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五步-幸福在自己手上。

纯还是蠢 伍思琪 10066 2019-05-24 03:43:45

  下了飞机搭上巴士,离开了机场,我的脑中还是停留在基督城的机场,还是停留在紫薇的那一段话,紫薇想要表达的是什么?紫薇的伤心与难过是什么?

  还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巴士已经开到奥克兰的Uptown,下车的时候,拿出地图出来看,想起当初在基督城的糗事,这次要注意看。

  虽然走了很远,但是这次很顺利找到预订住的地方,这次不是住背包客客栈,是一间平房,专门租给外地来的人,而房东住在隔壁的房子,所以要先去找房东打声招呼,房东是个年纪很大很慈蔼的奶奶,她带着我走到隔壁的房子,告诉我她昨天已经整理打扫过,等着我今天到来。

  那是一间很朴素的木造平房,房子前面有庭院,里面有大大的客厅和开放式厨房,房间有两间,还有一间浴室还跟洗衣服的地方,奶奶告诉我另一间房目前还没人租,所以目前只有我一个,看我喜欢哪个房间,都可以。

  我从背包拿出预订的一年房租跟押金给奶奶,奶奶点了之后把押金还给了我,说不用押金没关系,然后把大门的钥匙给我,正当她准备回去的时候很热情的邀约我去她家一起吃晚餐,欢迎我到来,因为我会害羞,所以用疲累的理由,婉拒了奶奶,而奶奶不放弃说了有什么问题或是需要都可以找她,她都在隔壁,我点头示意一下。

  从今天起就要住在这边将近一年的日子,可以当自己家一样,不用跟很多人挤在一间房间,也不会再有法国人的打呼声,也不会有…紫薇的声音。

  我稍微看了两间房间,其中一间窗户打开可以看到前面的庭院,而另一间看到的是隔壁邻居的房间,也就是电影常常演情景,打开窗户可以看到隔壁的妹子换衣服那种房间,但是我不是偷窥狂,更何况万一隔壁是住着大叔大婶不就破坏了我的幻想,所以我选看的到庭院的那间房间。

  把行李都安置好了,就是到附近绕绕,生活必需品奶奶都有准备,但是还是需要知道商店或超市的位置,还有附近有什么吃的地方,民以食为天,到新的地方,一定要先找吃的。

  一个人再次走在陌生的街道,一条马路,两边有着一间间木造的平房,每间前面都有大大的庭院,庭院前插着一个信箱,而街道上就是一排的树,然后会有小朋友骑脚踏车或是有人慢跑,完全就是电影里的画面。

  走了一段路之后,终于找到一间超市,很大一间超市,里面什么都有,从生鲜食品一直到服饰都有卖,也就是美国电影里面的那种超市。

  买了一些生鲜食品还买了汽水、零食,因为都再特价,汽水两公升一瓶台币20元有找,后来才知道超市里常常都会有纽币0.99元特价商品,这个在基督城的超市就没看过。

  回到住的地方,把刚刚买的东西收好归位,就瘫坐在沙发,一个莫名安静的感觉,一个莫名寂寞的感觉。

  隔天照着老板给的地址,找到那家店,也是一家咖啡店,开在商场的一楼,店内有烘咖啡豆跟炒咖啡豆的机器,店的规模还蛮大的,而店名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边看过。

  到了点餐的地方,店员问我需要什么,我说我来应征面试的,店员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走到后台的小房间,没多久就一位大叔走了出来,领着我到了一个座位。

  我从背包里面拿出我的自我介绍跟履历交给了这位大叔,他接过后认真看了一下。

  莫名的大叔:「Oh!你就是我朋友说的那位。」他会说中文,虽然不是很流利。

  我:「朋友?」

  莫名的大叔:「我朋友在Christchurch(基督城)那个。」

  我:「Boss?」突然想起我好像不知道老板叫什么名字。

  莫名大叔:「他两天前…来find我,有跟我提到你。」看来他的中文也还好。

  莫名大叔:「我的中文not very(不是非常)好,hope(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Your Chinese is very good.」

  (你的中文很好)

  我:「But the boss told me that you are his brother.」

  (但是老板说你是他兄弟)

  莫名大叔:「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莫名大叔:「We have known each other for 28 years.」

  (我们认识彼此28年了)

  我:「What did the boss say about me?」

  (老板说了我什么吗?)

  莫名大叔:「他说你…very creative(很有创意),还有Very thoughtful.(很有想法)」

  莫名大叔:「他非常reluctant (不舍)你,因为他不能lazy (偷懒)。」

  我:「哈哈!」

  莫名大叔:「我的中文,是之前的中国人teach me(教我).」

  莫名大叔:「看到你来,我很…happy,可以在学中文了。」

  我:「So,I can work here?」

  (所以我可以在这工作了?)

  莫名大叔:「Of course.」(那当然)

  莫名大叔:「我朋友…说…我可以教你about coffee beans,你可以teach me中文。」

  我:「coffee beans?」(咖啡豆)

  莫名大叔:「是的,我的coffee beans是自己Baking(烘培).」

  我:「自己烘培豆子。」

  莫名大叔:「烘培…豆子…。」

  我:「Baking是烘培,Coffee beans是咖啡豆。」

  莫名大叔:「烘培豆子,Baking coffee beans.」

  莫名大叔:「你…什么时间…can上班?」

  我:「今天就可以。」

  莫名大叔:「你可以叫我威利,你叫昱?」

  我:「小昱就可以了。」

  莫名大叔:「小昱。」

  我:「是的,小昱。」

  威利大叔:「跟我来。」

  就这样结束了人生第三次面试,一个很熟悉的感觉,但是突然想不起来哪边熟悉,后来我想起来了,登登有时候会这样,中文夹杂着英文。

  威力大叔就带着我进入吧台内,拿了两套上衣给我,还有工作用的围裙,然后开始跟我介绍店内的员工,当然都是用中文夹杂英文,不时都要纠正他中文,他就很开心,好像路上捡到钱一样。

  然后带我到后面的仓库,里面放着一袋袋用麻袋装的东西,他说里面都是咖啡豆,但是都是没烘培过的原豆,然后麻袋上面有产地,让我看一下,之后又把我领到另一个工作室,里面有各式的机器还有煮咖啡的东西。

  然后又把我带回吧台,让我做一杯拿铁给他看看,因为第一次,所以我看了一下机器,也看了一下磨豆机的刻度,打发牛奶的地方怎么操作,都看了一遍之后,就开始做一杯拿铁,拿铁是义式咖啡内最基本,会做拿铁基本上其他都很简单。

  威力大叔在旁边仔细看着我的动作,等我完成了,他很开心说没问题了,然后又不知道想到什么,跟我说做一杯Special T给他,我当下傻眼了,老板连这个都跟他说了,而我要做什么给他。

  但是既然威利大叔都说了,也要想办法做给他,我稍微看看吧台跟冰箱,看看有什么材料可以用,后来我看到应该是牛奶棒冰,就问了威利大叔这个可以用吗?他好像被我吓到了,然后才说可以。

  我拿了一个装冷饮的玻璃杯,把棒冰拆开闻了一下,确定是牛奶棒冰,然后放入杯子内,开始弄两倍的浓缩基底,沿着棒冰倒杯子,之后上面在用奶泡铺了一层,就可以看到棒冰融化在咖啡的样子,我拿给威利大叔,他看了看好像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我对他做出搅拌的手势,他领会到意思,搅拌着棒冰,棒冰我没吃过,不知道甜的还是没味道,不过我对新西兰的乳制品还蛮有信心的。

  威利大叔喝了一口后,一直很开心,叫我跟他进去办公室,进办公室,他马上画了下来,然后把我刚刚的步骤也写了下来,然后跟我说Special T明天会写在菜单上。

  威利大叔说我不愧是朋友介绍的人,真的很有创意,问我除了义式咖啡外,会不会单品咖啡,我摇摇头说没有接触过,他好像若有所思,然后露出诡异的笑容说明天开始教我,然后叫我尽量跟他说中文,如果他说不好的地方直接纠正他没关系,之后就让我去吧台,看其他人做什么事情,我就站在吧台内仔细看其他人做东西的流程,偶尔会帮忙做一些基本的咖啡,一直到下午打烊,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老板,要我教威利大叔中文没关系,说我有创意有想法也没关系,为什么连Special T也说了,我为了这个Special T,脑子烧坏不少组织,为什么我离不开Special T,该死的Special T。

  就这样我到了奥克兰也一个星期了,在店里威利大叔细心的教我咖啡豆的产地跟特性,烘培咖啡豆的技术跟技巧,每个阶段都是他做一次,我跟着做一次,等咖啡豆全部都教过一遍,开始教我怎么冲泡单品咖啡跟冰滴咖啡,威利大叔告诉我,烘培咖啡豆没有特殊技巧,感觉最重要,没有固定的配方,要靠眼睛看,鼻子闻和用手感觉,当烘培完之后就是冲一杯出来试试看,靠嘴巴的味觉就能知道好或坏。

  我很担心我会搞砸,会报废很多豆子,威利大叔却告诉我,不用害怕失败,没有人可以马上成功,他做了这么久,烘培了多少豆子,但是直到今天,他还是会有烘培失败的时候,如果怕失败就不做了吗?要我大胆一点,跟我做Special T一样。

  威利大叔应该是盘商,每天都有烘不完的豆子,看来威利大叔是个成功的商人,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老板推荐我来这边,为了可以让我学习烘培咖啡豆,我更可以合理怀疑,这是老板教威利大叔的计划,把我教会了,他就可以摸鱼了,因为整家店只有我跟威利大叔在工作室,其他人没进来过。

  所以我上班的时候边学边抄笔记,下午回住的地方也是抱笔记看,如果以前我上课这么认真,可能就不用休学了。至于Special T,就是客人点了,我就要冲去吧台变出一杯Special T,然后再回工作室继续看着咖啡豆烘培过程。

  在学习包装的时候,我终于想起那个熟悉的感觉,原来基督城老板用的咖啡豆都是来自威利大叔,突然想到基督城,突然想到紫薇,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上班一个礼拜了,我的薪水怎么算?我完全被烘培豆子吸引住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竟然忘了,面试竟然没问薪水怎么算,我看我是第一人,威利大叔会不会也忘了薪水这件事,之后更忘了要发薪水给我。

  我到底是单纯还是愚蠢。

  来奥克兰的第二个星期某天,我一如往常在工作室忙着烘培咖啡豆,一个店里员工敲了门进来(我记不得外面的员工,他们叫甚么名字,因为我几乎都在工作室,除了有客人点Special T我才会去吧台),他说有人要应征,希望威利大叔出去一下。

  威利大叔不准我们叫他老板,因为这样会显得他很老,还有不希望他的员工感受到压力,但是不管叫什么,发薪水的还是最大。

  威利大叔就出去面试应征的员工,我继续忙我的事情,过了很久他进来了,只是跟在他后面的是…紫薇。

  威利大叔:「小昱,你的朋友。」

  我:「妳怎么来了?」

  紫薇:「我来面试工作。」

  威利大叔:「小昱,女朋友?」

  我:「呃…不是。」

  威利大叔:「她没…找到…住的地方,今天你可以…提早下班。」

  威利大叔:「陪她找住的地方,明天上班togeter。」威利大叔露出诡异的笑容。

  我:「Really?But?」

  威利大叔:「别担心,我可以。」

  我:「好,威利,我就先走了。后面在麻烦你了!」

  威利大叔:「很棒!加油!」又是诡异的笑容。

  我:「明天见!」我用无辜的表情响应他。

  我到隔壁的员工休息室把围裙拖下,然后带着紫薇走后门出去。

  我:「妳怎么来奥克兰了?」

  紫薇:「计划中的事情。」

  我:「可是妳本来没有计划来北岛不是吗?」

  紫薇:「计划赶不上变化。」

  我:「妳怎么知道我在这家店?」

  紫薇:「我先去了你给我的地址,但是没人在家,我离开基督城前,老板偷偷给了我一个地址,我问他是什么,他说我可能会需要,所以我就按地址来到这边,刚刚威利问怎么会知道这边,我就说是基督城的老板给我的。」

  紫薇:「然后我就顺口问他,你在不在这工作,他就带我去工作室找你了。」

  我:「老板在背后到底做了多少事情。」

  紫薇:「怎么了?看到我你不开心?」

  我:「没有,只是突然想到Special T。」

  紫薇:「Special T怎么了吗?你离开基督城的隔天,老板就把Special T擦掉了。」

  我:「老板那边擦掉了,这边的咖啡店写上了。」

  紫薇:「哈哈哈!」

  我边走边跟紫薇解释那天面试后的事情,她专心听着,听到好玩的地方,就会哈哈大笑,那个熟悉的声音,那个熟悉的身影,陪着我走到住的地方。

  我:「妳这边等我一下,我去隔壁找奶奶一下。」

  紫薇:「嗯!」

  我去找奶奶询问一下隔壁的房间有没有租出去了,奶奶说没有,我就跟奶奶说那么我朋友来找我,想跟奶奶租下那间房间,奶奶点头,然后往紫薇的方向看了一下。

  奶奶:「Girl friend(女朋友)?」

  我:「No,Just friend, knowing in Christchurch.」

  (不,只是在基督城认识的朋友)

  奶奶:「Looks like a very cute girl.」

  (看起来很可爱的女生)

  我:「Yes.」我露出尴尬的苦笑。

  奶奶:「The opportunity must be well grasped, it does not wait for people.」

  (你必须要抓住机会,机会不会等人的)

  我:「Maybe,I also hope that…」

  (也许我希望是)

  奶奶:「Bless all of you.」(祝福你)

  我:「If there is that day, I must tell you the first one.」

  (如果有这么一天,我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奶奶:「I will wait for the day to come.」

  (我会等着那天到来)

  我:「Ok!」

  奶奶也挺八卦的,我也只能这样应付一下,如果真的有那天的话。我帮紫薇抬着行李进去房子,紫薇左看右看观察房子内的一切。

  我:「这是一间平房,有两个房间,我租了一个,另一间奶奶还没租出去,所以我刚刚去问奶奶可以租给我吗?她说可以。」

  紫薇:「嗯!」

  我:「空房间是这间,还是妳喜欢那间也可以,我让给妳。」

  紫薇:「没关系,这间就好了。」

  我:「那么妳记得拉窗帘,避免隔壁有人偷窥。」

  紫薇:「真的假的?」

  我:「Just kidding.」

  紫薇:「看来…」

  我:「看来什么?」

  紫薇:「没事。」

  我:「喔!」

  紫薇:「你应该继续问下去,再问下去我可能会说。」

  我:「呃…妳想说就会说了,我不喜欢逼着人家说不想说的话。」

  紫薇:「嗯!你真的是这样。」

  我:「好了,你收拾行李,等等一起去买东西,家里没什么食材了。」

  紫薇:「好!」

  就这样基督城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我:「This is the rent.」出门后我先带着紫薇到隔壁奶奶家付房租。

  奶奶:「Not so much.(不用这么多)」奶奶看了之后,退了一半给我。

  我:「Why?」

  奶奶:「Rent a whole house to give you a discount.」

  (租整间房子,我给你一些优惠)

  我:「Really?」有点不可置信。

  奶奶:「Also because I like you very much.」(因为我非常喜欢你们)

  我:「Me or Us?」(我还是我们?)

  奶奶:「You and her.」(你和她)

  奶奶:「In the future, you will get married and the house can sell you cheaply.」

  (未来你们结婚了,我房子可以便宜卖)

  我:「…」

  紫薇:「Really?」

  奶奶:「Yes.」

  紫薇:「I hope there is such a day(我希望有这样的一天).」紫薇看的我露出诡异的笑容。

  奶奶:「You are very generous.」(你非常的大方)

  紫薇靠向奶奶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奶奶笑的很开心,之后我们就离开奶奶家前往超市。

  我:「妳刚刚跟奶奶说了什么?奶奶这么开心。」

  紫薇:「秘密。」

  我:「我可以去问奶奶。」

  紫薇:「这么好奇?」

  我:「其实也还好,应该是女人之间的秘密。」

  紫薇:「你可以继续问我啊!」

  紫薇:「不过你应该不会问,因为你会觉得我想说就会说了。」

  我:「嗯!」

  紫薇:「不过有些事情,你不问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

  我不问真的就不会知道答案,那时候我也是很多事没有直接问瑄,如果当初问了,或许就没有后面的遗憾,但是我还是没有问紫薇,到底跟奶奶说了什么。

  超市买了一堆食材,回家就开始在厨房大展身手,很久没有煮一顿好料的了,也算是迎接紫薇吧!

  紫薇:「好怀念的味道,小昱的手艺。」

  我:「干嘛!吃的这么急,好像很久没吃饭一样。」

  紫薇:「你离开基督城之后,我都只能吃外面,曾经自己煮,结果…」

  我:「结果怎样?」

  紫薇:「盐放太多,咸死我了。」

  我:「哈哈哈!」

  紫薇:「干嘛笑这么开心?」

  我:「没有,只是没办法想象你吃的样子。」

  紫薇:「至少我会煮东西,已经不错了。」

  我:「也是,总比你第一次煮东西,差点把锅子给烧了。」想到第一次紫薇煮东西,我笑到不行。

  紫薇:「你还笑。」

  我:「好!不笑不笑。」

  紫薇:「小昱,万一我来这边,结果隔壁房间早租出去了,你会怎么办?」

  我:「陪妳去别的地方找。」

  紫薇:「万一一时间都找不到呢?」

  我:「就…把我的房间让妳睡,我睡客厅沙发。」

  紫薇:「那如果我说我怕一个人,要你一起睡房间呢?」

  我:「那我睡地上。」

  紫薇:「喔!」

  如果妳不再问下去,我真的就不说了吗?

  如果我不再问下去,妳真的就不说了吗?

  隔天跟着紫薇一起去上班,好像又回到基督城的时候,一起上班下班回家。进到店里,我习惯就穿上工作围裙后就进工作室,而紫薇也跟着我进来,看着我在做什么,看桌上订单跟库存量,今天要出什么豆子以及后面的订单来决定要烘培什么,也顺便看看昨天威利大叔的进度到哪,这对我来说都是每天固定的流程,我却忘记紫薇在旁边

  威利大叔:「妳…好Infatuated(痴情地)看着。」当威利大叔开口,我才想起紫薇在旁边。

  紫薇:「嗯!看小昱在做什么,跟着学,还有Infatuated是痴情地。」

  我:「威利,是我忘了。」

  威利大叔:「认真的人很帅。」威利又是一脸诡异的笑容。

  我:「紫薇要留在工作室吗?」故意装没听到。

  威利大叔:「我带她认识环境,你先忙。」

  我:「好!」

  威利大叔:「妳,Follow me.」

  紫薇:「嗯!」

  他们出去之后,我就继续手边的工作。一段时间发觉不对劲,威利大叔怎么没回来,一般我在包装,他会帮忙装箱,我搬豆子,他会秤重量然后告诉我差多少,怎么这么久没进来,所以我就探头出去看了一下,只看到威利大叔跟紫薇在吧台那边,不知道聊什么,很开心的样子,我就只好默默的缩回去继续工作。

  没多久威利大叔进来工作室,他对着我散发阴险的笑容,然后就桌上的订单跟我记录的数量,然后来我旁边看看我包装的豆子,帮我装箱。

  威利大叔:「她很可爱。」

  我:「What?」

  威利大叔:「我说薇很可爱。」

  我:「呃…」

  威利大叔:「你没有feel吗?」

  我:「是很可爱。Feel是感觉或是感受。」

  威利大叔:「不会Heartbeat吗?」

  我:「呃…Heartbeat是心动。」

  威利大叔:「你Avoiding problems(躲避问题).」

  我:「有吗?」

  威利大叔:「有。」

  我:「I do not know how to say(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威利大叔:「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我:「没有不喜欢,但是也不知道喜欢不喜欢。」

  威利大叔:「你会想她吗?」

  我:「前几天偶尔会。」

  威利大叔:「She is already in your heart, but you don’t know.」

  (她已经进入你的心,是你不知道)

  我:「但是…我心里还有别的女生。」

  威利大叔:「真的?」

  我:「前几天我会想到紫薇,但是更多的时间,我想的是另一个女生。」

  威利大叔:「女朋友?」

  我:「不是,别人的女朋友。」

  威利大叔:「别人的女朋友?」

  我:「Meaning already has a boyfriend friend.」

  (意思是已经有男朋友)

  威利大叔:「Oh!就是不是你的。」

  我:「Yes.」

  威利大叔:「那要Grasp the present.」

  我:「把握现在?」

  威利大叔:「不要害怕,给别人机会in your heart(进入心房).」

  我:「但是…有天我们还是会分开。」

  威利大叔:「So你想过?」

  我:「是的,在我上飞机来奥克兰的时候。」

  威利大叔:「The most beautiful love is once owned, and will not regret it.」(最美丽的爱是曾经拥有过,才不会后悔没有拥有过)

  我:「但是有天我们还是会分开,我要回家乡,她要回新加坡。」

  威利大叔:「只要有心…不是问题。」

  我:「呃…」

  威利大叔:「我可以帮你们弄Long-term work permit(长期工作证).」

  我:「但是…」

  威利大叔:「不要害怕,因为害怕而regret,傻。」

  我:「regret是后悔。」

  威利大叔:「Don’t evade problems, be brave.」(不要逃避问题,要勇敢)

  我:「但是我最害怕的是拒绝。」

  威利大叔:「你问过紫薇吗?」

  我:「没有。」

  威利大叔:「为什么?」

  我:「没有勇气跟信心。」

  威利大叔:「勇气?」

  我:「Courage.」

  威利大叔:「Oh!所以我在给你勇气。」

  我:「有感觉到。」

  威利大叔:「Why talk to you about this, you can think about it.」(为什么跟你说这些,你可以好好想想看)然后威利大叔就搬起打包好的箱子,拿到仓库放。

  威利大叔说的其实我也懂,在等飞来奥克兰前一晚的时候,我就有感受到紫薇的意思,虽然不是很明确,大概也猜的到一些,而且从昨天的对话跟表情,其实我都知道紫薇想说什么,或是希望从我口中听到些什么,但是在那时等登机的时候,我就想着,万一有天我或是她要离开新西兰了,那我们要怎么办,所以我没有拔腿狂奔回去找她,昨天也装不懂不知道。

  边烘培豆子边想这些问题,到底要不要坦白面对,紫薇是个可爱的女生,不管长相或是个性,当女朋友应该很棒,而且相处这么久的时间,很多地方都很有默契,但是却害怕失去。

  越想越不知道该怎么办,结果没注意咖啡豆的温度过热,豆子开始焦了,而我马上把机器关了,避免机器烧坏,惨了,不知道威利大叔会不会扣我薪水。

  威利大叔应该是闻到味道,马上跑来工作室,看到我看着机器发呆,应该猜到发生什么事情,他又露出一贯邪恶的笑容,只是这次笑容好像要我抓到我的把柄一样。

  威利大叔:「人没事就好。」

  我:「对不起。」

  威利大叔:「你对不起的是自己,不是我。」

  我:「我自己。」

  威利大叔:「如果你有勇气一点,就不会…this.」

  我:「我只是想事情没注意到。」我一边跟威利大叔收拾残局,一边说。

  威利大叔:「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pursue happiness.」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威利大叔:「Give yourself a chance and give others a chance.」

  (给自己一个机会并给别人一个机会。)

  威利大叔:「Long-term work permit.没问题。」

  我:「嗯…」

  威利大叔:「住没问题。」

  我:「啊…」

  威利大叔:「奶奶说没问题。」然后他就笑着提烧焦的豆子出去了。

  为什么奶奶说没问题?威利大叔知道奶奶?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不能再把豆子炒到焦了。

  我:「威利要你在店里做什么?」下班跟紫薇走回家的路上,我问了紫薇。

  紫薇:「帮忙点餐、制作餐点跟收拾外面的餐具及清洗。」

  我:「嗯…妳…」

  紫薇:「我怎么了?」

  我:「妳是不是有跟威利说了什么?」

  紫薇:「没有说什么啊!只有工作上的事情。」

  我:「那奶奶的事情,威利怎么会知道。」

  紫薇:「呃…」

  我:「而且奶奶的事情可以说的应该只有…」

  紫薇:「我跟威利开玩笑提到的啦!」紫薇好像有点害羞起来了。

  我:「真的只是开玩笑?」

  紫薇:「呃…」

  我:「真的只是玩笑话?」

  紫薇:「你…」

  我:「没事,玩笑话就玩笑话。」

  紫薇:「你怪怪的。」

  我:「没有啊!正常的很。」

  紫薇:「呃…」

  我:「晚上想吃什么?」

  紫薇:「你煮什么我就吃什么,不是都这样吗?」

  我:「好像都是这样。」其实妳说想吃什么,我就煮什么给妳吃。

  就这样回到了家哩,我开始准备晚餐,紫薇一样在我旁边看着有什么能帮忙的,一直存在着这样的默契,不管我煮什么,紫薇也从来没有说不好吃或是不吃什么,在其他地方也都是这样,我说买什么去哪里,她几乎没有说过不要不行不可以,完全就依着我配合着我。

  『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里,你的真心。』

  晚上洗澡的时候想着威利大叔的话,想着为什么突然跟我聊起紫薇,还要我有勇气,就想起勇气这首歌,是紫薇唱给威利大叔听,然后威利大叔唱给我听吗?

  我想尝试看看,但是要怎么开口,总不能跑到紫薇面前,就跟她说『我们交往吧!』或是跟她说『我知道妳的心意,我们就在一起吧!』,这么直接我看她会觉得我在逗她。那我该怎么表达又不会让她觉得我在开玩笑,有勇气试着面对自己,但是却不会表达。

  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桌上藤树送我的笔记本,想到可以用写的表达,这样就不会不好意思了,就像那时候我跟瑄告白一样,我又想起了瑄,然而又想起威利大叔说的,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给自己一次机会,也给别人一次机会,瑄现在有她自己的幸福,我也应该去追求我的幸福,而且还要过的比她幸福。

  『紫薇,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在基督城等待登机的时候,我看了妳留给我的信息,我很开心,很想回头去找妳,跟妳说我舍不得离开,但是我却因为害怕有天我们要各自回国了,不想让彼此面对这样的离别,我也害怕妳取代不了我心里的那个女生。

  我一直知道妳想说的或是想从我口中听到一些话,但我一直在回避或是装不懂,因为我没有勇气去面对一个没有办法掌握的承诺。今天威利跟我说了很多,也点醒了我,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要给自己一次机会,也要给别人一次机会,而我也要勇敢面对自己。

  紫薇,妳不在我身边的日子,我常会想起妳,妳不在我身边的日子,我感觉到寂寞,这些话我不敢开口说,所以只能用写的告诉妳,妳愿意和我一起挑战可能的离别吗?你愿意和我一起创造所谓的幸福吗?就让我们一起。』

  我写好后趁着紫薇在洗澡,贴在她的房门上,就赶紧溜回房间躺在床上装睡觉,听着浴室的水声关了,听着浴室的门开了,听着紫薇走回房间,应该看到我留的纸条,我开始紧张了。

  她没有打开房间的门,也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该不会一直站在那边,该不会有些字她看不懂,该不会其实是我会错意,该不会是我自己想太多,该不会…正当我想着许多可能的时候,紫薇打开我的房门走了进来。

  紫薇:「我知道你还没睡。」

  我:「呃…」

  紫薇:「我知道你在紧张害羞。」

  我:「呃…」

  紫薇:「我知道你不敢说。」

  我:「呃…」

  紫薇:「我知道…」紫薇还没说知道什么,我就起身抱住她。

  我:「妳还知道什么?」

  紫薇:「我知道我喜欢你。」

  我:「然后呢?」

  紫薇:「我知道我们可能会有离别的一天。」

  我:「然后呢?」

  紫薇:「我知道我们可能不会永远在一起。」

  我:「然后呢?」

  紫薇:「我知道我没办法不想你。」

  我:「所以呢?」

  紫薇:「所以我愿意一起面对。」

  我:「所以呢?」

  紫薇:「你很烦耶!」

  我:「这么快就嫌我烦了,那我只好放开手了。」

  紫薇:「不准,每次都用这招。」紫薇反而把我抱更紧。

  就这样拥抱着幸福,不去想这段幸福会维持多久,不去思考能在一起多久,只要有这一刻就好。

  紫薇走出去吹头发,我躺在房间想着刚刚抱着她,想着说的对话,一种很甜很甜的感觉,总是觉得今天晚上我会兴奋到睡不着,正当我开心到在床上抱着枕头滚来滚去的时候,紫薇又走进我的房间。

  我:「怎么了?」有点尴尬,不知道紫薇有没有看到我刚刚的举动。

  紫薇:「没有啊!」她…就…很自然地躺到我旁边。

  我:「呃…」第一次有女生躺在我旁边。

  紫薇:「今晚我就睡这了。」她靠到我身上,而我就抱着她。

  紫薇:「所以之前我问你如果我没地方住,你会让床位给我。」

  我:「嗯!」

  紫薇:「为什么不敢跟我一起睡?」

  我:「觉得不太好。」

  紫薇:「为什么不太好。」

  我:「名不正言不顺。」

  紫薇:「所以现在可以了?」

  我:「现在…可以。」

  紫薇:「怎么感觉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我:「不是,是第一次有女生躺在我旁边。」

  紫薇:「所以…」

  我:「嗯…」

  紫薇:「哈哈哈!」

  原来幸福是这样,一个你喜欢的人,靠在你的身上,而你紧紧抱着她,这样依偎在彼此身边,不需要太多言语,都能感受到这一刻的幸福。

  不知道未来,不清楚自己,只知道或许你会给我答案。

  不知道以后,不知这是爱,只知道想要妳陪在我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