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二步-原来连续剧都这样演的

纯还是蠢 伍思琪 8481 2019-05-21 07:26:16

  瑄的事情也过了一段时间,某天中午准备去小黄他们班上打酱油,中途却有人叫了我。

  昕:「小昱。」

  昕,她叫林如昕,一个身高174公分的女生,跟低能儿的女朋友同班,所以就认识了昕。

  我:「什么事?」

  昕:「有没有空,陪我去买午餐。」

  我:「喔!怎么没找她们?」

  昕:「她们都跑去找你兄弟们了,没人理我。」

  我:「呃…这个我能体会。」

  昕:「你跟3班的洁如好像很要好。」

  我:「嗯!我很不想承认,她都叫我姐姐而已。」

  昕:「常常看到你们在打闹,还有拿一本笔记本,是上课笔记吗?」

  我:「不是,以前写纸条,很容易不见,所以就改用笔记本。」

  昕:「这样啊!」

  我:「嗯!」

  昕:「那…我也可以写纸条给你吗?」

  我:「啊?…可以。」

  昕:「就这么说定了。」

  我:「嗯!」

  就这样,我跟昕也开始传起了纸条,内容不外乎都是八卦,偶尔也会有课业上的问题,纸条传着传着变成晚上也会开始通电话聊天。

  只是有天昕打电话给我,一开始一如往常般,聊着学校的事情,只是昕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

  昕:「小昱,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我:「没有吧!」我突然想起了瑄。

  昕:「心仪的对象都没有?」

  我:「应该吧!」说的有点心虚。

  我:「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

  昕:「小昱,你当我男朋友好不好?」

  我:「啊?」

  昕:「我是认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昕的语气听起来似乎非常镇定。

  我:「有点突然。」

  昕:「我知道有点突然,就是…。」

  我:「就是什么?」

  昕:「就是喜欢你,你很贴心的那种感觉。」

  我:「有点意外。」

  昕:「为什么意外?」

  我:「因为从没想过你…会喜欢我。」

  昕:「为什么?」

  我:「因为妳比我高4公分,而且在学校里,感觉追求妳的人应该很多。」

  昕:「你很介意身高吗?」

  我:「那到不是,一般来说女生不是喜欢比自己高的男生吗?」

  昕:「身高不能代表什么,感觉比较重要吧!」

  我:「…」

  昕:「怎么了不说话了。」

  我:「可以试试看。」

  昕:「所以你答应了?」

  我:「嗯!」

  后面我们聊什么我不记得了,因为我沉醉在昕的告白,很特别的感觉,昕身高比我高,条件也比我好,觉得有点意外。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时候会直接答应昕,可能就是试试看,不试怎么会知道的那种感觉吧!不然就是受了他们的影响,不想一个人的感觉。

  隔天放学后,我又被低能儿们围起来公审。

  小黄:「说!老实说。」

  我:「说什么啦!你们应该什么都知道了,还要问什么?」

  小黄:「好像是这样。」

  登登:「有点不可思议。」

  阿硕:「MAGIC。」

  我:「什么MAGIC。」

  阿硕:「爱的魔力。」

  登登、阿硕:「MAGIC。」

  昕:「小昱。」

  登登:「大嫂来了。」

  我:「什么大嫂?」

  登登:「你比我们大两岁,所以如昕是大嫂。」

  阿硕:「拜见大嫂。」

  昕:「什么大嫂。」昕笑得很开心。

  我:「别理他们,他们常常忘了吃药,神经不正常。」

  昕:「陪我去坐车。」

  我:「嗯!」

  小黄:「我们要去网吧,你不去?」

  我:「我先陪昕去坐车,等等过去。」

  隔天我再打扫厕所的时候,我看到犽跟瑄走了过来,犽拿了本本给我,而瑄只有跟我打声招呼后就进教室去了。

  『小昱,你跟如昕在一起应该要恭喜你,但是有点突然,你是真的放下瑄了吗?我是真的希望你放下瑄,但是不是找一个人代替瑄,这样对昕会不公平。』

  『我没有把昕当成瑄的复制品,或许我的心里依然有瑄的存在,但是想忘记瑄放下瑄,或许尝试接受另一个会比较快。当然我也不知道昕能不能取代我心里的瑄,但是总是要试试看才知道,我要嘛不付出,一旦付出了,就是我的全部。既然我答应昕交往了,自然不会辜负昕或是想单纯利用昕来忘记瑄。』

  犽看到我本本回的内容后,没有回复我什么,只有见到面的时候叫我加油。

  就这样我跟昕在一起了,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会陪她去学校商店买东西,在她们班外面走廊聊天,放学陪她去等车,晚上会通电话,假日会去看她练舞,只是约她出去,她却常常以家里管得严推辞,而我也没有强求她,就这样过了一个月。

  某天放学前,安仔的女朋友洛萍叫住我,拿了一封信给我,而那封信的封口用OK蹦贴着。

  我;「这什么?」

  洛萍:「昕给你的。」

  我:「昕呢?」

  洛萍:「她今天中午过后就回家了,交代我放学拿这封信给你。」

  我:「喔。」

  洛萍:「我先走了喔,安仔在等我。」

  我:「嗯!」

  洛萍走了之后,我打开昕给我的信。

  『小昱,对不起,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要告诉小昱,我们分手好吗?这一个月我很开心,小昱一直都很体贴,对我也很好,但是总觉得我们当朋友比当情人合适,是我太自私,想着自己,但是也不能这样欺骗自己欺骗小昱,我们继续当朋友就好,好吗?』

  看完信之后,觉得这时候应该要下雨,我要跑到操场去淋雨,这样才能掩饰眼泪,一直不懂自己做错了什么,幸福来的好像很快,但是走的也很快。

  瑄:「小昱,你怎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瑄走到我旁边。

  我:「没有。」我擦掉脸上的泪痕。

  瑄:「明明就有事,怎么了吗?跟昕吵架了?」

  我:「不是。」

  瑄:「那是?」

  我把昕写的信拿给了瑄。

  瑄:「怎么这么突然?」瑄看完信后这样问着我。

  我:「我也不知道,刚刚洛萍拿给我的。」

  瑄:「这样有点奇怪,太过于突然了,说你很好,但是要退回朋友关系。」

  我:「我也不懂。」

  瑄:「唉!小昱别难过了。」

  我:「嗯!没事。」

  瑄:「真的没事?」

  我:「嗯!」

  瑄:「好!我走了,学长在等我。」

  我:「嗯!」

  瑄:「别想太多,你真的很好,是昕不懂珍惜。」

  我:「嗯!」

  瑄:「在写本本给我。」

  如果我很好的话,你为什么会选他?瑄走了之后我心里出现的是这句话,之后一个人就走到学校科学大楼发呆,整个人似乎没有了灵魂一样,就坐在楼梯,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做什么。

  登登:「在这啦!你在这干嘛!我们找你很久了。」

  我:「…」

  小黄:「你电话关机,放学又看不到人,我们在校门等你很久,要不是安仔跑来跟我们说,我们都要等到天荒地老了。」

  登登:「小黄你不要废话了。小昱给你。」登登递了一瓶我最爱的花茶给我。

  登登:「你都不知道为了买这罐花茶,我们都要走完整个城市。」

  小黄:「钟登你也不要废话,没有整个城市,大概半个差不多。」

  安仔:「你们两个都别废话,小昱,还好吗?」

  我:「嗯!」

  安仔:「我陪洛萍去坐车,洛萍在路上跟我说,昕要跟你分手,我马上回头来找你,校门遇到他们,他们都说在等你,但是没看到你。」

  我:「消息传真快。」

  阿硕:「学校才多少人,很简单吧!」

  登登:「等等熊跟洁如也会来。」

  我:「呃…有必要搞到全校都知道吗?」

  小黄:「刚找不到你,就打电话问熊,熊说没跟你在一起,我就稍微跟熊说了一下事情经过,他就说他们马上回来。」

  我:「呃…」

  小黄:「到底什么事情?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我:「你们自己看吧!」我把信递给了小黄,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他们围在一起看那封信。

  熊:「你们都在这啊!」他们还在看信的时候,熊跟犽从楼梯走了上来。

  犽:「到底什么事情?」犽就坐到我旁边问着我。

  我:「你们等等自己看就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也希望有人能跟我说是怎么回事。」熊跟犽也靠了过去一起看着那封信。

  犽:「这…」

  登登:「这…」

  阿硕:「这…」

  小黄:「这…」

  熊:「这什么东西啦!」

  小黄:「对!这什么东西。」

  登登:「这个逻辑有点奇怪!」

  小黄:「怎样的奇怪?」

  登登:「例如一个女生说我很帅,但是又说我很白痴,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

  小黄:「这个不是例如,是事实。」

  阿硕:「对…千真万确,是个白痴。」

  登登:「说什么啦!没被打过吗?」

  阿硕:「来啊来啊!打我啊笨蛋。」

  小黄:「第一次听到人有这样说,是阿硕求你打他的,你就打吧!」

  登登:「安仔帮我抓着阿硕。」

  安仔:「追不到他啦!他跑超快的。」他们四个开始你追我跑。

  犽:「没事吧!」犽坐在我旁边,手搭在我肩上,轻轻拍着我的肩。

  我:「嗯!没事!」

  犽:「其实昕说的也没错,小昱你人很好,很懂女生的心,这是你的优点,但是也是你最大的缺点。」

  我:「怎么说?」

  犽:「因为害怕吧!」

  我:「什么意思?」

  犽:「害怕失去。」

  我:「我不太懂。」

  犽:「如果有天分手了,是不是就是失去一个最懂你的好朋友,当然昕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就我的看法是这样。」

  犽:「爱情没有人保证一定长长久久,但是朋友却是可以一辈子的。」

  我:「所以你的意思是那时候瑄也是这样想的?」

  犽:「是的!所以你不要跟我告白,我不会答应的。」

  我:「妳没看到妳旁边的那只玩偶熊瞪着看吗?」我笑了一下。

  登登:「呼!好了!会笑就真的没事了,来帮忙抓阿硕啦!他太会跑了。」

  就在玩鬼抓人的游戏下结束短暂的聚会,回家的路上,一直反复思考犽说的话,爱情的确没人敢保证会长久,但是朋友可以是一辈子不变的。

  昕跟我分手之后,我的生活没有太多的变化,上学听课写笔记传纸条,放学打球打游戏,他们陪女朋友的陪女朋友,我孤单的人依旧孤单,就这样又一个学期过去了,准备迎接我们的是暑假。

  暑假应该是学生最快乐的时光,可以放很长很长的假期,然而这个暑假对我来说,有喜有忧有笑有泪,这个暑假一开始,第一届的同学毕业了以及脱离考试深渊。

  小禹:「小昱,记得晚上唱歌喔!」

  我:「好啦!我没忘记啦!」

  小禹是我第一届的好朋友,他们刚刚考完大学大考,晚上准备好好的庆祝,虽然我是他们的『学弟』,但是他们还是盛情地邀约我。

  晚上我也准时赴约,跟第一届的同学们寒暄几句后就一起进入包厢,当我们唱歌唱到一半的时候,看到以前的同学牵着昕走进包厢,他们跟我点头示意了一下,就找位置坐了下来,小禹这时候靠到我耳边。

  小禹:「以前说家教严,都约不到,才隔不到半年就不严了。」

  我:「你这是说我能力不足的意思吗?」

  小禹:「你的能力足不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另一件事,等等结束后跟你说。」

  我:「什么事不能现在说,神神秘秘的。」

  小禹:「现在不适合。」

  我一直在猜想小禹到底要跟我说什么事,能有什么事是不能当下说,要单独说,有这么重大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小禹:「小昱,走,陪我买烟。」

  我:「嗯!」

  小禹:「各位先走了,改天再约。」小禹说完就把我拉走了。

  我:「到底要说什么事情?」

  小禹:「一件你或许没想通的事情或是你没想过的事情。」

  我:「呃…关于什么?」

  小禹:「如昕的事情。」

  我:「怎么了吗?我跟她很久没联系了。」

  小禹:「你要仔细听好,这件事是如昕现在的男朋友跟我说的,他交代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觉得还是要让你知道比较好。」

  我:「嗯!说吧!」

  小禹:「如昕跟她现在男朋友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跟他坦承了一件事,就是当初如昕还没跟你交往的时候,已经有跟别的人在交往。」

  我:「校外的?」

  小禹:「不是,是校内的,你听我说完。」

  小禹:「如昕说那个时候她加入热舞社后,社长一直对她很好,那个社长就是第二届好像叫牧峰吧!」

  我:「他不是有女朋友吗?全校都知道的事情,连主任老师都知道,公开的事情。」

  小禹:「对,就是因为牧峰有女朋友,但是他私下又在追如昕,之后牧蜂跟如昕发展成地下情,不敢张扬,偷偷摸摸的,他们出去约会都会找如昕的姊妹当挡箭牌,但是他们两个在热舞社的动作很快就让人怀疑,如昕一直担心被人发现,怕被人说闲话,或是背后指指点点的,一直想办法,想让人不会怀疑她跟牧峰的地下情。」

  我:「所以?」

  小禹:「然后牧峰就教她,要如昕表面假装跟别人交往,放出烟雾弹,转移其他人的注意,如昕本来不想,但是又说不过牧峰,就答应牧峰。」

  小禹:「为什么找上你也是牧峰给的意见,因为你念过第一届,全校一半以上的人都知道你是谁,所以表面上跟你在一起,绝对能吸引大家注意力,不会再去怀疑牧峰跟如昕有问题。」

  小禹:「然后你答应跟如昕交往后,牧峰却开始不高兴,觉得如昕跟你太好,开始吃醋,怀疑如昕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你,如昕为了证实给牧峰看,就跟你提分手。」

  我:「原来是这样。」

  小禹:「精彩的再后面,如昕跟你提出分手那天,她不是中午就请假回家了,牧峰那天也是一样,他们两个约好出去看电影,结果被牧峰的女朋友撞见,结果如昕当场被牧峰的女朋友赏了一巴掌,说她勾引牧峰。」

  我:「啊…这连续剧都不想演的剧情,哪有这么巧。」

  小禹:「是牧峰逃课没有跟他女朋友说,找不到牧峰就问牧峰的哥们,才知道牧峰跑去看电影,牧峰也没跟他们说他跟如昕的地下情,而且大家都以为如昕是跟你在一起的,没有人会想到牧峰是跟如昕出去,牧峰跟如昕也是蠢,两个人也不会跑远一点,偏偏选学校附近的电影院,就这样被抓到,也不能怪谁。」

  我:「然后呢?」

  小禹:「然后就是牧峰跑去追他女朋友求原谅,把如昕一个人丢在那边,之后牧峰答应『正牌』女朋友,会跟如昕断开关系,那天过后两个人就断了联络跟关系了。」

  我:「这个我真的没想过,挖这个坑会不会太深了一点。」

  小禹:「这背后真正的原因你了解了吧!」

  我:「嗯!我只是一颗烟雾弹,被牧峰跟昕利用了。」

  小禹:「你真的太傻了,傻到被利用都不知道。」

  我:「我怎么可能会想到有这样的坑洞,这个牧峰很会玩不错,以后有的是时间找他麻烦。」

  小禹:「别闹太大,虽然牧峰是渣男一个,但是你千万不要冲动。」

  我:「嗯!我知道。」

  小禹:「走吧!很晚了等等就没车了。」

  我:「好。」

  那天听完小禹说的话,好像找到遗失的拼图,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能完整的拼凑起来,然而要开始想着要怎么整那个牧峰,虽然我很想当面打他一顿,但是我也不是那样的人。

  过几天我跟低能儿们相约出游,我也告诉他们整件事的经过。

  小黄:「这个比连续剧还要烂的剧情你也能遇上。」

  登登:「我就觉得事情不是这么单纯,只是没想过是这样的。」

  登登:「这样来说,阿硕、小黄跟安仔应该也会知道才对,女朋友都跟如昕同班的。」

  阿硕:「我不知道,我女朋友跟如昕不同圈。」

  小黄:「我也是现在才知道,而且我跟她早就分手了,如果知道早说了。」

  阿硕:「这牧峰不错,大小通吃,吞不了就把小的放了,结果如昕最惨,牧峰没了,小昱也没了,这应该是活该。」

  我:「也不能全怪如昕,毕竟主意是牧峰给的,只能说如昕自己盲目了。」

  登登:「小昱想好要怎么整牧峰了吗?」

  我:「还没想到。」

  阿硕突然贼贼的笑说:「不然我们可以…」

  登登:「哈哈哈!这个好,可以。」

  小黄:「这样人要多一点,叫上熊、安仔一起,登登你也叫上你女朋友。」

  登登:「这有什么问题。」

  阿硕:「到时候大家随机应变,整死他。」

  过了一个星期,就是学校的返校日,全校的学生都要回去报到,而我们准备要升上二年级,返校那天也要回去看看文理科分班。

  小黄:「哇!文科四班根本就是经典放生班。」

  安仔:「登登、阿硕在一个班,全年级最难搞的都几乎在四班,还好我选理科。」

  小黄:「对,还好我们选理科。」

  小黄:「咦…小昱怎么会在文科五班,小昱应该也要去四班才对啊。」

  我:「因为我还有的救,他们两个是没救了。」

  登登:「说什么东西,文科四班一定是最优的好嘛!由我撑起一个班。」

  我:「你先看一下四班的导师是谁再说。」

  安仔:「哇…是我们一年级的班导,哈哈哈,登登、阿硕你们惨了。」

  我:「不会惨啦!这个老师很好很会带班,我国中数学老师。」

  安仔:「这样说没错,只是规定很多而已。」

  我:「我也希望我在四班。」

  阿硕:「走了走了,你们看,要准备开始了。」

  那天阿硕的计划就是在返校日这天整一整牧峰,让他难堪。

  依瑾:「牧峰学长,你怎么可以这样。」依瑾是登登现任的女朋友,我们看到牧峰跟他的『正牌』女朋友准备走出校门口,登登用眼神示意依瑾开始,依瑾就照计划走了过去。

  牧峰:「妳是谁?」

  依瑾:「你问我是谁?你都忘了吗?」

  牧峰:「我不认识妳,妳想做什么?」

  依瑾:「前几天你才带我去看电影,一起吃晚餐,你还送我回家,你都忘了吗?」

  牧峰:「妳别乱说,我根本不认识妳。」

  牧峰:「我不认识她,妳别听她乱说。」牧峰赶紧跟女朋友解释着。

  登登:「你带我女朋友去看电影?还一起吃晚餐?」

  牧峰:「你又是谁?你们不要含血喷人。」

  登登:「什么含血喷人,你又不是第一次带别人的女朋友出去了。」知道的人才会知道登登要针对牧峰,不知道的人会觉得登登应该要管管自己的女朋友才对。

  牧峰:「你说什么了?你们是故意乱说想抹黑吗?」

  依瑾:「什么抹黑了?那天你还很多甜言蜜语,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和你女朋友分手,叫我也跟我男朋友分手,然后我们就在一起的,你那时候敢说,现在为什么不敢认了?」

  牧峰:「我不认识妳,不可能说这些话。」

  依瑾:「你这渣男。」

  登登:「我不管,牧峰,你今天要给我一个交代,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牧峰:「没有的事情要交代什么,你们来麻烦的是不是?」

  阿硕:「哇…安仔你看看,原来自称校草的是这样呀!吃完不认账。」

  安仔:「对啊!好丢脸,如果我是他,脸都不知道放哪了!」

  小黄:「我们安静一点。」

  牧峰:「你们有完没完,一个个来找事啊!」这时候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依瑾:「好啊!就当我们来找事好了,为什么全校这么多人不找就找你?没事会这么无聊,就是真有此事才找你理论。」

  登登:「牧峰,你最好老实说清楚这事。」

  牧峰女朋友:「牧峰,上次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不会再搞地下情,不会脚踏两条船,你为什么就是不会改?」

  阿硕:「原来还有上次啊!厉害了厉害了!」

  小黄:「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牧峰:「根本没的事情,是他们来找事的。」

  牧峰女朋友:「没事会找你吗?你不用再说了。」说完转头就走了,而低能儿们把牧峰围着不让他走。

  牧峰:「你们是怎样,欠揍吗?」牧峰紧握着拳头看着登登。

  登登:「试试看啊!」登登才说完,牧峰的拳头就朝登登挥去,而登登也闪了过去,但是拳头毕竟不长眼,打到旁边的小黄。

  小黄:「卡!导演,当初说好的不是这样啊!」我们一群人笑爆了。

  牧峰:「你们是仗着人多,找我麻烦吗?」

  我:「别人为什么要找你麻烦,你不算计别人,会有人找你麻烦吗?」原本我站很后面,刻意不让牧峰看到我,觉得不太对劲,怕等等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牧峰:「什么算计,你说清楚你。」

  我:「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登登:「你算计小昱跟如昕,难道没有吗?」

  牧峰:「…」

  登登:「敢说敢做不敢认吗?」

  阿硕:「我觉得事情要说清楚一点,不然观众会转台的。」

  牧峰:「有…什么事…不敢认。」说话开始结结巴巴。

  登登:「你还是嘴硬不认就是了,我的家伙呢?」

  阿硕:「在这。」阿硕从书包拿出一个小扩音器。

  登登:「各位围观的同学大家好,我是二年级的钟登,今天要来跟大家说个故事,这位自称本校校草的牧峰学长,之前脚踏两条船,偷吃就算了,为了避人耳目,还设计别人当烟雾弹,被人抓包了还不知悔悟,丢脸到家,希望各位评评理,给个公道。」登登用扩音器这样说,这声音我看全校都知道了。

  牧峰:「你们别想乱扣帽子,无凭无据,血口喷人。」

  昕:「你…真的不愿意承认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昕也在旁边了。

  牧峰:「…」

  昕:「你怕被人说话,叫我找小昱当烟雾弹,避人耳目,之后又告诉我,你会跟你女朋友分手,叫我也跟小昱分手,结果呢?我被赏了那一巴掌的时候,你安慰过我吗?你知道我多难过吗?我难过的不是被打那一巴掌,我难过的是因为相信你,结果我伤害了小昱,到头来都是我在扛责任,你有负起一点点责任吗?」

  牧峰:「我…」

  小黄:「案件女主角登场,整个态度变了。」

  登登:「你什么你,男人敢做就敢承认,大不了一句『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就可以解决一切了,但是你却不敢认,把事情搞到这样也是你自找的。」

  我:「好了,他丢脸也丢大了,我们走吧!」

  阿硕:「等等,他还没道歉。」

  登登:「对啊,学长来,扩音器借你。」

  牧峰:「…」

  我:「人要脸,树要皮,不要连人都当不了。」

  我:「我们走了,如果他会认的话就不会厚脸皮偷吃了,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在一个厚脸皮的人身上。」

  登登:「学长,好好反省。」

  阿硕:「学长,好好反省。」

  我们就这样留下牧峰一个人,站在那被人指指点点的。一群人就这样边走边笑,讨论着刚刚的闹剧。

  登登:「好爽,他以后再学校应该混不下去了吧!」

  小黄:「我牺牲最大,钟登你刚刚干嘛闪开。」

  登登:「反射动作没办法啊!」

  小黄:「你这样伤及无辜了。」

  我:「我没想到昕会出现更没想到她会开口坦白。」

  阿硕:「这都在计划中的事情。」

  我:「什么?」

  阿硕:「早上坐车来学校的时候,车上遇到她,大概跟她说了一下我们要做啥,她没有说话,只有点头示意一下。」

  我:「你这样不就陷害到她现在男朋友。」

  阿硕:「没有,我说是牧峰女朋友那边流传出来的消息,所以没事的啦!」

  我:「嗯!这样就好。」

  我:「不过依瑾真的很会演,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依瑾:「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我:「什么?」

  登登:「妳…最好老实交代清楚。」

  依瑾:「前几天的确有人带我去看电影吃晚饭。」

  登登:「谁?」

  依瑾:「你啊!不然还有谁?」依瑾就靠在登登身上,散发着甜蜜的气氛。

  我:「我…无言以对。」

  阿硕:「咦…如昕耶。」

  远远的可以看到如昕站在河边看着发呆,我起身往她的方向走过去,示意他们不要跟来。

  我:「昕,还好吗?」

  昕:「嗯!」

  我:「刚刚妳…」突然觉得这样开口好像不太好意思。

  昕:「没事,我也松了一口气。」

  昕:「这件事一直憋在心里,也闷在心里。」

  昕:「一直觉得对小昱你很抱歉,那时候不该听他的建议,更不该利用你。」

  我:「没关系。」

  昕:「如果知道他会过河拆桥,我也不会这样伤害你。」

  我:「他刚刚也得到教训了。」

  昕:「小昱,真的对不起,我不该利用你的。」

  我:「没事的,这证明妳那时候很喜欢他,爱情有时会让人盲目的,所以不用再自责,这件事就随刚刚的闹剧里过去吧!」

  昕:「嗯!」

  我:「最近还好吗?」

  昕:「还可以。」

  我:「那就好了,我要跟他们出去,先这样了。」总觉得开始有点尴尬了,所以找理由先跑了。

  昕:「好,开学见。」

  我:「嗯!」

  我很想问昕,他喜欢过我吗?还是真的只是利用了我?但是觉得这都过去了,即使问了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真心的喜欢一个人,沉溺在那个氛围中,有时候也会扰乱了一个人思考,有的时候害怕失去一个人,或许就会伤害一个人,昕害怕失去牧峰,所以伤害了我,牧峰害怕失去女友,所以伤害了昕,最后清醒了,才会知道这才是真的一出闹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