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十二步-危机就是转机

纯还是蠢 伍思琪 9912 2019-06-04 12:24:11

  我跟宛仪交往的事情,大概就剩下店里的人不知道而已,而我的家人会知道也是一场意外。

  宛仪虽然很常睡住我家,但是因为我们都半夜才回来,早上出门也没碰到,毕竟我爸妈住楼上,平时也不会突然跑来看我在家干嘛,只是某天我跟宛仪在家看电视,我妈突然开门进来,还没看到人就先听到声音。

  妈:「弟弟呀!你在做什么?家里扫了没?」

  我:「呃…」

  妈:「你…」我妈看到宛仪也是傻眼了。

  我:「她是我女朋友宛仪。」

  宛仪:「阿姨好。」

  妈:「妳好。」

  妈:「弟弟你衣服洗了没?房间整理没?」

  我:「嗯!」

  妈:「那没事,我上去了。」我妈就把门关上,上楼去了。

  就在我妈上楼之后,我跟宛仪都松了一口气。

  宛仪:「你妈为什么都叫你『弟弟』,你不是还有一个弟弟吗?」

  我:「我从小的时候我妈叫这样叫我,她叫习惯了,我也听习惯了,即使后来我弟出生了,我妈还是这样叫我。」

  宛仪:「这样呀!好特别,你弟呢?我记得那是他的房间。」

  我:「嗯!他国中念辞修,平时都住校,只有假日偶尔会回来或是学期结束。」

  宛仪:「你妈刚刚是不是吓到了。」

  我:「应该吧!看她表情是这样。」

  宛仪:「我这样会不会有点失礼了。」

  我:「不会,又还没娶你进门,不用担心。」

  宛仪:「呃…」

  我:「不管有没有娶你进门,都别担心,有我在。」

  宛仪:「嗯!」宛仪就依偎在我身上。

  让我爸妈知道也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我觉得才交往两个月,就带宛仪见爸妈有点太早了,只是人算永远敌不过天算,然而这次的巧遇却不是好的开始。

  隔几天我一个在家看电视,我妈又默默开了门进来,先探头看看好像在确认宛仪在不在家,然后才走了进来,开始洗脑。

  妈:「你爸今天去医院检查,有高血压,公司也步上轨道一段时间了,你也该进公司帮你爸的忙。」

  我:「可是我在咖啡店做得好好的。」

  妈:「我知道咖啡店是你的兴趣,但是你也要念及你爸的身体,万一他哪天中风了,你要怎么办?」

  我:「呃…」

  妈:「你现在有女朋友了,总是要为未来打算,在咖啡店上班,一个月能赚多少钱,还不如早点到你爸公司上班,也好为将来接班打算,就算你不顾你爸身体状况,也要为你未来打算,如果你跟这个女孩子很有缘,总是会有结婚的一天,你也是要给人家一个家庭,不是吗?」

  我:「现在说结婚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妈:「没有什么早或晚,早点打算不是很好吗?」

  我:「让我想想。」

  妈:「不管怎样,为了你爸身体也为了将来,你是长子,会来接班也是迟早的事情,好好想想,我上去了。」

  这是我一直躲避的事情,上次是我执意要去游学,不然爸妈也是叫我去公司帮忙,游学回来后虽然叫我去找工作,但是也是提出叫我进公司帮忙,我会躲避也是因为想要多看看,进了公司感觉就出不来一样。

  而我还多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们都知道我在家,家里钥匙除了我跟我弟有之外就是我爸妈,所以有人开门,我大概就知道是他们,但是每次我在家,还没看到人就听到喊我的声音,最后我终于知道,原来他们是看对面大楼的反射。

  隔天上班的时候,我把我妈跟我的对话告诉了宛仪,宛仪觉得我进爸爸的公司帮忙比较好,毕竟要顾及我爸的身体状况,而我告诉宛仪我不想离职也是因为她,宛仪听到是很开心,但是还是劝我进爸爸公司上班。

  下班之后我陪宛仪走回她家,宛仪家离咖啡店其实不远,只是平常因为我骑车载她回去后就能直接回家,不用再走回来牵车,那天只是想散散步,所以陪她用走的回去。

  我:「我想好了,早上进爸爸公司上班,下班后赶来咖啡店上班。」

  宛仪:「这样你会很累。」

  我:「我公司下班后可以先去接妳,然后载妳一起到咖啡店上班,然后再一起下班。」

  宛仪:「这样是很好,但是你真的会很累。」

  我:「妳也是这样早上一个工作,晚上一个工作。」

  宛仪:「那是我有贷款要还,不然我也不用这么拚呀!」

  我:「但是我是左右为难。」

  宛仪:「知道你为难,所以想告诉你,我都会在这陪你,不希望看你这样奔波劳累。」

  我:「不然先暂时这样做,毕竟我突然要离职对蓉姐也很难交代,至少先帮蓉姐稳定人员之后再打算之后了。」

  宛仪:「嗯!至少先把事情交给小可,然后请蓉姐再去征个晚班。」

  我:「只能是女生。」

  宛仪:「为什么?」

  我:「没有为什么。」

  宛仪:「会吃醋啊!」

  我:「嗯!」

  宛仪:「不用吃醋。」就在她家楼下给我一个吻后就上楼了。

  隔天遇到蓉姐,告诉她因为爸爸身体状况不佳,我必须要回公司帮忙,也承诺蓉姐初期会两头跑,至少会把筱茹教的一切教给小可,等到新来的晚班可以独立作业后,再正式离职。

  蓉姐一直很舍不得我离开,但是也知道家里的问题,所以她希望我先教会小可后再打算晚班的事情,她还是希望我留在店里帮忙,说的好像没有我店就会倒一样。

  我就这样开始两头跑的生活,如果宛仪睡我家,我就送她去上班后再进公司,公司下班后先去接宛仪,然后一起去咖啡店上班,一开始都没什么状况,但是慢慢的真的会很疲惫,因为休息时间很少很少,爸爸公司休假也要去咖啡店支持,咖啡店休假也只是晚上不用进店里而已。

  甚至晚上到咖啡店开始会打瞌睡,还好宛仪是我女朋友,都会让我去吸烟区里面偷偷睡觉,即使有客人,她也是独立作业,偶尔还会来帮我盖被子,如果遇到蓉姐来了,她也会偷偷来叫醒我,而我要假装在整理地面。

  宛仪最后看不下去,叫把我咖啡店工作辞了,不要这样两头跑,虽然我很不舍,但是宛仪说的,我还是会听,所以我还是跟蓉姐提了正式离职。

  我跟宛仪也交往一年半了,这中间因为我一直跟她抱怨我们相处的时间太少,即使一个礼拜她住我家四五天,我还是觉得太少了,而且她的贷款也缴清了,可以不必这样上班,加上敌不过我柔情的攻势,所以在我离开咖啡店两个月后她也离开了。

  到爸爸公司上班后,因为我常常要见客户,有时太远骑车不方便,所以会开我妈的车出去,久而久之那台车变成我的了,所以我开始每天开车上下班,开车接送宛仪。

  登登看我开始开车,他也不甘示弱,买了一台中古车,所以我们原本的骑车跑山变成了我跟登登开车出游。

  登登:「小昱明天要上班吗?」某天接到登登的电话。

  我:「明天休假啊!」

  登登:「那宛仪呢?」

  我:「在我旁边。」

  登登:「我知道她在你旁边,我是问她明天要不要上班。」

  我:「不用呀!」

  登登:「那晚上出来。」

  我:「要干嘛?」

  登登:「别问,开车到内湖小黄跟阿硕上班的地方。」

  我:「喔!」

  挂了电话,我就跟宛仪说登登找我们出去,但是没有说要去哪,宛仪也很习惯他们无厘头的作风,也没有问什么,拉着我进房间换衣服了。

  我:「到底要干嘛?要去哪?」小黄跟阿硕现在一起在一家婚宴会馆上班,我们常常都会在会馆旁边的便利超商外聊天,渐渐就变成我们另一个集合的地方。

  登登:「去好玩的地方。」

  我:「那是哪里?」

  依瑾:「花莲。」

  我:「花莲?为什么这么突然。」

  依瑾:「因为他看电视在介绍花莲太鲁阁跟七星潭,突然心血来潮吵着要去花莲玩,我叫他问你要不要去,他说你说好,所以我就很无奈跟他出门了,还去接了小不点。」

  我:「我没有说好,钟登只有叫我开车来这边,但是没有说要去哪…」

  依瑾:「所以你就这样被他骗出来了。」

  我:「我没有说好…」我对着宛仪这样说,宛仪一直笑一直笑。

  我:「我们两个就这样被诓了。」

  宛仪:「登登不就是这样。」

  我:「怎么听起来妳很淡定,感觉妳认识他很久了。」

  宛仪:「他不就是这样,如果直接告诉你,那他就不是登登了。」

  我:「我保证小黄跟阿硕一定也不知道,只能寄望他们说服登登。」

  宛仪:「很难。」

  我:「我知道,阿硕也一样疯狂。」

  就这样我们在便利店等着小黄跟阿硕下班,也过没多久他们下来了。

  阿硕:「哇!都在这。」

  我:「我很无奈,我被骗出门的。」

  小黄:「怎么了?」

  我:「有个低能的看了电视介绍花莲,就吵着说要去花莲。」

  阿硕:「现在吗?」

  我:「你觉得像是改天吗?」

  登登:「出发!Go!」

  小黄:「先生,你确定要这么拚?」

  登登:「时间是不等人的,出发!」

  小黄:「你也不先问一下我们明天要不要上班。」

  登登:「你们明天要上班吗?」

  小黄:「不用。」

  登登:「那你在啰嗦什么。」

  小黄:「身体是我的,我可以决定要去还是不要。」

  登登:「那你慢慢决定,张宇硕上车走了。」

  阿硕:「Let‘s Go!」

  小黄:「阿硕你就这样上车了,你们这样有点霸道了。」

  登登:「我车满了,你去坐小昱的车。」

  小黄:「连车都不能选。」

  登登:「你再不上车,就真的把你留在这了。」

  我为什么出门?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花莲?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载小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现在往花莲的路上开去了,为什么?因为我接了一通电话。

  那时候国道五号还在建,更没有现在的苏花改,只能从基隆或万里走滨海公路或是另一条更恐怖的山路先到宜兰之后,再从苏澳走苏花公路去花莲,我们没有计划也没有规划,只有目的地-花莲。

  登登:「累死了。」我们真的到了花莲市区,先找了一家麦当劳吃早餐。

  我:「你的提议还喊累。」

  登登:「谁知道这么远,开到屁股都痛了。」

  我:「自作孽不可活。」

  登登:「小黄你睡屁啊!」

  小黄:「很累耶!刚下班就被拖来。」

  我:「你睡整路,我都没睡,你还吵。」

  小黄:「不睡觉难道陪你唱歌啊!反正有宛仪陪你就好。」

  我:「年纪轻轻就这么没体力。」

  小黄:「等等要去哪?」

  登登:「先去七星潭好了。」

  我:「为什么不先去太鲁阁?」

  依瑾:「因为钟登跟阿硕两个在车上讨论好了,下午去太鲁阁,然后走中横去南投台中,再从台中回台北。」

  我:「别闹了,我明天要上班。」

  登登:「明天早上之前到台北就好了啊!」

  我:「我有血有肉,我也要睡觉的。」

  登登:「好啦!那先去太鲁阁,再去七星潭,之后就回台北了。」

  我:「怎么突然这么好。」

  登登:「因为我明天要面试。」

  我:「面试?你都还没毕业。」

  登登:「还没毕业就被几间公司找上了。」

  我:「真假?」

  登登:「没办法,我是人才,大家抢着要。」

  我:「面试看到后马上后悔找你面试了。」

  小黄:「面试官第一句话应该会问你是低能儿吗?」

  我们就这样去了太鲁阁丢石头,中午在市区吃了点东西,下午去七星潭吹着海风想睡觉,然后就开始往宜兰前进,到了宜兰之后听广播说滨海公路大塞车,所以很无奈的只能选择走山路回台北。

  那条山路是出名的叫九弯十八拐,顾名思义就是弯道非常多,当然肇事率也高,所以开的时候都要特别注意。

  为了不让自己太过疲累,只要看到便利商店或加油站,都会停下来休息,但是整条路上也没几家。

  阿硕:「钟登你在干嘛啦!」我们在一家加油站休息的时候。

  登登:「我只是觉得煞车盘好像很红,用水浇了之后,我想看看是不是降温了。」

  阿硕:「你真的是低能,怎么可能不烫,我们走山路一直常常煞车。」

  我:「正常人没人会想去摸这个东西。」

  登登:「难道你们不会好奇?」

  我:「不会。」

  阿硕:「不会。」

  小黄:「我真的比较好奇一点。」

  登登:「什么?」

  小黄:「你妈到底有没有怀疑过你真的是低能儿。」

  登登:「…」

  依瑾:「去厕所冲水,手指都红了。」

  登登:「真的很烫,手指都红了。」

  那天回到家之后,洗完澡宛仪趴在我身上很快就睡着了,我摸摸她的头发之后也不知不觉跟着睡了,意外的花莲之旅,真的很累很累,下次接到钟登的电话一定要问清楚。

  跟宛仪交往也快一年半年了,到爸爸公司上班也快一年了,原本看似一切很安然的景象,却在我妈的一念之间全部改变了。

  某天我到公司上班,我妈把我叫去另一间办公室,很慎重的跟我讨论有关于未来的话题。

  妈:「你在你爸公司上班也快一年了,公司上下大小事务你也都熟悉了,但是我觉得把你绑在这边不太好,你应该要出去多看看,多接触一些你喜欢或是你想做的事情,一直待在公司对你的发展也是有限。」

  我:「当初我就没有打算来公司帮忙,但是是你说爸的身体不好要我回来的。」

  妈:「那时候是你爸坚决要你进来公司帮忙,我一开始也觉得不错,所以才劝你进来,但是现在觉得你这样好像也不太好,觉得你应该要出去多看看,不是绑在这里。」

  我:「那当初干嘛劝我回来,现在又要我出去。」

  妈:「那时候觉得你在外面辛苦上班,不如进来帮忙,现在觉得你应该要在去外面磨练磨练,独立一点,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不一定要接公司。」

  我:「决定了就不要在反悔,我今天就先走了,明天不进来了。」

  妈:「小昱。」我不想再听后面的话,出去开了车就走了。

  常常做事情都是这样,想到什么做什么,也没有跟我讨论就决定一些事情,即使像是跟我讨论,也是告诉我结论而已,如果当初我说我不进来公司帮忙,又是一堆长篇大论,这次也是决定要我出去找工作,只是说的比较婉转,毕竟我又不可能死赖着不走。

  我:「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我开了车就跑到了宛仪公司外面,跟她说有事找她谈,然后把刚刚我妈的话在重复一次给她听。

  宛仪:「那没办法,阿姨都这样说了,意思也是很清楚,你就顺着她一点,不要生气吵架了。」

  我:「只是觉得很烦,每次都这样,反反复覆,想到什么做什么,以前要找我吃饭也是最后才跟我说,我说我跟别人有约,他们又会生气,说他们找我吃饭都不行之类的话,但是我跟别人已经约好了。」

  我:「真的会把我搞疯的,所以我之前去游学也是跟他们说了决定之后,刻意回避他们,让他们去想想之后就不会多说什么。」

  宛仪:「好了,别气了,与其现在生气,不如想想你之后想做什么,做什么会让你开心一点。」

  我:「已经做了。」

  宛仪:「啊?」

  我:「见到妳就开心了。」

  宛仪:「哈哈哈,傻瓜,好了我也该回公司了,你先别生气了,我们晚上回去再说。」

  我:「好。」

  开车来找宛仪的路上,真的是怒气冲天,什么事情都没办法好好思考,但是见到了宛仪,整个愤怒的情绪消失了一大半,尤其是见到了她的笑容与安抚,不管她说了什么,我都能马上平缓了下来。

  当我平缓下来后,最先想到的是为什么没有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然后再帅气的甩门呢?之后还要站再门外,思考我现在要做什么。

  不过因为我不是小黄,所以我不会做那些没意义的事情,边开车边乱晃,不知不觉开到了咖啡店,而咖啡店已经倒了,心里满满的回忆,小珍、阿杰、蓉姐、小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然后突然想到我可以做什么了。

  我:「我想到我可以做什么了。」我下午去接宛仪下班,宛仪一上车我就这样跟她说。

  宛仪:「你想到了?」

  我:「嗯!我早上离开这边的时候,就往以前咖啡店开去,原来的店已经收了。」

  宛仪:「嗯!」

  我:「然后我觉得我的兴趣跟专长都在咖啡,所以应该要继续往咖啡发展。」

  我:「之后我跑去一家连锁咖啡店坐到刚刚。」

  我:「我想去连锁咖啡店应征看看。」

  宛仪:「为什么要连锁的?」

  我:「因为咖啡烘培、义式咖啡、煮咖啡等等我都算是学过了,但是想看看连锁咖啡店的经营,虽然连锁咖啡店的咖啡普普通通,但是就是想看看他们那套企业的经营方式。」

  宛仪:「这样不错。」

  我:「如果以后有机会开店,说不定都用得上。」

  宛仪:「嗯!我可以认同这个想法。」

  我:「所以等等吃完饭回去,开始找工作。」

  宛仪:「好!」

  沿路上宛仪也没有问要去哪或是晚上回哪边,已经把我家当自己家,很习惯下了班一起回我家。

  回到了家,我打开计算机,开始在人力网上找连锁咖啡店,看看有没有职缺,而台北有三大家连锁咖啡店,我找到了其中一家有征求储备干部的职缺,就这样投了履历过去。

  过两天就接到电话,希望我下午前去公司面试,我也在预定的时间前往面试。

  面试官:「王先生,你的在咖啡类经验相当丰富,也有游学经历,很符合我们的要求。」

  我:「嗯,谢谢。」

  面试官:「我这边要先告知一下,如果顺利录取,要先在总店培训一个月,等到结业之后才会开始分发到直营店或是加盟店。」

  我:「嗯!」

  面试官:「因为您应征的是储备干部,培训的期间有供午餐,但是暂不支薪,培训期间的薪资都会等到下店之后的第一次发薪一起支付,也就是会一次领到两个月的薪资,因为要看您当时的职称下去发薪。」

  我:「什么意思?」

  面试官:「就是如果下店是一般正职,就是会领到两个月正职的薪资,如果下店是副店长,就是领两个月副店长的薪资,如果下店就是店长,那就是领两个月店长的薪资。」

  我:「所以下店一定是正职人员,只是可能会直接升干部的意思吗?」

  面试官:「是的,要看您在培训期间的表现状况,以及直营店或加盟店的店长或加盟主决定您的职位。但是如果培训期间不合公司要求,则培训期间的薪资以工读时薪计算。」

  我:「嗯,这样我懂了。」

  面试官:「那么今天的面试就到这边,我们会有同仁在三天内给您答复,祝您顺心。」

  我:「嗯!谢谢。」

  果然是企业经营,不管制度或是薪资都是按照流程,就连面试官说话都像照稿子念的,觉得为什么不干脆录音就好。

  所以还要等三天才会知道有没有成功录取,果然是企业经营,不像之前的面试,马上就会知道答案,就算没有当下知道,也是过没多久电话就来了,只是我永远都忘了一件事,『请问待遇是多少?』

  原本以为要等三天,结果第二天就打来,告诉我成功录取,然后又是制式的一套,『王先生,请您明天穿着黑色裤子,黑色鞋子,早上8点,在总店四楼报到。』,要穿黑色裤子、黑色鞋子,我好像都没有这色系。

  所以我打了电话给宛仪,除了告诉她我成功录取之外,晚上还要一起去买裤子跟鞋子。

  我:「为什么一定要黑色的?」

  宛仪:「应该是比较不会脏吧!很多公司都是这样。」

  我:「衣服应该是制服,其实裤子他们也可以订制就好,这样都统一多好。」

  宛仪:「衣服大概就几个尺寸,裤子太多了,还有长短问题,所以一般公司不会连裤子都用发配的。」

  我:「真是无奈。」

  宛仪:「这件你应该会喜欢,去试试看吧!」

  宛仪挑了一件黑色裤子给我,我没有看就走去试穿,穿上之后就感觉是一般黑色的裤子,只是我看了一下后面,有一段一段像波浪的装饰。

  宛仪:「喜欢吗?」

  我:「很好看,尤其是后面这个,一段一段的。」

  宛仪:「你就是喜欢与众不同,一般人黑色就好,你就是要有些花样。」

  我:「好像是这样,妳可以嫁了。」

  宛仪:「说什么啦。」

  我:「不嫁那算了,我找别人。」

  宛仪:「好啊!去找别人啊!」

  我:「好!我投降,我知道错了。」

  宛仪:「每次都用这招,哈哈哈!」

  我:「我知道错了!」

  之后宛仪又帮我挑了一件,也是一样黑色的裤子,只是后面口袋可以拆下来当零钱包,一样怪怪的裤子。

  培训的日子其实很单调,跟在学校上课差不多,第一天上班就是开始发讲义,有公司基本规定一张,饮品、早餐、轻食、餐点、甜点有在贩卖的东西一张,简单说就是菜单,而培训官要我们明天各自准备一本笔记本跟笔,最好红、蓝、黑都要有。

  之后就带我们去领制服,而制服是白色的,左胸前有店的标志,完全就是回到学校的样子,不知道要不要绣上学号。

  培训的第一周就是培训官讲解制作过程,我们抄笔记,培训第二周就是实物教学,而每天都会做一样早餐或是轻食类,做出来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午餐,第三周跟第四周开始就会到楼下总店开始联机操作,但是分为两组,一组是储备干部,因为另外要学订货到货及后台作业流程,一组就是工读生,直接叫去做事了,而我这组只有三个人,我、一个女生跟一个阿姨。

  可能因为我比较随性,第一周笔记写完我就很少拿出来看,第二周之后就没拿过笔记,更别说之后的日子,只是有一天那位阿姨跑来跟我聊天,问我为什么都不需要看笔记,我说我回家都看完了,大概流程都记得,所以就不太需要拿出来看,阿姨好像带着很佩服的眼神,问我刚刚教的我都会吗?我说我都知道,她说她有一些不懂,所以想请教我,然而不管阿姨问什么,我都能回答出来,包括一些她笔记上没写到的,阿姨听到没写到的就赶快补上,然后跟我说谢谢之后,她就一直很认真看着笔记。

  而培训的最后一天,我被培训官叫去办公室里,大概也知道要跟我说我要去哪家店上班,职务是什么,所以我就进去办公室,里面坐着培训官跟那位阿姨,阿姨为什么也在那边?

  培训官:「小昱,你在培训期间各方面表现都很出色,不管在在线产品制作还是后台管理作业,虽然一开始我觉得你有点随便,笔记也不看,我在讲解一般都人都会抄写笔记或是用画的,但是你完全都只有用听的而已,后来换你实际操作的时候,你却都能在时间内按照规定做出要的东西,我可以问一下你只是用听的而已吗?」

  我:「可能是误会吧!」我拿出我的笔记给培训官看,培训官很认真看着每一页,然后拿给阿姨看。

  培训官:「所以你第一周就写好画好了?」

  我:「嗯,第一周是讲解制作过程,加上有发菜单就能知道实体样子,即使不知道下班去楼下也看得到,第二周之后的实际操作做一次大概就记得了。」

  培训官:「一般培训人员都是对饮品比较敢到困扰,尤其是冰沙类,但是你完全都能分得很清楚,包括这上周到这周的联机操作,好像你曾经来过我们公司上班一样。」

  我:「可能是因为我之前都是在咖啡店工作,所以咖啡类饮品我比较熟悉,其他饮品其实也不太难,都有固定的流程,稍微记一下份量就可以了。」

  培训官之后就跟那位阿姨窃窃私语了几句。

  培训官:「小昱,这是我们加盟店的店主,兰姐,这是地址,你明天开始就到她的店上班,那是一间新的加盟店,预计还要一周才会对外正式营业,明天我也会过去辅导你,直到你可以完全独立作业为止。」

  我:「好。」

  培训官:「好了,你可以下去总店找店长,然后帮我叫你们那组另外一位女生进来办公室。」

  我:「好。」

  就这样我四周的培训就结束了,明天要去新的地方上班,然而我每天都会跟宛仪分享培训过程,所以结训的结果也会告诉她。

  宛仪:「恭喜你,努力了四周,明天就要去新的店上班了。」

  我:「嗯,只是不知道新的店长什么样子。」

  宛仪:「你有问你的职务跟薪资吗?」

  我:「呃...没有。」

  宛仪:「会不会下去新的店,结果薪资比工读生还低。」

  我:「应该不会吧!」

  宛仪:「我开玩笑的啦!」

  我:「只是没想到那位阿姨是我以后的老板。」

  宛仪:「所以阿姨都跟着你们上课?」

  我:「嗯,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我一直以为她真的就是网络应征,然后准备上班。」

  宛仪:「人不可貌相。」

  我:「不是貌相,只是没想到而已。」

  宛仪:「嗯!还是要恭喜你。」

  隔天我先载宛仪去上班,然后就去找培训官给我的地址,去一间全新的加盟店上班。

  那间加盟店刚装修完毕,里面除了仪器设备都有之外,在线要用的食材及消耗类物品都没有,而新的老板兰姐跟培训官早就在店内等我了。

  我打了声招呼后,培训官叫我找个位置先坐,她进辨公是拿了一迭资料的东西出来,开始跟我说明这段时间内,我要做什么事情。

  然后开始跟我说兰姐决定由我出任店长职务,薪资多少,而培训期间另外一个女生则是副店,其他培训人员都是这间店的工读生。

  我有点意外,因为另一个女生看起来年纪比我大,怎么会我出任店长职务,她副店的职务,培训官说这是兰姐的决定,而且不管是公司的评分还是总店店长的评分,我的成绩都评价都优于她,甚至总店店长一直希望我留在总店,培训官大概讲解完之后,换兰姐来了。

  兰姐:「小昱,这是我退休之后投资开的店,我希望你能当自己的店一样,帮我好好这顾这间店,撑起这间店。」

  我:「兰姐,我会当自己的店一样去努力,只是有点意外而已。」

  兰姐:「意外?」

  我:「我没想过兰姐会是加盟主,更没想过会是我以后的老板。」

  兰姐:「呵呵...这是公司要求,希望加盟主都要一起学习,避免之后人员短缺,这样店就会停摆了。」

  我:「原来如此。」

  兰姐:「之后我会卡一个早班正职的职缺,而你是店长,所以公司方面会让你在晚班,之后排班都会由你负责,店内的事物基本上都由你优先处置,再跟我说就可以了。」

  我:「好。」

  兰姐:「不用感到压力,也不用把我当成老板,就当我是一般员工就可以了,小昱店长。」

  我:「好,谢谢兰姐。」

  虽然以前也曾叫过威利大叔或是蓉姐帮忙做事情,但是都是极少的突发状况下才会,现在却要叫老板做事,还要帮排她的班,排哪边都由我决定。

  但是没办法,公司规定就是这样,我要排月班,周班还有日班,日班就是每天那些位置由谁去站,有收银、饮料、内场、外场这四个部分,然后又分为正职跟工读,工读每天要来几个小时,都要排好。

  也这样慢慢做,慢慢掌握了一切,店开幕后两周培训官就走了,再过两周副店也离职了,所以正职就是剩我跟兰姐,而兰姐也暂时没有打算补人的意思。

  我:「兰姐,为什么副店离职了?」

  兰姐:「她说她不习惯。」

  我:「不习惯?」

  兰姐:「我想应该是觉得你是店长她是副店,不习惯吧!」

  我:「我也是觉得她年纪比我大,应该由她当店长才对。」

  兰姐:「小昱,店长不是看年纪跟资历的。」

  我:「嗯?」

  兰姐:「当初我也是观察你们两个很久,最后决定由你出任店长,这一个月里我也觉得我当初的选择没有错,你在指挥人员及各项事务安排都让我很放心,尤其是指挥工读生,真的是厉害,明明很忙碌,但是你可以很轻易分析什么该先做什么,工读生他们我私下都有聊过,他们都说跟你上班很轻松,你也不会像店长一样压榨他们做事,你摸鱼这样,只要跟着你指挥就好了。」

  我:「有点过奖了,我只是觉得大家将心比心,而且一起做事也比较快,要偷懒也能一起偷懒。」

  兰姐:「而她却一直闷闷不乐,有时又会做事不太甘愿,所以她要走我就没有留她了。」

  我:「嗯!这样我知道了。」

  兰姐:「小昱,一起加油!」

  我:「好,那我先去盘点订货。」

  得到别人的信任是自己努力的成果,我不要求什么,只希望大家一起努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