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下令追杀凤卿尘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华东君 2605 2019-06-08 23:58:18

  她永远都忘不了他那张冷漠的嘴脸,和他嘴角挂着一丝邪魅的笑意。

  那样熟悉又那样陌生.........

  本以为她就此带着怨恨下地狱,但苍天有眼,那枚用红绳绑在脖颈上的曜灵扳指,在鲜血濡侵的瞬间,一道金光掠过,将她的魂魄带着一个崭新的世界,让她附身在一个刚自尽不久的女子身上。

  当她再一次睁开双眸,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排山倒海般侵袭她的脑海,一幕幕画面像放电影一般从她脑海一一浮现,她这才得知这位被她占用了身体的女子生前受了多少凌辱。

  这位倒霉的女子叫凤夕瑶,天赋异禀,本应成为众星拱月的天之娇女,可奈何世事无常,被歹毒的二娘算计植入了奇蛊------冰蚕蛊,使原本逆天的灵根被一点点侵腐、瓦解。

  而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修仙世界,若生于修仙家族,如果没有一番造诣,那只能被人如蝼蚁般踩到脚底下,任意践踏。

  好在那枚扳指随着她重生,也来到这个世界。扳指似有灵,感知这具身体不能修炼,竟将她整个人带进了扳指内。

  青山隐隐泛中流,云雾山间缭绕,宛若人间仙境,灵气浓郁,遍地布满珍贵的草药,中央还有一口鹤立鸡群的灵井,简直就是修仙小说描述的小世界。

  上一世,在闲暇时,曾翻阅过几本修仙小说,里面大致介绍在灵戒内修炼的设定,当时她还嗤之以鼻,腹诽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逆天的神器。

  如今她真的遇到了,现又是另一番心境,有时不得不在感慨世间无奇不有。

  她躲在灵曜扳指的空间内整整修炼一年,待她再次出来时,外面竟才过了半个时辰。

  面对家族的百般刁难,她便暗发誓,这一世,她宁负天下人,也不让天下人负她,若天压,劈开那天,若地要拘,便踏碎那地。

  就这样,用了三百年时间,从一个灵根尽毁的废材,摇身一变,成了洪荒大陆的顶级高手,而后一点点入侵凤家的权利中心,直至完全架空凤天霸的实权。

  而这具身体的灵根虽然在灵井的帮助下完全复原,但冰蚕蛊残留下来的寒毒却无法根治,每隔一个月,都会发作一次,所以这几百年来,她备受折磨。

  梵音也因为此事,这么多年来东奔西跑。

  待思绪回虑,凤夕瑶目光再次扫过匍伏在地的男子,开口道:“你先退下吧!”

  “是,凤主。”

  继而,她又对站在身侧的双笙子道:“莫志,方才那女子,吾甚是不喜,你找个合适的时日,把她除掉。”冷似寒冰的声音从凤夕瑶唇角徐徐溢出,句句透着岑岑杀机。

  刚才途径刘家村,凑巧救下那两人,当她见到那名女子额间一点朱砂痣时,便猜到她就是梵音收养的那只灵兽。

  也就是那一刻,看见凤卿尘俏笑颜兮的模样,她陡然有种强烈的预感,那女子将是她此生最大的阻碍。

  上一世在腥风血雨中爬模滚打的杀手经验告诉她,若要铲除未知的危险,首先得把眼前的障碍除掉,哪怕对方是襁褓之中的婴儿。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梵音竟然将平日视若珍宝的九阴蟠赐予那女子,那是她曾开口讨要,却被委婉拒绝,仅凭这点,足矣要她死千百次。

  站在身侧那名身穿青衣的男子,略显拘谨,迟疑片刻,才徐徐开口道:“凤主,尊上曾下令,不得伤害此女。”

  闻言,凤夕瑶眼底杀意更浓。

  “尊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凤主,属......”

  “他是你的主子,还是我是?我要她的命,谁能拦我?”

  “是.....”

  风卷起树梢缠绵的叶,娇嫩的花瓣抖落了晶莹的晚露,起风了。

  “莫志,你说是刚才那位姑娘漂亮,还是本宫美?”凤夕瑶凝视着眼前这个男子,那双晶莹剔透的双眸,宛如两潭秋水,在罗浮的夜色点缀下,美轮美奂。

  “那女子虽容貌婵娟,妍姿妖娆,却也仅仅只是风尘俗人,怎能与凤主相提并论。”男子低垂着眼脸,眼底忽闪而逝的情愫,但很快被掩于深沉的眸色中。

  罢了,上古神兽快要就现世了,我现在必须赶过去。

  .........

  凤夕瑶等人离开后,一直躲在大树后面的顾婉婉拖着受伤的右腿蹒跚走出来。

  今早遇到了鬼打墙,她和师兄不慎走散了,原本这种最低阶的障眼法,她略展身手便可轻易破解,但这片山林不知被何方高人设下结界,四周的孤魂野鬼接踵而来,险些要了她的性命。

  刚才躲在树后,隐约听到那白衣女子的要杀坏女人的消息,似乎还听到尊上的字眼,但离得实在太远,没有听太清楚。

  顾婉婉咂咂嘴,向刘家村的方向走去,付思要不要提醒那个坏女人呢?

  ...........

  刘家村内,唐闫此时整个人趴在凤卿尘的身上昏迷不醒,她只好把他带进不远处的一隅茅屋内。

  因为结界被破的缘故,周围的一切原形毕露,屋檐结满了蜘蛛网,根本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凤卿尘此时是一脸无奈。

  心想,你刚才还精神抖擞,怎么一下就晕了过去,晕就晕吧,干嘛不等我离开后再晕?

  她长叹一口气,拂袖一挥,周围瞬间变得一尘不染。

  “妖女,离我远点......”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唐闫,此刻神志不清呢喃着,可孱弱的身体紧贴在凤卿尘身上,丝毫不留缝隙。

  凤卿尘嘴角微微抽搐,她真想一脚踹开这个男人,但一想到他刚才不顾性命之忧前来搭救,便硬生生忍了下来。

  她气喘吁吁把他扶到一张残榻上,手揽住他的腰身,让他徐徐躺好。

  此时,天色完全昏暗下来,她从储存戒中取出一盏花纹繁琐的烛台点燃,放在中央的四角桌上。

  朦黄的烛光映照在两人的脸庞,此刻,凤卿尘才第一次认真打量起唐闫来。

  一身月牙白的锦袍加身,衬托他欣长的身体更显高大,如刀削的剑眉,高挺的鼻子,更显英气十足。薄薄的唇紧抿着,即使闭眼,也无时无刻不散发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虽和阿音那张妖孽的脸比起来,确实差了几分,不过...却很刚毅。

  须臾,她收回落在他身上的视线,执起他宽厚的手掌,四掌合十贴在一起,很快,源源不断的真气传入唐闫的体内,不断修复他的元神,随着唐闫面色开始逐渐红润,凤卿尘面色开越发苍白,最后竟双眼一黑软倒在唐闫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