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癫狂小农民

第四章 监狱风云

癫狂小农民 小猪艺娜 3762 2019-05-29 01:24:35

  凌晨两点钟,外面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今晚应该是有大暴雨下,只是这一切在监狱中的叶仓却感觉不到,因为他已经在梦里跟她爱的人去约会谈情了。

  明县监狱长季冬的办公室,此刻还亮着灯,往常这个时间他早就已经回去找温柔乡去了,可今天不行,因为今天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安排人去做,就在这不久接到一个老战友的电话请他帮忙,那个人就是方文山,虽然两个人属于不同系统,谁也管不到谁,但是这个老战友以前对自己有救命之恩,所以这个忙不得不帮,而且听说还是上面领导安排的,那就没有顾虑了。

  最主要的是这个人是一个有着杀人犯嫌疑的人,到时候说他畏罪自杀或者按照杀人罪直接判决都可以,只要是上面领导下的命令,就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档案资料的更改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签字画押的事情强迫便可,毕竟在自己的地盘。

   季冬的办公室除了他以外,还有几个蒙着面的肌肉大汉,这些人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但是一看就属于那种不好惹的人。

   “监狱长,现在动手吗?是直接处理还是...”

  “再等等,等下雨了就动手,等会你们去配电中心把闸关掉,停电十分钟,在这个时间内把人带出去直接处理了吧。”

  “行,那我们先去准备一下。”

   “办的麻利点,少不了你们好处,不要给我搞砸了,否则你们都得完蛋!”

  “放心,我们不是第一次搞这事,好处什么的我们哥几个倒无所谓,只是您答应我们的还请不要食言。”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开口道。

  “我知道,做完这个事情我找人送你们去柬埔寨,不会食言。”

  “那我就先谢谢季监狱长了,我们走了。”

  “不要搞错了,3207犯人。”

   那几个蒙面人没有回应,推门便离去了,这几个人原本是监狱里面的死刑犯,作为监狱长,很多富豪家庭的小孩出了事他们的家属都会联系上他,所以季冬为了给一些富家子弟找替死鬼备胎,会留几个做备用,没想到今天却用在了这个事情上,只是希望一切顺利吧,至于死刑犯,监狱里从来不缺,再留就是了。

  官场黑暗我们都知道,很多有钱人家的小孩犯了事情,经过他们秘密的运转后便可以把事情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偷天换日,从而达到一种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效果,按照正常市场价格来讲,一个替死鬼的价格大概是在300万左右,根据对方的身份不同而价格不同,当然价格只会高不会低。

  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季冬拨了一个电话:“老方,事情办好了,有时间你可得请我吃饭...”

  “啪嗒”

  明县监狱陷入一片漆黑之中,因为电闸被人关掉了,而仅有的几个应急照明灯在这种天气显得异常渺小,雨越下越大,狂风乱作,犹如妖魔鬼怪即将降临一般,场景甚是吓人。

  十分钟以前,叶仓还在监狱,他还在梦里与人相会,就当他听到监狱门被打开想要睁开眼睛说什么的时候已经被什么物件敲晕了脑袋,随后便被不省人事的装进了麻袋,被人拖了出去。

  蒙面四人老大叫刀疤,其他三人称呼就比较随意,刀疤管他们叫阿猫,阿狗,阿蛋,他们四人此时正拖着一个包裹从监狱出来,他们来到了小河边,二话没说就对着躺在地上的包裹开了几枪,电闪雷鸣的天气又是在比较偏僻的河边,带着消音的枪声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听到。

  “大哥,还要打开看吗?”

  “你眼瞎吗?这么大点的麻袋,鲜血都快多过雨水了,还看什么看,直接挖个坑埋了,这破天气跟发了疯一样。”刀疤这些年犯了很多事,可今天晚上这个事情让他心里边有些不舒服,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舒服,所以只能把一切怪在这个天气上面。

  阿猫几人不敢多说,直接开始用准备好的铲挖起了坑,由于土壤被雨水浸泡过,他们挖坑就容易的多,没多久便挖好了坑,几个人用力把麻袋一丢然后直接撒上泥土铺平。

  雨一直在下,刀疤几人做完这些以后便离开了现场,事情办完了当然是汇报领导然后让他实现他的诺言了。

  “事情已经做好了,你收到视频了吗?”

  “看到视频,你们已经离开现场了吗?最好是拍一个露脸的视频给我,免得再生事端。”

  “季监狱长,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去吧,我刀疤混迹江湖这么多人,还不至于连个人死没死都搞不清楚。”

  “行吧,你们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处理好了,今天晚上就走,永远都不要再回来。”季冬本来让刀疤把麻袋打开拍一个视频,可是看到视频里面麻袋周围的血迹后加上刀疤肯定的语气后也没有再说。

  “那哥几个就多谢领导了,我们去了那边铁定不会再回来了。”

  “好,就这样吧,我要睡了。”

  叶仓不是神,他也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在中了那么多枪后早就已经断气了,怎么可能还会有生机,如此恶劣的雷雨天气,不到半小时,小河边地面的血迹就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而掩埋叶仓的地方也跟往常一样,根本看不出来这里在半小时前发生过命案,到第二天早上这个雨都没有要停的迹象,长时间的大雨导致小河河水上涨,加上掩埋叶仓的地方离小河边不远,所以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河流已经淹没了这片草地,而叶仓的尸体也被河水冲刷出来汇入河水中。

  叶芹这些天一直在医院照看他的父亲,看着窗外那不知道何时才会停的雨水,脸上愁容一直没有消失,因为就在刚刚他在律师那边听到消息,说王越已经死了,王越一死就意味着自己弟弟杀了人,杀了人就要负法律责任,如果死者家属那边一直要追究叶仓的责任的话,这个官司胜率很小,可以说胜率为零。

  “李律师,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

  “叶小姐,我也很想帮你弟弟,可是多方面的证据都对你弟弟不利,你们村还有几个人去给王越做人证,这是一场不可能赢得官司。”

  “李律师,求求你救救我弟弟,只要能救他,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绝不推辞。”

  李律师推了推他的金丝眼镜,在叶芹的胸部偷瞄了一眼,内心很是郁闷,如若不是自己知道了王越的背景,这个事情自己还可以努努力去试一下,看着叶芹那火辣的身材,再想想王越的背景,李立不敢有所奢望,毕竟命还是比较重要的,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自己现在还不想死,而牡丹花哪里都有。

  “真的抱歉,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做不到。”

  叶芹瘫软在地上,李立并没有伸手去扶,而是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医院,瘫坐在医院走廊的叶芹此刻脑子一片空白,就算她愿意用她的全部去救叶仓,现在看来也没有丝毫办法,可是她不心甘,她拿出手机又找了几个律师,可当律师问了一遍情况后都不敢接她的生意,都说这种官司打了怕丢自己律师的名气,都不想接。

  “弟弟,姐姐没用,姐姐救不了你,呜呜...”

  叶芹想去监狱看看叶仓,可被告知现在叶仓已经不能被探视,要探视只能找律师,因为在我国确实有这条法律规定过,触犯过刑法的嫌疑犯,在无法洗清嫌疑的状态下是不能与家人会面的,而现在叶芹根本就找不到律师,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冰冷的监狱外墙犹如冰冷的人心一样,而就在她绝望的时候,有个自称是律师的人给他打电话,说他可以帮忙去见见她弟弟,前提是要10万块报酬,叶芹工作这些年总共也就攒了几万块钱,可这时候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感觉弟弟出事了,所以在接到电话的这一刻,她丝毫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在东拼西凑后钱是到位了,律师也到位了,可又出现了新的问题,监狱不让见叶仓。

  “叶仓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你们回去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结案了,结什么案?为什么我们一点都不知道。”

  “你们听不懂吗?叶仓由于故意杀人,现在死者家属那边强烈要求要叶仓一命抵一命,而经过多方面的取证,包括多位目击者的证词,包括他本人也都承认自己故意杀人,在人证物证都在的情况下,法院已经判处叶仓死刑,立即执行了,昨天下午便已经执行了,这是他的供词以及法院的通知判决书,你们看看吧。”

  “轰”

  叶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瘫软的坐在了地上,而看到纸上写着的判决结果更是险些晕厥过去,死刑,立即执行!

  弟弟已经死了,他已经被立即执行了吗?

  叶芹不懂法,也不懂为何就这样就判决了而自己浑然不知,法院判决不应该嫌疑犯亲属到法庭现场的吗?而且立即执行这个效率为何如此之快,退一万步讲,就算立即执行了,监狱方面不也应该打电话通知家属让其办理尸首认领吗?疑惑太多可不知道该问谁,她现在只想见叶仓最后一面。

  而答应帮他去看望她弟弟的律师在听到这个警员这么一说,自己已经先走了,一句话都没有说,叶芹环顾四周冷笑了一声,没有一个真正肯帮自己的人,都是一些见利忘义的人渣,可是她没有力气去追究了。

  “我弟弟的尸体在哪里,我能见见他吗?”

  “这...”

  这个警员一时语塞不该如何回答,而就在这时,监狱长季冬刚好赶到,他先是扶起了瘫软坐在地上的叶芹,而后把她带到了他的办公室,给叶芹倒上了热腾腾的茶。

  “叶小姐,你弟弟的案子我也大概了解清楚了,你节哀顺变。”

  “我想领回我弟弟的尸体。”叶芹没有多余的力气跟心情去跟人交流,事已至此,她只希望能领回叶仓的尸体然后带回去好好安葬。

  “叶小姐,尸体认领需要一个时间,现在尸解那边还没有把材料递过来给到我们这边,所以现在是没有办法认领的,你先回去等我们的电话就好,不过...”

  季冬好歹是一个监狱的监狱长,他很清楚的知道尸首认领是符合程序的,他这么跟叶芹说也属于合情合理,最主要的是他已经想好了对策,而且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对策。

  “不过什么?”

  “在行刑前,你弟弟企图逃跑与我们的警员发生了打斗,每个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是非常害怕的,所以你弟弟即使手铐脚链都被烤着,可还是与我们的警员进行殊死搏斗,在打斗过程中,你弟弟脸部有些损伤,你去认领的时候可能只能凭借遗物跟体型认领了。”

  死无对证是最好的办法,而且DNA比对以及其他文件自己都已经安排人做好了,季冬对自己这个对策很是满意,殊不知疑点重重,可叶芹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了,她被人从监狱送回去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小猪艺娜

书友交流QQ群(197961438),我只是想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欢迎每一位有梦想的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