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三步-长大到底是什么感觉?

纯还是蠢 伍思琪 7547 2019-05-21 07:27:01

  在十八岁之前总是会想要赶快满十八岁,这样可以光明正大去便利店买烟,可以去考驾照光明正大的骑车,可以光明正大在KTV唱到天亮,但是真的满十八岁,感觉又不一样了。

  十八岁生日这天,小禹就跑到我家楼下,猛按电铃,我们约好要去考机车驾照,所以拜托了小禹载我去监理所。

  我:「不用这么急啦!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兴奋?」

  小禹:「那当然,这样你就能陪我骑车出去玩,而且我考到大学了,大叶。」

  我:「真的吗?大叶很远耶!不过你…竟然考得上大学。」

  小禹:「你这什么话,好歹我三年级拚了一年,如果再给我一个月,可能还能更好。」

  我:「已经没有如果了。」

  小禹:「对了,你有跟爸妈说买车的事情吗?」

  我:「没有,反正是用我自己的钱,没跟他们拿,他们也不会管吧!」

  小禹:「有决定买哪台了吗?」

  我:「应该吧!到我了,祝我好运。」

  其实笔试是很无趣的事情,只要花50元买本笔试大补帖,而我的笔试大补帖是小禹给我的,从头看到尾基本就能过关,多看几次分数就能越高,不过也是有人可以考五次还考不过。

  笔试98分,路考没在意几分,就这样拿到机车驾照。

  没有这张证件前,有时候会半夜偷偷骑妈妈的车出去或是跟表哥借车,然后要小心谨慎的不能被盘查到,现在有了就像免死金牌一样,拿到驾照之后,就拜托小禹载我去车行。

  小禹:「小昱,黑的好看,不然银色也可以。」

  我:「不要。」

  小禹:「那你要什么颜色?」

  我:「红色。」

  小禹:「红色会不会太…」

  我:「太显眼吗?」

  小禹:「有一点,而且好像没看过人买红色的。」

  我:「那很好啊!我本来就喜欢特立独行。」

  小禹:「也是,你有点叛逆的个性,别人说不好,你偏偏要冲。」

  我:「差不多是这样吧!干嘛要跟人一样或是跟人比,我开心就好。」

  小禹:「好吧!你高兴就好。」

  小禹:「等等去哪里庆祝?」

  我:「我要回家好好思考未来。」

  小禹:「呃…」

  我:「十八岁了,多了一份责任,要好好思考一下。」

  小禹:「最好是,要去哪庆祝?」

  我:「跟他们约好了要去聚餐唱歌。」

  小禹:「嗯!我晚上也有事,就不陪你过了。」

  我:「嗯!」

  小禹:「只是为什么你车子可以办这么快,一般都要2天左右,你今天就能拿到车,还挂上牌了。」

  我:「因为我早就来订好车,老板是我家邻居,该附的证件跟该填的资料都填好了,就等今天凌晨12点一过,老板就能帮我办手续,所以我去考照的时候,手续都办差不多了。」

  小禹:「你…厉害。」

  我:「过奖过奖。」

  就这样我骑着我的小红,一起踏上新的人生阶段,十八岁到底差在哪里?心态上面的差异可能比较大,以前偷偷骑车,总是怕被盘查,现在有驾照了,就会故意骑到警察旁边,想等着他来盘查,眼神还带着你怎么不来查我,但是警察根本没理会我,心里总是有点落寞的感觉。

  以前都要去杂货店跟老板混熟,老板才会偷偷卖烟给我们,我现在可以大大方方走进便利店买烟。

  『先生,不好意思可以看一下你的证件吗?』,店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要很酷的从口袋拿出驾照给他看,意思就是我十八岁了,可以光明正大买烟了,而且还要穿着校服才显得珍贵。十八岁到底好还是坏?

  登登:「小昱,拿来看一下。」

  登登:「哇!驾照耶!」

  小黄:「这张就是传说中的免死金牌吗?」

  阿硕:「好好喔!可以每天骑车上学放学载妹子。」

  我:「呃…哪来的妹子?」

  登登:「车子呢?在那在那?」

  我:「那台啊。」

  小黄:「你会不会太骚了一点,红色的车。」

  登登:「你管人家,人家现在有照的。」

  小黄:「有照也不一定要买红色的啊。」

  阿硕:「红色还不错看啊,稍微改一下车灯、方向灯颜色更好看。」

  我:「我没有打算改装唷!换车灯颜色倒是可以考虑。」

  阿硕:「钥匙拿来,试骑一下。」

  我:「不要闹了,我不想第一天牵车就被扣押。」

  登登:「新车耶!」然后就往车上踩两下。

  我:「你…」

  登登:「人家说穿新鞋要踩三下,牵新车也要踩一下才对。」这哪国逻辑。

  登登:「好了好了,动起来,庆生开始。」

  十八岁可以考照骑车,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是十八岁也是有烦恼的事情,「小昱,帮买烟。」、「小昱,帮买酒。」、「小昱你来载我。」、「小昱车借我。」,是的,我是唯一有照的人,所以自然变成大家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但是不是每件事情我都能帮上忙,也是有些事是我能力不及的地方。

  我:「怎么了?」过了几天我接到小黄的电话,说出事情了,叫我赶快来一趟派出所。派出所…一听就是不祥的预感。

  小黄:「阿硕跟登登被抓了。」

  我:「为什么?」

  小黄:「他们骑家里的车出去,遇到警察被盘查了。」

  我:「呃…」

  我:「现在人呢?」

  小黄:「在里面做笔录。」

  我:「他们两个在哪里被抓的?」

  小黄:「派出所前面。」

  我:「…」

  过没多久就看到他们两个走出来,一脸憔悴。

  我:「怎么样了?」

  登登:「没事,就缴钱就好。」

  我:「多少钱?」

  登登:「12000+6000。」

  我:「呃…」

  我:「阿硕,你还好吧!」

  阿硕:「…」

  登登:「他比较惨,他回去一定被骂死。」

  我们四个人就走到旁边的公园,没有多说太多话,觉得今天不是好日子。

  阿硕:「没事,就这样。」阿硕突然开口打破了一片沉寂。

  小黄:「哪里没事,你回家一定被家里的骂死。」

  登登:「我顶多被我妈念一顿,不至于太惨,阿硕可能会被修理了。」

  阿硕:「这就当一个经历跟过程,换个角度想,我有被抓过,小昱现在想无照被抓都没办法了,小昱的人生没办法体验到了,哈哈哈。」

  我:「亏你还笑得出来。」

  阿硕:「本来就是这样,十八岁前总是刺激的,很多事情可以玩,十八岁后就没办法取得的一种乐趣。」

  我:「但是这样的乐趣并不有趣,跟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就算了,还可能有案底。」

  阿硕:「人一生总是会有疯狂的时候,以后老了回忆起年少的狂妄,也算是不留白。」

  登登:「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小昱,你有被抓过吗?你有吗?有吗?」

  我:「这不是什么多光荣的事情吧!」

  登登:「不是光不光荣,是回忆是人生的一个体验。」

  登登:「小黄跟上。」

  小黄:「我不想跟我的钱包过不去,而且我也有体验了。」

  小黄:「以后年纪大一点的时候,这件事可以拿出来说嘴了,两个低能儿无照骑车被抓,还洋洋得意,以后你们就知道丢脸了。」

  登登:「我们没被抓,能让你有东西说嘴吗?」

  阿硕:「就是,我们牺牲一些,为了未来创造美好的回忆。」

  我:「你们高兴就好,这样的回忆是不错,但是一次就够了。」无奈的附和着他们。

  现在想想,年轻的时候总是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现在聚会的时候提起,回忆起当时,觉得年轻真好,年轻时候的冲劲是现在没办法再体会到的了。青春不要留白。

  开学了,漫长的假期过去了,虽然升上二年级,但是跟一年级差不多,课业比较沉重了一些,但是我们依然放学聚在一起,台球间打球,网吧打游戏,但考试前我们开始知道要念书了,约图书馆、K书中心、麦当劳,毕竟二年级如果跟不上,可能就真的跟大学渐行渐远,而文理科分班后,登登改变最多,原本全校倒数三名的他,现在慢慢往上爬升,后来了解原因,是依瑾希望他能好好念书,为了他妈妈也为了将来,我们看到登登这么拚,多少也受到影响了。

  只是二年级对我而言好像是个梦靥,上学期结束前夕,不同的导师却告诉我爸妈相同的话,导师一样打给我爸妈,建议我提早转学,为了这件事,我和爸妈吵了一架,即便我发誓一定会考上公立的大学给他们看,还是无法让他们妥协,他们还是相信导师说的话,所以我又休学了。

  登登:「小昱你怎么又休学了?」春节假期间,低能儿们都问我同样的问题,因为他们都不可置信。

  我:「我也不知道老师在想什么,相处不过一学期,好像就能看到我的未来一样。」

  阿硕:「小昱没关系啦!你可以跟小黄一起转学呀!」小黄学期结束前办理了转学,他是自愿转学的。

  小黄:「对!我感觉私立学校比较好混文凭。」小黄好像很得意他的决定。

  我:「我也不知道要转学还是重考,我再思考看看吧!」

  登登:「好吧!你爸妈手续都办好了,也没办法挽救什么了,我们能做的就是陪你喝个酒解闷。」

  我:「好好好,我知道我去买。」

  整个假期都在思考着下一步,跟爸妈依然没有说话,不过爸爸会放零用钱在桌上,我也刻意避免和他们相遇,深怕又大吵一架,只是现在的我好像困在迷宫,下一步往左还是往右,只能暂时待在原地好好思考。

  犽:「你还好吧!」那天犽打给我,约我出来,我就骑车到她家附近的公园。

  我:「没事。」

  犽:「想好后面要转学还是做什么了吗?」

  我:「还没想到。」

  犽:「转学吧!跟小黄一样找个私立学校念啊。」

  我:「我也有想过,只是还没下决心。」

  犽:「转学、重考、就业,还有其他选择吗?」

  我:「好像也就这样。」

  犽:「唉…你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一次就很厉害了,你能遇到两次。」

  我:「我都开始觉得老师之间有传授传承,知道我有过纪录,比较好处理吧。」

  犽:「别想太多了,反正都已经是事实了,只能往前看了。」

  我:「是啊!只能这样了。」

  我:「妳呢?跟熊还好吗?」

  犽:「也就那样子,还能有什么变化,不过他最近沉溺于数学。」

  我:「什么?」

  犽:「他说他想考数学相关科系,以后当个数学老师,因为他觉得现在的数学老师教得好烂。」

  我:「这样很好啊!至少熊知道要做什么。」

  犽:「嗯!」

  一阵安静之后

  犽:「妳跟瑄还有联络吗?」

  我:「很久没传纸条也没接到她的电话,我也没打给她。」

  犽:「是喔!」

  我:「怎么了吗?」

  犽:「没事,就问问而已。」

  犽:「小昱,你是不是还喜欢着她?」

  我:「不知道。」

  犽:「什么不知道,肯定是的。」

  我:「我自己都不知道,妳为什么这么肯定。」

  犽:「因为你是我姐姐。」

  我:「…」

  犽:「你人太好,不想打扰她,所以选择默默关心就好。」

  犽:「你虽然嘴里不问不说,但是你都有关注着她在学校的一举一动,有时候还偷看着她,别说没有,我在旁边看得很清楚。」

  我:「…」

  犽:「其实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觉得你还是换个目标好。」

  我:「为什么?」

  犽:「因为不适合。」

  犽:「带刺的鱼不要硬吞。」

  犽当时说的话我一直很难领悟出道理来,多年以后,我才知道犽的提醒不是没有原因没有道理。

  隔天一个人跑去书店,原本想要找本书,结果被旅游杂志给吸住了,那个地方好像很漂亮,开始翻阅里面的内容,突然心里有了想法,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了。

  小黄:「你在说笑吗?大哥,不好笑。」

  我:「我像是在说笑吗?」

  登登:「很像。」

  我:「哪里像了?」

  登登:「你的英文程度跟我不相上下,你要去新西兰游学,不要闹了。」

  我:「就是外语不好,才去学啊。」

  阿硕:「你哪来的这想法。」

  我:「看杂志上面,新西兰很漂亮很纯朴的样子,就想去走走看看。」

  阿硕:「要去多久?一个月?两个月?」

  我:「两年吧!游学可以两年。」

  登登:「两年…大哥真的不好笑。」

  我:「我认真的好吗?」

  小黄:「你确定是新西兰不是宜兰?」

  登登:「对啊!宜兰有事我们可以马上帮忙,新西兰我们去了都凉了。」

  登登:「你真的?决心了?」

  我:「嗯!」

  阿硕:「唉!依照你叛逆的个性,我们越说不要你越会去,加上有时候那个固执的脾气,放生了。」

  登登:「好啦!你决定了就好,我们一定支持你的。」

  登登:「小黄你在干嘛!」

  小黄:「我在想新西兰有什么名产而已。」

  登登:「你会不会想太早了一点。」

  阿硕:「去看看也好,如果不习惯就回来吧!」

  我:「嗯!」

  登登:「跟你爸妈说了吗?」

  我:「说了啊!」

  登登:「他们怎么说?」

  我:「一开始傻着眼看着我,然后我妈就问要准备多少钱?去那边要做什么?」

  我:「我一一交代说明后,他们就没有说什么了,应该不会反对吧!」

  登登:「这样就好。」

  阿硕:「我还是Unbelievable。」

  登登:「Yo man!How do you do?」

  阿硕:「This is a pan。」

  后面就是他们开始用非常烂的英文对话,吵吵闹闹中,我却带点不舍,毕竟可能要两年见不到他们,心情有点低落。

  之后我开始办手续,护照、签证、工作证、海外保险,也为了这趟旅程去考汽车驾照换国际驾照,这段时间家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他们放了一笔钱在我桌上,比我那时候说的金额还多了一些,虽然没有说,我想这就是他们支持我的想法。

  准备出发的前两天,正在整理行李跟房间,手机突然想起很久没听到的铃声,是瑄打来的铃声,之前我一直很想打电话给瑄,想问她近况,但是一直碍于她有男朋友了,我不想去打扰,就算打给她,我也只想逃避问题不想面对可能听到的残酷答案。

  这时候却是她先打来了,听她的声音就知道她心情不太好,所以我没问原因就直接找她出来,约在她家附近的湖边。

  瑄:「小昱,最近还好吗?」我还不知道要说什么,瑄就先开口了。

  我:「还好,有点小忙碌。」

  瑄:「有决定好之后要做什么了吗?」看来瑄也知道我休学的事情了。

  我:「嗯!要去新西兰游学。」

  瑄:「游学?」

  我:「嗯!」

  瑄:「好特别的想法。」

  我:「为何特别了?」

  瑄:「有点意外你会做这样的决定。」

  我:「我也是突然想到就这样做了。」

  瑄:「你还是一样,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瑄:「现在想想也是,也只有小昱你有这样的勇气。」

  我:「哈哈!」

  瑄:「什么时候出发?」

  我:「后天早上。」

  瑄:「那我还蛮会挑时间的,晚了就遇不到你了。」

  我:「可以这么说没错。」

  就这样安静了几分钟。

  瑄:「我跟他吵架了。」

  我:「怎么了吗?」

  瑄:「就是为了小事情吵架,他三年级了,要拚考上好的大学,我能理解,但是常常找他又找不到人,我说我要出去他又不高兴,大概都是这样吵架。」

  瑄:「不知道是我要求太多任性,还是他不懂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没有谁对谁错,谁任性谁不懂吧!」

  我:「瑄要的只是陪伴,他要的只是安静念书,可能表达上面差异。」

  瑄:「怎么说?难道我表达不对?」

  我:「不是不对,是重点没有说,瑄想要他陪,为何不直接跟他直说,即使陪他去念书瑄也可以接受,就直接表明就好,不要绕个圈还没说出重点。」

  瑄:「那就是他理解的问题了。」

  我:「不是每个男人都懂女人在想什么。」

  瑄:「好像是这样没错。但是为什么小昱你能懂?」

  我:「我其实是女的可以吗?」

  瑄笑着说:「可以,我了解。」

  瑄:「小昱,好好照顾自己。」

  我:「瑄才需要好好照顾自己,瑄别忘了自己是生活白痴。」

  瑄:「哈哈哈!」

  我:「很晚了,我陪瑄走回去吧!」

  我们这次见面就在这谈笑结束了,一直有个习惯,习惯叫她瑄,而不是用妳来称呼,从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一直到现在,没有变过。

  认识妳,是不是天生的宿命,深夜里,梦里总都事妳的倩影,而心痛是妳给我的无期徒刑。

  就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把明天要走的流程,在复习一遍,而手机铃声划破了房间里的宁静,是小黄的来电。

  小黄:「你在家吗?」

  我:「对啊!不然呢?」

  小黄:「快,有事快来。」

  我:「怎么了?」

  小黄:「安仔跟登登吵架了,我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两个人吵到打起来了。」

  我:「在那?」

  小黄:「学校这边的河堤。」

  我:「等我。」

  什么也不想,衣服换了,钥匙拿了跳上小红,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到了河堤,一片漆黑,没到看人,心想着不会又闹到派出所了吧!就在准备拿出手机拨给小黄的时候,看到桥下那边有人在放烟花,在烟花升空的时候,我看到是他们。

  我:「你们…?」

  登登:「小昱来了啊!」手上拿着香在点着烟花。

  阿硕:「男主角登场了!」

  我:「你们…」我当下意识到被骗了。

  登登、阿硕、小黄、熊、犽、安仔、依瑾和还有一个没见过的女生。

  小黄:「不错嘛!10分钟就到了。」脸上挂着邪恶的笑容。

  小黄:「我们都赌你至少要15分钟以上,没想到10分钟。」

  我:「同学不好笑,我以为真的出事了,闯了几个红灯,速度都维持在100左右。」

  我:「你们干嘛!」

  登登:「明天你就要出发了,当然是欢送啊!」

  阿硕:「你都不知道我们找这烟花找多久。」

  登登:「安仔,火生好了没?很饿耶!太慢我就真的打你了。」

  安仔:「快了快了。」

  我:「呃…你们…」

  登登:「烤肉啊!难道放放烟花就放你走吗?哪有这么简单。」

  犽:「小昱快来,帮忙。」

  安仔:「哪有叫男主角帮忙的,今天他最大。」

  依瑾:「小昱,帮忙帮忙,安仔生个火搞了快半小时了。」

  我:「呃…」

  熊:「每次都小昱生火的,小昱出国了,我看我们就不用想烤肉了。」

  我:「哈哈哈!以后你们多的是时间怀念了。」我开始接手安仔的烂摊子。

  依瑾:「还是小昱可靠一点。」

  依瑾:「对了!小昱跟你介绍一下,我们班的小不点。」

  小不点:「你好,我是何念慈,大家都叫我小不点。」

  我:「你好,我应该不用自我介绍了。」

  小不点:「嗯!」小不点为何叫小不点,因为她的身高155公分,身形很娇小,如果不知道的人会认为她是国中生。

  我:「好了,着了!」

  依瑾:「耶!终于!」

  我:「我开始怀疑本来没有找我,是火生不起来才打给我的吧!」

  小黄:「差不多是这样,要不是安仔笨手笨脚的,可能都忘了打给你。」

  熊:「你废话可以少一点。」

  熊:「你的作用我看就是打那一通电话而已。」

  小黄:「谁说的,我还会帮忙吃。」

  登登:「快快快,肉,大量的肉。」

  依瑾:「来了啦!」

  大家开始忙着准备食材,登登跟阿硕忙着烤肉,我刚生完火,走去厕所洗手,这时犽跟了上来。

  犽:「明天你就要走了耶!」

  我:「嗯!」边应着话边努力把手洗干净。

  犽:「你有跟瑄说吗?」

  我:「昨天瑄有打给我,约出去聊了一下。」

  犽:「这样呀!」

  犽:「然后呢?」

  我:「就跟他说游学的事情,然后听她抱怨一她男友,大概就这样。」

  犽:「她昨天有打给我,问我在做什么,我那时跟熊出去,所以也没多问她,果然她找你了。」

  我:「什么意思?」

  犽:「她最近常常这样,一直打电话要我陪她,我可以就陪她去逛逛,但是熊会不高兴,之前我也跟她说了熊不高兴的事情,她就不说话,觉得好像我也不想理她了。」

  犽:「然后她就说要找你,我说可以啊,只是没想到隔这么久她才打给你。」

  我:「瑄是无聊了吧!没办法一个人,不然会胡思乱想。」

  犽:「我也没办法,我有熊要顾,没办法老是陪她。」

  我:「哈哈哈!我也没办法了,明天就走了。」

  犽:「如果你没有要出国,你会去陪她吧!」

  我:「如果瑄有找我,应该吧!」

  犽:「你还是喜欢着她,很明显。」

  我:「有吗?」

  犽:「你不说也知道,姊妹不是当假的。」

  犽:「出国也好,让你能好好地放下。」

  我:「放下什么?」

  犽:「放下瑄,最好从国外带个女朋友回来。」

  我:「呵呵…」我冷笑了一下。

  犽:「你不在也好,我不用在听到你唉声叹气。」

  我:「我可以寄信给妳。」

  犽:「好啊!但是别奢望我回信。」

  我:「知道。」

  我还喜欢着瑄吗?应该要问我忘记过瑄吗?我和瑄虽然很少联系了,但是我对瑄还是有着那感觉存在,就是那第一眼的感觉,曾经犽也问过我,为什么选瑄没选她,我说就是第一眼的感觉,而且熟了之后,觉得犽真的一辈子的朋友,有时候不用多说什么,都大概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犽也是唯一一个会让我愿意把心里的事说出来的人。

  登登:「小昱,明天你怎么去机场?」

  我:「坐车去啊!」

  登登:「你爸没有要载你去啊?」

  我:「他要忙公司的事情,应该没空理我。」

  登登:「喔!」

  阿硕:「那你车呢?丢着?」

  我:「会把钥匙留在家,我爸应该会帮我顾着吧!」

  阿硕:「不用麻烦叔叔了,交给我就可以了。」

  我:「我不想,回来可能变成一堆废铁了。」

  小黄:「不,会尸骨无存。」

  安仔:「如果给阿硕依照他个性,一定改装的。」

  阿硕:「一定要改的,这样才能当罗西。」

  我:「萝卜啦你。」

  登登:「没办法想象小昱不在,觉得少一个人怪怪的。」说完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我:「两年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干嘛那种表情。」

  登登:「这样之后谁帮我们买烟买酒,唉!」

  我:「我看这个才是你们感伤的地方吧!」

  未来的两年,见不到你们,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考上理想的大学,感情顺利,等着我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