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六步-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纯还是蠢 伍思琪 6543 2019-06-04 11:54:51

  那天过后的每一天,跟基督城一样,一起去上班,只是以前的肩并肩,变成了她勾着我的手臂或是我牵着她的手,有时候彼此对视,都是甜甜的笑。

  告白后的第一天进到店里,威利大叔看到我牵着紫薇,一脸邪恶的笑容,不知道他脑中跑过什么样的画面,而我假装没看到他,前往到休息室穿上围裙准备工作,而我跟紫薇从家走到店里没有对话,只有很害羞地看着对方。

  虽然我们也相处了一年的时间,会一起上班下班,一起吃饭,但是衣服都是各洗各的,也没有太多亲密的动作,但是正式交往之后,紫薇会帮我洗衣服,我会帮她吹头发,常常在房子里嬉闹,也会坐在庭院里,静静的抱在一起看星空,休假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我会搂着她看风景,那天告白后,我们都睡在一张床上,几乎无时无刻都黏在一起。

  做什么都要一样,原本就是在一样的地方上班,住在一样的地方,现在衣服都要一样的色系,之后更多都是情侣装,就连袜子都要一对,如果在外面吃饭,不会点一样的东西,但是会一人一半,吃东西也要一样。

  什么是幸福?跟谁再一起是幸福?幸福要靠自己把握机会,幸福要靠自己创造,幸福来得很快,也可能走得很快。

  我跟紫薇就这样交往了半年,一直都是完美的默契,不管工作上或是生活上,我们没有争吵也没有争执过,一个说一个做,甚至不用说,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什么要什么。

  只是某天,紫薇问我下次休假可以带她去Mission Bay吗?当然可以。

  我:「怎么突然想去Mission Bay?」

  紫薇:「想去海边走走,看夕阳。」

  我:「嗯!」

  我:「那么我去跟威利大叔说一下。」

  紫薇:「好!」

  就这样我去跟威利大叔排休假,至从我跟紫薇在一起后,每次排休假,威利大叔都会让我们休息,然后不是跟我说要哪边可以买戒指就是哪边可以买花,这次说要休假去Mission Bay,他露出诡异笑容说他当初就是在Mission Bay跟老婆订下终身,最后给我一句『奶奶没问题!』,他就离开了工作室。

  休假那天我们坐巴士然后走到Mission Bay,逛了附近的商场,也许多的小摊贩,路边也有人在演奏新西兰当地的排笛,然后到Mission Bay的海滩,脱了鞋子在海滩上玩水,牵着手并着肩,走在沙滩上,接近黄昏的时候,坐在海边吹着海风,紫薇靠在我肩上,我搂着她,享受这一刻的幸福,很幸福很幸福的感觉,要离开的时候,我和紫薇也照了一张相。

  那天晚上我们还跑去天空塔,南半球最高的独立塔,去上面一家很高级的自助餐餐厅,一个人60纽币,那时候换算下来台币一个人1400元左右。这天很开心,虽然走了很多地方很累,但是心里都是甜甜的感觉。

  隔天我们一样一起去上班,只是紫薇提早下班了,而她没有跟我说原因,只有说晚上回家再说。

  那天下班后,心里很着急,紫薇怎么了吗?所以沿路都是用跑的回去,回到家打开门,打开电灯,打开紫薇的房间,她的行李都不见了,我房间内她的东西也都不见了,整个家里属于紫薇的东西,都不见了。

  我傻着坐在客厅,这是怎么一回事,一句话一封信都没有,紫薇是不告而别还是发生什么事情,距离她预定离开新西兰的时间还有半年左右,各种原因各种理由不停涌入我的脑中,原本这时候该流泪的我,却没有一丝伤心,反而都是担心,整晚没办法好好睡,满脑子都是紫薇。

  隔天起床,身体非常疲累,做什么都在恍神,去上班也走错路,进到店里没穿围裙就进工作室,可能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威利大叔:「小昱,这个给你。」

  我:「这…」

  威利大叔:「薇要我今天给你。」

  我:「她什么时后交给你的?」

  威利大叔:「你们去Mission Bay的前一天。」

  我:「…」

  威利大叔:「我问她,她不说,只有说Sorry。」

  威利大叔:「也要我,不能说,对小昱。」

  我:「…」

  威利大叔:「我想,她有什么事,可能信有说。」

  我:「嗯…」

  我本来一直犹豫要不要打开信来看,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如果按照威利大叔说的,这么说这都是紫薇安排好的,那天去Mission Bay,昨天下午提早下班,她本来就计划好的事情,那么到底为了什么?

  『小昱,对不起,我知道说再多的抱歉,也没办法弥补什么,但是我只能这样做,前两个星期,我收到家里来的Mail,我父亲病危了,要我赶快回国,作为女儿的我,应该放下一切,马上回家,但是这一次回去,我可能就没办法再回来,我想告诉你这件事,但是我们都知道,离别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痛苦,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你开口,请原谅我默默地离开,请原谅我没把事实直接告诉你。

  还记得在基督城的时候,我曾经请假去了峡湾公园吗?那是我跟我男朋友的约定,等我大学毕业后,我们要在峡湾公园互许终身,但是这个约定还没达成,他就因为车祸去世了,那段时间我真的很难过,他最后跟我说的一句话,希望我能幸福,那些日子我没办法接受他的离去,所以就休学来了新西兰,也这样认识你,和你在基督城相处的日子,我心里的创伤慢慢愈合,笑容也越来越多,我开始接受你住进我的心里,所以我去了峡湾公园,把我跟他的戒指丢入了海里,我们约定的事情,我做到了,所以希望他原谅我,让你住进我的心里,我也会记得要让自己幸福。

  这次我选择不告而别是因为不想让彼此有任何约定或承诺,为了约定,为了承诺,让彼此更辛苦更痛苦,期望越高失望越高,小昱请原谅我的自私,或许缘分会让我们在哪边相遇,如果没有那就当我们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路客,我真的很喜欢你,也很爱你,但是上天安排我这时候离去,我只希望上天能安排我们再次相遇,我会永远记的那杯” Exclusive purple”,我走了,小昱再见。

  紫薇。』

  看完信后,昨晚该流下的泪水这时候已经无法阻止,紫薇就这样不告而别,就这样离去了。

  如果紫薇亲口跟我说父亲的事情,会不会不一样,我可以陪她去新加坡,我可以在奥克兰等她,我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就是紫薇说的,任何约定或是承诺可能都会让彼此更辛苦,我去了新加坡后能做什么?我在奥克兰等她,万一换我要回去了,她回来找不到我,或是她没办法回来了,对我对她都是痛苦而已。

  我们因为每天相处再一起,所以没有留彼此的信箱,更不知道彼此原本住的地方,要找到对方不是这么简单。

  威利大叔:「你决定了?」

  我:「嗯!」

  威利大叔:「不给自己时间想想?」

  我:「我想过了,再待下去也是难过。」

  威利大叔:「嗯…我知道。」

  威利大叔:「我也不说什么,hope我们能再meet。」

  我:「嗯…威利,抱歉。」

  威利大叔:「没有…抱歉,希望你之后能幸福。」

  我:「嗯…」

  就在紫薇离开后的第十天,我挣扎了十天,到底要不要留着等紫薇回来,如果她回来了,我们可以回到之前吗?如果她永远都没回来,我要等到什么时候?等与不等在我脑中不断交战。

  最后我决定提早回家乡,从原本的期待等待变成失望,日子一天天过去,家里的回忆,工作的回忆,这些满满的回忆,压着我让我没办法不去想紫薇,所以我需要换个环境,我需要新的生活。

  当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把回忆都留在了新西兰,如果缘分让我们再次相遇,我们再一起回到新西兰取回这段回忆。

  我没告诉家人也没告诉任何人说我要提早回来,我回到熟悉的家门口,按电铃按了十分钟都没人开门,只好去找隔壁阿姨借电话,还没说要借电话前,阿姨就跟我说…我爸妈搬家了…。

  我:「你们现在搬到那了?」

  妈:「你回来了啊!我们现在搬到隔壁区了!你在原本的家吗?」

  我:「嗯!我跟隔壁阿姨借电话的。」

  妈:「那你在一楼等一下,我叫你爸去接你。」

  我:「嗯!」

  没多久我爸就开着车来接我,把我载到新家,那是一栋电梯公寓,我爸妈买了6、7楼还有顶楼,我跟弟弟住6楼,他们跟妹妹住7楼,顶楼就是我爸种花以及公堂。

  我爸打开6楼的们,把钥匙交给我,里面是全新的装潢,很简约舒服的风格,而他们留了一间房间给我,很大很多柜子的房间,房间内还有浴室,地上放着一箱箱的纸箱,我爸妈把我的东西全部都装箱,但是要怎么放,他们想等我回来自己收拾就可以了。

  我努力从纸箱里面我找到我的手机,因为很久没用了,所以是没电的状态,我先把手机拿去充电,再回过头来整理行李跟我爸妈打包的纸箱。

  房间都整理布置好了,一身疲累的瘫在客厅沙发上,打开手机,想着要怎么跟他们说我回来了,要先打给谁。

  至从离开基督城之后,我就没有打开过信箱,更没有传邮件给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一年他们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考上大学,是不是一样低能,但是我又想到了紫薇,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我:「喂。」

  犽:「喔…你回来了喔!」我打给了犽,每次当我开心或是不开心的时候,都是先找她。

  我:「怎么这么冷淡。」

  犽:「不然呢?」

  我:「听到我的声音,应该要很开心的语气才对。」

  犽:「哇!小昱,你回来了!这样可以吗?」

  我:「勉强!」

  犽:「干嘛…」

  我:「什么干嘛…」

  犽:「通常你打给我多半都是心情不好。」

  我:「好像是这样。」

  犽:「瑄又怎么了。」

  我:「什么瑄又怎么了,我跟她没联络了啊!」

  犽:「那么是什么新鲜事?」

  我:「现在有空吗?公园见。」

  犽:「喔…到了打给我。」

  我:「…」我还没说话犽就挂上电话了。

  刚刚整理东西,满身汗,我稍微擦了一下身体,换套干净的衣服,鞋柜上找到我的车钥匙,就下楼找我的车,因为是红色的,很好找,车子的状况也很好,我爸平常应该都有帮我发车顾着吧!

  因为快两年没骑车了,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转弯也好,加速也好,没有以前流利,甚至差点都要摔车了,就这样慢慢骑到犽家附近的公园。

  我先打给犽说我到了,然后去便利店买饮料,结账的时候看到店员后面一排排的烟,也买了一包烟,快两年没抽烟了,但是这一刻突然想抽根烟。

  在等犽的时候,我点了根烟,睽违一年多的感觉,第一口就是呛到了,然后头晕,之后就像第一次抽烟一样,小口小口抽。

  犽:「说吧!什么事情。」当我还在享受第一支烟的时候,犽来了。

  我:「没有啊!」

  犽:「不可能没有的,当我第一天认识你,第一次见面啊!」

  我:「有这么明显吗?」

  犽:「你打给我的时候就出卖你自己了。」

  我:「原来如此。」

  我开始把在新西兰的生活告诉了犽,包括紫薇。

  犽:「这…」

  我:「怎样?」

  犽:「该怎么说…」

  我:「呃…」

  犽:「要先恭喜,你走出如昕跟瑄的日子。」

  犽:「但是又要安慰你,希望下一个会更好。」

  我:「这是结语吗?」

  犽:「差不多是这样。」

  我:「一时间我还没办法适应紫薇不在我身边的日子,所以才回来了。」

  犽:「如果她没离开,你不是也要回来吗?」

  我:「不一定,我可以办长期工作证。」

  犽:「也是啦!」

  犽:「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我知道她遭遇的事情也是不愿意,但是没办法适应她不在的日子。」

  犽:「也没什么,感情不就是这样,来来回回,没有到结婚那天,没人知道未来会怎样。」

  我:「妳说的真简单。」

  犽:「我跟熊就是这样啊!」

  我:「妳跟熊怎样了?」

  犽:「分了啊!」

  我:「为什么?」

  犽:「学校不一样,科系不一样,也比较忙,相处时间少,加上之前他家出事情,之后人变的怪怪的,就分了啊!」

  我:「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犽:「你沉溺在幸福世界,当然不知道。」

  我:「那现在呢?」

  犽:「上课下课回家宅。」

  我:「喔…」

  犽:「瑄都没有找你吗?」

  我:「没有,我一年没开信箱了吧!所以不知道。」

  犽:「这样也好。」

  我:「怎么了?又有什么事?」

  犽:「她跟男友最近好像处不好。」

  我:「喔…还没分手就是了。」

  犽:「还没,不过感觉也快了吧!」

  我:「呃…」

  犽:「反正就是这样。」

  我:「嗯!」

  犽:「好了,我报告完了,我要回家了,明天一早还要去学校。」

  我:「嗯!」

  犽:「别想太多,过去了就过去了。」

  我:「好。」

  犽:「掰。」

  我:「嗯!」

  跟犽简短的聊天之后,骑着车回家,路上一直在想,这两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可能也有一些改变,就像回家结果搬家了,找犽聊天结果她跟熊分手了,

  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在等着我,会不会低能儿不低能了。

  回到家我先开了计算机,看看一年没收信,信箱是不是已经爆掉了。

  信箱的确爆掉了,不过90%都是广告信,剩下的9.9%都是低能儿传给我的信,多半都是问我甚么时候回去。

  安仔传给我登登跟阿硕打架打到重伤住院叫我赶快回来准备收尸。

  小黄传给我说家乡大地震,赶快回来一起协助救灾。

  熊传给我说她跟犽分手了,他很难过。

  登登传给我说他跟依瑾要结婚了,赶快回来当伴郎。

  阿硕传给我说他要出海捕鱼,如果经过新西兰,叫我一起上船捕鱼。

  除了熊传的我相信之外,其它的信看完就是可以直接丢回收桶,可能回收桶都不想收。

  『小昱,你好吗?在国外的日子是不是很优闲?我不知道要找谁说,就只能找你说说话,最近我好累,考上大学之后好像被排挤了,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他们觉得我的成绩怎么可能会上大学,有时候觉得很难过,如果你在就好了,因为你总是有办法安慰我,逗我开心,你在那边好吗?好期待你分享那边有趣的事情。红粉知己-瑄。』

  犽真的是神机妙算,可能犽也习惯了,我心情不好就是找她,而瑄心情不好就是找我,好像都是固定的模式。

  但是我却没有第一时间打给瑄,问她近况如何,我先打给了登登问他喜帖在哪边。

  登登:「哇!Yo man,你come back。」我想起威利大叔,完全一样的模式,但是威利大叔至少英文好很多。

  我:「嗯!我回来了。」

  登登:「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今天。」

  登登:「那出来吧!我们在茶街。」

  我:「喔!那等我。」

  我刚回国,回到家整理完行李后,一通电话就出门找犽,回来看完信,一通电话又出门要去找低能儿,我带上要给他们的特产后就再次出门了。

  登登:「Ladies and gentlemen,让我们欢迎港中黄立行回来。」

  小黄:「真正挡袂条,你的circus monkey,真正挡袂条,你的circus monkey。」为什么要唱马戏团猴子…。

  我:「呃…」我都想逃离现场。

  登登:「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我刚不是有说了,Today。」

  登登:「好像是耶!」

  我:「喜帖呢?地震呢?捕鱼呢?还有你们两个真的打架住院?」

  阿硕:「捕鱼是我说的,我想吃新鲜生鱼片,什么打架、地震?」

  我:「安仔说登登跟阿硕打架打到重伤住院。」

  登登:「我们哪有打架,听他在说。」

  我:「安仔呢?」

  小黄:「被黏住了。」

  我:「黏住了?」

  登登:「他跟一个胸部极为凶恶的女生在一起,整天都待在宿舍,约都不出来,就被黏住了。」

  我:「啊…」

  我:「那熊呢?」

  登登、阿硕:「呃…问小黄。」

  小黄:「为什么问我?」

  登登:「事情因你而起,当然是你说。」

  我:「什么事情?」

  小黄:「没有什么事情啦!就很久没联络了。」

  登登:「这位先生…你好像说错了,是你不接人家电话,不是没联络喔!」

  小黄:「你不是也没接。」

  登登:「是你叫我不要接的。」

  小黄:「那我叫你去死你去不去?」

  登登:「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小黄:「你去不去?你去不去?」

  我:「幼稚耶你们,到底什么事。」

  小黄:「就他跟犽分手后就怪怪的,然后之前交了另一个女友,说话很自大,听了不『苏湖』,就是这样。」

  我:「就这样?」

  小黄:「就这样。」

  我:「你真的很幼稚。」

  小黄:「不,是登登比较幼稚。」

  登登:「又我。」

  小黄:「对!你妈从小有没有怀疑你是个低能儿。」

  登登:「没有啦!」

  我:「这是给你们的礼物。」

  我:「这是小黄的。」

  小黄:「这什么东西?」

  我:「高空弹跳羊,你拿着它让它像高空弹跳的方式落下。」

  小黄就照我说的做,那只羊发出惨叫的羊叫声。

  小黄:「这什么礼物啦!」

  登登、阿硕:「哈哈哈哈哈哈!」

  我:「我觉得很适合你!」

  登登:「那我呢?」

  我:「你跟阿硕一样是酒,一个红葡萄酒一个白葡萄,看你们要怎么分。」

  登登:「红酒白酒不是一瓶一瓶的吗?这个用袋子装着。」

  阿硕:「怎么感觉像小时候去商店买红茶冰的感觉。」

  我:「没这么俗气啦!它有附小纸箱,上面有开关的接头,你们把它接上去,就像一桶酒这样,不用怕没喝完会坏掉。」

  登登:「唷!有创意耶!」

  阿硕:「不错耶!」

  小黄:「那为什么我是这个。」

  我:「礼轻情意重。」

  我:「登登,这罐帮我给依瑾,绵羊油,女生应该会喜欢的。」

  登登:「好!」登登嘴巴说好,还在研究那袋红酒。

  小黄:「我可以用这只羊换绵羊油吗?」

  我:「不可以,我礼物都安排好的。」

  登登:「这是小昱的心意,你不要烦啦!」

  小黄:「为什么我是这个。」

  那晚都在吵吵闹闹的度过,不是那只羊的惨叫声,就是『你妈从小有没有怀疑你是个低能儿』,当然他们也问起我在新西兰的生活,我也大致上跟他们说了一些,但是没有提到紫薇,因为低能儿可能没办法理解。

  登登跟依瑾毕业后一样甜蜜的在一起,登登则是跌破大家眼镜,考上了淡大,小黄转学后顺利毕业了,但是大学却没考上,阿硕也是顺利毕业了,考上一所私立大学,但是念不到一学期就休学了,安仔考上传大后,交了新的女友就很少出现了,大家什么都没变,一样低能一样幼稚,只是少了熊。

  离开家乡的时候把你们留在了家乡,到了新西兰我拥有了妳,离开新西兰的时候把妳的回忆留在新西兰,回到家乡我又拥有了他们。

  以为失去了什么,但是又找回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