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十步-青春就是一直在学习的阶段。

纯还是蠢 伍思琪 9103 2019-06-04 12:04:15

  那天下班之后我先打了电话给瑄。

  我:「我下班了。」

  瑄:「你下班了呀!你吃了没?」

  我:「晚餐吃了,宵夜还没。」

  瑄:「那可以来接我一起去吃东西吗?」

  我:「可以呀!到了跟瑄说。」

  瑄:「好!」

  就这样下了班就往瑄家骑去。

  我:「瑄想吃什么?」

  瑄:「嗯...都可以。」

  我:「油饭?羹面?」

  瑄:「好。」

  我就载着瑄去阿硕家附近一个卖油饭跟羹面的摊子。

  瑄:「这家羹面还不错耶!」

  我:「之前阿硕带我来的,我才知道这家店。」

  瑄:「等等打包油饭带回去孝敬我妈。」

  我:「嗯!」

  瑄:「我今天又跟他吵架了。」

  我:「嗯?」

  瑄:「他一直问我昨天去哪今天去哪。」

  瑄:「然后我照实跟他说,他就发脾气了呀!」

  我:「包括我昨天去瑄家叫瑄起床的事情?」

  瑄:「这个到是没有说。」

  我:「喔!然后呢?」

  瑄:「然后我就挂他电话,就这样呀!」

  我:「嗯!」

  后面我就没再说什么,吃着我的油饭配着羹汤。最后瑄也打包了一碗油饭要给阿姨,我就载瑄回家。

  瑄:「小昱谢谢。」

  我:「这有什么好谢的?」

  瑄:「这两天都让你请客。」

  我:「没关系,没多少钱。」

  瑄:「嗯!那我进去了。」

  我:「嗯!」

  回到了家,就准备去洗澡,一直想着这两天的情况,毕竟这是至从离开学校之后,我跟瑄最密集接触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样的感觉,但是我很清楚知道,瑄还有男朋友,还没分手。

  洗完澡出来发现手机有新讯息,我打开来看,是瑄传来的。

  『小昱,谢谢你,我妈很喜欢那家的油饭。』

  『阿姨喜欢就好。』

  『小昱,如果我说我希望你当我有实无名的男朋友,你愿意吗?』

  『有名无实是什么意思?』

  『就像这两天这样,我可以勾着你的手,或是你可以牵着我的手,只是我没办法给你名分而已。』

  『这样很奇怪吧!』

  『为什么?』

  『瑄还有男朋友,这样不就是两条船?』

  『你很在意他?』

  『当然了。』

  『不用在意他,反正他也不会知道的。』

  『纸包不住火的。』

  『小昱你考虑看看吧!我要去睡了!』

  『嗯!』

  结束了讯息对话,我陷入了一个很两难的问题,可以跟瑄交往我当然很开心,但是我却要当第三者或叫小三,更难听的形容词就是隔壁老王,我不会喜欢跟人分享一件东西,更何况这个还不是东西,是个女生,活生生的女生。

  左边可以很开心跟瑄交往,但是可能要背负着骂名,右边直接拒绝瑄或是要瑄跟他分手,向左?向右?到底要怎么选择。

  只是我谨慎思考过后,拿了手机,走到客厅,传了一封简讯。

  『我希望你好好对待瑄,瑄是个很需要人保护的女生,我真的不希望你跟瑄有什么问题,我也希望瑄能开开心心,幸福过每一天,所以需要你多多关心瑄,可以答应我好好对待瑄吗?』

  是的,没看错,我传给瑄的男朋友,为何我会有他的电话,因为上次载瑄去新庄的时候,瑄跟我借了手机打给他,我就顺势存了电话下来。

  按了发送之后,我就回房间睡觉了,辗转难眠,因为不知道做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隔天起来,我收到两封简讯,一封是瑄的男朋友,一封是瑄。

  『谢谢你的建议,我会好好对待她,最近我们只是很多误会,或许让庭瑄很不开心,我会安抚她的。』是瑄的男朋友传来的讯息。

  『你为什么要这么鸡婆干预我们的事情,你知道背后有多少辛酸吗?你可以很高尚的把我推回去给他,你知道我会多难过吗?你至少跟我讨论后再说,不是自己决定了就做。』是瑄传来的讯息。

  这两封讯息我都没有回,我也没有打电话给瑄,因为我知道,瑄不会接我的电话。

  我只是将心比心,如果我是瑄的男朋友,怎么可能会忍受另一个男生的存在,而我也不能去破坏人家,更不可能去当小三,去共用去分享同一个女朋友,我有我的执着也有我的原则。

  小黄:「哇!小昱,你怎么不去拍电影。」

  我:「拍什么电影?」

  小黄:「我以为如昕的事情已经够扯了,你还能碰上这样的事情。」

  登登:「这真的很夸张。」

  登登:「虽然脚踏两条船甚至三条四条都听过,但是朋友里你算是第一人。」

  阿硕:「而且还是女生提出来的。」

  登登:「对。」

  我:「我当下也是左右为难,最后才做的决定。」

  登登:「不过如果我是你,我会答应她,然后再把她男友干掉,让他们分手后,再把她甩了。」

  小黄:「这可以,八点档剧情。」

  我:「我没这么无聊。」

  阿硕:「小昱,你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什么问题?」

  阿硕:「你是不是生理有障碍还是你其实是个女的?」

  我:「我很正常,为何这样问?」

  阿硕:「一个你心仪的女生睡在你旁边,而且还是她主动邀约,你竟然可以把持住,你不是生理有障碍就是你...是...女...的...。」

  我:「我很正常的男生,只是因为她不是我女朋友,加上到时候她告我性侵怎么办?」

  阿硕:「不是,她都让你进她房间,睡同一张床,这个应该很明显地暗示了。」

  登登:「我也是这么觉得,如果是我,我就吃了。」

  我:「但是我不是你们。」

  我:「基本的尊重吧!」

  阿硕:「难怪你到现在还是单身,多学学小黄好嘛。」

  小黄:「我又怎么了?」

  阿硕:「我没有说什么。」

  我:「小黄又怎么了?又甩门了?」

  阿硕:「不是。」然后阿硕就贴近我的耳边跟我说了几句。

  我:「小黄,我要去报警。」

  小黄:「什么啦?」

  我:「未成年少女,这是违法的行为。」

  小黄:「没有违法,因为她16岁了,而且我们没有怎样啊!」

  我:「我怎么印象中是17岁。」

  小黄:「未满16岁不包括16岁。」

  阿硕:「真的满16岁了?」

  小黄:「真的啦!」

  登登:「不管几岁,都分了还管这么多。」

  我:「吃完又分了?」

  阿硕:「始乱终弃。」

  小黄:「我不是渣男好吗?是她提的。」

  登登:「你没负起责任,人家当然不要你了。」

  小黄:「...」

  我:「那个小妹妹应该是说『我知道我自己做了什么!』,然后甩门出去。」

  小黄:「...」

  阿硕:「出门之后开始后悔了。」

  登登:「为什么第一次给了这样的男人。」

  我:「比渣男还要废的。」

  小黄:「你们现在是再演哪部戏?而且我们真的没有怎样。」

  我:「一个无知少女被摧残的纪录片。」

  小黄:「我觉得你比较无知,而且还是很蠢的无知。」

  我:「...」

  登登:「两个都一样啦!」

  阿硕:「两个都一样啦!」

  小黄:「争什么!掺再一起做撒尿牛丸,笨蛋!」

  我尊重女生有错了吗?难道这样的举动都是在暗示什么吗?为什么要把瑄想的这么邪恶,或许她就是单纯需要人叫她起床而已,而她信任我不会对她无礼,我的认知里是这样。

  这件事当然我也会找犽说,只是我一直忙上班忘了跟犽说,一直到事情过了快一个月我才打给了犽,也跟她约在公园见,想看看她怎么分析。

  犽:「怎么了啊?」

  我:「唉!无解的问题。」之后我把瑄的事情说了一遍给犽听。

  犽:「唉...」

  我:「干嘛!」

  犽:「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什么意思?」

  犽:「如果你在决定之前问我,我会叫你答应她。」

  我:「为什么?」

  犽:「因为痛过才会知道痛在哪。」

  我:「为什么?」

  犽:「我不知道瑄到底怎么想的,我只能用猜的。」

  我:「你说说看。」

  犽:「再说之前我先告诉你一件事情,瑄跟她男朋友分手了。」

  我:「啊...那我不是...」

  犽:「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那是怎样,请仙姑开释一下。」

  犽:「瑄那时候应该就知道她男朋友偷吃的事情,只是没有跟你说,她找你做她什么有实无名的男朋友,可能是要气气她男友,也可能就是要跟男朋友分手的理由,但是你不会成为她真正的男朋友。」

  我:「啊?」

  犽:「瑄身边都有很多的追求者,你有想过你的位置在哪吗?」

  我:「我的位置?」

  犽:「你可能只是备案,永远的备案。」

  犽:「我也老实跟你说,当初瑄在你跟学长之间抉择的时候,她有问过我,而我叫她选学长。」

  我:「啊...」

  犽:「因为我不希望看到你受伤。」

  犽:「瑄有时候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你很难说的赢她,因为她会有很多理论跟理由反驳你,她是一朵玫瑰没错,但是是带刺的玫瑰。」

  犽:「我可以跟你说,放弃比较好。」

  我:「但是你刚刚又说要我答应她,是什么原因?」

  犽:「因为你很固执,就算到现在,也很难改变你对瑄的看法,不然让你痛过之后,你才会醒,不过现在没机会了,你还是会继续在梦里。」

  犽:「瑄常常做一些事情,其实她可以避免的,但是她还是一样照做,或许她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总是会让人误会。」

  我:「嗯!」

  犽:「我只能给你一个比喻,看看如昕那时候的下场,如昕最后得到了什么?」

  我:「我大概懂了。」

  犽:「不过我估计你也听不进去,如果瑄现在打电话给你,你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守着她。」

  我:「不会吧!」

  犽:「你永远都是你,没有开通之前,你永远还是一样。」

  我:「我大概懂了!」

  犽:「带刺的鱼不要硬吞,不过你没吞过,不知道那种刺卡在喉咙的痛苦。」

  我:「仙姑的话越来越深奥了。」

  犽:「加油了!」

  我:「嗯!」

  带刺的玫瑰,带刺的鱼,直接说是河豚就好,处理不当吞了就死了。

  瑄的事情就这样过了两个月,这两个月我们都没有任何联系,我一如往常,上班下班,下班后常常跟他们去跑五指山,只是某天进到了店里上班,筱茹有点奇怪。

  筱茹:「小昱,我现在说的你听好,这是所有厂商的名片簿,你每天上班的时候,就要开始清点店内食材,牛奶、菜类、蔬果类、蛋糕、厨房调味料都要注意清点。」

  我:「可是这些事情不是都你在处理吗?」

  筱茹:「从今天开始都换你处理了。」

  我:「啊?为什么?」

  筱茹:「别问这么多,听我说完。」

  筱茹:「名片簿里还有咖啡杯跟器具的厂商,他们定时都会送目录来,你要拿给蓉姐,当然你们也可以看看目录里的东西,有喜欢都可以订,然后蓉姐会照原价从你们的薪资里扣除。」

  筱茹:「咖啡机跟磨豆机的厂商也有,如果以后真的有你不会处理的,可以打给他们。」

  筱茹:「厨房阿杰每三个月就要换一次菜单,要提醒他换菜单的事情,不然他会忘记。」

  筱茹:「蛋糕要去工作室拿,这个你知道,牛奶数量不要太多,宁缺勿滥。」

  筱茹:「每个月1号要把店内员工的打卡单拿出来,正职的人员要算好天数,统计好全天班几天,上班几天,迟到多久,兼职人员要算好时数,统计好之后就拿给蓉姐。」

  筱茹:「这是无折存款单,每两天到三天要去存一次钱,到对面的银行去存,也可以顺便换钱,存好的单据要拿给蓉姐,蓉姐确认无误后会签名。」

  我:「你...说这么多,我一时很难吸收。」

  筱茹:「少来了,很多事情你都知道,只是都我在做而已。」

  我:「只是为什么这么突然在交代这些事情。」

  筱茹:「遗言。」

  我:「...」

  筱茹:「我要离职了。」

  我:「为什么?」

  筱茹:「我来台北已经快一年了,虽然住宿由蓉姐支付,我也主要管理店内的事情,但是我除了咖啡店之外,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家人、朋友都在台中,所以我想回台中了。」

  我:「可是为什么这么突然?」

  筱茹:「没有突然啊!这本来就是计划中的事情,也是一个约定。」

  我:「什么约定?」

  筱茹:「只要找到一个适合管理的人员,我就可以回台中。」

  筱茹:「其实我本来上个月就想回去了,但是因为早班还没有人接上,所以我才晚了一个月,现在小可已经能独立作业了,还有新来的早班正职,当然我就要照约定回去台中。」

  我:「所以?」

  筱茹:「本来就预定要把店长的位置交给你,毕竟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我跟蓉姐说的时候,蓉姐都很能认同,而且还有一个原因。」

  筱茹:「我跟男朋友复合了,所以我才要回台中。」筱茹小声地跟我说。

  我:「我一直觉得你跟阿杰...」

  筱茹:「想太多了你。」

  我:「所以预计?」

  筱茹:「明天。」

  我:「会不会太突然了?」

  筱茹:「不会,你可以的。」

  我:「一时之间有点难吸收。」

  筱茹:「你少来。」

  在职场上,进进出出,离职真的不是什么新鲜事,有的人为了目标,离开家乡打拼,有的人会永远守在一个地方,但是会随着时间、环境而产生变化。

  如果紫薇没有遇到家里事情,我跟紫薇现在可能还在奥克兰,如果我没有回来家乡,或许筱茹也不会想要回到台中,很多事情看似没关系,但却都是环环相扣。

  人生就像是一出写好剧本的真实剧,没有NG的机会,原本感觉很单纯的事情,但是回过头来看,却会感觉很愚蠢,原本觉得很意外的事情,但是回过头来看,却会感觉都是注定好的,只是人只能往前走,没有往后退的机会,只能把握当下,珍惜当下。

  距离筱茹离开店里也过了一个星期了,虽然感觉筱茹交代的事情很多,但是其实部分事情我都知道,甚至也都是我在做。

  蓉姐也很信任我,店里的事情她很少提出质疑,因为在她质疑之前,我都已经解决了,店内的员工关系也很融洽,固定客人也越来越多,店里也慢慢步上预期的轨道,但是总是会有一些挑战,在你不想要面对的时候,她又会出现。

  瑄:「小昱,你在忙吗?」某天我在检修咖啡机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没特别注意是谁打来的,就直接接了起来,是瑄。

  我:「还好啊!怎么了?」

  瑄:「有些事情很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找人聊聊,你晚上能陪我聊聊吗?」

  我:「嗯!不过要等我下班。」

  瑄:「等你下班打给我。」

  我:「好!」

  那次传讯息的事件之后,瑄就没打过电话给我,我也没找过她,就这样过了快两个月,当然从犽那边知道她跟男朋友分手的事情,这时候说她很闷,心情不好,那会为了什么事情?下了班之后我就打给了瑄。

  我:「我下班了。」

  瑄:「要在电话里聊吗?还是要找地方?」

  我:「电话费很贵,我载瑄去个地方吧!」

  瑄:「好!大概多久?」

  我:「大概30分钟左右。」

  瑄:「那就约30分钟后见。」

  我:「嗯!」

  当时我只有想到五指山山顶,一个没有太多人,有卖咖啡的地方,很适合坐着聊天,所以我去瑄家接了她之后,就往五指山山顶出发了,沿路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专心的看着路,瑄则是坐后座紧紧抓着我的衣服。

  我:「这里可以吗?」当我们到了山顶,那台咖啡车今天有营业。

  瑄:「嗯!可以。」

  我:「想喝什么?」

  瑄:「都可以,你点就好了,这你的专业。」

  我:「那就基本的热拿铁吧!」

  瑄:「嗯!」

  点好了两杯热拿铁,我付好了钱,就去找位置坐了下来。

  瑄:「我第一次来这。」

  我:「我一个礼拜至少来两次以上。」

  瑄:「跟他们?」

  我:「嗯!这边算是我们集合地方,有的时候在这边聊天,一聊就到早上了,不然也会在这打牌打到天亮。」

  瑄:「你们真的都跟以前在学校一样。」

  我:「差不多。」

  我:「怎么了?为什么闷?」

  瑄:「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瑄:「应该要从我跟前男友分手之后说起。」

  瑄就开始说了,至从她跟前男友分手后,身边有个男生常常陪着她,而那个男生那时候是犽的男朋友,是她介绍给犽的,上个月那个男生突然跟犽分手了,然后跑来跟瑄告白,瑄一直很犹豫,但是之后还是答应他了。

  我:「那犽?」

  瑄:「犽一直很不能谅解。」

  瑄:「而我不知道徐是怎么跟犽说分手的。」那个男生姓徐,名字我忘了,因为不太重要。

  我:「嗯!然后呢?」

  瑄:「跟徐开始交往后,他几乎天天跟朋友出去唱歌喝酒,几乎每天都是喝醉的状态。」

  瑄:「因为我都会陪他去,所以也常常跟着喝酒。」

  我:「然后呢?」

  瑄:「虽然一群人出去玩很开心,但是每天这样喝酒喝到不省人事,我也开始厌倦了,所以就跟他分手了。」

  瑄:「我最近打给犽,想好好跟她解释,但是她都不理我,所以我很闷。」

  我:「因为不知道徐先生怎么跟犽说的,所以我想可能中间有什么误会吧!」

  瑄:「我怕的是无中生有的事情。」

  我:「应该还好吧!我过两天找犽问问就好。」

  瑄:「嗯!这件事只有小昱能帮忙了。」

  我:「那最近好吗?」

  瑄:「还好,就上课这样,之前休学已经给家里带来负担,所以这次不管如何一定要毕业。」

  我:「嗯!这样就好。」

  我跟瑄就没有再说话,静静的看着夜景,直到了我觉得很晚了,才打破了沉静。

  我:「很晚了,走吧!我载瑄回家。」

  瑄:「我没有很想回家,我妈今天一直碎念我。」

  我:「不回家要去哪?」

  瑄:「小昱,可以去你家吗?」

  我:「我家?」

  瑄:「嗯!」

  我:「可以是可以...」

  瑄:「不方便吗?」

  我:「那倒是不会,我可以睡沙发。」

  瑄:「一起睡又没关系,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

  我:「喔!」

  所以那天晚上,瑄睡在我家,睡在我的床上,趴在我的身上。

  隔天因为我要上全天班,所以很早就起来了,瑄被我吵醒,我跟她说我要去上班,瑄说想跟我一起去,她可以去看书,所以我就载着她一起去咖啡店。

  我:「瑄先找地方坐,我去准备东西。」

  瑄:「嗯!」

  开店都有一定的流程,机器要开机预热,菜商送来的东西要归位,甜点要放到蛋糕柜摆饰,磨豆机要调整刻度,当然这不会全部都我一个人做,还有小可。

  都弄得差不多了,我就走去问瑄要不要喝什么,瑄看了一下菜单后说想喝水果茶,所以我就去弄给她,我在切水果的时候,小可用很诡异的眼神一直着我。

  我:「妳想问什么问吧。」

  小可:「女朋友?」

  我:「不是。」

  小可:「怎么可能。」

  我:「为什么不可能。」

  小可:「她跟你一起来上班,这样只有一种可能,她昨天睡在你家。」

  我:「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小可:「不然呢?一早跑去接一个朋友来店里?」

  我:「...」

  小可:「承认吧!是女朋友。」

  我:「虽然她昨天睡在我家,但是真的不是我女朋友。」

  小可:「难道你们是那种关系?」

  我:「什么关系?」

  小可:「就是生理方面。」

  我:「也不是,单纯高中同学。」

  小可:「我不相信。」

  我:「由不得你信或不信。」

  说完我就把茶端去给瑄,然后去厨房看看餐点的食材什么要准备,因为今天阿杰厨师也休假。

  因为后来客人陆续进来,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跟瑄多说话,倒是小可经常就跑去问瑄需不需要加水,需不需要喝什么。

  之后我看瑄走出店哩,在讲电话的样子,回头看时间,我才发现已经快下午一点了,想起我跟瑄都还没吃东西。

  我:「瑄,要不要吃什么东西?」当瑄走回店里的时候,我走去问她。

  瑄:「不用呀!我学长等等要来接我,我们要回系上拿东西,路上在顺便找吃的就好。」

  我:「喔!那我去忙了。」

  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事情要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学长这两个字,心里面有点不愉快。

  过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男生骑一台车,在外面不知道等谁,而瑄看到那个男生后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好之后,就跟我挥挥手,就走出去。瑄走出去后,我就进去厨房,在厨房偷偷抽烟。

  我抽完烟走出来,小可就一直盯着我看。

  我:「干嘛?」

  小可:「你很不高兴。」

  我:「有吗?」

  小可:「有。」

  我:「我没有。」

  小可:「看来我可以大致上了解了。」

  我:「了解什么?」

  小可:「你喜欢她,但是她却喜欢他。」

  我:「什么他跟他。」

  小可:「刚刚那个男生一看就知道是她男朋友。」

  我:「这么确定。」

  小可:「很确定。」

  我:「喔!」

  小可:「只是有点诡异,那个男生长的不怎么样。」

  我:「喔!」

  小可:「小昱你还好吗?」

  我:「...」

  之后我在店里就没有再说话,一直到晚上,我都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当然从小可一直到宛仪、蓉姐,我都没说话,静静的做我的事情。

  直到了下班,我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我相信手机话筒传来的声音主人可以给我一些开释。

  犽:「想起我来了呀!」

  我:「其实我有点懒得说话。」

  犽:「干嘛了?」

  我:「应该是我要先问你干嘛了吧!」

  犽:「我怎么了?」

  我:「你跟那个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犽:「看来瑄跟你联络了。」

  我:「说吧!我听着!」

  犽:「就是我跟熊分手之后,一直忙着课业。」

  我:「然后呢?」

  犽:「就有一天,瑄打给我,约我一起出去玩,中间她介绍了一个男生给我认识就是徐,然后那个男生就开始追我,我也觉得他还不错,就试着交往呀!」

  我:「然后呢?」

  犽:「徐的生活我很不喜欢,几乎常常跟朋友见面就是喝到醉,不醉不归,一开始我管他,他多少还会听,然后我开始有想跟他说分手。」

  犽:「这样可以了吗?」

  我:「所以上次我们见面你没跟我说你有男朋友。」

  犽:「好像是。」

  我:「然后呢?」

  犽:「然后差不多瑄跟她男朋友分手之后,那时我还没跟徐提分手,反倒是徐先跟我提分手,然后去追瑄了呀!后来我从他朋友那边知道,徐真正喜欢的是瑄,跟我在一起只是因为瑄那时候有男朋友,所以才跟我交往,然后就没了,因为我跟瑄最近也没联络了。」

  我:「后面的我知道。」

  犽:「我不知道瑄怎么说我,但是我真的不是很高兴。」

  我:「为什么不高兴?」

  犽:「从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大家都喜欢拿我跟她比,成绩也要比,长相也要比,就连男朋友也要比,我就已经很受不了了,然后瑄常常说她身边很多追求者,很烦之类的话,我听了也当没听到。」

  犽:「只是这次徐这样,而且还是瑄介绍给我认识的,所以心里头就很不高兴这样。」

  犽:「不过我听到是他们在一起也没多久就分了。」

  我:「嗯!」

  犽:「我说完了,换你了。」

  我:「昨天下午吧!瑄打给我说她很闷,找我陪她聊天,我就说好,然后带她去五指山山顶聊天,然后就跟我说徐的事情,瑄说应该有地方让你误会了,她一直想要找你解释,但是你不理她,所以希望我能跟你聊聊,找出误会在哪。」

  犽:「然后呢?」

  我:「然后她昨天晚上睡在我家,早上跟我一起去上班,下午她学长把她接走了,就这样。」

  犽:「所以徐之后又一个学长,那个学长我有听过,那时候瑄跟新庄那个分手之后,有一个辅大的学长很积极,看来瑄身边真的不缺人,反正最后都有一个人在等着她。」

  我:「该不会那个人再说我吧!」

  犽:「嗯!」

  我:「我有这么夸张吗?」

  犽:「差不多。」

  我:「我只知道我短期内好像错过很多次机会,好像每次瑄需要人陪的时候,我不是错过就是放掉。」

  犽:「小昱,都四年了,你还是放不下瑄吗?」

  我:「我也不知道。」

  犽:「瑄给我的感觉,她很怕拒绝你,你会离开她,她会失去一个最懂她的人,她不想这样,但是不拒绝你,你又会一直执着在她身上,她知道你为她付出很多,她也知道你的心意,但是她现阶段就是比较爱玩,可能她一直把你放在第二顺位,可能等到哪天她想安定了,才是你的机会。」

  我:「嗯!」

  犽:「我一直劝你放下瑄,不是要你放掉瑄的一切,你的心态稍微改变一下,试着去接纳其他人,试着找到一个能陪伴你的人,或许你需要的是成长,哪天你跟瑄都长大了,才有可能吧!」

  我:「嗯!」

  犽:「你跟瑄的问题是在你的心态,瑄很希望她能跟我一样,对你永远无话不谈无话不说,因为你是最懂我们的人,只是你喜欢瑄,所以没办法把她跟我放在一样的位置,你跟我没有情感的问题,但是你对她是有的,这是你们最大的问题,小昱,你要跨越这一步。」

  我:「嗯!」

  犽:「反正每次你难过,你想哭,或是瑄又做了什么,你就会跑来找我,其实有的时候我也觉得很烦,以前我也骂过瑄,觉得她有点过份,后来听瑄解释后,我才懂你们的问题,问题就是在于当了情人可能会有分开的一天,瑄不想要有那一天,所以一直希望你能把她当永远的朋友就好,这样就不会有离别的那一天。」

  我:「嗯!」

  犽:「我不是来听你说嗯的。」

  我:「我现在有点乱。」

  犽:「你要懂,对女生而言,情人可能随时都会离开,但是朋友可以是一辈子的,尤其姐姐你又是最懂我们的人,都会害怕你失去的那天。」

  我:「我需要好好想想吧!」

  犽:「放下你的执着,或许你就是执着在于没有得到过吧!你把瑄想的太过美好,把梦想都套在她身上,或许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犽跟我说的,其实我都懂,是我自己执着,是我自己一直有梦想,把梦想套在瑄的身上,当情人不一定是永远的,或许会面对到分手的那一天,我一直在自己的想象世界打转,却遗忘了外面的世界,或许我还需要在成熟一点,或许我跟瑄永远都不会有交叉点,或许交叉点还没到,或许时间才能证明一切。

  平行的两条线真的没有交叉的一天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