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刘家村7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华东君 2064 2019-05-20 15:46:32

  但就在这时,天地间的气息忽然变的极为狂暴,随后漂浮在四周的那些黑雾竟全部凝聚成了一个阴森的鬼头,重的铅云似乎随时会塌下来,世间仿佛瞬间被黑暗侵袭。

  唐闫沉默的看着这一切,紫青色的电弧再次覆盖他的全身。

  遗憾的是,由于先前那一击几乎用尽了他体内所有的灵气,那些萦绕在他身体四周的电弧比起先前已然暗淡了许多。

  悬浮在空中的鬼头猛然张嘴,隐约可见有漩涡浮现其间。

  几乎就在它张嘴的一瞬间,一股令人颤栗的黑色雾气迅速朝着凤卿尘袭来。

  “该死,”唐闫暗骂了一句,下一秒,化为一道青色电光,欲要上前搭救,双脚却突然被从泥土里伸出的一只闪着寒光的利爪牢牢抓住。

  刹那间,护体的微弱弧光闪烁了几下便消失了,他只觉得身子僵硬,遍体发寒,如坠冰窟一般,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凤卿尘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雾,熟稔捏掐起复杂的手势,一条旋转的火焰自脚底及速升起,向黑雾迎面打去。

  “噗嗤......一个小小筑基修士,简直不自量力,本尊早修得鬼仙金身,你这火焰对我来说不过是挠痒痒。”阴森羼杂着不屑的声音却在下一秒戛然而止,那团火焰直接穿透鬼头的左眼,紧接着一声凄厉的鬼嚎瞬间充斥整条村子,“啊......”

  另一只未受伤的眼睛难于置信瞪着凤卿尘,“怎么会有这么纯粹的火元素?”

  两人当中最惊诧莫过于唐闫,他一度以为这妖女修为低下,甚至还未开始炼气,若不是方才出手,全然未察觉到她身上有任何灵力波动,料想定是尊上赐予她可以隐藏实力的法器。

  这妖女十年前横空出现,至今无人知晓她真正的来历。

  尊上向外宣称是落家的遗孤,可明人都清楚落氏家族早在三千年前被魔宗灭族,仅存的血脉就是当年尚在天道宗修道的落梵音。

  凤卿尘从储存戒拿出一个小巧的紫葫芦,不动声色攥在掌心,“还鬼仙‘金’身,我看是鬼仙‘虚’身吧,连我这小小的火焰都抵不住!”刹那间,周围的温度猛然下降几分。

  见怔,她话锋陡然一转,“你可听说过‘九阴蟠’?”

  话音尾落,只听到“嗖”的一声,那鬼头自天穹落地,化成一个白叟,亦扶着拄杖向她行来,神色掩盖不住的激动,“你当真知道九阴蟠的下落?”他声音听起来像干涸的河床,又像是喉咙内灌满了风沙,让人听得异常难受。

  凤卿尘眉梢微挑,指尖有意无意划过葫芦的瓶口,悠悠开口道:“你认为呢?”她和他打起哑谜。

  “小姑娘,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即便是现在把你给宰了,本尊有的是法子抽取你识魂的记忆,识相的就如实禀告,本尊一高兴,或许能饶你一命。”老鬼物那只因被火焰灼伤而流淌出血水的左眼,此刻显得阴森恐怖。

  凤卿尘的视线落在老鬼物佝偻的身躯,他的个头异常矮小,大概只有五尺左右,看起来像一个风烛残年的白叟。

  的确,刚才能将老鬼物击伤,纯属侥幸,莫说他们之间有实力悬殊之别,仅等级压制,她的元神都会受损,若与他正面交锋,无异于蚍蜉撼树。

  阿音曾说过,以鬼入道,成就鬼修之道者,以吸**元血液,吞噬怨魂来提升修为。

  那种方法固然立竿见影,但弊端也会日渐显露,修为越高者,若无九阴蟠压制体内那股因长期吞噬怨魂而堆积的怨气,必遭众鬼反噬而死,所以千百年来,鬼修未曾停滞寻找九阴蟠的下落。

  然而大数人不知道的是,此物不但是鬼修至宝亦是鬼修的克星。

  而另无数鬼修趋之若鹜的九阴蟠就在凤卿尘的身上!

  “老鬼物,那你可以来试试,看是你的动作快,还是我先自毁元神,让九阴蟠的下落从此消殆于世的快。”一句不轻不重的话落下,声音夹带威胁之意。

  老鬼物阴恻恻盯着她,那只冒着绿光的右眼浮起一片阴霾,扯嘴咧笑道:“嘿嘿,小姑娘,这天底下可不止你一个人知道九阴蟠的下落。”

  “那你活了上千年,寻觅数载,可曾打听到它的下落?”

  “那倒也没有。不如你现在就将九阴蟠的下落告诉我,我便饶你一条性命。”

  虽说这老鬼物此时和她打着商量的语气,但身上那股事后欲将她诛杀之的企图显而易见,即便尽力掩盖,但对于天生五感异于常人的凤卿尘来说,一眼望穿。

  现为今之计,只有尽量拖延时间,待催动九阴蟠再做打算,“说出来也不是不可,但你得先告诉我,这刘家村到底出了何事?”

  一道声音陡然穿插进来,有点恨铁不成钢道:“妖女,你若告诉他,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老鬼头面色一寒,一团黑气自厚袖而出,向唐闫袭去。

  唐闫躲闪不及,被那团黑气正面击中,整个人如同断弦的风筝,重重的摔落在地,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哼。

  “自不量力。”老鬼头桀桀冷笑一声,随即转过头看着无动于衷的凤卿尘说道:“前段日子,有一个左脸纹着麒麟图腾的女人找到我,告诉本尊刘家村是千年难得一见的聚阴之地。

  本尊来到此地后,才知道根本吞噬不了那些冤魂,最后还被困在阵中,若本尊出去了,定把那个女人千刀万剐,要不然,难解本尊心头只恨。”

  凤卿尘双眉微蹙,心想这老鬼头的神色看似并没有撒谎,如果这件事与他无关,又是谁在后面操控一切?背后那个人又为什么偏偏选择对刘家村下手,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亦或者说此处难道有什么对方想要的东西?

  无数的疑问浮在她的脑海。

  “好了小姑娘,本尊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允诺本尊的事呢?”老鬼头紧盯着她,贪婪的眼神犹如盯着一块精美的宝玉。

  “答应你的我自然会做到。”紫葫芦忽然从凤卿尘的手心窜出,悬浮半空,随后只见一面迎风猎猎的黑旗赫然从葫芦口中飞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