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癫狂小农民

第二章 家中变故

癫狂小农民 小猪艺娜 4193 2019-05-21 20:45:27

  叶仓下火车的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整整坐了十二个多小时,而自己也一直沉睡,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原因还是沉浸在梦里的点滴让自己不愿意醒来。

  叶仓的老家在小农村,不过离他们那里的县城倒是很近,干什么事情也都挺方便,如果按照大城市的标准来说的话,那可以叫做是郊区,好几年没回家的叶仓看到如今高楼耸立的县城,也是感叹不已!真的是小地方有小地方的活法。

  咕咕咕...

  肚子很饿,叶仓找了一家小饭店点了两个菜慢悠悠的吃起来,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和同样天空下的阳光,叶仓竟然有些喜欢上这种慢悠悠的感觉。

  吃饭期间,隐约听到隔壁桌的人在讨论某某村拆迁的事情,期初没怎么注意,直到他们说雨台村的时候,叶仓才仔细听起来,因为这个村就是他出生的地方。

  “这次政府的拆迁工作可真的是做的大,好多村都在办拆迁,他们运气可真好。”

  “他们命好嘛,不过听说这其中也发生了不少的打斗事件,听说是有些人跟那些当官的关系后,送钱送礼的然后那些人在测量的时候做手脚多测量然后扣其他人的土地什么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其中一人边扒饭边嘟囔,满脸的嫉妒之意毫不掩饰。

  “肯定是真的啊,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我那个亲戚,雨台村的,我今天早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说他们那里为了这些事情还大打出手,甚至还伤了几个老人呢。”

  “哎,真是有喜有悲啊,官老爷们的事儿,我们也管不了也没法管,还是过好我们自己的小日子吧。”

  叶仓越听眉头皱的越厉害,他们刚刚说前两天雨台村还发生了打斗事件,并且还伤了老人,而老妈昨天才给我打电话说家里有急事需要回来一趟,不会跟这个事情有关吧,越想越不对,叶仓匆匆结账后便打车往家里赶。

  十几分钟车程,叶仓感觉比从S市回来花的时间还长,刚到村口叶仓就远远看到很多的挖土机推土机装运泥土的货车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他们的工作,早些年自己便听说要拆迁,那时候还天天盼着早点拆迁,然后自己当个拆二代,舒舒服服挥霍一下,可如今看到这种景象,犹如做梦一般,可现在叶仓并没有什么心情去感叹,快步往家里赶去,只见自家门口站满了人,除了附近的村民以外,还有一些身穿制服的人,人声很嘈杂,根本听不清楚在吵什么,但叶仓内有有一个感觉,可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推开堆满的人群,叶仓冲到人群最前面,看到眼前的一幕犹如炸雷轰顶,只见自己的老妈还有姐姐守在老爸的跟前哭泣着,老爸的嘴角跟衣服上都有鲜血的痕迹,且身上脏乱不已,很明显有人用武力对付过他,要知道,他可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啊,究竟是谁要下这种狠手。

  叶仓的父亲名叫叶宏远,为人正直,唯一让人担忧的就是他那种爱打抱不平的脾气,如今这副模样,十有八九是他这个脾气招来的。

  “仓儿,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叶仓的母亲叫黄妙菱,在村里年轻时候可是个美人胚子,可如今一看却苍老了很多,叶仓看在眼里心疼不已。

  “妈,儿子不孝,爸爸究竟是怎么回事?”

  “弟弟,你终于回来了,爸爸他被这些奸人所害,昨天晚上的时候爸爸被叫去跟人理论,在回家的路上被人在路上套着麻袋打的,腿被打断了”叶仓的姐姐叫叶芹,在县城的报社工作,一米七的高个子,活脱脱的美人儿,至今未婚,现在追老姐的人不知道有几条街,记得上学那会,那些跟姐姐同班的男同学可真的是把自己家的门槛都给踏平了的。

  “姐,我回来了,知道是哪些人干的吗?是不是这些穿着制服的狗腿子们!老子杀了他们!”

  叶仓双目通红,婉如一个恶魔来到人间,如果现在要找词语来形容叶仓的心情,没有词语,叶仓只有一个心声,那就是找到打他爸爸的人,然后弄死他们。

  “弟弟,你不咬着急,爸爸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是双腿被打断了,只是这些人让我们家签署那个拆迁协议,不签署拆迁协议的话不让我们打救护车送爸爸去医院,可是那个拆迁协议对我们是不公平的,补偿款少了将近一半,爸爸现在不知道是痛的晕过去了还是被他们气的,而且我们的手机全部被抢走没收了,这些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叶芹很无奈也很气愤,可束手无策。

  叶仓在听到爸爸还活着的时候稍微松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这些人,低声问道:“是谁拦着的?”

  叶仓有些不能理解,就算自己家人的手机被抢走了,这个村自还有这么多人呢,都围在这里看热闹却不敢报警,不能帮忙打120吗?还是说这里面还有其他的关系?或者说这些人都是帮凶吗?那个让自己父亲去理论的人呢?如今自己家的补偿款少了一半,难道那个人的补偿款全部到位了吗?他为什么不敢出来理论?自己父亲成如今这个样子难道不是拜他所赐吗?难道这个世界上因为心地善良,愤愤不公去做事就是错的吗?

  血红的双眼看着在这里站着的每一个人,犹如张无忌的父母被逼死的那个场景一般,可当叶仓每扫过一个村民的时候,他们都只是默默的低头不敢对视。

  人群中有不少嘀咕声出来,都是家乡话说的,大概内容就是说,叶家小子回来了,希望事情快点解决,不要闹大了之类的,叶仓不知道他们所说的闹大了是什么意思,是想把我家人都弄死吗?死了人才算是事情闹大了吗?

  “是我说的,整个村子的人都签了拆迁文件,就差你们家了,你们家若是不签署这份文件,这老头也别想送医院救治,反正也不会要了命,只是腿断了而已,哼!”

  一个穿着制服像是一个领导模样的家伙说道,在他眼里,人命竟然可以如此的渺小,犹如蝼蚁一般吗?腿断了不及时医治那就意味着残废,残废在他口中说的竟是如此轻松。

  “你再说一遍!”叶仓低吼。

  这个小领导模样的人叫王越,是这次雨台村土地征收的小头目,贼眉鼠眼的他疏了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婉如汉奸的造型让人看得想吐,只见她嘴角上扬,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如果不是他比叶仓矮了一个头的话,恐怕这小子已经骑在头上撒尿了,只因身高不够无法如此横行。

  “再说一遍怎么了?我王越还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们家今天如果不把这份协议签署了,那么这个老头有没有命活都还两说,更别说什么医院了?不服气你来打我啊?”

  王越之所以敢这么嚣张,是因为上面领导已经放了狠话了,今天如果还是不能把雨台村的征收问题处理好,那么他也就可以卷铺盖滚蛋走人了,雨台村征收面积大,上面是要用来做重点旅游村来抓的,所以很重视这个村的进度,不但如此,上面领导偷偷给了她一个说辞,如若遇到顽劣村民,可以适时用点手段,因为这样,他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好,很好,王越是吧,很好!”

  叶仓讲完这几个字后便回到里屋,大约过了2分钟他从屋里神情冷漠的出来了,黄妙菱感觉不对劲,那种做母亲的第六感特别强烈,仓儿这是在做一个决定啊。

  “仓儿,不要冲动,你爸爸已经这样了,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事情,我们吃亏就吃亏,芹儿你去把那个文件签署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我们一家人健健康康的。”

  叶芹也感觉弟弟有些反常,老妈一直催促自己去签署文件,她也没有迟疑,而王越看到这一幕后笑的更欢了,在他看来,这些顽劣村民就应该让他们尝点苦头,尝点苦头他们就知道自己是他们惹不起的,就知道什么叫做屈服了。

  “妈,爸爸常教我们,错的就要认,对的就要坚持,如今爸爸已然这样,我们怎能这样就妥协屈服了呢?”

  正当叶芹抬笔的那一刻,叶仓走过去把笔夺了,把协议书撕毁了,在叶芹耳边轻语了两句,然后当着王越的面把碎纸撒在他的头上,由于双方身高的缘故,所以叶仓那是真正的居高临下的问了一句:“是你说的吗?”

  看到这气势,王越有些慌张,可看到身边都是自己的人,也是战战兢兢的回应道:“是,是我说的。”

  说时迟那时快,王越这句话才刚应完,叶仓便从怀里拖出一把水果刀往王越身上捅去,叶仓想明白了,如果一个男人碰到这种事情都不能做出决定的话,那他不配做一个男人,你可以欺我,辱我,骂我,我都可以忍。可如果你要这样对待我的家人,我的爱人,那么对不起,我不能忍,这是底线,我叶仓的底线,你若触碰,那你就死,我可以陪你一起下地狱,但是我在地狱我都不会放过你,因为你伤害了我爱的人,我想要保护的人!

  王越根本没有想到叶仓的脾气会这么暴躁,更加不会想到他会直接拿刀捅自己,完全没有防备再加上叶仓做足了准备,所以这一刀捅的很深,当刀柄拔出来的那刻,王越已经血流满地了,叶仓看都没有去看,而是跟叶芹说了一句,照顾好咱爸妈,便举刀离开,而黄妙菱看到这个场景已经晕过去了。

  这个时候人群已经乱的一团糟,胆小的人大喊着“杀人了,快跑。”之类的话,而那些穿着制服站在王越身边的人此时也是不敢动弹,鬼知道这个双目通红的家伙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捅了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句话自古就有,而且绝对不假,那些狐假虎威的人在真正战场的时候也是一盘散沙,叶仓举刀四处看了看,并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或者敢有何动作,叶仓笑了,笑的很邪魅,从嘴里吐出“垃圾”两字便离开了此处。

  走在路上,叶仓感觉今天的太阳格外的大,晒得自己的皮肤有些灼痛,刚刚还在慢悠悠的吃着早饭,现如今自己却成了杀人犯,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美妙了,美妙的让人有些无言。

  “爸,妈,孩儿不孝,可今天孩儿做的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后悔,这些年没能陪在您二老身边,孩儿深感遗憾,可无法弥补,我无法忍受有人欺负您们,如果有人欺负,那我就杀了他们,那样就不会有人欺负了,我已经跟姐姐说好了,我的那一份孝心姐姐会加倍的去照顾、呵护您们,那个王八蛋应该死了吧,这样就没有人会逼迫我们家签署那些不平等的协议了,还是那句话,我爸教我的,错的就认,对的就要坚持!我相信老爸的坚持是对的。孩儿不孝,还请二老自行保重!”

  “老姐,好好照顾咱爸妈,好好照顾自己,然后抓紧找一个好老公,这样爸妈也省心了,我呢也会很开心。”

  “微微,我才刚做好决定说给自己三年时间,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些不可控制,不知道你身在何方,请一定要幸福、快乐,我如果被判了死刑其实是最好的,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在天上看到你了,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根本不知道你在哪里,赵薇薇,我真的真的很想你。”

  “吴泽你自己一切保重,我口口声声说带着你去挣大钱,可最后却没让你捞到一分钱,是哥能力不够,你自己能力是有的,就是太够冲动,要知道,做生意冲动最容易误事,所以赶快长大一点,这样你就可以独闯商界,有朝一日总会成为大亨的。”

  叶仓这些年在外,朋友很少,以前的那些同学也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联系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只想到了他极力想要去保护的这些人,可是自己却已经保护不了了。

  叶仓没有逃离,没有躲避,举着刀子便去了警察局自首,至于王越到底死没死,那根本不是他想要关心的事情,因为他已经出了自己那口想要出的气,至于结果如何,那不是自己要考虑的,因为最坏的结果自己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小猪艺娜

有错就认,没错就争,如果代价是命,也无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