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刘家村2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华东君 1944 2019-05-17 16:26:09

  一颗歪脖梧桐周围早已鲜血满地,鏦鏦铮铮的金属相击交错之声响成一片,刀反衬着光,剑飘荡的影,浓郁到作呕的血腥味在这片山林中林弥漫。

  此时,雨、停了,一轮满月正如林蝉翼般从透明的云层钻出,闪着银色的清晖。

  月光映照下,地上遍布尸体,死状狰狞可怖,有几个妖物正大快朵颐嚼啃食着他们的尸身。

  在不远处,一对年轻的男女被一群怪物重重围攻。

  男子纵然遍体鳞伤,但还是拼命护住身后的女孩,秉持着剑的手鲜血淋漓,冷汗从他髻间滑落。

  “哥哥,瑶儿害怕,”女孩躲在少年的背后,死死扯住他的衣摆,耸肩缩颈,浑身瑟瑟发抖。

  “别怕,”男子的大掌紧紧攥紧女孩的小手,试图抚平她的恐惧,那对凌厉的双目紧盯着向他们逼进的怪物。

  一个怪物在悄然无息间猛然向他们扑来,见状,他立刻抱起女孩侧身险躲过怪物攻击,而后那些妖物接二连三向他们发起进攻,直到最后,他精疲力尽,体力越发不支。

  而站在不远处的凤卿尘冷眼旁观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却无动于衷,倒是急坏身旁顾琬琬,她把手上的东西一郑,掐捏手势,配合着口诀,刹那间,一簇冰箭矢口冲,直将前方怪物全部击倒。

  得救以后,男子深深看了她们一眼,抱起女孩转身离去。

  看着他们身影消失后,顾琬琬嘀咕着:“什么人嘛!救了他,连句感激的话都没有?”

  凤卿尘并未在意那两个人,径直走到离她最近尸体旁,俯身弓腰,用食指捻起一些从怪物身体流淌出来的血液,放在鼻子嗅了嗅,随后眉头紧紧蹙着。

  此刻,顾琬琬借着月光,这才看清怪物的庐山真面目,那怪物半尺长的毛发下竟是人的头颅,半挂在嘴角的似乎是肠子,滑腻腻地滴着血。裂至耳根处,参差锋锐的獠牙裸露在外,狭长的双眸只剩下血腥的红。

  她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哗啦”一声吐了出来。

  半晌,一条素雅的丝帕出现在她面前,凤卿尘笑靥如花道:“小娘子,赶紧把嘴擦干净,你现在这般模样,真的很丑。”

  谁都无法忍受别人说自己丑,只见顾琬琬脸憋得通红,双眉扭成‘疙瘩’,就连胳膊上的青筋都看得清清楚楚,“凤卿尘,你这个坏女人,我要好好教训你。”说罢,她祭出灵剑,腾身跃起,眼看剑就要刺向她,而凤卿尘侧身闪躲,轻松避开顾琬琬的招式,开口道:“小娘子,你莫不是忘了刚才说的话,在尘间不能随意使用法术。”

  招数被凤卿尘游刃化解,顾琬琬更是气急败坏,正准备发起第二轮攻击。

  “琬儿,快住手。”熟悉的声音成功制止了顾琬琬接下来的动作,看清来人后,怒气消了大半,“师兄,这个坏女人欺负我。”

  雾霭中走出一道紫色的身影,唐闫面色难看走到凤卿尘面前质问道:“你为何会在此处?”

  这不是那日在阿音府邸和她有过争执的少年吗?还真是冤家路窄,不过她早该想到另一位入室弟子是他才对,毕竟那天不情愿跟在顾琬琬身边,像是受了谁的指令保护她。

  “你能在这,我为什么不能?”凤卿尘轻声反问道。

  “你不是宗门的弟子。”

  “此处并不是只有你们天道宗的人才能来,”言毕,凤卿尘不再和他废话,利用大挪移速术离开,向刘家村的方向去。

  ......

  早晨,迎来一轮旭日,天边朝霞点辍世间万物,美轮美奂。

  而刘家村却是截然不同的光景,放眼望去,满目疮痍,断壁残垣的废墟当中,尸体横七竖八,有几个妇孺合力把这些尸体抬到早准备好的柴火处焚烧,动作十分熟稔。

  “你们这是作甚?”一道悠扬的女声响起。

  其中一个妇孺微仰起头,面容冷漠道:“没看到吗?我们在处理这些死者的尸骸。”言闭,继续又手中的活。

  凤卿尘眸光停滞在尸体手肘那块麒麟图腾上若有所思,半晌,收回视线,抬脚走向不远处的茅屋,轻叩了几下门。

  叩了半响,未见门开,她欲离开时,忽然,柴门打开了个缝隙,一双漆黑的眼睛满是戒备的望着她道:“有什么事吗?”女孩说话的气息十分不稳。

  “姑娘,我去京城探亲的路上,不幸遇到土匪,身上银两被洗劫一空。这几日舟车劳顿,饥肠辘辘,今日途径刘家村,想向你家讨碗米粥果腹。”凤卿尘笑容可掬无害,毫无在意自己这番说辞漏洞百出。

  “快走,我家什么都没有。”说罢,姑娘欲要关门,陡然,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从屋内传来,“芳子,是不是你爹回来了?”

  女子忙不迭地向屋内跑去,“祖母,你怎么就起身了,不多小憩一会。”她把老人从榻上扶起,言语间故意避开那个话题。

  “芳子,你快告诉祖母,是不是你爹回来了?”老人那双像老树皮的手抚上孙女瘦销的肩膀,浑浊的双目充盈着殷切期待。

  “老人家,你儿子让我转告你,等他这几日把手头上的货清完,就会回家看您。”凤卿尘不知何时已来到老人面前,信誓旦旦开口。

  “是......是真的吗?咳咳.....”许多情绪激动的原因,老人说完这句话便晕了过去。

  凤卿尘那蕴含睿智的双眸扫向榻上的老人,她的颧骨很高,一张干瘪多皱面孔下看不清面相,周遭萦绕着一股浓重的死气,按理说,老人已驾鹤西去才对。

  她垂帘沉思,须臾,她食指按在老人的眉心。

  “你到底是谁?谁允许你进来,快滚出去!”那叫芳子的姑娘打掉凤卿尘按在老人眉间的手,使力把她往门外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