闪过去。」

  我:「你们会不会看错,虽然这边很偏僻,会不会你们自己吓自己。」

  阿硕:「我们要不要去看一下。」

  我:「我不要。」

  阿硕:「你怕了唷!」

  我:「不管有没有,不想自己吓自己。」

  阿硕:「小黄我们去看看。」

  小黄:「我也不要,你找登登或安仔去。」

  登登:「你们在说什么?」

  阿硕:「刚刚我看到一个黑影从房子后面闪过去。」

  登登:「真的吗?」

  阿硕:「嗯!我跟小黄都有看到。」

  登登:「可是我刚刚在那边尿尿没看到人啊!」

  我:「你们看到的黑影该不会是登登吧!」

  阿硕:「从房子左边闪过去。」

  登登:「喔!我刚刚本来要去那边尿,后来觉得你们都在那不好意思,所以又跑到另一边了。」

  阿硕:「Fxxk!」

  我:「所以你看到的黑影就是登登。」

  阿硕:「人吓人会吓死人。」

  登登:「要不要我再跑一次,你看看是不是这样。」

  阿硕:「要,我必须要证实一下。」

  就这样登登又跑去房子后面做一次刚刚的动作,阿硕也确定真的是他。

  阿硕:「你真的很烦,想吓人啊!」

  我:「干嘛不去房间里面的厕所。」

  登登:「还要开门脱鞋,麻烦。」

  我:「你穿拖鞋是有多麻烦!」

  登登:「就外面找地方尿就好,顺便滋养一下植物。」

  我:「...」

  如果没有以前发生过的一件事,我想这件事会是经典。

  有次半夜我们骑车出去玩,路过很大一片的公墓,突然阿硕就在一个凉亭前停了下来。

  登登:「张宇硕你干嘛!」

  我:「再这边喊全名不太好吧!」

  阿硕:「对啊!钟登你会不会太过分,万一我被带走怎么办?」

  登登:「张宇硕你也会怕。」

  阿硕:「我不怕啊!我被带走也会拉着钟登。」

  我:「那你停下来要做什么?」

  阿硕:「我想尿尿。」

  我:「但是没看到有厕所,就算有你敢去?」

  阿硕:「敢啊!但是问题是没看到。」

  我:「这边也没办法随地尿,万一...」

  登登:「张宇硕,你就用宝特瓶吧!」

  阿硕:「好像只能这样。」

  所以阿硕就真的拿了宝特瓶去旁边解放了,之后我们继续沿着公墓往山下骑下山,到了山下找一家便利商店稍作休息。

  我:「阿硕,刚刚那瓶呢?」

  阿硕:「我好像放在凉亭的桌上。」

  我:「呃...」

  小黄:「说不定凉亭里面很多“人“。」

  阿硕:「这样怎么办?」

  我:「祂们知道你们的名字,又有一瓶你的...」

  登登:「晚上应该会去找你,把那瓶宅配到府。」

  阿硕:「...」

  阿硕:「陪我去拿。」

  我:「我不要。」

  小黄:「我也不要。」

  登登:「不要看我,你自己去。」

  阿硕:「吼~~~都钟登啦!一直叫我名字,害我忘了,晚上我被带走,钟登你就跟着一起。」

  之后我们只要路过那片公墓,都会注意凉亭的桌子上,有没有那瓶宝特瓶。

  隔天早上,我们收拾行李,把房间的被子枕头都迭好,登登跟阿硕在外面把昨天烤肉的器具跟垃圾放好,尽量让老板好收拾,之后我们就出发,去垦丁之旅最后一个行程,Go car卡丁车。

  那时候的垦丁除了很多水上活动之外,就是Go car卡丁车也很多,这个当时在台北很难看到,可以说是没有,所以我们找到一家,只有我们再玩,也可说是我们包场了,老板根本没有看时间,让我们玩到不想玩,当然我们也不会客气,玩到中午饿了才肯走。

  登登:「刚刚我的甩尾很帅吧!」我们找了一间餐厅,再等上菜的时候,开始说起刚刚完卡丁车的经过。

  阿硕:「没看你甩尾,有看到你原地打个圈。」

  小不点:「你们很烦,超过我都要对我叫一声。」

  登登:「一定要的呀!」

  安仔:「手好酸,那个方向盘好重。」

  我:「会吗?」

  安仔:「你会开车当然觉得还好。」

  登登:「我们等等再回头去玩Go car。」登登又提议了。

  依瑾:「可是我们准备回去了。」

  登登:「现在才中午,回到家也才晚上6点左右,还不如就玩到底。」

  阿硕:「我可以唷!」

  我:「我是没差。」

  安仔:「可以。」

  登登:「小黄呢?」

  小黄:「我好累。」

  依瑾:「可是晚上要去哪吃?休息区?」

  登登:「看开到哪就去哪吃。」

  依瑾:「...」依瑾有时候比较没办法接受意外的发生。

  我:「时间还好,而且难得来一次垦丁,就玩到底吧!」

  依瑾:「好吧!但是不要太晚,我不想凌晨才回家,我明天还有课要上。」

  我:「嗯!」

  小黃:「我好累,想回家。」

  登登:「可以。」

  小黄:「真的吗?」

  登登:「你现在开始往北走,到时候看你走到哪,我们在去接你。」

  登登:「前提是我们要遇的到你。」

  小黄:「怎么可以这样,你们一定会绕路。」

  登登:「那你玩不玩?」

  小黄:「尊重一下嘛。」

  我:「看你要走还是要玩,自己选。」

  小黄:「你们太过分。」

  登登:「老板快上菜!时间不等人的。」跟小朋友一样。

  我们的垦丁之旅就再一圈又一圈的Go car卡丁车结束了,永远就像长不大的孩子。

  结束了三天垦丁假期,迎接我的就是十多天的班,想出去玩就要有所付出,也没办法抱怨什么,上班的第一天晚上,就是跟宛仪分享垦丁之旅,宛仪一直很羡慕着我们。

  我:「妳也可以排休找朋友一起去啊!」

  宛仪:「我其实没什么朋友。」

  我:「怎么可能?学校同学应该都有吧!」

  宛仪:「有是有,但是不像你们这样。」

  我:「那妳平常休假都再做什么?」

  宛仪:「跟家人出去吃饭或是跟我妹去逛街这样而已。」

  我:「这样会不会...」

  宛仪:「很无趣对吧!」

  我:「有一点。」

  宛仪:「所以很羡慕你们这样。」

  我:「没关系,妳现在有我这个朋友,下次找机会带妳一起出去玩。」

  宛仪:「说好了喔!」

  我:「嗯!」

  宛仪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只是我很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会有没有朋友,如果遇到开心的事情或是难过的事情,难道只有找妹妹吗?

  过了几天,我突然想起犽,好久没打给她也没找她出来聊天,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么,所以我在准备去上班之前,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给她。

  瑄:「小昱,你又出现了?」咦,怎么是瑄的声音,她跟犽在一起吗?我看了一下手机,我打错了,我打给瑄了。

  我:「什么我又出现了。」

  瑄:「你上次打给我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好像是这样。」

  瑄:「怎么了,想起我了啊!」

  我:「是啊!」很想跟她说是我打错电话,我要打给犽,但是又怕瑄误会,所以就顺势说了。

  瑄:「晚上要不要出去逛逛啊!」

  我:「我晚上下班大概都11点左右了。」

  瑄:「可以去夜市,虽然都快收摊了,但是还是有得玩。」

  我:「好喔!那么晚上要约哪?」

  瑄:「我们约三重三合夜市好了,我直接过去蛮近的,小昱下班过来也刚好。」

  我:「所以妳不在汐止?」

  瑄:「不在,我在新庄。」

  我:「喔!」

  瑄:「那么晚上见。」

  我:「嗯!」

  瑄不在汐止在新庄,很明显的就是在她男朋友家,既然在男朋友家,为什么要找我去逛夜市,难道要戴她男朋友一起来,如果要带她男朋友一起,我干嘛要去,心中越来越多的疑问,我为何都不问清楚就这样直接答应了,永远都学不会问下去。

  那晚我用最快的速度收好店就冲去三合夜市,停好了车就打给了瑄,问她在哪边,她说在夜市入口见,我走到夜市入口就看到她,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我:「等很久吗?」

  瑄:「没有,我也才刚到没多久。」

  我:「妳怎么来的?」

  瑄:「做公交车啊!」

  我:「喔!」很想问为什么不是“他“载你来,但是我还是没问。

  瑄:「走吧!」

  我:「嗯!」

  瑄就这样勾着我的手臂,开始逛夜市,至从紫薇之后,就没有人这样勾我的手,有点熟悉的感觉。

  我们就像以前一样,我分享这段没见面的时间里,发生的趣事,瑄有时静静的听,有时会大笑,说他们跟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一样,都没变。就这样,我们边走边聊也逛了一圈。

  我:「瑄等等要去哪边?」

  瑄:「可以载我回汐止吗?」

  我:「嗯?」

  瑄:「我明天早上要上班。」

  我:「上班?」

  瑄:「我现在在我家外面的便利商店上班。」

  我:「那学校?」

  瑄:「我休学了。」

  我:「为什么?」

  瑄:「说来话长,回去的路上跟你说。」

  我:「嗯!安全帽。」在回汐止的路上,瑄告诉了我休学的原因。

  瑄因为念辅仁大学的关系,所以常常住在男朋友家,这样比较近,之后男朋友的妈妈一直希望瑄能到公司帮忙,所以瑄就到公司边上班边上课,但是工作越来越多,之后瑄的男朋友家人就希望瑄可以休学,未来跟男朋友一起接管公司,所以瑄就休学了。

  但是从休学后男朋友的家人慢慢对瑄的要求越来越多,让瑄没办法喘息,瑄觉得很疲累,就跟男朋友说他要复学,只能偶尔去他家住一下,瑄因为家境没有很好,又跟男朋友的家人处不好,所以瑄就找了工作,分担一些生活费。

  我:「他都没有帮瑄说话?」

  瑄:「有,但是他也很为难。」

  瑄:「我只是女朋友,不是他老婆,所以他左右为难,他妈妈开始把我当媳妇看,要求越来越多,例如不能染发,不能太晚回家之类的。」

  我:「喔!」

  瑄:「所以我跟他最近想处越来越多争吵,而且...」

  我:「而且什么?」

  瑄:「没事。」

  我:「喔!」

  就这样我边听着瑄的故事边骑车也到了她家。

  瑄:「小昱,我明天早上5点半要起来。」

  我:「嗯?」

  瑄:「你可以叫我吗?」

  我:「打电话叫瑄吗?」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2点了。

  瑄:「你可以在旁边叫我。」

  我:「啊?去瑄家?」

  瑄:「嗯!不然我怕我爬不起来。」

  我:「可是瑄家人...」

  瑄:「没关系,我妈不会怎么样,我妈也知道你。」

  我:「喔!」

  就这样我跟着瑄进去她家,垫着脚慢慢走进她房间,她房间很小一间,只有一张书桌,椅子上放满的东西,床是组合床,就是下面是柜子,上面是床,我找不到地方可以坐着,更别说躺着休息。

  瑄:「小昱,你睡床上没关系,我不怕的。」

  我:「呃...」

  瑄:「我要睡了,记得5点半叫我起来。」

  我:「嗯!」

  我站在下面犹豫了半天,到底要不要上去,不上去我就要站在那站到5点半,最后我还是爬上去,躺在她旁边,而她应该是熟睡了,以为我是她男朋友,很自然地趴在我身上,我整个非常尴尬,也完全不敢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直称到5点半都没睡,也没有很大的动作,深怕吵醒她,她的闹钟还没响我就叫她起来,不过我叫了几次她才睁开眼睛。

  看她进店里上班后,我就回家,想好好睡一觉,但是一直睡不着,至从紫薇之后,就没有女生睡在我旁边过,脑中的画面一直徘徊在紫葳跟瑄之间。

  我:「我准备要去上班了。」下午我起床就接到瑄的电话。

  瑄:「一样到11点?」

  我:「嗯!」

  瑄:「那下班跟我说。」

  我:「嗯!」

  因为我快迟到了,没有多想什么就往咖啡店冲去。

  筱茹:「小昱,感觉你今天心情很好。」

  我:「有吗?」

  筱茹:「有,很明显。」

  我:「啊...」

  筱茹:「你今天常常站在那傻笑,不知道在笑什么。」

  我:「没有啦!想到去垦丁的时候,朋友搞笑的画面。」完全就是在说谎,我脑中的画面都停留在昨晚。

  筱茹:「喔!」

  筱茹:「对了,这是小可,新来的早班正职。」

  筱茹:「小可,这是小昱,店里晚班扛霸子。」

  我:「呃...什么扛霸子,小可你好。」

  小可:「你好!」

  我:「怎么这么久才补人,那个谁都离职一个多月有了。」

  筱茹:「店里之前的生意不如预期,所以就没有补人,但是最近有越来越好的迹象,我跟蓉姐讨论之后,决定要补人进来。」

  我:「嗯!反正晚上就我跟宛仪,我只是有四天要上全天班而已!」

  筱茹:「宛仪...叫这么亲密。」

  我:「不然呢?你希望我叫你大姐或是筱茹姐吗?」

  筱茹:「不用加姐,那就对了啊!」

  筱茹:「不管称呼了,小可如果有不懂的也可以问小昱,虽然小昱来三个月而已,但是整间店上上下下他都很熟,也比我厉害。」

  我:「茹姐你抬举我了,我只是打杂小弟。」

  筱茹:「那个字拿掉。」

  我:「好!」

  我:「姐,下个月班表排了吗?我很久没休假了。」

  筱茹:「你找死吗?有客人。」

  我:「哈哈哈...」我就去迎接客人了

  这是误会,这是美丽的误会,没问清楚都是误会。

  这是梦,这是美丽的梦,还没清醒之前都是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