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血蛊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华东君 1427 2019-05-17 16:23:58

  静谧的夜,一道黑影闪过......

  “尊上,您受伤了?”黑衣男子颔首低眉站着一旁,声音中掺夹着中担心。

  “小伤,不碍事。”落梵音将茶盏托于掌心,杯内几片茶叶在清澈碧绿的液体中舒展,旋转,直到徐徐下沉,相映交辉,他才继续开口道:“近日她的情况如何?”

  “卿尘姑娘如往常那般。”黑衣男子恭敬回道。

  “如往常那般?”落梵音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眉梢间却冷颤了几分。

  黑衣男子身子一僵,而后小心翼翼开口道:“三天前琬琬仙子前来拜见过尊上,不料与卿尘姑娘打了个拂面......”

  “额......”他小抿了一口茶,叶眉微微上挑,试意他继续说下去。

  “琬琬仙子性子单纯,不谙世事,被卿尘姑娘几句话给......给调戏了。”黑衣男子磕磕绊绊了半天,脸憋着通红,好不容易从嘴迸出几个字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调戏?呵呵,有意思。”落梵音眼带丝丝的笑意,指尖划过茶盏,“看来唐昊天的孙子唐闫和那丫头也打了照面,这个游戏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他拂动袖袍,黑衣男子见之随之消失。

  .....................................

  西厢房内。

  隔着层层叠叠纱帘,落梵音怔怔看着塌上睡得及其不安稳的少女,思绪澎湃。

  梦里,血染天穹,凤鸣哀嚎,无数枷锁穿过神鸟的琵琶骨,“神主,救救我们,救救我们,那一道又一道的声音充满了无助。”凤卿尘猛然从梦中惊醒,大口喘着粗气,豆大冷汗从颔间划落,身上的衬衣早被汗水濡湿了大半。

  听见里头传来动静,落梵音立即揭开纱帘,上前将她揽入怀里,手轻拍她的后背,轻抚道:“没事的,没事的。”

  凤卿尘死死搂住洛梵音,全身止不住地颤栗,最后眼泪不能遏止往外涌出。

  “好了,不哭了,发生何事了?”

  许久,她从洛梵音身上离开,饱含婆娑的双眸对上他的视线,继儿摇头道:“阿音,刚才我做了一个梦,可梦里的内容我全然记不清了。”

  “不记得也好,”他的声音很低沉,令凤卿尘心底泛起了丝丝的涟漪。

  “阿音,你几时回来了?”待调整好状态,她展颜一笑。

  “刚回不久。”语屹,他随手一挥,凤卿尘身上被冷汗濡湿的衣襟瞬间被风干。

  待她反应过来,顿时觉得窘迫。

  许是第一次见她这般娇憨的模样,洛梵音嘴角不自觉勾起弧度,随之从储蓄戒取出一个精致的匣子。

  凤卿尘见状,遽然后退,可怜兮兮道:”阿音,真的很疼,我不想继续了。”

  落梵音伸出宽厚的大掌抚上她如丝绸柔滑的青丝,俨然道:”凤儿,我与你说过数次,古往今来,修炼都是逆天而行,雷劫就是一种考验。

  你未经雷劫意外化形,更是逆天,按你目前的修炼速度推算,不出五百年,便会迎来第一次雷劫。

  而你因为缺少一次雷劫,天道便会把上一次雷劫补齐,那时,十八道天雷接踵而至,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金丹修士所能承受的,稍有不慎,轻则修为全废,重则魂飞魄散消散在天地之间。”

  说到这里,话音忽然停顿了一下,大掌从凤卿尘青丝离开。

  他打开匣子,从里面取出一条蛊,继而开口道:“这条千年血蛊可助你淬炼脉筋,为渡劫多了一份胜算。”

  “凡人的寿元也不过寥寥百年,反正我活够了,所以可不可以......”凤卿尘忙打着商量的语气。

  落梵音笑而不语看着她。

  “那阿音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凤卿尘忽然把头压得很低,声音很轻,青丝衔绕,遮住了面容,此刻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若有遭一日,你背叛了我,生生世世我都不会原谅你。”

  不知道是不是落梵音得错觉,那句“生生世世”她亦说得铿锵有力。

  此刻,他看着她眼神及其复杂,而后脑海那一丝犹豫,在想到凤主那张苍白的脸刹那间消失殆尽,最后仅剩下决然。

  “我答应你。”

  闻言,凤卿尘扬起下颔,四目相视,顿时!她笑靥如花。

  她在腕间划了个小口,接过落梵音剃过来的血蛊,血蛊沿着伤口直达心脏。

  刹那间,她面色苍白,冷汗直冒,一阵刺痛蔓延全身,疼痛开始吞噬她的神志,她立即打坐念起阿音教她的经文,眉间一点朱砂愈加鲜艳欲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