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纯还是蠢

第一步-喜剧还是悲剧

纯还是蠢 伍思琪 9919 2019-05-21 07:25:28

  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同窗好友都升上三年级,正在为人生下一阶段『考大学』奋斗,然而我二年级上学期的时候,休学了,在咖啡店边打工边决定未来,这半年来我也考过转学考试,也思考过去留学,最后我还是决定复学。

  回学校办理复学的那天,我向教务主任提出了一个任性的要求,我要从一年级开始,教务处突然安静下来了,里面的教职员停下了手边工作,目光都朝向我身上。

  教务主任:「再休学就没办法再复学,万一,只是万一,你再休学只能重考或转学考。」教务主任很警慎的提醒我,我只有点头示意。

  教务主任:「为什么想要从一年级开始?」教务主任边找资料边问着我。

  我:「因为我上次一年级的成绩不够好,所以想从一年级重新再来。」其实我一年级成绩还算可以,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这样做。

  教务主任:「你有想好了?办下去就不能反悔了!」

  我:「嗯!」

  教务主任:「你爸妈呢?他们没有反对吗?」

  我:「没有,不然他们也不会帮我签章,他们帮我办休学的时候也没问过我,这次办复学他们也没有多问什么。」

  我:「主任,这件事我已经决定这样。」

  正常来说复学应该从二年级开始,只是要跟下一届的学弟学妹们一起,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或是哪根筋不对,我想从一年级开始。

  学校规定里面,学生在同一校内只能五年,也就是最多只能待五年,所以我变成没有后路了,这次一定要毕业不然就是转学,更惨的说法是辍学。

  主任听完我的任性要求后,帮我安插班级,加上我的手续办理有点麻烦,因为不只复学手续要办理,我的身分证号码跟姓名都改过,所以学籍数据都必须重新修改,就像是一个新的开始。

  为什么改姓名?因为我爸妈拿着我的八字给命理老师看,身分号后面三个4不好,我爸妈想说身分号码都要换了,顺便名字也改了,一切都重新开始,我本来叫王雅昱,亲戚、朋友都叫我小昱,现在改名为王品捷,但是还是习惯小昱这个小名。

  王宥任、王楷鑫、王顗誉、王亦钧…等等,我却选了王品捷,雅昱、品捷很像女孩子的名字。

  复学办得很仓促,因为我是在开学前几天才去办理,我没有参与新生训练,况且我根本不算是新生。

  为了避免误会,我必须先要用开记者会澄清,我不是个不良学生,我念的是公(市)立高中,如果依照高中联考的分数,正常填写志愿的情况下,应该落在第四跟第五志愿,但我却因为每天想多睡一点,所以把离家最近的填在第一选项,接着才从第一志愿开始填,所以我就这样进了我的第一志愿,原本的国中升格成立的高中部,还是高中部第一届的学生,入学的时候还有到教务处拿到奖学金,因为我算是高分录取。

  国中三年因为都在资优班,全校成绩都在前50名内,而升上高中的一年半都在同间学校,学校内学务处、教务处、教官室、总务处很非常的熟悉,都像自己家一样。

  学务主任:「王雅昱,不要以为升上高中就会忘了你。」

  学务主任:「王雅昱,几分了?快迟到了,要去罚站吗?」

  教务主任:「王雅昱,你成绩跟国中比怎么差这么多?」

  教务主任:「王雅昱,你有在上课吗?」

  教官:「王雅昱,你头上这是什么?去洗掉,然后到教官室找我。」第一次服装仪容,因为使用发胶,被叫到教官室写悔过书。

  教官:「王雅昱,中午午休时间你不睡觉在干嘛!到教官室来。」午休时间在打牌,被叫到教官室再次写悔过书。

  教官:「王雅昱,你们聚集在这边做什么?到教官室来。」国中部学弟跟高中部同学吵架,我从中协调,被叫到教官室写悔过书。

  教官:「王雅昱,很多学校的第一次都是你,你也要第一个被记小过吗?」

  我什么事都没做,只是去教官室找教官签名,这次不用写悔过书,只是无缘无故被念了一下。

  也因为是新成立的高中部,所以上了二年级,带班的导师很注重班级的升学率,如果带的班级越多人上大学,升学率越高,较容易获得原学校续聘的机会,也有机会转任其他明星学校的机会,所以第一届二年级上学期末,我的导师打了通电话到我家,说我成绩不理想,考大学会很辛苦,会考不上『理想』的大学,所以我的爸妈听从老师的建议,在没有跟我沟通下,就帮我办理休学,之后也安排我转学考试,连军校都帮我报考,明明我的成绩在全校中上,没有记过处分,更没留校察看,如果我考不上大学,那么我后面的人不就该去…跳楼,就这样我休学了半年。

  为何我会知道这件事,因为班上一半的同学家里,都接到一样的电话,而休学或是转学的只有一人。

  第一届开学之后,搜索页『雅虎』还叫『奇摩』的时候,奇摩聊天室非常热门,那时几个同学在奇摩聊天室就建立了学校学生的聊天室,自然而然就常常在上面聊天说八卦,也方便在上面认识其他的班级的同学。

  办理复学后,我上了学校的聊天室,里面有第一届的同学,也有第二届的学弟妹,也有几个新生,我的老同学们向那些新生介绍了我,同时让我叫声学长来听听,这边不方便说我回了什么,因为都是不堪入耳的话,但也就是这样我认识了小黄与登登他们几个我称为低能儿的朋友,一群到现在还是会玩在一起的朋友,到底是幸运还是悲惨。

  开学的第一天,因为先去了教务处询问班级,所以我比较晚进入教室,当我进入教室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看着我,还好唯一的空位就在后门旁边,我可以直接就坐。

  第一天,除了国中部直升高中部的人彼此间会认识外,其他的人对于彼此之间,根本就是陌生人,更别说一个学长坐在同一间教室,那种尴尬的气氛。

  开学后的第二天,我和小黄、登登他们几个新生约放学后,在学校旁的一家便当店见面,然而初次见面总是会有点紧张,我还没走到便当店,就看到店外有一个穿校服的人在抽烟,看衣服非常新,肯定是新生,心中莫名滴咕起来,现在的新生都这么大胆,以前我们都要东躲西藏的,他却大剌剌地,毫无忌讳的享受起来,我也从书包拿出一根烟,点上了火,朝那位新生走了过去,而那个在门口外面抽烟的就是小黄,我问怎么只有他,其他人呢?他说其他人都在便当店吃饭,当他们看到我跟小黄再谈话,就一个一个走出来,感觉起来是不幸的开始。

  小黄,本名黄柏书,小我一岁,身高大概160-163公分左右,他是重考生,像是一台万用计算机,但是里面装的不是正常的知识学识,而是奇奇怪怪的东西,尤其是电影电视的台词片段,也是我们之中最会说垃圾话的人(再次教学:垃圾话的意思就是没有意义的话,通俗来说就是废话)。

  登登,本名钟登,身高176公分,如果不说话的话,长的还蛮帅的,很重视朋友,但是…是个低能儿,不是真的智商低能,而是常常做些低能的事情,他的伟大梦想是白天种西瓜,晚上开着改装出租车去载客,他是单亲家庭,也是独生子,我们都觉得他应该有个弟弟叫钟声。

  阿硕,本名张宇硕,身高和登登一样,常常做一些疯狂的事情或是疯狂的想法,会骑车的时候,很爱骑快车,过弯压车,然后最常摔车,未来的梦想常常在改变,一下要卖炸鸡,一下又说要开便当店,不然就是要当罗西(MOTO GP车手)。

  熊,本名舒骏,身高大概172公分左右,因为长得很像玩偶熊,很喜欢摸着自己的耳朵,尤其是害羞的时候,他是我国中学弟,现在到了高中却变成同学,而熊住的地方跟我家距离最近,所以放学后或是出去玩要回家都是一起走。

  安仔,本名林梓安,长相也很帅气,是我们这群里面身边最不缺女伴的人,认识他到现在,他好像不知道什么叫空窗期,他好像不知道单身狗的痛。

  对他们而言,我既是学长又是同学,所以对我充满许多好奇,我的个性很随和,常跟他们吵吵闹闹,没有那种学长跟学弟的样子。

  熊:「小昱,你为什么会想从一年级开始?」

  我:「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灵感,就突然觉得应该要从一年级开始。」

  小黄:「就是整个打掉重练。」

  我:「差不多吧!」

  熊:「你比我们大两岁,有点怪怪的。」

  我:「真的计算起来是一岁半左右。」没办法我八月出生的,如果同届来说我算是年纪最小的。

  登登:「下这决定真勇敢。」

  登登:「完全没有退路。」

  阿硕:「小昱,你家人没反对?」

  我:「他们只有说这样也好。」

  小黄:「就这样?」

  我:「他们还说了什么我也没听,大概这句就能完全表达了。」

  安仔:「我跟小昱差两岁又11天。」

  小黄:「你年纪最小,小弟去帮忙买饮料。」

  阿硕:「但是他头最大。」

  登登:「大概大了1.5倍。」

  小黄:「头围大概跟我腰围差不多。」

  安仔:「腰围会不会太夸张。」

  登登:「可以跟我比比看。」

  安仔:「不了,我知道你很瘦。」

  安仔:「我们可以停止这个话题了吧!」

  我:「现在也晚了,该走了吧,明天再聊。」

  熊:「小昱,一起走吗?」

  我:「嗯!」

  那天的见面之后,我常常都跑去登登或是小黄的班上串门子,放学或休假时,我们一群人就是打台球打球、网吧打游戏、唱歌、或是跑去西门步行街猜拳,输了要去跟指定的女生要电话等等,高中生会做的事情,大概就这样吧!

  我们几个几乎都玩在一起,一群男生中,最大的话题永远就是哪校或哪班的哪个女孩,所以最常聊的就是学校哪班的女生长得怎样,谁对谁有好感,谁要追谁之类的话题,就连去补习班补习也是为了看妹。

  熊:「小昱走了,补习来不及了。」

  我:「嗯!」

  熊:「你怎么也想去补习。」

  我:「我说陪你,你信吗?」

  熊:「不信。」

  我:「我认真向学。」

  熊:「不信。」

  我:「我去看妹子的。」

  熊:「我就知道。」

  我:「…」

  熊:「有看上哪个学校的女生?」

  我:「我随口说说,切勿当真。」

  熊:「嘴巴说一套,心里想一套。」

  我:「…」

  小黄的恋情在新生训练就开始了,但是新生训练结束后也跟着结束了,开学后第一个交女朋友的就是登登,但到底哪一个是孟洁如,是那天我看到的哪一个?

  打扫时间除了要打扫自己的班级,还会分配一个公共区域,一直很纳闷,打扫区域怎么分配的,我的教室明明就在四楼,为什么我们班分配到一楼打扫男生厕所?不过厕所旁边就是3班,所以知道登登跟孟洁如交往后的某天,我正在假装认真打扫厕所,遇到了她。

  我:「妳是钟登的女朋友吧!」感觉我好像在装熟。

  孟洁如:「嗯!」

  我:「妳好,我是登登的朋友!」

  孟洁如:「你叫小昱吧!」她好冷酷。

  我:「呃…是不是吓到妳了。」

  孟洁如:「没有,你们常常一起出去,所以我知道你。」

  我:「喔…那就好。」感觉好像有点丢人。

  我:「那要怎么叫妳…不…是该怎么称呼?」

  孟洁如:「叫我犽吧!」

  我:「呃…」

  孟洁如用手比了她的牙齿,一开始我还不懂,看到她的犬齿比较凸出后,我才意识到犬齿…犬牙…所以合起来是犽。

  我:「哈哈!我懂了,很高兴认识妳。」

  孟洁如:「嗯!」

  这天过后,我常常在打扫时间遇到犽,也开始比较多的对话。

  在那个时候N牌的3310是学生的基本配备,电信储值卡卖到缺货,手机内只有贪食蛇,传一封简讯的钱可以买一罐饮料,也没有现在的通讯软件或社群软件,为了省钱,我和犽开始会用传纸条的方式联系,慢慢的纸条变成了笔记本,而犽帮笔记本取名叫”本本”,而本本的封面犽写着...”红粉知己”。

  我:「为什么是红粉知己?」

  犽:「不然知己也可以。」

  我:「差别在哪?」

  犽:「红粉知己是异性之间,知己大多都是同性之间。」

  我:「知己哪有这样的意思。」

  犽:「我看你单纯就是为了『红粉』两个字吧!」

  我:「是啊!」

  犽:「有差吗?」

  我:「有差。」

  犽:「差在哪里?」

  我:「感觉就是抱着洋娃娃的男生。」

  犽:「很适合你啊!」

  我:「…」

  犽一直觉得我只是身体是男性,但是内心个性行为跟女性差不多,所以我们几乎什么都能聊,除了写本本聊是非外,有时候也会打电话聊天聊几个小时,从学校的事情八卦到她的月经周期,甚至她也曾跟我聊过她觉得她胸部一边大一小,我们这些都能聊,只是我不会去跟她聊我的『生理』部份。

  很多人都有看到我们传笔记本,他们都认为我在追犽,一直到今天,还是很多人都认为我那时候再追她,就算相信我没追,也是暧昧不明的关系。

  某天打扫厕所的时候,犽看起来心情似乎没有很好,我问她怎么了,她没说话,拿了本本给我后她就进教室了。

  打扫时间结束,我回到了教室,打开笔记本,犽在上面写着『今天我和钟登分手了,不要问我发生什么事,也不用安慰我,心情会稍微受点影响,但是很快就好了,不用担心,也不用问钟登,这件事就这样就好,不要去满足好奇心。』

  我一直想到底发生了什么,很想去问登登,但是登登那天没来学校,而我也不敢去吵犽,直到放学的时候我又遇到她。

  我:「好点没?」

  犽:「没事啦!」她露出微笑,我知道她没事了。

  我:「那么可以说说怎么了吗?」

  犽:「小昱,你知道应该会笑翻!」

  我:「你们分手我要笑什么?」

  犽:「我跟钟登是在学校聊天室认识,然后他找我聊天这个你知道吧!」

  我:「嗯!」

  犽:「那么你知道钟登怎么跟我告白的吗?」

  我:「这个就不知道了,我没有问过钟登也没问过妳。」

  犽:「他说他跟别人打赌,赌钟登可不可以在两个星期内追到我,他想赢这个赌注,而他说如果赢了,赌注可以分我一半,所以希望可以跟我试着交往看看。」

  我:「呃…这真的是钟登的风格,但是妳怎么会答应了?一般都会觉得好笑吧!重点是赌注是什么?」

  犽:「赌注是…两天的午餐。」

  犽:「就是因为他诚实,我才想说试着交往看看啊!总比一些男生告白都是说得天花乱坠好。」

  我:「只能说你们…唉…不知怎么形容好,然后呢?」

  犽:「然后就答应他了。」

  我:「然后呢?」

  犽:「然后他就分我一个便当。」

  我:「然后呢?」

  犽:「然后就在一起了,然后今天分手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为什么分手?」

  犽:「因为我家管很严,我们除了聊天室聊天外,很少一起出去约会,你也知道你们几乎天天都有活动,他觉得我们当朋友比较好。」

  我:「所以?」

  犽:「所以就这样呀!难免心情会有点低落,但是我们说是情侣也不像,比较像一般的朋友,也算是和平分手。」

  犽:「好了,你别再问了,我要回家了,有事写在本本,明天再给我,明天见。」

  那天回家后我只有在本本上面写着『特殊的人只有更特殊的人才会欣赏。』

  犽和登登交往几个星期就分手了,但并不影响我跟犽以及我跟登登之间的友谊,我跟犽还是传着纸条或本本,我跟登登还是一起鬼混,只是从犽那边知道了一个名字,一个让我想忘也很难忘却的名字,周庭瑄。

  因为跟犽常常见面,而周庭瑄常常都在犽身边,所以我跟周庭瑄也慢慢地熟了起来,那时候的瑄有”男朋友”,是班上的一个女子篮球队的”女生”,同性恋在那时总是会有异样的眼光,很多人都没办法接受。

  但我却不怎么在意,毕竟这还是没办法影响我第一眼的感觉,我对瑄一见钟情的事情只有犽知道,我没有跟其他人谈论过。

  只是某天放学后,我跟低能儿们去台球间打球,再打球之余小黄突然坐到我旁边。

  小黄:「这样你也能接受?」

  我:「接受什么?」

  小黄:「同性恋呀!」

  我:「什么同性恋?我又不是。」

  我:「我性向很正常,如果我是同性恋,你们都该小心了。」

  小黄:「不是说你,说3班的那个。」

  我:「你到底想问什么?管这么多。」

  登登:「对呀!小黄你到底要说什么?What do you意思?」登登突然开口,只是为何要夹杂英文。

  我:「哎呀!干嘛啦!说这些?」

  小黄:「你都说你没在追孟洁如,那就是喜欢孟洁如旁边那个叫什么的。」

  我:「什么啦!吼!害我没打进!」

  登登:「小昱,不管甚么恋,我都支持你,说不定能一箭双鵰。」怎么总觉得后面那句是多余的。

  我:「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黄:「你就直接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谁就好了呀!那个孟洁如旁边叫什么的。」

  阿硕:「周庭瑄?」

  阿硕:「我国中同学。」说完很帅气转头,继续打他的球。

  小黄:「对!就是她。」感觉小黄的文件夹多了一个叫周庭瑄。

  登登:「对!就是她。」

  小黄:「小昱,你最好从实招来,不然休怪我等无情。」

  我:「哎呀!有机会再说啦!每位20元,谢谢各位老板。」我们都是打9号球,打进最后一颗9号球,参与的每个人都要给打进的人。

  登登:「别说兄弟不挺你,来20元给你啦!算是赞助你把妹经费。」

  小黄:「你就说一下现在甚么状况了,是不是喜欢她。」小黄好像要逼问到底。

  我:「你的想象是从哪里来的?」

  小黄:「那到底是孟洁如还是周庭瑄。」

  我:「孟洁如有男朋友了啦!」感觉所有人停下动作看着我。

  小黄:「是谁?谁是登登的表弟?」

  我:「我不能说,反正你们早晚也会知道的。」

  登登:「我们这群的?还不来拜见表哥。」

  我:「唉!」

  阿硕:「是熊吧!」

  我:「你怎么知道的?」

  阿硕:「因为熊今天没来,刚放学找他,他说有事,神神秘秘的。」

  我:「呃。」

  登登:「哈哈哈!我有表弟了!」

  小黄:「登登,你妈有没有怀疑过你是个低能儿?」

  登登:「没有啦!」

  小黄:「你妈有没有从小怀疑你是个低能儿?」

  登登:「你很烦耶!」

  小黄:「你妈到底有没有怀疑你是个低能儿?」

  登登:「吼…不要闹啦!」

  小黄:「哪你先回答我,你妈有没有从小怀疑你是个低能儿?」

  小黄一直一直在登登身边重复一样的话,都快把登登惹火了,瑄的话题就在『登登,你妈有没有怀疑过你是的低能儿』中结束了,其实我也很想坦白说,是的,我喜欢瑄,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那时候的我不擅长表达内心,他们可以考虑传张纸条给我,或许我可以好好写一篇故事。

  然而熊跟犽开始交往,我也是之后才知道,熊每天跟我一起回家,犽每天跟我传本本,两个人从来都没说,只是那天看了熊跟犽的表情怪怪的,我一直追着熊想问清楚,他才坦承说出他们已经在交往,我没有打算问过程,因为我已经拿扫把朝他射了过去。

  和犽传了一段时间的本本后,也忘了什么原因开始的,我和瑄也开始用本本聊天,所以我有两个聊天的对象,有两本笔记本,但是都不是写课业重点,而是八卦连篇,每天的心情,每天的感觉,也是因为本本聊天后,我知道瑄其实不是同性恋者,也不太像双性恋,她只是靠感觉而已,她爸爸很严厉,家庭状况不是很好。

  然而一天,我看到瑄抱着犽在哭,来不及跑到一楼询问什么事,上课的钟声就响起了,我只能拿出两本写着红粉知己的笔记本,询问瑄跟犽什么事情。

  本本真的是好朋友,这件事情我很快就在放学前知道事情的始末了,从两本的本本上面知道,她跟『男朋友』分手了,因为『男朋友』受不了其他人冷眼看待,所以决定跟瑄分手。

  那时候我不知道是单纯还是愚蠢,觉得需要好好陪她,但是我却不是安慰她,因为没多久我就在和瑄的本本上算是跟她告白吧!

  我也忘了到底写什么内容跟瑄告白,在历史学来说,已经不可考,但是我永远记得我告白后,她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只是一直很好奇,觉得我好像在逗她开心一样,难道是我告白的内容太好笑吗?

  跟瑄告白后,我们一样传着本本,放学我会陪她去乘车,因为她家庭的因素,我也没机会约她出门,而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一直没有问过她,我们就维持这样不明白的关系,一直到上学期结束,开始放春节假期,这个春假应该是我这一生中,最蠢最蠢的春节假期。

  学生放长假就是玩,春节期间,爸妈带着妹妹、弟弟出国去玩了,所以家里只剩下我,低能儿们就会聚集到我家打牌,有的时候我只是帮一个人开门后继续睡觉,醒来的时候我家已经聚集了一堆人,然而没有在我家打牌,就在球间打球,在网吧看着银幕对战,放假就是玩、玩、玩到底。

  放春节假的期间,我常常会想起瑄,想知道她好吗?又担心她爸爸管的严,怕她被骂,所以不敢打电话给她,同时也担心约她出来玩,看到他们那群低能儿会吓到。

  只是有天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打了电话到她家,也算是运气好,是瑄接的,所以就把握机会约她出去,而瑄也答应了,所以假期里面我们只有这么一次出去约会,那天还是瑄的生日。

  那天我们去了西门步行街,逛着街聊着都是学校八卦或是假期间遇到好玩的事情,那时候女高中生非常流行拍贴,而我们也拍了一张,那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我和她的合照,整天下来也没聊太多关于我们之间的事,只感觉那天好短好短。

  隔天我被低能儿们围着,好像公审一样。

  小黄:「昨天去哪了?」

  我:「没去哪啊!」

  小黄:「怎么可能,电话里的声音神神秘秘的,内心戏演成这样,我们会猜不到吗?」

  我:「…」

  登登:「约会就约会,难道去拍戏。」

  阿硕:「也可能去赶通告。」

  我:「你们在说什么啦!」

  小黄:「你是港中黄立行耶!」他们一直觉得我跟黄立行长的很像,只是身高上面输给本尊很多。

  登登:「音浪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阿硕;「音浪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登登:「YO!各位欢迎港中黄立行。」

  我:「你们早上没吃药吗?正经一点。」

  我:「没去做什么就西门逛街而已。」

  小黄:「只有逛街?当我们三岁小孩吗?好歹也三岁半了。」

  我:「逛街吃饭拍贴结束,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登登:「别管我们怎么知道的,拍贴拿来see。」

  我:「没带。」

  阿硕:「小昱,你的钱包掉了。」

  我:「哪有在这。」

  阿硕跟熊抓着我,登登顺势从我的口袋抢走我的钱包。

  登登:「这什么这什么。」

  我:「…」

  小黄:「都说我们三岁半,你这个两岁小孩还不信。」

  我:「…」

  小黄:「发展到哪了,肯定牵手了。」

  我:「…」

  小黄:「KISS没?我知道一定有。」

  我:「…」

  小黄:「你…」

  我:「你别说了,反正你什么都知道了,何必再说。」

  小黄:「唷!你长大了,从两岁成长到两岁一个月了。」

  登登:「好了看完了,还你。」

  阿硕:「我突然好想唱歌。」

  登登:「音浪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阿硕;「音浪太强不晃会撞到地上。」

  经过审判跟看完拍贴之后,他们似乎自己认定了我跟瑄的关系,也就没再多问什么,而那天打完球后,就跑去KTV唱歌,因为他们说唱音浪唱到有感觉了,在KTV他们点最多的歌,就是黄立行的歌。

  阿硕:「是熊跟我们说的。」在唱歌的时候,阿硕坐到我旁边来。

  我:「我大概猜的到。」毕竟熊跟犽交往后,会知道我跟瑄出去的事情,也只有他们两个,如果不是他们两个透露出去的,那就是举头三尺有神明,不能做亏心事。

  阿硕:「顺利吗?」

  我:「没有什么顺利不顺利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到底是甚么关系。」

  阿硕:「怎么可能,她生日跟你出去,不是男朋友会是什么关系。」

  我:「我不知道,我没问过我们之间的关系。」

  阿硕:「还是要找机会确认一下比较好。」

  我:「嗯!」

  真的是这样吗?女生生日那天跟一个男生出去,就是承认彼此的关系吗?是我太过顾虑关系的问题吗?既然顾虑为何不敢问?害怕瑄说只是朋友关系吗?

  假期结束的前一天,和低能儿们去逛夜市,看到一摊卖娃娃的摊子,看着一只娃娃很可爱,我就买了下来。

  登登:「要买给谁?」

  小黄:「还用问,只有她吧!」

  我:「我买给我妈。」

  小黄:「你说你买来当神祭拜我信,买给你妈,哈哈哈,同学,不好笑。」

  阿硕:「熊呢?整个春假都没看到他出来几次。」

  我:「他很忙。」

  登登:「我表弟是要忙什么?」

  我:「忙着照顾你的前女友。」

  登登:「安仔呢?安仔也是没看几次人影。」

  我:「还要问,他有女朋友了。」

  小黄:「两个见色忘友。」

  登登:「还好我没女朋友,还能凑一桌打牌,不然你们三缺一会很麻烦。」

  我:「这是整个假期最后的总结吗?」

  小黄:「小昱也有女朋友了呀!」

  我:「我…」

  登登:「是就是,还想辩。」

  我:「还没确定啦!」

  登登:「我明天帮你确定一下。」

  我:「你别闹了,我自己来就好。」

  登登:「等你,你没有问就我帮你问了!」

  我:「别闹!」

  开学第一天,我把那只娃娃装在一个袋子里,确保别人看不到里面的东西,第一堂课下课后,我拿着本本给瑄,告诉她中午在音乐教室外面见,我有东西要给她。

  中午我就在音乐教室旁边的楼梯等瑄,当瑄走上来的时候,我拿出娃娃给她,她却有点不知所措,脸上没有太多的喜悦,换来了一脸愁眉苦脸。

  我送的不是甚么名牌包包或是贵重的东西,只是一只毛绒娃娃,应该不会感到很大压力吧!就在我想要进一步了解的时候,学校女教官走来问我们在做什么,我只能敷衍说再聊天而已,赶紧各自离开。

  该死的女教官为什么要在最紧要的关头走来,晚一点不是很好吗?不知道打扰到我们了吗?

  下午的课我没有什么心思在听,一直缺乏勇气去问瑄,因为我害怕听到我不想听的话,我没有自信也没有勇气去想要彻底了解,我想就这样就好。

  放学的时候,我遇到瑄,瑄拿了本本给我,然后要把娃娃给我,我跟她说收下吧!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她点点头就走了。

  本本我一直犹豫要不要打开看,中午的时候,看她的脸就大该知道不太妙,或许我要的答案就在本本里面,但是我却没有勇气打开看。

  那天之后我跟瑄开始有了距离,觉得瑄开始会躲着我,因为我一直没有打开本本看里面的内容,所以我们很久没有传本本。

  只是过没几天,从犽的本本上面知道一些我不想知道的事情,犽告诉我,瑄跟一个二年级的学长开始交往了,那天晚上,我才拿出瑄的本本,打开看上面的内容。

  『小昱,我想了好久好久,不知道该接受还是该拒绝,一开始看到你的告白,我很开心,但是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却开始犹豫了,之后你也没有过问我们的关系,我们就如平常一样,我生日那天,我想进一步试试看,如果那天,你问我,我会答应你,但是我们却都没有进一步确认彼此的关系,小昱对不起,我已经答应二年级的学长,春节期间,他常常陪我聊天,在你们之间,我做出了选择,对不起。』

  那天我躲在被窝里,第一次为了她,哭了一场,有勇气告白却没有勇气问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被动的行为,输给了另一个主动的人。

  他们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的,我不愿去问去想起,但是至少我知道原因是在假期间,那个男生常常陪瑄聊天,陪她走过跟『男朋友』分手的伤痛,比起我寒假的无作为,真的是很愚蠢,有时候想太多了反而可能失去更多。

  隔天放学后,我们去球间打球。

  阿硕:「小昱,怎么了?」阿硕是低能儿里面最懂看脸色的人。

  我:「没有啊!」

  阿硕:「不可能没事,说啦!」

  我:「没事啊!」我勉强的挤出一点点的微笑。

  熊:「别问了,他想说就会说的。」

  看来熊应该从犽那边知道了吧!然而人的好奇心真的很重,没多久就看着阿硕把熊拉走说要去上厕所,登登和小黄也跟着说尿急,而我坐在哪边抽着烟,想也知道他们要去套熊的话。没多久他们一起回来了。

  登登:「兄弟,别难过,下一个会更好。」

  阿硕:「我有点想不透,太神奇了。」

  登登:「什么神奇?」

  阿硕:「我记得那个学长满脸痘痘,很爱踢足球,怎么会选他。」

  小黄:「管他干嘛,现在重点是小昱吧!」突然发觉所有人的眼神都转到我身上。

  我:「干嘛啦!没事啦!」

  登登:「兄弟别难过,这时候你需要的是…快来一场冷水澡。」

  阿硕:「快来一场冷水澡,狠狠从头冲到脚,管它爱不爱情都随着泡沫放逐下水道。」

  小黄:「快来一场冷水澡,冻结所有的烦恼,也许爱来爱去到最后不如冲个冷水澡。」

  我:「停,够了,真的没什么事,我不用冷水澡,我需要的是男人与公狗,我是男人,你们就是…」

  登登:「公狗就是小黄了,名字刚刚好。」

  小黄:「XXX!」这个消音会比较好。

  阿硕:「听到小昱这样说放心一点了,雨过就会天晴啊!」

  阿硕:「雨过应该就会天晴吧!若知道痛了就要珍惜了啊!」

  登登:「雨过应该就会天晴吧!谁说天黑就一定要下雨吶!」

  小黄:「登登你走音了!」

  登登:「有吗?」

  登登:「雨过应该就会天晴吧!谁说天黑就一定要下雨吶!」

  我也要必须坦白说,我一直很不喜欢那个整天抱着足球,把身体弄得脏兮兮的男生,也不懂瑄为什么选择他,但那天之后瑄和我渐行渐远,虽然我们还是有传本本,而她也有回我,不过这并没有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因为上面说的都是他(我真的非常讨厌的那个男生,所以我一直忘了他的名字)。

  隔几天我在打扫厕所的时候,犽跑来找我。

  犽:「你别想太多了。」

  我:「我没有想什么。」

  犽:「后悔吗?」

  我:「后悔什么?」

  犽:「应该多陪她。」

  我:「有一点。」

  犽:「说真的,你还是放下她比较好。」

  我:「为什么?」

  犽:「觉得不适合你或是说你会很辛苦。」

  我:「不懂。」

  犽:「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你现在只要按照以前那样就好,问题不在你身上,也别以为错过什么,即使错过了,就等下一个。」

  我:「嗯!」上课钟声响了,也结束了我们的对话。

  瑄的事情之后,低能儿们开始一个一个都有交往对象,登登在犽之后跟一个1班的女生在一起,小黄、阿硕、安仔的女朋友都在4班,熊跟犽还是老样子,所以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

  犽跟熊一直劝我放下瑄,不要一直执着在她身上,学校又不是只有一个女生,他们都叫我试着追求其他有好感的女生,试着去得到一种叫幸福,一种叫陪伴,我都笑笑的没有响应他们。

  每个人安慰的方式都不同,有的人是以理劝说,有的人是以低能行为表现,但是不管任何方式,都是希望我能走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