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七步-成长过后真的长大了?

纯还是蠢 伍思琪 8547 2019-06-04 11:55:40

  回来家乡也快两个月了,每天睡醒就是问低能儿们有没有什么活动,没有的话就在家宅着,我妈开始看不下去,看我要找工作或是去爸爸公司帮忙都好,不要整天待在家没事做,所以我开始上网找工作。

  在第一次休学我找了咖啡店的工作,在新西兰我也是在咖啡店工作,所以回来家乡之后,我还是应征咖啡店的工作,每天看着人力网是不是有更新的数据,投的履历是不是有人回复。

  过了两天,我接到一家开咖啡店打来,希望我去面试,我对那家特别有印象,所以就约好隔天下午去面试看看。

  隔天早上醒来,我满脑子想着面试要说什么,满脑子想着在威利大叔学的东西,希望在面试的时候,能派上用场,正当我想着可能面试的场景时,手机响了,那个铃声,只有她打来的专属铃声,是瑄。

  我:「喂。」

  瑄:「小昱,你回来了。」

  我:「嗯!」

  瑄:「怎么没跟我说。」

  我:「忙吧!忘了说了。」

  瑄:「嗯!」

  我:「怎么了吗?」

  瑄:「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办。」

  我:「怎么了?」

  瑄:「我钱包掉了,但是我要赶去新庄,一时间找不到人,所以打你的电话试试看。」

  我:「妳现在在哪?」

  瑄:「我家门口。」

  我:「等我。」我就挂上电话,拿了钥匙就出门了。

  瑄的家离我新家很近,骑车大概10分钟内就会到了,从接到电话到出门,我没有想太多,就是直觉做出反应动作,就这样到了瑄家。

  瑄:「会不会打扰到你。」瑄关上门看到我就先问我了。

  我:「还好,我面试是下午。」

  瑄:「面试?」

  我:「嗯!我妈觉得我太闲,叫我去上班。」

  瑄:「嗯!」

  我:「要去新庄哪边?」我递了安全帽给她。

  瑄:「化成路。」

  我:「嗯!」

  我:「要去那边做什么?」

  瑄:「找我男友。」她坐上车后这么说。

  我:「怎么他没来接你?」

  瑄:「打给他都没接,所以我才需要找人帮忙。」

  我:「嗯!」

  路上我们没有太多对话,就这样载她到新庄化成路的某条巷子口,瑄还给我安全帽的时候,跟我说了晚点联络,然后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我看了一下时间也差不多该去面试的咖啡店,就往那家的方向骑去。

  什么叫做蠢蛋?我就是了!

  到了那家咖啡店,我就走进店里,我没有说我是来面试的,只是点了一杯巴西咖啡,然后就走入吸烟区,我环视周围,装潢还不错,地板铺着地毯,橱窗里面放满杯子跟很多煮咖啡的器具,然后我看着吧台的人,仔细的在煮咖啡。

  这家咖啡店的特色是Syphon(虹吸式咖啡),Syphon是一种煮单品咖啡的器具,我在威利大叔那边看过这样的器具,而威利大叔也有煮过一次给我看,虽然这样可以煮出更浓醇的咖啡,但是太过麻烦,我们每天烘培试豆子,没太多时间可以这样慢慢煮,所以他还是用冲泡式比较快。

  当我在人力网看到这家店的简介,就很想要来这家店上班,因为可以学到用Syphon煮咖啡。

  就在店员端来咖啡的时候,我才告知我是今天越好来面试的人,想找店长。

  那个店员看了我一眼后,就走出去跟刚刚煮咖啡的那位低咕了一下之后,煮咖啡的那位就走了进来,坐在我前面的位置。

  应该是店长:「你怎么一开始没说你是要来面试的?」

  店长:「你游学刚回来?」我还没回答上个问题,她又接着问下一个。

  我:「我这个月刚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后才开始找工作。我只是提早到,想看看店内的情况,想说坐一下感受气氛,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说是来面试的。」

  店长:「以前你在其他咖啡店打过工?」

  我:「在家乡有半年经验,在新西兰前后大概快两年。」

  店长:「所以你基本的义式咖啡?」

  我:「我都会。」

  店长:「可以坐一杯拿铁给我看看吗?」

  我:「可以。」

  她领着我到义式咖啡机前面,每家店的机器都不一样,但是基本操作都相同,我照着习惯,先看看磨豆机的刻度,看看机器的状况,稍微清洗一下咖啡机槽跟打奶泡的蒸气筏,她也拿出牛奶、打奶泡的钢杯跟杯子给我,我摸了一下钢杯的温度之后,就开始做一杯拿铁。

  我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失误,连拉叶子都一次完成,店长看完之后,让我回去位置等她。

  我就看着店长跟旁边的店员窃窃私语几句后,拿起电话打了一通电话,不知道跟谁说几句话后,就回到刚刚面试的位置。

  店长:「你打奶泡跟拉花部分都没问题,只是我们店不是以义式咖啡为主。」我听完就点点头,毕竟义式咖啡店很多,如果要找单纯义式咖啡店,我也不会找一个离家要30分钟以上的车程,主要就是为了他们的主打”Syphon”。

  我:「嗯,我知道是以虹吸式咖啡为主,我会希望来这边上班,除了想学虹吸式咖啡外,还有就是为了咖啡豆,我知道店内的咖啡豆都是老板到国外订原豆,然后自己烘炒的,所以也想学这个部分。」我功课做得应该很够吧!因为我说完她傻着眼看着我,好像我把她想说的台词都说完了。

  店长:「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她勉强挤出一句话。

  我:「马上。」她听完又傻眼,一般的人应该都会说明天、后天、大后天,而不是马上。

  店长:「嗯,这样我知道了,我会跟老墙报备后再跟你联络,我是这家店的店长筱茹,期待你能录取。」

  我:「好的,嗯...可能有一件事要先说一下。」

  筱茹:「什么事?」

  我:「我如果录取了,我可能在下个月中旬会请三天假,跟朋友约好要出去,不知道可不可以?」我想起跟低能儿他们约好要去宜兰玩,只是我真的太老实了,都实言相告。

  店长:「嗯,这个部份我会跟老板说的。」她就离开座位,跑去柜台跟另一个店员聊起天。

  我才离开店没多久,就接到筱茹的电话,『明天下午2点到店里,穿着轻便就好,其它事情明天再说』,不管是面试还是刚刚那通电话都没有跟我说待遇跟休假方式,求职网上面也只有标明”面議”,还没议就录取我了,为什么我都会忘了问薪水。

  成功获得录用后,我打了电话给犽,想跟她分享面试跟录取的事情,但是她很冷淡的回我一句恭喜之后,叫我到她家外的公园等她,还嘱咐我记得帮她买茶。

  我:「干嘛?」我很早就到公园等犽,看她慢慢往我这晃过来。

  犽:「应该是我问你干嘛吧!」

  我:「没干嘛啊!就面试过了,明天要开始上班。」

  犽:「通常这种时候,你会找小黄他们出去庆祝,不会特意打给我。」

  我:「是这样吗?」

  犽:「就是这样啊。」

  我:「我有这么缺德?」

  犽:「差不多。」

  我:「瑄今天有打给我。」

  犽:「果然跟我猜想的差不多,然后呢?」

  我:「哇!仙姑,这你都能算到。」

  犽:「别废话,说重点。」

  我:「瑄说她钱包掉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急着要去新庄,不知道找谁,所以打给我试试看,没想到我回来了。」

  犽:「然后你就载她去新庄找她男友。」

  我:「对!你怎么知道。」

  犽:「仙姑。」

  我:「我没想太多就去接她了,她说是要去找男友,我也没说什么就载她去啊!」

  犽:「干你屁事!」

  我:「呃…」

  犽:「钱包掉了可以坐出租车到她男友家门前叫她男友出来付钱,找你干嘛!」

  犽:「你也是,她说两句你就冲去,蠢。」

  我:「呃…」

  犽:「不知道你单纯还是愚蠢。」

  我:「不然呢?不理她?」

  犽:「当你接那通电话的时候,你就不可能不理她。」

  我:「应该吧!」

  犽:「你就是这样。」

  我:「我怎样?」

  犽:「太单纯。」

  我:「我只是想说载她去新庄而已,还好吧!」

  犽:「那我叫你载我去林口,你要载吗?」

  我:「可以啊!」

  犽:「那走吧!」

  我:「我开玩笑的。」

  犽:「你看态度不一样了吧!如果是瑄说要去林口你就去了。」

  我:「没这么夸张吧!」

  犽:「就是这么夸张。」

  我:「朋友帮忙还好吧!」

  犽:「小昱不管你怎么想,我只能劝你有刺的鱼别想吞,受伤的会是你自己。」

  我:「什么?」

  犽:「虽然你经过了如昕和紫薇,但是因为瑄还有男友,所以你表面感觉你没有喜欢她,但你心里对瑄还是喜欢的感觉,有一种在等待的感觉。」

  我:「没有吧!她幸福快乐就够了。」

  犽:「她幸福快乐,你呢?」

  我:「我就开心了啊!」

  犽:「我也希望你能幸福快乐。」

  我:「如果有机会的话。」

  犽:「幸福要靠自己去找去把握,不是等待就有。」

  我:「我也想呀!不然怎么会跟紫薇…」

  犽:「那你就去找下一个紫薇,不是等着瑄。」

  犽:「你人在梦中却不知。」

  我:「呃…」

  犽:「反正说了你也不会听,只是希望你别受伤了。」

  我:「嗯!」

  犽:「该说的我说完了,回家了。」

  我:「嗯!」

  我对瑄还是喜欢的感觉?我真的没有感觉到,至从她跟那足球男交往之后,我们很少联络,也没有太多交集,只有我去新西兰的前两天跟今天,那封信应该不算,因为我没回。

  犽回去之后我接到小黄的电话,跟我说他们要回以前学校打球,叫我一起去,我就去了学校,打了几场球,休息的时候,跟他们说面试录取的经过跟瑄的事情。

  小黄:「你妈有没有怀疑你是个低能儿?」

  登登:「你妈有没有怀疑你是个低能儿?」

  阿硕:「你妈有没有怀疑你是个低能儿?」

  我:「没有。」

  登登:「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我没有想什么,反射动作。」

  小黄:「你脑子里是装了什么,很想切开来看看。」

  阿硕:「要去拿家伙吗?」

  小黄:「锯子应该就够了。」

  登登:「应该不用,他脑子应该空的,找些东西帮他装。」

  我:「什么跟什么啦!」

  小黄:「把喜欢的女生送到他男友家,你根本就是把钱丢在路边送人。」

  我:「不然我要怎么做?」

  登登:「不是我爱说你,说你,你又不高兴,讲你,你又发脾气,念你,你又耍任性。」

  我:「…」

  阿硕:「好了,别理那两个低能的,要就等她,不然就是找新目标,就这样。」

  我:「等她?」

  阿硕:「周庭瑄。」

  我:「等到天荒地老吗?」

  阿硕:「看你自己。」

  登登:「不要等了,找一个比较快,叫小黄帮你介绍。」

  小黄:「为什么又我。」

  登登:「你小女朋友应该有同学,介绍一下。」

  我:「什么小女朋友。」

  登登:「你不知道喔?」

  我:「看我的样子像是知道的样子吗?」

  登登:「小黄现在女朋友15岁而已。」

  我:「什么!!!」

  小黄:「上班认识的,干嘛。」

  我:「你残害幼苗。」

  小黄:「我帮国家培养人才。」

  登登:「残花手。」

  阿硕:「残花手。」

  小黄:「你妈有没有怀疑你们都是个低能儿?」

  隔天我提早了20分钟就到店里,店长就开始带我看工作环境,客人座位、吸烟区、展示区、吧台、厨房、厕所。

  筱茹:「我们店里原本只有一个男生,就是厨师叫阿杰,他早上10点到下午2点左右才会在,他是君悦饭店的副领班,这边只是兼职。」我是第二个男生?其他店员都是女生?

  我:「嗯!」

  筱茹:「你是晚班的正职人员,下午2点到晚上11点收店,所以我们希望男生优先,刚好你来面试,各方面都不错,所以就录取了。」

  我:「嗯!」

  筱茹:「这家店刚开没多久,是老板的女儿北上来开的,老板大部分都在台中,而我也是台中调来帮忙的。」

  我:「嗯!」

  筱茹:「昨天忘了叫你带本笔记本,店内的饮品及餐点做法你都要会,明天要记得带。」

  我:「我有带。」毕竟我也不是第一次上班,当然知道要写秘籍,而且笔记本我很熟,犽、瑄、昕、藤树都有。

  筱茹:「那么我开始慢慢教你,先从咖啡豆开始。还有叫我筱茹就好,不用叫我店长,也不要叫我筱茹姐。」说完她就带着我去展示区,开始介绍咖啡豆的来源、味道、客人可能会要的需求,虽然在威利大叔那边我就学过了,但是我还是很认真,一个一个记下来写下来。

  筱茹:「然后店内的饮料,我把制作方式都念一遍,你抄下来,之后要熟背。」

  我:「好。」

  介绍完全部的咖啡豆跟全部饮料的制作流程后,完全没有感觉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快六点了,这时一个带着厚厚的眼镜,绑着马尾的女生走进店里。

  筱茹:「宛儀~~~」看到她好像很发票中奖一样,还特别拉长音。

  那个叫宛仪的:「嗨!」

  筱茹:「宛仪!宛仪!我跟妳介绍,他是新来的晚班正职,以后就他陪妳上班了。」这是什么状况?

  筱茹:「小昱,她是晚班的工读,早上还有在其他地方上班,晚上来店里兼差,你可不能欺负宛仪姐唷!」

  突然觉得筱茹看到她之后,完全变了一个样,而我也一直在打量那个叫宛仪姐的女生,她看起来也跟我差不多岁数呀!为什么要叫她宛仪姐?我有点搞不太懂。而那个叫宛仪姐放好东西,穿上工作围裙后就走到吧台,店长又领着我走过去。

  筱茹:「宛儀…他就交给妳了,我要下班了,晚上收店要做什么,妳在教他,还有蓉姐晚上会来,妳跟她介绍一下新进人员。」

  她说的好快,我知道是收店打扫是我份内要做的,那蓉姐又是谁,我正想问筱茹时,她已经收好东西走出店门口,下班了,所以我只能问宛仪…姐。

  我:「宛仪姐......」我才一开口叫了一声,突然发觉我不该这样叫她。

  宛仪:「嗯?」还好她没有生气瞪我。

  我:「我想问一下,谁是蓉...姐?」我快疯了,怎么都是女生,女生最忌讳的应该就是年龄,我都尊称姐会不会被打呀!

  宛仪:「她是总店老板的女儿,这家分店的老板,晚上都会来关门。」

  我:「喔!我知道了,谢谢!」我继续擦刚洗好的水杯。

  之后跟宛仪姐就没有太多对话,只有她会请我帮忙做什么事情或是要我学什么事情会叫我,其他时间都是我边看她在做什么,以后可能都要会。

  这家店刚开没多久,所以客人好像不多,从宛仪姐进来后,完全没有其他客人进来,陪伴我跟宛仪姐的,只有音响传出来的音乐,就在晚上快10点的时候,看到有人直接把车开上人行道,直接停在店门口,一个约30岁左右的女子下了车,直接走进店里,她一进来就看着我,好像在核对跟她想象的是不是一样。

  宛仪:「蓉姐,这是小昱,新来的晚班正职。」宛仪姐突然在我后面开口说话。

  蓉姐:「嗯!我知道,筱茹有跟我说。」

  我:「蓉姐!我是小昱,今天第一天上班,」

  蓉姐:「不用这么拘束啦!不要有什么分别,大家都是一样店里的员工。」

  我:「嗯!」

  蓉姐:「之前在哪边上班?」

  我:「新西兰。」我说完她一脸疑惑。

  蓉姐:「嗯!宛仪,煮杯咖啡给我,小昱你也去看一下吧!」

  我站在吧台外面,而宛仪姐在吧台内,我们的中间隔着一台特殊的瓦斯炉跟5个Syphon下座,看着她转身挑了一种咖啡豆,拿了咖啡匙,一匙半倒入磨豆机,磨豆机的下面放着一个Syphon的上座用来接刚磨好的咖啡粉,拿起一个下座,装了一定的水量后放到那台瓦斯炉其中一个座,打开瓦斯炉开始烧水,听到磨豆机空转后,她就关上磨豆机,等下座的水快要滚的时候,她才接上上座开始煮咖啡。

  一开始她就一直盯着Syphon看,好像在等待什么,之后下座的水升到上座,咖啡粉在热水中不停的翻转,而她好像在等某个时间点,然后突然拿搅棒开始在上座搅来搅去,好像在家煮羹一样,我还没意会过来,一杯黑咖啡就在我面前,宛仪姐跟我示意一下,要我拿去给蓉姐,转头就再洗器具,没跟我说那杯是什么,我只好端给蓉姐,蓉姐那时候敲打着她的笔电,闻了一下味道后,也没说什么,我回到吧台前,宛仪姐拿了一小杯咖啡,说是刚刚煮的剩下的,我可以喝喝看,我喝了一口,好苦。

  快下班的时候,宛仪姐告诉我收店的流程,我跟她提出我们可以分配好,谁做什么,这样速度会比较快,宛仪姐听完我的分析后,点着头说就这样办,就这样我第一天上班很顺利。

  上了一个星期的班了,跟店里的人也开始熟悉了,早班有两个正职,一个是店长筱茹,一个叫什么我忘了,因为她过没多久也离职了,每天除了学习其他非咖啡类饮品外,还有轻食,而厨房的一切我也都要会,因为阿杰下班刚好是我上班,我要进厨房接替阿杰,厨房没事的话,我就是外场服务生兼饮品学徒,店长常常都会等我点完餐后,问我客人点什么,要怎么做,或是直接叫我进去做给她看,她也很讶异,我学习速度很快,几乎没有犯过错,所以很快的变成她在外场,我在内场,她去点餐我制作,之后监督我的步骤有没有错,而我最想学的Syphon还没开始学。

  隔天我到店里的时候,筱茹好像正在看班表,看到我的瞬间,她好像被电到,想起什么东西,原来她想起我的休假都没排…,到底是她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其实我们都没有讨论,因为她在跟我讨论休假的时候,我问了一句「我可以问我的薪资是多少吗?」,她傻眼了。

  筱茹:「真的没跟你说吗?」

  我:「嗯!我也一直忘了问呀!」我是想问但是不好意思问。

  筱茹:「排班休假都没说?薪资待遇都没有?」她用不可思议的表情问着我。

  我:「嗯啊!」

  筱茹:「呃......正职人员试用期间的薪水是22000元,一个月休息4天,因为现在人不够,所以正职人员会排ALL DAY,早班的休假,晚班就需要早上就来上班,晚班休假,早班就会上到收店,排ALL DAY你可以吗?」

  筱茹开始把面试一直遗漏的部分跟我说清楚,其实排班我早就知道了,因为班表我看过,但薪资就一直是个谜,如果我没问,可能就是等到发薪水那天才会知道。

  我:「如果我说不可以会怎样吗?」因为熟了,所以我都会开始说垃圾话。

  筱茹:「那我会先杀了你,再自杀给蓉姐陪罪,死也要拉你垫被。」

  我:「所以我现在要先好写遗书就是了!」

  筱茹:「我以为你写好了,好啦!因为晚班只有一个正职,早班有两个,所以正常来说晚班会有8天ALL DAY。」

  我:「呃...」我突然觉得不应该开玩笑。

  筱茹:「不过基于同事之间的爱,所以其中的4天会有工读来卡位,这样你就不用上8天全天班。」我发现筱茹也很会说…垃圾话。

  我:「喔喔!其实我还好,反正我下个月15~17号,我要连休三天,所以可能早班有人要连上三天吧!其它天都上班到是无所谓。」我面试的那天就说我会连休三天了。

  筱茹:「那个人就是我!」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所以那时候我说要休假三天,你就知道结果了?」

  筱茹:「对!要不是缺人,也不会录取你。」

  我:「呃…」

  筱茹:「而且我本来下下个月会回台中一趟,会休息至少一个星期左右!」我知道错了,突然觉得她都是计划好的,职场上果然要步步为营。

  年轻的时候总是会做一些疯狂的事情,我们计划好要去宜兰玩,住宿早都订好了,重点是我们要骑车去,我、阿硕、小黄、登登、依瑾跟小不点。

  那天天还没亮,我们就约在以前学校的校门口,只是大家都到了,唯独阿硕还没看到人,阿硕每次都是最晚到的,即使我们我们约5点,也都要故意跟他说约4点半,不然他很会拖拖拉拉的,那天到了5点打给他,他还在家吹头发。

  小不点:「小昱,你可以载我吗?」我们骑到基隆正在休息的时候。

  我:「怎么了吗?」

  小不点:「阿硕骑车太恐怖了。」

  阿硕:「哪有。」

  小不点:「红灯转绿灯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快掉下车了,转弯的时候都觉得我离地面很近。」

  阿硕:「赛车手都是这样的。」

  小不点:「太恐怖了!」

  小黄:「那妳可以我坐我的车,我很安分。」

  小不点:「你太忙了,边骑车边抽烟,同时还能喝茶接电话。」

  小不点:「小昱的车比较安全一点。」

  我:「谢谢夸奖。」

  登登:「走了啦!天快亮了。」

  那天我们就从基隆走滨海公路往宜兰过去,也在滨海公路迎接日出,等我们到了宜兰也早上大概8点左右,依瑾开始拿出行程表,看我们第一个景点要去哪,但是我们都要求要先吃早餐。

  我们去吃早餐都是很恐怖的,我、登登跟阿硕很会吃,都快把早餐店的菜单点一轮了,而且每次我们去吃早餐,一个人随随便便都吃了200元起跳,当然今天也不会例外。

  吃完早餐就开始走行程,依瑾很像领队,几点要去哪,几点要到哪,都规划仔仔细细的,稍微一点失误都不行,规划好的行程都要照着走,所以导致我们有点累,跑了很多地方,晚上到了民宿,依瑾订的是大通铺,我们东西丢着,就瘫在被子上。

  我:「依瑾叫妳老公去洗澡啦!」

  依瑾:「我叫过了,但是他不理。」

  阿硕:「烦耶,钟登你去洗澡喔。」

  登登:「我洗不洗澡,我决定就好,身体是我的。」

  小黄:「但是你很臭。」

  登登:「哪有,这是成熟男人味。」

  阿硕:「你走开,我不要睡你旁边。」

  登登:「你走了最好,我空间就更大了。」

  我:「不理他了,我洗澡去。」

  就这样除了登登之外,大家都依序去洗澡,然后就准备睡觉了。只是到了晚上快12点左右,隐约听到登登在跟依瑾说话。

  登登:「我肚子饿了。」

  依瑾:「吼,你晚上夜市吃很多东西了还饿。」

  登登:「嗯!但是我现在肚子又饿了。」

  依瑾:「我想睡觉啦!你问小昱、阿硕要不要跟你去。」

  登登:「我问了,小昱他说好。」

  依瑾:「小昱哪有说话。」

  登登:「有啊!他说好。」

  依瑾:「小昱在睡觉。」

  登登:「但是他说好。」

  依瑾:「小昱他在睡觉,他没有说好。」

  登登:「我刚刚问他,他说好。」

  依瑾:「你好烦,我要睡觉不管你了!」

  登登:「但是小昱他说好。」

  依瑾:「好好好,他说好,你快睡。」

  我听完笑到快喷泪出来,登登真的很会烦人,如果小黄醒着,想必又是『你妈从小有没有怀疑你是个低能儿?』

  我:「登登,好。」隔天起来,我就对着登登说好。

  登登:「依瑾,你看小昱他说好。」

  依瑾:「喔!那就好。」

  登登:「他说好。」

  登登:「他说好,他说好,他真的说好。」登登靠着依瑾耳边。

  依瑾:「好啦好啦!你…去刷牙准备要出门了。」

  登登:「他说好。」登登还是继续碎念往浴室走去。

  在依瑾的安排之下,每天都是满满的行程,绝对不会有空档的时间,景点一个接着一个,中餐吃完休息一下下就又继续,突然觉得我跟加入阿公阿嬷的旅行团差不多,每天都要累瘫了,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充实。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回程我们的速度都刻意放慢一点,不过除了阿硕之外,当我们发觉看不到他的车尾灯的时候,又看到他停在路边,等着我们。

  我:「怎么了?」

  他一下在翻背包,一下又开置物箱,又一会摸摸口袋,然后…。

  阿硕:「Fxxk!」

  登登:「怎么了啦?什么忘了拿吗?」

  阿硕:「我的手机飞走了。」

  我:「飞走了?」

  阿硕:「对!」

  登登:「你确定?」

  阿硕:「我记得我刚刚还有打电话给小黄问你们到哪了,之后就放外套口袋。」

  我:「…」

  登登:「…」

  小黄:「…」

  阿硕:「吼…」

  小黄:「依照你的速度跟方向,以及刚刚我们骑的路程,估计是飞进太平洋了。」

  阿硕:「吼…我刚买没多久。」

  登登:「兄弟,节哀顺变。」

  我:「请节哀。」

  小黄:「向着太平洋,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礼成,家属答礼。」

  登登:「礼毕了,继续赶路吧!硕兄请节哀。」

  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就在阿硕的手机飞入太平洋后,为我们这次的旅程可以说是画上完美的句点,谁叫他爱骑快车。

  我知道嘴巴是你的,但我真的没有说好。

  我知道手机飞走了,但可能漂去新西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