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十一步-想把握机会要带上勇气

纯还是蠢 伍思琪 10368 2019-06-04 12:23:49

  隔天我在店里依然没有说话,除了点餐跟结账之外,我依然不太想说话,脑中一直反复思考着犽说的话。

  店里每个人都问我同样的一句话,但是我只有摇摇头而已,店里的人都感受到一股低气压,感觉突然少了什么,不管他们做什么说什么,我都没有多大的反应,他们一直觉得店里少了一个人吵吵闹闹的,很怪很怪。

  蓉姐:「小昱,你之前不是一直吵着说想吃姜母鸭吗?」那天晚上蓉姐突然跑去买了姜母鸭汤底跟一些食材来店里,虽然店里没有人,但是还在营业,直接在店里吃姜母鸭?

  蓉姐:「小昱帮我去厨房拿小瓦斯炉出来。」蓉姐吩咐的我当然会照做,只是我只有点点头,还是没有说半个字。

  蓉姐:「小昱,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是大家都是很关心你的,不管有什么问题,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也没关系,只是大家不喜欢这样的你,这两天你都没说话,店瑞安静了很多,我们真的也不习惯,不过我们都会等你恢复的那天。」蓉姐边煮着高丽菜,边跟我说,我也只有微笑回复她。

  小可:「看到姜母鸭只少会笑了,不然两天来,不要说吐一个字,连笑都没有。」小可开始调侃我,但是我依然没有太多表情,只是低头吃着我碗里的东西。

  我就维持这样的状态三天了,其实不是故意不说话,而是真的没什么心情,脑中一直反复思考着犽的话,然后又想着跟瑄认识到现在的回忆。

  这三天里,小黄也有打电话给我,但是我都没接,可能要找我去五指山,但是我完全没心情说,更不想去五指山。

  这天晚上宛仪姐来到店里,她一如往常跟我打招呼,也似乎习惯了我这三天的反常,没看我什么反应,就走到后面放东西,出来的时候她就去看有什么事情要做的,但是她发现没事能做,就跑去煮咖啡,我也没特别注意她再做什么,因为我倚靠的吧台,看着门口再发呆,不过听声音我知道她在磨咖啡,煮咖啡,搅咖啡,倒咖啡,常常听到的步骤,接着就看到一杯咖啡在我旁边,下面压着一张纸。

  『我知道你可能心情不好,不想说话,但是还是要记得吃东西,你什么都没说,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还是要开心度过每一天。』

  这是宛仪的字,看她的的点餐单也看了四个多月了,所以很容易知道。

  『我只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想安静一阵子,想忘却一些事情而已。』

  看到纸条很自然的就会回复,很像以前在学校一样。

  『不要把事情都放在心里,不想说可以不说,但是别忘了我们大家都很关心你!』

  『嗯!我知道!我会试着恢复,试着告诉大家。』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或许你旁边的人也是心情不好,只是在强颜欢笑而已。』

  『妳?怎么了吗?』

  『你知道写字很累吗?不能用说的吗?』

  『我也不知道!呵呵!』

  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比较好了一点,是因为纸条的关系吗?

  『下班后有空吗?我们去吃宵夜,可以吗?』之后我这样传给了宛仪。

  『嗯!』

  那天店内都收拾好了,而宛仪正在关铁门的时候,我就骑车到店门口,递了安全帽给她。

  我:「想吃什么东西?」

  宛仪:「愿意说话了呀!」

  我从口袋拿出纸条给她。

  宛仪:「一定要这样吗?」

  我:「我都可以。」

  宛仪:「吃什么你决定就好。」

  我:「那麻辣火锅可以吗?」

  宛仪:「嗯!」

  我就骑车找到一家连锁的吃到饱麻辣火锅店,先确定营业时间到凌晨后我们就进去了。

  去吃到饱的店里很简单就是先去拿食材,然后再丢进锅里煮,在等待水滚的时候就能聊聊天。

  我:「其实这几天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

  宛仪:「可以用简单的方式表达。」

  我用最简单的方式,大概跟宛仪说了我跟瑄的事情,宛仪只是静静的听,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问什么。

  我:「大概就是这样。」

  宛仪:「这只能看你怎么走出那个圈圈吧!」

  我:「所以我这几天没说话,就是反复思考我朋友的话。」

  宛仪:「我觉得那个犽说的很有道理。」

  我:「我也知道也懂,但是一时间可能没办法马上转向吧。」

  宛仪:「开心过每一天最重要。」

  我:「那妳呢?妳应该也有话要说才对。」

  宛仪:「我?」

  我:「嗯!」

  宛仪:「我没甚么事情吧!顶多就是之前跟男朋友分手了而已。」

  我:「顶多?这么看得开。」

  宛仪:「坦然面对,不然要哭还是要闹?」

  我:「这道是不用。」

  我:「男生提的?」

  宛仪:「嗯!他说他还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希望我让他走,所以我们就和平分手了。」

  我:「外面的世界?」

  宛仪:「我们交往7年多了吧!可能他觉得腻了。」

  我:「呃...妳竟然这么坦然。」

  宛仪:「明知道留不住,为何要硬留着。」

  我:「所以我得不到的也别想硬要。」

  宛仪:「这样想就对了。」

  我们边吃边聊天,宛仪感觉对于那群低能儿跟五指山很感兴趣,所以我提议吃完后带她去一趟五指山看看,而宛仪也答应了。

  那天我们上山,山顶的行动咖啡车还有营业,我们就找了个位置坐下,一边聊天一边看风景,然后我跟她玩起真心话大冒险,什么都能问,而且一定要回答,当然也互相问了很多私密的事情,我们就这样玩到聊到半夜3点多才下山。

  宛仪看起来很累,本来要载她回家,她担心太晚回去会被家人念,所以我就载她去我家了,感觉我家好像旅馆,大家都能很放心很安心的躺下就睡,瑄是这样,宛仪也是这样,她躺下就睡着了,而我的床也只有她们两个躺过。

  第一次看到宛仪没戴眼睛的样子,真的差很多很多,她带着眼镜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大姐姐、书呆子,然而脱下眼镜后,变成一位很可爱很纯朴的女孩,搭配她的长发,宛仪就这样睡得很熟,我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窗外的天亮了,我整晚都没睡,我记得她要上班,所以我试着叫她起床,但是她一直没有醒来,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还是整晚没睡,精神有问题,我竟然跟宛仪说『妳再不起来我要亲妳了』,然后我就真的往她的嘴唇亲下去了。

  宛仪:「你…干嘛亲我?」

  我:「因为觉得现在的你很美。」

  我:「而我征求过妳的同意。」

  宛仪:「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我:「妳没回答就当妳默许了。」

  宛仪:「哪有人这样的。」

  我:「有啊!我!」然后我又亲了她,她没有躲开,而是抱住了我。

  我送宛仪去上班之后又回到了家里,整晚没睡,身体已经是疲惫不堪,但是心情却是非常愉悦,想着刚刚的画面跟情境,不自觉的傻笑起来。

  真的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去做这样的事情,情不自禁?还是有勇无谋?那我跟宛仪的关系?我们好像都没有确认过我们现在的关系,是暧昧?是情侣?还是只是一场误会?答案可能要晚上才会知道。

  那天下午我和平常一样进店里上班,穿上工作围裙,整理好仪容就开始每天的清点叫货工作。

  『终于作了这个决定,别人怎么说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唱起勇气这首歌,然后就听到背后小可跟另个早班正职在窃窃私语,『小昱在唱歌耶!』、『他恢复了?』、『我第一次听到他上班唱歌。』。

  我:「我今天记得吃药了,可以吗?」

  小可:「你回来了!」

  我:「对,大师兄回来了,全都回来了。」

  我:「大师兄昨半夜进厂维修,全身零件更换了。」

  小可:「这才是小昱。」

  小可:「我知道你可能不想说,但是我还是很好奇,是不是那个女生…」

  我:「没有,前几天只是嘴巴故障了。」

  小可:「少来了。」

  我:「障碍已经排除,你们都不知道我话憋在心里,想说却不能说的辛苦。」

  小可:「你没事就好了,把大家都吓死了。」

  我:「店里才几个人而已。」

  小可:「但是你是核心。」

  我:「我还核子弹!你们想太多了。」

  我:「我去拿蛋糕,店好好顾着。」

  小可:「嗯!」

  其实她们的反应都是我在我预料范围,毕竟我失常了三天,而店内员工的气氛都是由我带起,以前我都跟他们聊天打闹,突然我安静下来,大家也会感受到一股寒冷气流,而晚上还有蓉姐及宛仪。

  一直在想我见到宛仪的那剎那,我要做什么表情说什么话,那时候还有小可她们,不可能太直接,小可她们下班之后,那我到底要说些什么,要怎么开口问早上的情况,想着想着,我骑过头了。

  一直看着手表,一直期待晚上宛仪上班,一直在等待等待着。

  小可:「宛仪姐,你来了。」

  宛仪:「嗯!今天好吗?」

  小可:「非常好,小昱他恢复了。」

  我:「…」

  小可:「你怎么又安静下来了。」

  我:「我忘了吃药。」

  小可:「宛仪姐,你看他是不是正常了。」

  宛仪没有回话,只是把手上提着的麦当劳放在我面前之后就去置物柜放她的东西。

  之前我常常卢宛仪帮我买麦当劳,但是她说不顺路,所以都帮我买便当买面,今天突然买了麦当劳,我有点意外,而且我今天也忘了打电话拜托她帮我买晚餐,应该是说我根本连要吃晚餐都忘了。

  我:「今天吃麦当劳?」

  宛仪:「你之前不是一直吵着要吃麦当劳。」

  我:「因为妳不顺路,之前是闹着。」

  宛仪:「那你不要吃。」

  我:「我已经打开了就是我的。」

  宛仪:「哪有人这样。」

  我:「有啊!我!」

  我说完这句话觉得有点尴尬,而宛仪的脸也红了,可能我们都同时回到早上的情景,之后我们就没有说话,我吃着晚餐,宛仪忙着招呼客人。

  就这样一直到小可她们下班了,店内的客人也走了,只剩我跟宛仪两个人。

  我:「早上…」

  宛仪:「嗯?」

  我:「我好像有点超过了。」

  宛仪:「哈哈哈!」

  我:「就那样的气氛,可能冲动了。」

  宛仪:「我也是被你吓到了!」

  我:「但是妳为什么没有躲开或是拒绝。」

  宛仪:「我…」

  我:「妳…」

  我:「我会负起责任的。」

  宛仪:「嗯?」

  我:「觉得可以试试看。」

  宛仪:「试什么?」

  我:「放下,改变,把握。」

  宛仪:「嗯?」

  我:「放下过去,改变心态,把握眼前。」

  我说完这句话,我们之间就沉静了下来,过了一些时间宛仪才开口了。

  宛仪:「其实我今天早上上班也想了很多。」

  宛仪:「为什么没有推开你,或是拒绝你。」

  我:「嗯…」

  宛仪:「可能是那种有个人陪伴的感觉,所以我也被那时候的气氛吸引了,只是小昱,虽然我们一起工作快五个月了,彼此也算熟悉,但是我比你大五岁,你…」

  我:「觉得年纪不是重点,重点是感觉。试着去爱上眼前的人。」

  我:「说爱或许太早,但是就是彼此相处之后也熟悉了,然后就习惯了。」

  我:「年纪差距只是一个数字,只是想与不想而已,幸福要靠自己把握机会,不是等待就会有幸福,有没有勇气去试着爱下一个人,去追求所谓的幸福,比年纪差距还重要。」

  宛仪:「可以试试。」

  我:「嗯?」

  宛仪:「试着追求一种所谓的幸福。」

  就这样,我跟宛仪就开始交往了,开始找寻所谓的幸福,我们都不知道未来会遇到什么,只是当下想要试着把握机会,只是这个机会的开端有点莫名其妙而已。

  下班之后,我约了低能儿他们出来吃宵夜,一开始也问了宛仪要不要一起去,但宛仪说一天没回家了,她今天一定要回去,怕家里人担心,虽然她非常想去见识一下低能儿,但真的要回家,而我跟他说了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所以我就先载宛仪回家,然后再去找他们,今天只有登登跟阿硕一起吃宵夜。

  我:「小黄跟安仔呢?」

  登登:「小黄可能在修里他家大门,安仔应该被判无期徒刑,这辈子出不来了。」

  我:「小黄又跟他妈吵架了?」

  阿硕:「吵架倒是没有,他说他明天要忙着带客人。」

  我:「带客人?」

  阿硕:「他现在跑去做房仲了,要带客人去看屋吧!」

  我:「喔!」

  登登:「小昱,最近如何啊?」

  我:「没有啊!就那样子。」

  登登:「是吗?我怎么听说…」

  我:「啊?」

  登登:「我跟洁如还是有联络,所以有听到一些些消息,前几天本来要找你,但是一直忘了,所以你自己说吧!」

  我知道瞒不住他们,所以先说了瑄的事情。

  登登:「这样真的有点让人火大。」

  阿硕:「看不出来她是这样的女生。」

  登登:「小昱,我觉得你就别再继续傻傻的等。」

  我:「怎么说?」

  登登:「不管你怎么想,你先想想她把你放在哪个位置。」

  阿硕:「根本没有你的位置,除了她需要你做什么的时候。」

  登登:「所以你一直浪费自己的时间干嘛!」

  我:「我哪有浪费时间,我都在上班啊!」

  登登:「我说的是浪费时间在她身上。」

  我:「…」

  阿硕:「在我听来整个来龙去脉之后,小昱,她不适合你。」

  我:「嗯?」

  阿硕:「你想想,如果你们之前真的交往了,真的会一直幸福?」

  阿硕:「难道她身边的男生会减少?」

  阿硕:「难道她不会偷偷背着你找个有实无名的男生?」

  阿硕:「难道你不会遭遇那个什么徐还是学长的挑战?」

  我:「这些我也知道,可是就是…」

  登登:「没有可是什么就是什么,有的时候你会误会她是个完美的人,只是因为盲目了,只有旁边的人最清楚。」

  登登:「你别忘如昕的事情,你自己也说过,有时候爱一个人会让自己盲目。」

  我:「嗯!」

  登登:「所以放弃她吧!」

  阿硕:「我是觉得看你吧!反正兄弟在这边。」

  我:「我都知道啦!」

  我:「只是…」

  登登:「只是什么?只是什么?你先喝完这杯再说。」

  我:「只是感觉你们两个今天太正经,有点吓到。」

  登登:「我们一直都很正经,是小黄不正经。」

  阿硕:「你看小黄不在,我们的话题是不是就很有深度。」

  登登:「反正希望你赶快交女朋友。」

  我:「如果我交女朋友了呢?」

  登登:「你?」

  阿硕:「你?我觉得很难。」

  我:「为什么?」

  阿硕:「你生理有障碍,应该要先去看一下,生理没问题就是心理有问题。」

  我:「我很正常好嘛!」

  阿硕:「哪里正常了,两次,两次了,她睡你旁边两次了。」

  我:「睡旁边又能怎样,又不是我女朋友。」

  阿硕:「所以你才会一直错失机会,机会给了你,但是你没把握。」

  登登:「这个我认可,如果两次其中一次你亲她或是直接整套下去,应该大事可成。」

  我:「…」

  登登:「不过没有做也好,毕竟她不适合你。」

  我:「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有第二个女生睡我旁边,然后我亲了,你们信吗?」

  登登:「我不信。」

  阿硕:「不信。」

  我:「为什么不信?」

  登登:「因为你不敢。」

  阿硕:「因为你有生理障碍。」

  我开始把我跟宛仪的事情告诉他们。

  登登:「我不信。」

  阿硕:「我也是不信。」

  我:「为什么?」

  登登:「小昱,你是不是遭受太大的打击,导致你开始幻想了。」

  我:「我哪有,这真的是这两天的事情。」

  阿硕:「带出来,没图没人没真相。」

  登登:「嗯,现在叫出来,叫出来我就相信你。」

  我:「我有找她一起来,但是她昨天没回家,所以今天一定要回去。」

  登登:「这样说好像有道理,但是没看到人没真相。」

  阿硕:「这样我也可以说我昨天跟Honda签约,准备征战Moto Gp。」

  我:「真的吗?」

  阿硕:「你信?」

  我:「我信啊!」

  登登:「小昱你会不会太过单纯,这样你信。」

  我:「阿硕那种骑车不要命的方式,我信。」

  阿硕:「钟登,你还不信吗?」

  登登:「合约书来拿看啊!没图没真相。」

  登登:「小昱,我说这盘是狗肉你信吗?」

  我:「不信。」

  登登:「为什么又不信了?」

  我:「这是我点的酱烧猪肉。」

  登登:「这是老板私房料理,这其实是狗肉。」

  我:「想骗我,这不可能是狗肉。」

  登登:「其实这是小黄的肉,我们在垦丁把他杀了,这是剩余的肉,所以他今天才没来,你忘了吗?」

  我:「我没真的这么单纯,也不是活在梦里,想骗我。」

  阿硕:「你这样说小昱才不会信。」

  登登:「我只是比喻。」

  我:「你的比喻太烂了。」

  登登:「我觉得还不错耶!」

  我:「连我都骗不到,哪里好。」

  登登:「好像是这样。」

  所以低能儿还是低能儿,永远不会变,那天回到家我传了讯息给宛仪,告诉她我有喝酒,然后坐车回家,明天会做公交车去上班,向她交代了一下,这是宛仪上楼之前嘱咐的事情。

  我跟宛仪开始交往后,在店里我们都刻意避开一点,不想让店里的人知道我们正在交往,而晚上没有客人,蓉姐还没来的时候,店里变成我们打情骂俏的地方。

  跟宛仪交往有点像姐姐照顾弟弟一样,不管我有没有打电话给她,她都会买晚餐来给我,有时后住我家会帮我整理房间,也开始留些衣物在我家,差不多半同居的状况,常常都跟她说,我们喜欢彼此就好了,不必想太多,也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况且才差五岁又不是五十岁,不过她好像还是很在意这五岁的差距。

  小黄:「晚上山顶见。」某天我接到小黄的电话。

  我:「要干嘛?」

  小黄:「很久没跑山了,走吧!」

  我:「也要等我下班。」

  小黄:「下班就直接上来,山顶见就对了!」

  我:「喔!我可能两位喔!」

  小黄:「谁啊?」

  我:「如果有去你就知道了。」

  我挂上电话,想想好像也快一个月没见到他们了,所以今天是个机会,带宛仪一起去,有人才有真相。

  我:「晚上他们约我山顶集合,可能要去逛一圈,你要一起去吗?」

  宛仪:「明天早上不用上班,可以呀!」

  我:「通常都是玩到天亮,只是遇到他们,你要有些心理准备。」

  宛仪:「什么准备?」

  我:「面对不太正常的人类。」

  宛仪:「哈哈哈!可是人家说物以类聚。」

  我:「我是里面算正常的。」

  宛仪:「常常听你说他们的事情,我也想见识看看登登跟小黄。」

  我:「嗯!」

  下了班之后,我就载着宛仪往五指山山顶骑去,毕竟也交往一个月了,宛仪对于我骑车方式都很习惯了,一个月前是拉着我的衣服,现在都是紧紧抱着我,停红灯的时候就牵着她的手,一般情侣做的事情大概也就这样。

  等我们到了山顶,远远就听到他们嘻笑的声音,我把车停到登登的车子旁边,他们看到我到了,一片沉静,我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后座的人是谁。

  我:「干嘛!不是要人才有真相吗?」

  登登:「你花钱请来的临演吗?」

  小黄:「绝对是临演。」

  我:「呃…」

  阿硕:「我没话说。」

  我:「这是宛仪。」我牵着宛仪的手,向他们介绍。

  宛仪:「你们好。」

  登登:「所以妳真的是…」

  宛仪:「是临演!」

  小黄:「小昱给了妳多少钱要妳配合。」

  宛仪:「呵呵…」

  阿硕:「你会不会说话,不会闪一边去。」

  阿硕:「妳好,我是阿硕,通告费领多少?」

  宛仪:「你好,无酬帮忙。」

  登登:「我是钟登,她是我女朋友依瑾。」

  宛仪:「你们好。」

  我:「依瑾今天怎么也来了。」

  依瑾:「听说你今天要带女朋友出来,当然来看一下呀!」

  依瑾:「而且是钟登一直卢我,叫我一定要来,不能让你抢走锋头。」

  我:「什么锋头?」

  登登:「不能只让你晒恩爱。」

  我:「呃…那天不是说不信吗?」

  登登:「如果你今天没带出来,就直接推下山而已。」

  我:「有必要这样吗?」

  我:「安仔呢?」

  登登:「去接小不点了,然后才会一起上来。」

  我:「嗯!」

  小黄:「为什么没有介绍我?」

  我:「小黄重要吗?」

  登登:「不重要。」

  阿硕:「不重要。」

  小黄:「我要回家了。」

  登登:「回家甩门吗?」

  阿硕:「小昱都没介绍我,然后甩门进门。」

  小黄:「我也才甩一次门而已,说的我好像常常甩门。」

  登登:「一次就够我们说很久了。」

  我:「他是小黄,要离他远一点,因为低能会传染。」我对着宛仪这样说。

  小黄:「对,低能会传染的,我都是被钟登传染的。」

  小黄:「你妈从小有没有怀疑你是个低能儿?」小黄又对着登登说这句话。

  登登:「我妈只有怀疑我的朋友都是低能儿。」

  就这样他们又开始斗嘴嬉闹,宛仪看着他们一直笑,笑得很开心。

  之后宛仪走到旁边在看山下的夜景,我从后面搂着她,她也往我身上靠着,不需任何言语就能感受这刻的甜蜜,只是总是会有一些人破坏此时此刻。

  登登:「你们够了唷!」

  小黄:「未成年唷!证件拿出来。」

  登登:「你这是什么台词。」

  小黄:「不然呢?」

  登登:「要杀一点,临检,证件。」

  小黄:「是,下次改进。」

  登登:「都教你这么多次,还学不会,你的演艺生涯也到了一个瓶颈了。」

  小黄:「我会努力求突破的。」

  宛仪一直笑得很开心。

  登登:「吼~~~打给安仔啦!都等多久了。」

  小黄:「刚刚打了啊!没接,在骑车吧!」

  阿硕:「他该不会把小不点载去…」

  登登:「不可能,安仔今天只是放风一天,明天又要回去关着。」

  我:「还在刑期内?」

  小黄:「差不多终身监禁,可能哪天就死刑了。」

  阿硕:「是被执行死刑还是另外那种死刑?」

  小黄:「另外那种。」

  我:「哪种?」

  小黄:「就那种。」

  我:「哪一种?」

  小黄:「凭你的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

  我:「…」

  这时候安仔跟小不点来了,终于来了。

  登登:「你是去高雄接人了是不是。」

  安仔:「哪有这么夸张。」

  登登:「小昱都来一阵子了,从说出门了到现在,也差不多新竹来回了。」

  安仔:「就有事情,然后又去接小不点。」

  登登:「你浪费了我们六个人的时间,要赔。」

  安仔:「赔什么啦!嗨!小昱,好久不见。」

  我:「嗯!」

  安仔:「还不介绍一下。」

  我:「这是宛仪,宛仪这是安仔。」

  安仔:「宛仪姐,妳好。」

  登登:「你会不会说话,叫姐,你找死啊!」

  安仔:「不然呢?」

  登登:「宛仪就好了,你是不是没被人推下山过。」

  安仔:「好像没有。」

  登登:「要不要试试看。」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推推拉拉,跟小朋友一样,宛仪又是笑得很开心很开心。

  那晚我们从万里下去,走万金公路接淡金公路,然后在十八王宫庙前休息吃肉粽聊天嬉闹,本来要走淡水回家,但是登登说我第一次带女朋友出来,应该要走阳金公路上阳明山看日出,所以我们又骑上阳明山去迎接日出。

  我:「会不会冷?」因为现在算是秋冬交接,又是凌晨,山上很冷很冷,我脱下外套,从后面环抱着宛仪,而她靠在我身上,把外套盖在她身上。

  宛仪:「你这样抱着,不会。」

  我:「真的吗?」

  宛仪:「嗯!」

  我:「会累吗?」

  宛仪:「不会。」

  我:「跟你想象中的差很多吗?」

  宛仪:「嗯?」

  我:「他们。」

  宛仪:「他们很好玩,总是有多无厘头的话或是行为。」

  我:「像那样吗?」

  登登从车上拿出两截式雨衣,正在穿上。

  小黄:「有这么冷,冷到穿雨衣?」

  登登:「我快冷死了,你们都有穿外套,我没穿。」

  小黄:「是你提议要来看日出的。」

  登登:「但是我没想到这么冷。」

  依瑾:「他很怕冷,但是又很白目。」

  阿硕:「你身子太虚了吧!」

  登登:「你还不是一样在拿雨衣。」

  阿硕:「我是要拿给小不点的。」

  阿硕:「一个大男人,女生都不会照顾一下。」

  依瑾:「我顾他还差不多,刚出门叫他穿外套,他不要。」

  依瑾:「说这样比较帅气,比较有男子气概,穿什么外套。」

  我:「所以男子汉都是穿雨衣的。」

  小黄:「我只有轻便雨衣。」

  我:「没有人在意你冷不冷。」

  小黄:「不要因为有女朋友在,讲话就比较邱唷!」

  我:「就是有女朋友在怎样,我还抱紧紧给你看。」

  小黄:「好啊!我可以抱安仔。」

  安仔:「我们来互相取暖。」

  小黄:「我只是说说不要当真,谁要跟你互相取暖。」

  安仔:「我也是随便说说,我可以回去抱女朋友。」

  小黄:「有女朋友好像很了不起。」

  我:「目前来说是这样没错。」

  我:「你可以看登登他们。」

  小黄:「不想看那个低能儿。」

  因为这时候依瑾坐在登登身上,整体的画面其实是很甜蜜,除了那件雨衣跟雨鞋。

  我们等到太阳整颗升起后,就下山各自回家,而宛仪当然就睡我家,下午再一起去上班。

  跟宛仪交往后我一直觉得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但是总是想不起来是什么事情,直到某天我在看手机通讯簿,我才猛然想起,我忘了跟犽说宛仪的事情。

  犽:「你最近在忙什么?瑄又做了什么?」犽接到我的电话,很习惯的认为瑄又做了什么。

  我:「上班呀!那次之后我就没跟瑄联络了呀!」

  犽:「怪了,瑄没做什么你怎么可能会打给我。」好像在抱怨我找她都是为了瑄。

  我:「没事不能打来关心你,奇怪!」

  犽:「这不是你,你没事才不会打来,一定是有事,说吧!」她真了解我,真的骗不了她。

  我:「我交女朋友了!」

  犽:「真的假的?应该不是瑄吧!」

  我:「刚刚不是说跟瑄没联络了,当然不是她。」

  犽:「那是谁这么倒霉?」

  我:「店里的同事啦!」

  犽:「什么时候带来认识一下?」

  我:「妳要干嘛?」

  犽:「我要诚心诚意地感谢她。」

  我:「为什么?」

  犽:「她解救我脱离小昱跟瑄的深渊。」

  我:「多的是机会可以让仙姑妳膜拜。」

  犽:「好啦!我要先去忙,晚上公园见,再听你说。」

  我:「嗯!」

  挂了电话后,想起那天之后,我跟瑄真的就没有了联系,跟宛仪交往后,也没有在意过瑄现在怎么样,把所有的专注力都放在宛仪身上。

  晚上宛仪一样买了晚餐来给我,而我告诉她晚上跟犽有约,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把我的红粉知己介绍给她认识,但是她说要回家,妹妹有事找她说,我也就点点头示意,告诉她下次一定要一起去。

  我还没跟宛仪交往之前,就有跟宛仪说过我有个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什么都能聊什么都能讲,包括生理期,交往之后也有很多次提到犽,所以宛仪很放心我跟犽之间的关系,也很好奇犽是什么样的女孩。

  犽:「人呢?」

  我:「什么人?」其实我明知在说宛仪,但是有点故意这样回她。

  犽:「女朋友。」

  我:「回她家了。」

  犽:「是喔!」

  我:「怎么了,好像很失望一样。」

  犽:「不是失望,是担心。」

  我:「担心什么?」

  犽:「怕她误会。」

  我:「误会?」

  犽:「误会我跟你的关系。」

  我:「我都有说,而且跟她交往之前就有说了。」

  犽:「交往之前是交往之前,交往之后是交往之后的事情,交往之前你只是朋友,交往之后你是她男人,所以还是要为她多想想。」

  我:「我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更何况我都有报备了。」

  犽:「尽量避免比较好。」

  我:「啊?」

  犽:「我们当然就是很好的朋友,但是旁边的人不一定这么认为,就像低能儿他们,不都是一直在怀疑我们之间不只是纯友谊。」

  我:「反正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犽:「不管怎么说,都还是要恭喜你。」

  我:「嗯?」

  犽:「找到另个目标了。」

  我:「嗯!」

  犽:「瑄都没有在找你了吧!」

  我:「没有。」

  犽:「她现在过得还不错,挺开心的。」

  我:「妳怎么知道?」

  犽:「她之前有打给我,稍微解释一下徐的事情,然后分享了最近的事情。」

  我:「化解误会了?」

  犽:「表面上是这样,但是应该没办法回到以前那样。」

  我:「为什么?」

  犽:「我有我的生活,她有她的生活,我不想再过着跟她比较的日子。」

  我:「比较?」

  犽:「就算我跟瑄之间没有互相较量,别人也是会拿我们来比较,就像徐那样,到底我好还是瑄好之类的这样比较。」

  我:「这样不就很可惜。」

  犽:「没什么可惜不可惜,反正顺其自然,瑄有打来我就接,没打来就算了。」

  我:「嗯!」

  犽:「好啦!我要回家了,本来期待看到你女朋友的,既然没看到,那我就回家睡觉了。」

  我:「以后有的是机会。」

  犽:「嗯!」

  不管过了多少年,我跟犽永远就是这样,之间没有什么秘密,即使很久没见面了,什么话都能说,而在彼此面前,根本也不用隐藏什么,因为稍微一看一听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以前我们也讨论过我们两个会不会交往的事情,但是我们都很确定,个性不适合,因为我很黏人,而她很独立。

  有些美好的回忆留在当下就好,既然下定决心了,放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