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十三步-幸福又要走了?

纯还是蠢 伍思琪 8021 2019-06-04 12:24:35

  我也下店六个月了,店内的营业额也慢慢稳定下来,每月配合公司活动,加上我常常跑附近办公室,寻求员工福利合作,也慢慢的有成绩出来,这间咖啡店已经步上轨道,心情稍微轻松一点。

  这半年里没上班的时候都是陪着宛仪,宛仪去做了眼睛雷射手术,因为这样就不用戴着眼镜,虽然这样的她很美,但是我宁愿她戴眼镜,这应该只有我能看才对。

  偶尔会跟低能儿们约吃饭或是跑山聊天,但是次数不相以前这么频繁,因为大家都要上班。

  我跟宛仪也交往两年了,一切都很幸福,一切都很稳定,只是总是会有一些意外准备开始发生。

  宛仪:「小昱,我决定要去游学。」某天宛仪打电话给我。

  我:「打算要去哪游学?」

  宛仪:「新西兰。」

  我:「怎么突然想到。」

  宛仪:「现在有纽澳青年游学贷款可以申贷,而且以前听你说新西兰很漂亮,所以我才想要去看看。」

  我:「新西兰是真的很漂亮,很舒服的国家。」

  宛仪:「你要陪我去吗?」

  我:「我刚下店半年,就提离职,不太好吧!会不会对兰姐有些抱歉。」

  宛仪:「这样说好像也有道理。」

  我:「虽然我也很想去,但是兰姐当初的拜托,我有点不太好意思了。」

  宛仪:「嗯!我懂,没关系啦!我再想想。」

  我:「嗯!我先去忙。」

  宛仪:「好。」

  我很想再去新西兰玩一次,但是因为兰姐当初的托付,觉得我有责任在,也不能跟个孩子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宛仪之后又问我了几次,但是我的答案还是一样,只是多了我会帮妳缴贷款,之后她也找到一个国中同学跟她一起去,就没有再问过我了。

  宛仪把工作辞了,开始准备游学前的动作,她去申请游学贷款的保证人也由我签上,她也去考了汽车驾照准备换国际驾照,还是跟教练说她要去游学,教练有点放水的方式让她通过。

  我把藤树写的笔记本给了宛仪,跟她说可以参考上面的数据,而我没有把我写的那本给她,因为上面有紫薇的事情,而我没有跟宛仪提起过。

  宛仪办好了签证、工作证、国际驾照,也换好了钱,机票住宿都处理妥当了,就等着那天到来。

  宛仪:「等等我就要飞新西兰了,你一个人会不会无聊。」那天我载宛仪去机场,陪她报到及托运行李。

  我:「我会乖乖上班赚钱,会乖乖吃饭睡觉,想你的时候记Mail给妳,然后每天等妳的电话。」

  宛仪:「嗯!你不要常常乱跑,还有一定要记得吃饭。」

  我:「嗯!」

  宛仪:「好啦!你赶快回去上班,我跟我同学要进去了。」

  我:「等等。」我紧紧抱着宛仪,她也紧紧抱着我,我知道她哭了,我摸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宛仪:「我该进去了,怕来不及。」她擦干脸上的泪。

  我:「嗯!」

  宛仪:「你下午还要去上班。」

  我:「好。记得到了要打电话给我。」

  宛仪:「一定会。」

  我一直站在那看着她,一直到她消失在我眼前,而宛仪也是一直回头看我,直到看不到我为止。

  算了一下时间,宛仪应该会凌晨左右打电话给我,我也一直期待手机响的那刻,正当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显示从新西兰打来的电话。

  我:「到了住宿的地方了吗?」

  宛仪:「嗯!刚刚办好住宿手续,行李都还没整理就打电话给你了。」

  我:「听到妳的声音我就放心一点点了。」

  宛仪:「这么不放心呀!」

  我:「女朋友跑这么远的地方当然会担心。」

  宛仪:「那你...」

  我:「嗯?」

  宛仪:「没有要问你晚餐吃了没?」

  我:「吃了呀!宵夜都吃完了!」

  宛仪:「嗯!有乖,我要去整理行李,然后睡一下,你也要早点睡。」

  我:「好!」

  宛仪:「那晚安唷!」

  我:「晚安!」

  虽然我还想再多说一些,多听一些,但是我知道电话费不便宜,所以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宛仪去新西兰之后,每天就是上班下班,休假的时候偶尔跟低能儿们跑去五指山聊天或是去网吧打打游戏。

  虽然我跟宛仪一直都有通电话或是传Mail,分享彼此的生活,但是很不习惯,常常觉得少了什么,不过我们也这样过了一年。

  从宛仪跟我说她到了北岛奥克兰之后,慢慢她的电话比较少了,Mail也少了,我也没想太多,可能打工比较忙碌吧!

  直到有天我收到宛仪传来的Mail,一封提分手的信。

  『小昱:

  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趁着我再新西兰的时候,让彼此冷静思考一下未来,我觉得你还是小孩子的个性太重,对于未来也没有太多打算,虽然你很认真上班,也很有责任感,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你还年轻可以去追求更多更好的人,我不应该成为你的牵绊,所以我们分手吧!

  宛仪』

  隔天我没有去上班,兰姐从店里打了电话给我,我说我不舒服要请几天假,兰姐也没有说什么要我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我整晚没有睡觉也没难过落泪,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晚上打了电话给低能儿他们,找他们出来喝酒。

  登登:「这有点意外。」

  阿硕:「这有点突然。」

  小黄:「这有点不可思议。」

  我:「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登登:「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硕:「我觉得新西兰真的太远了。」

  登登:「嗯!」

  小黄:「你当初不该让她去的。」

  我:「为什么?」

  小黄:「因为太远了,远距离恋爱本来就是很麻烦。」

  登登:「我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陪你喝酒吧!」

  阿硕:「先别想太多,喝到醉也没关系,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再来想后面的事情。」

  我:「睡不着。」

  阿硕:「所以喝到醉吧!我们再送你回家就好。」

  我就这样不知道喝了多少罐啤酒,怎么回家都不知道,之后不是喝酒就是要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我找了一天去店里,跟兰姐提了辞职,兰姐也大概听我说了一下事情经过,兰姐让我先休息几天,等我有了什么决定再说,店里她可以撑着,她希望我还能回来帮她打理店里,而我则说我需要再想想。

  就这样我颓废了快两个礼拜,这段时间内,低能儿常常来陪我,只是都是陪我喝酒,没有跟我多说什么,只有依瑾有陪我说了一些话。

  依瑾:「你还爱她吗?」

  我:「嗯!」

  依瑾:「那就去把她追回来啊!」

  我:「我也想过,但是万一她不愿意呢?」

  依瑾:「事情不是用想的就有用,你没做你怎么知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

  依瑾:「如果很喜欢她就去追回来,不管去追还是放手,都要振作起来,别让大家担心了。」

  我:「嗯!」

  常常忘了前一天喝了多少酒,也常常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睡醒后去洗澡,然后换上衣服就出门,先去便利商店买酒,之后就开始胡思乱想,只是这天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不知不觉就走到瑄家附近,拿出手机就打给瑄了。

  瑄:「你怎么了?」她本来要睡觉了,电话里瑄听到我心情不好就问我在哪,过没多久她就出现了。

  我:「我女朋友跟我提分手了...」

  瑄:「为什么?」

  我开始跟瑄说了我跟宛仪交往的经过以及信件的内容,她很仔细地听,有时会露出疑惑,听完之后她想了一会。

  瑄:「小昱,问题不是她表面上说的那样,你的个性她应该早就知道了,而是你不知道她真正想要的。」

  我:「她真正想要的?」我好像突然酒醒了。

  瑄:「嗯...她其实只是想要有人陪伴。」

  我:「什么意思?」

  瑄:「我相信她在去新西兰之前,一定问过你要不要跟她一起去,而你选择留在家乡,对吧?」

  我:「嗯,因为我还有对老板的责任,加上去游学需要去贷款,所以我选择留在家乡帮她分担贷款。」

  瑄:「问题就是在这,她想要有你陪伴,而你想要帮她分担贷款,却忘了她需要的,她要的不是每天隔海电话或是其他联络方式,她要的是你而已。」

  瑄:「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她比妳大五岁,所以她也会开始为了未来打算,简单来说她也要到了适婚年龄,开始会考虑到的是未来,是婚姻,这个你有想过吗?」

  我:「...」瑄用她的立场,用她的想法,解释了我这几天从来没思考到的地方。

  瑄:「小昱,你现在什么也都别想了,你爱她吗?」

  我:「嗯!」

  瑄:「那就飞去找她,挽回她,我知道你内心有想过飞去找她,但是你会犹豫不决,心里会盘算着去了会怎样,不去会怎样,然后开始陷入选择困难,就是需要有人帮你选择,那我帮你选了,就飞去吧!」

  我:「妳怎么知道?」

  瑄:「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了,而且你很执着,你不想放弃她,只是你一直犹豫要怎么做,做了才知道后果,不要不做又后悔莫及。」

  我:「嗯...」

  这时候瑄的手机响起了,她说了几句话之后,我知道应该是男朋友打来的。

  瑄:「小昱,不管怎样,爱她就飞去找她,现在你什么也别想,我们去KTV唱歌,好好大吼大叫,把情绪都吼出来,而醒来后,就是坚定一个想法,飞过去。」

  我:「嗯...」

  之后我们到了KTV之后,我啤酒喝没两罐就在沙发上睡着了,瑄跟那个学长应该很无言,他们也不管我了,唱着他们的歌,我睡一个小时左右自己醒过来,那个学长觉得我很有趣,不管他们两个唱什么歌我都能睡,醒了也不爱唱歌就是当个听众,离开的时候,什么东西我都拿了,但是我放下了一个东西,周庭瑄。

  隔天我一直回想瑄说的话,我才知道我的错在哪边,宛仪在前往北岛之后就跟朋友分道扬镳,我错在忘了她会孤单会需要人陪伴,我错在不在意年纪却忘了她比我大五岁的事,如果我对未来有打算的话,我现在该做的应该是去找她,可以的话把她带回来。

  我开始准备签证、机票等等的事宜,也去找兰姐,告诉兰姐我最后的决定,兰姐听完后,除了祝福我之外,也希望我回到家乡后,能再回来帮忙,我也点点头示意着。

  低能儿们听到我重新振作起来了,也都很开心,因为不用每天再陪我喝酒喝到不省人事,而我找了依瑾陪我去买礼物,因为我想买的是项链,女生眼光应该比较好,我相信找其他人,只是给自己找麻烦。

  准备前往机场之前,我寄了一封Mail给宛仪,告诉她,我要飞去新西兰奥克兰,我把航班数据也留了上去,最后告诉她,如果在机场没有看到她,我也会找到她,就这样我再次飞去了新西兰奥克兰。

  当我抵达奥克兰的时候,心里其实忐忑不安,不知道宛仪会不会来接我,如果她没来,我真的要在奥克兰找一辈子吗?然而答案就在我眼前,宛仪在迎宾大厅等我,在家乡我觉得什么都准备好了,但是宛仪的一句话让我破灭了,晚上我要住在哪里?我忘了订住宿的地方。

  到了奥克兰Uptown,我开始找住宿的地方,沿路我和宛仪都没说话,她只是静静的跟在我后面,我找到一间分租的房间,预付两个礼拜的租金后,就去到了房间,放下行李后,我抱住了宛仪。

  我:「对不起。」

  宛仪:「…」

  我:「当时应该陪你来或是应该要早点来的。」

  我:「我没有想到顾虑到妳会孤单。」

  我:「我只有想到我在店里的责任,没想到对妳的责任。」

  宛仪:「…」

  我:「真的,对不起。」

  宛仪:「你这样…」她开始在我怀里哭了。

  我:「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也不知道未来的我们会如何,但是不要轻易就放弃,在给我一次机会,也在给彼此一次机会。」

  宛仪:「我需要想想。」她把我推开了。

  我:「嗯!我会在这等妳的答案。」

  宛仪:「嗯…我去上班了。」

  我:「嗯…我整理完行李就去附近走走。」

  说完之后宛仪就走了,我开始整理东西,整理房间,之后到街上去走走看看,两年之后,我又再次来到新西兰奥克兰。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场景,满满的都是我和紫薇的回忆,我坐车来到那时候住的平房,去了奶奶家,没有人响应,也许奶奶不在,我站在当初我和紫薇住的房子外,脑中跑过的都是当时的画面,庭院看星星,帮她吹细长的头发,房子内打闹。

  我又沿着熟悉的路走去威利大叔的店,进到了店里,不管是客座区或是吧台内的装饰或是摆设,都是当初的样子,正当我在回忆当时的一切,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了我。

  宛仪:「小昱。」

  我:「妳怎么在这里?」

  宛仪:「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

  我:「你在这里上班?」

  宛仪:「嗯!」

  我:「威利在吗?」

  宛仪:「啊…他在后面工作室。」

  我:「我去找他,等等再跟妳说。」

  我走到了工作室门口,我以前根本就没敲过门,都是直接打开就走进去,但这次我轻轻地敲了门,单纯只是想给威利大叔惊喜。

  威利大叔:「Come in.」

  我推开了门,看到威利大叔背对着我,正在烘培豆子,我悄悄走到他旁边,看他在忙什么。

  我:「这是曼特宁呀!」

  威利大叔抬起头看到我吓到了。

  威利大叔:「小昱。」

  威利大叔:「真的是你。」

  我:「嗯!我今天刚下飞机。」

  威利大叔:「我好想你。」威利大叔突然抱了我一下。

  我:「我也是,你好吗?」

  威利大叔:「你走了之后,简直一团乱。」

  我:「Why?」

  威利大叔:「没人帮我烘培豆子,单子…常常做不完…」

  威利大叔:「来代替你的人,又没有你棒,常常都要我看着。」

  我:「你的中文已经可以很流利了。」

  威利大叔:「因为中国人来面试,我都优先录用,所以学很快。」

  我:「嗯!」我边跟威利大叔说话,也顺手开始帮他处理烘培好的豆子。

  威利大叔:「你怎么会回来奥可兰。」

  我:「奥克兰。」

  我:「来处理一些事情。」

  威利大叔:「如果早一年回来就好。」

  我:「Why?」

  威利大叔:「你看墙上的留言板。」

  墙上有个留言板,威利大叔都是把还没做的事情或事要交代的事情钉在上面,而我看到一张照片,我傻傻地站在那边,看了很久很久,那是我和紫薇去Mission Bay的那天照的照片。

  我:「紫薇她来过?」

  威利大叔:「一年前。」

  我:「她有说了什么吗?」

  威利大叔:「她有问了你,我跟她说在她走后你也离开了,之后就没有你的消息。」

  威利大叔:「之后她没有说话,从包包拿出照片贴了上去。」

  威利大叔:「有跟我分享了一下她一年的生活,她爸爸病好多了,她也回学校念书了,她很想你。」

  威利大叔:「最后她说她知道要找到你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也把你放下了,那张照片她希望有天你也能看到,至少曾经拥有过的回忆。」

  我:「嗯…」

  威利大叔:「小昱,你还想她吗?」

  我:「已经是过去的回忆,会想起以前的经过,但是现在我爱的是另一个女孩。」

  威利大叔:「真的吗?虽然你和紫薇很可惜,但是再次看到你,我很开心。

  我们开始分享这两年多遇到的事情,威利大叔说我走了之后,很多客人都吵着要点Special T,一直到最近都还有客人要求要Special T,我也跟威利大叔分享去蓉姐跟兰姐的店里工作的事情,也开始说我跟那个女孩的故事。

  威利大叔:「所以你这次是来找她?」

  我:「嗯!我想把她带回家乡,一起面对未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宛仪站在门口,听到我说的这句话,她傻住了。

  威利大叔:「仪,怎么了?」

  宛仪:「有个客人说要点一杯紫色的饮料,我一直跟她解释没有这样的商品,她有点失望,所以想请威利去看一下。」

  威利大叔:「今天有,小昱拜托你了。」

  我:「嗯!」

  我走到了吧台,找到熏衣草茶包,然后放到入加了水的钢杯,开始加热,让它闷五分钟左右后用冰块降温,之后拿出原味优格倒入雪克杯,加了点冰块后,把降温后的熏衣草茶也倒入雪克杯,轻轻地摇了几下在倒入玻璃杯哩,我将它端给了宛仪,跟她说这杯就是客人要的饮料,Exclusive purple。

  我做完那杯Exclusive purple之后就回到了工作室继续跟威利大叔聊天,没多久宛仪又来了。

  宛仪:「威利,那位客人喝完后很开心,留了20元在桌上,但是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结算。」

  威利大叔:「小昱,那时候多少钱?」

  我:「6元。」

  威利大叔:「仪,6元放收款机,另外的14元是给小昱的小费。」

  我:「不用给我,宛仪妳放小费箱就可以了。」宛仪就走出去了。

  威利大叔:「你认识她?」

  我:「嗯!」

  威利大叔:「仪就是那个女孩?」

  我:「嗯!」

  威利大叔:「Oh! My goodness!」(喔!我的天啊!)

  威利大叔:「I can not believe it.」(我不敢相信)

  威利大叔:「It‘s amazing.」(太奇妙了)

  我:「镇定。」

  威利大叔:「你本来就知道她在这边上班?」

  我:「不知道,刚刚进来店里后才知道的。」

  威利大叔:「原来仪说的就是小昱。」

  我:「啊?」

  威利大叔:「仪说她很喜欢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在家乡,她每天都很想那个男孩。」

  威利大叔:「但是那个男孩年纪比她小,对未来还没有打算,所以她决定要放手,让那个男孩去找应该属于他的幸福,不该困着他。」

  威利大叔:「早上仪还问,如果那个男孩来奥克兰找她,她要怎么办?」

  威利大叔:「我问她还爱那个男孩吗?她说爱,我叫她要勇敢面对自己,也要相信那个男孩可以给她未来,因为那个男孩都愿意飞来奥克兰了。」

  威利大叔:「我的天,原来我一直说的男孩就是小昱。」

  我:「应该就是我。」

  威利大叔:「小昱,奶奶说没问题。」

  我:「奶奶不在家。」

  威利大叔:「哈哈哈!」

  之后我也跟威利大叔说我这趟来的目的,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曾经努力争取过,威利大叔说一定没问题的。

  威利大叔看了一下时间,跟我说宛仪差不多要下班了,叫我好好把握机会,我点点头就走出去,走出去的时候告诉威利大叔,明天见,威利大叔回了我,奶奶说没问题。

  我走到了员工休息室,宛仪正在准备下班,我在门口等她收好东西就跟着她一起走出咖啡店。

  宛仪:「你认识威利?」

  我:「嗯!那时候在奥克兰就是在威利的店里上班。」

  宛仪:「所以威利说他两三年前认识一个很厉害的家乡人是你?」

  我:「我没有很厉害,一切都是陷阱。」

  我:「我记得我有跟你说过,我在新西兰生活的经过,就是这样呀!」

  宛仪:「难怪今天客人点一杯奇奇怪怪的饮料,威利就让你去处理。」

  我:「所以相信那时候真的有Special T了吧!」

  宛仪:「嗯!我有遇过几次,客人要求奇奇怪怪的饮料,但是没人会做,都是请威利出来解释。」

  我:「哈哈哈!」

  我:「所以妳说教老板中文,就是教威利呀!」

  宛仪:「嗯!我来面试的时候,他已经会说很多中文了,但是他还想学更多,所以之前每天都会教他一些,现在他中文已经很流利了。」

  我:「嗯!比我那时候好太多了。」

  宛仪:「今天那杯饮料是什么?」

  我:「Exclusive purple。」

  宛仪:「Exclusive purple?」

  我:「有着一个故事的饮料,而这个故事只有威利大叔跟犽知道。」

  我开始跟宛仪说我跟紫薇的故事,宛仪跟以前一样静静的听,她没勾我的手,我也没牵起她的手,就这样肩并肩走到我住宿的地方。

  宛仪:「所以那杯Exclusive purple?」

  我:「因为紫薇很喜欢熏衣草,一般就是熏衣草茶或是熏衣草奶茶,我想做一杯不一样的熏衣草饮料,试了几种材料都做不出合适的味道,一直直到我用优格做出一种酸酸甜甜又带着熏衣草味道的饮料,颜色是粉紫色的,我就送给了紫薇,紫薇把它取名为Exclusive purple,然后有客人看到她喝的饮料,也说要一杯那个,所以慢慢就有很多客人开始点那杯饮料。」

  宛仪:「听完你和她的故事,有点…」

  我:「觉得很像作梦才会梦到的情节。」

  宛仪:「嗯!」

  我:「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即使现在我和紫薇再相遇,也回不去了。」

  宛仪:「为什么?」

  我:「因为不管未来会如何,我的未来只有妳。」

  我:「我这次飞来奥克兰,就是来寻找我的幸福跟未来。」我从口袋把项链拿了出来,帮她戴上。

  宛仪:「为什么送我项链?」

  我:「把妳紧紧套牢着,等到我们觉得彼此都可以了,再为彼此戴上戒指。」宛仪听完之后紧紧把我抱着,我也将她搂在怀里。

  宛仪:「你第一次给了我承诺。」

  我:「希望这个承诺可以让妳安心。」

  我:「我爱妳。」

  宛仪:「这是你第一次说爱我。」

  我:「这也是我第一次跟女生说爱她。」

  隔天我牵着宛仪去威利大叔店里,威利大叔看到之后,又是那个熟悉的邪恶笑容跟一样的话,『奶奶说没问题』,我一样装没看到,好像回到两年多前,只是紫薇变成了宛仪。

  宛仪上班的时候,我就去店里帮忙,威利大叔说要算薪资给我,我说不用,免费帮忙他,他说这样要帮我办长期工作签证,我只有笑着没有响应他。

  宛仪休假的时候,我会带着她去一些以前去过的景点。

  宛仪:「你不会想起紫薇吗?」

  我:「会,但是已经渐渐淡了。」我把宛仪搂着,在她的耳边说。

  我:「我在把梦里的回忆都覆盖成我们的回忆。」

  宛仪:「但是…」

  我:「如果当时我没把握住幸福,那我更要好好把握现在,不能再错过幸福了。」

  我:「当时的失去,让我觉得现在更需要把握着,不能再失去了,也不能再错过。」

  宛仪:「每个人都一定有过去,如果你说不想她,我觉得是在敷衍,但是你总是这么直白,所以我相信你,也相信你的承诺。」

  这次我办的是观光签证,只能待一个月左右,威利大叔一直希望我留下来帮他,但是我跟他说我要回去家乡,而我一定要回去,他只能很失望希望还有见面的机会,而我告诉他一定会有的。

  宛仪:「你明天就要走了。」

  我:「嗯!」

  宛仪:「…」

  我:「我把紫薇的回忆就留在新西兰,带着我们的回忆回家乡,而我会在家乡等着妳,等妳一起拥抱未来。」

  宛仪:「嗯…我知道。」

  我:「不能再轻易想放手了。」

  宛仪:「不会。」

  我:「要记得,在家乡有个人在等妳。」

  宛仪:「我知道你也不想回去,但是为了责任,为了我们往后的日子,所以你才要走。」

  我:「嗯!我需要回去准备好买戒指的钱。」

  宛仪:「没人说要嫁给你。」

  我:「我也没说要娶谁。」

  宛仪:「你…」宛仪还没说完,我已经吻了她。

  宛仪:「还是一样霸道。」

  我:「我就是如此。」

  幸福是两个人的事情,不管在哪,不管何时,两个人都是为了彼此的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