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癫狂小农民

癫狂小农民

小猪艺娜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5-19上架
  • 1744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离市入乡

癫狂小农民 小猪艺娜 2897 2019-05-19 11:12:33

  S市,深远大厦楼下,一名年轻人正在抬头看着大厦足足有十五分钟之久了,这名年轻人衣着光鲜,一身笔直的西装套在他那挺拔的身躯上,加上那俊俏的五官,很是帅气。

  天气很热,这个年轻人在太阳底下矗立了这么长时间,额头已经有汗滴滴下,门口保安看到几次想上前去询问发生了什么,可当他走进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已经长叹一声离开了大厦。

  年轻人名叫叶仓,就在今天以前,他还是一位可以说是年轻有为的老板,一家公司的总裁,深远大厦15层全部是他租赁的,可就在今天,他的公司由于自己的得力助手一时的疏忽,导致一个合同漏洞被甲方客户抓住并告上法庭,由于是自己公司的问题,官司输了,公司也因为此事导致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宣布破产,破产就意味着要结算且赔偿,公司流动资金本就不多,处理了这个合同后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办公室租金跟员工工资都没有办法支付,而经过这事叶仓也没有再继续下去的意愿了,于是变卖自己能换钱的东西结清了员工的工资,原本是应该支付三个月员工工资的,因为是公司单方面裁员的话,按照合同是需要支付三个月薪水的,可是自己资金有限,而且所有员工也没有说这事,所以叶仓只是多付了一个月薪水,然后支付了房租水电后,账上已经没有钱了,自己也算是结束了公司这一切事务。

  叶仓没有回家,半夜的时候随便找了个旅馆住下,这一天他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毫无头绪的走在S城的每一条道路上,大脑是空白的,说不心痛是不可能的,毕竟那是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公司,从一无所有到稍有成就,就像养一个小孩子一般,养大了却突然夭折了,能不心痛吗?

  至于叶仓为什么没有去追究那个得力助手的罪责,是因为那是跟他一起打拼的兄弟,那是跟他从零到今天的兄弟,他怪自己都不会去责怪自己的伙伴,而且在他看来也没有必要,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大不了,如果换在以前,叶仓肯定会不服输的拍拍自己兄弟的肩膀,然后开个公司会议鼓舞一番,可是今天的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因为他,失恋了。

  一个谈了多年的女朋友,就在一礼拜前跟他提出了分手,分手理由是没有理由,发了一条短信后就犹如人间蒸发了一般,电话空号,短信不回,微信被拉黑,找她身边所有的朋友都说不知道她去哪里了,这种没有结果的宣判真的比你亲眼看到他跟别人在床上还要难受。

  “微微,说好的今年年底我们就旅行结婚的,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到底去了哪里?”

  “你知道吗?微微,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我们当初一起买的汽车我都卖掉了,我现在一无所有,我还记得,你原来说过,你说我一无所有你都会陪我东山再起的,可如今你人呢?你一声不吭的就离我而去,而我却只能独酌自,这座城市给了我太多的不舍,可如今我真的不想待下去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我都仿佛能看到你的影子,你到底去哪里了?”

  滴滴滴......

  叶仓手机一天没有开,刚一打开,满手机都是短信息跟未接电话的提示,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好兄弟吴泽发/打过来的,当然也还有一些是公司员工跟一些合作伙伴发过来的安慰信息,可叶仓根本都懒得看,他的目光始终看着自己置顶的那个微信号,那个叫做小猪猪的微信头像,可并没有任何讯息。

  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叶仓本不想接,可电话一直响个不停,他不想让吴泽觉得自己有很大的罪责,因为他并没有怪他的任何意思,在收到微微离开的信息那一刻开始,叶仓其实已经没有心情跟动力去经营公司了,以往的大金额合同叶仓他都会自己亲自审核一遍,可这次他没有,所以真要怪责下来,叶仓自己责任最大。

  叶仓曾经跟赵微微说过,自己每一天出去挣钱的唯一动力就是她,如果没有她,他不知道挣钱的意义在哪里,也不知道每一次出门的方向在哪里,因为他知道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就是每一件事情首先要思考的就是她。

  “喂。”沧桑的声音通过电话传递到吴泽的耳中,很明显能感觉到吴泽松了一口气。

  “仓哥,你终于接电话了,吓死我了,你到底在哪里啊,我一直在你家楼下等你,可是就是不见你回来。”

  “我没事,我在外面找了个地方睡,明天再回去。”

  “行,没事就行,你别憋着,真想出气哥们随便你锤,反正这事我罪不可恕,要不然我去把那个公司的负责人给抓过来让你出气都行,大不了进去吃国家饭。”

  “你别闹,这事本身就是我们公司自己的问题,跟别人也没有关系,而且我压根就没有怪你的意思,这事我的责任最大,反正没了就没了吧,是我对不起公司跟你们。”叶仓跟吴泽在一起的这些年,吴泽什么臭脾气他最清楚,还真怕他乱来。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你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去找你,然后你打我一顿吧,这样我也好受一点,我现在这样子我好难受,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心情一团糟,你就告诉我在哪里,咱兄弟两大醉一场吧。”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会,最后叶仓还是告诉了吴泽,两人约了一个大排档,叶仓做生意这些年酒量算是喝出来了,所以就算本身已经独酌自饮了一些也并不影响继续喝。

  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一些头晕,很多事情也就是在有醉意的时候说起来才更为畅快,吴泽哭诉着跟叶仓说自己分手了,说那个臭婆娘见自己没有钱了就吵着闹着要分手,吴泽说自己本身就心烦意乱,见她一直咄咄逼人般的要分手后就给了她一巴掌,两人就这么掰了,吴泽哭的那个稀里哗啦,说自己一心一意在她身上,可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作为男人,吴泽把他自己的唯一财产,那辆奔驰轿车给了她。

  男女分手,谈不上谁吃亏谁受益,总归爱得最深的那个人愿意付出的也会更多,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办法弥补,而且那也不叫弥补,那叫无法粘合的心碎。

  晚上的S市,微风佛面让人很舒服,吴泽喝多了,说着说着便睡过去了,睡觉的时候嘴巴里面还在嘟囔着什么,仿佛是一个人的名字,或许是他在呼唤他内心最深爱的那个女孩吧,叶仓没有兴趣去听,也没有那么八卦,他的思绪只停留在赵薇薇身上,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幸好这个大排档是通宵营业的,要不然老板应该早就赶我们了吧,拖着烂醉如泥的吴泽去到旅馆,随便洗漱了一通后倒头就睡。

  叶仓是被电话吵醒的,是自己的父母打给他的,通话内容大概就是家里边出了点事,需要他赶快回去一趟,叶仓问都没有问就答应了尽快回去便挂了电话,看着还在熟睡中的吴泽,他并没有叫醒他,只是他给他留了张纸条,然后续交了一天的租金后便打车回到自己的出租房收拾行李。

  “家中有事,正好放松心情,回老家修养身心了,叶苍留。”

  叶仓跟赵薇薇租的出租房是一个温馨的两居室,这个房间里面所有的摆设都是是赵薇薇按照他自己喜欢的风格装饰的,这个屋子有太多关于她的记忆,待在这里,叶仓只觉得胸口很闷,简单收拾了一些自己的衣服便离开了,而这个房子叶仓并没有退,而是用他仅有的钱一次性续租了三年,而且他还跟房东说好,如果中途需要涨价的话请微信联系他,他会补齐差价,叶仓多次嘱咐千瓦不要租赁给别人,也不要换锁,房东应允。

  叶仓这样做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希望将来某一天如果赵薇薇还回到这个城市,还回到这里,这个房间还能够让她自行出入,三年时间也算是自己内心的一个决定吧,或许是自己还不甘心自己用尽所有心意付出的恋情是如今这般没有结果,或许这次她的离开是她的无奈之举呢,这样想着,叶仓已经坐到了穿梭于轨道中的火车上了,回忆着以前欢乐的点滴,叶仓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带着赵薇薇穿梭在花丛中,一片欢声笑语。

小猪艺娜

新手一枚,请多多包涵指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