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涅槃重生

凤怨:重生之上神是女配 华东君 1771 2019-05-17 16:21:11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似水流年,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春秋,就在这天,风和日丽,在一个普通的鹊巢,一只皱鸟破壳而出,围在它周遭的小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转眼又过了三百年......

  “师兄,你说这地方怎么连只鬼影都没有?快饿死老子了。”男子摸着干瘪的肚皮,虽满腹抱怨,但机灵的双目在四周打转。

  “哼!你懂什么,这片林子叫南禹林,遭受了诅咒,传闻上古时期,天地间孕育的第一只凤凰就是在此地诞生,”那个被称为师兄的男子不以为意的回道。

  “如此说来,这片山林也曾是一片祥瑞之地,为何如今变得这般疮痍?”小师弟好奇的追问。

  “那就得先从凤族叛乱说起,”男子正欲往下讲,突然山林深处传来一阵高亢的虎叫。

  “吼…吼吼……”

  “不好,这是狴犴的吼声,看来已被青城派弟子捷足先登,我们现在务必赶过去。”言屹,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一直在雀巢闭目养神的小红鸟,在他们离开不久,逐渐睁眼。

  自三百年前破壳而出,识海一片空白,朦胧之中,仿佛听到有人在召唤。

  它的意识才得以恢复清明,那个声音充满悲悯绝望,“凤儿,你在哪,你在哪......”

  它抖了抖圆润的羽翼,准备去寻些新鲜果实填腹。

  “扑哧,扑哧......”它挥翅腾空而起,怎知!“砰”的一声巨响,一只鸟从半空坠落,摔下时,姿势四仰八叉,模样极其难看。

  此刻若有人在场,定会感概,现在的鸟都是这般胖的吗?

  “好痛,好痛.....定是老天嫉妒我的好身材!”小红鸟瞪着圆鼓鼓的眼睛,指控老天不公,继而再次挥翅,向林子的西南方向飞去。

  刚飞到一半,又被一道透明的屏障挡了回去。

  “哎呀!”它晃了晃被撞得晕乎乎的脑袋,待稍微缓过神来,耳畔骤然传来一阵异兽的撕吼和兵器抨击声。

  在这片山林中,平日连半个飞禽走兽都难得一见,现在这般激烈的打斗声倒引得它好奇连连,犹豫片刻,决定前去凑个热闹。

  它躲在枝缝里,缩杆出个脑壳,小心翼翼窥视周遭的环境,一阵寒风袭过,浓重的血腥味蔓延整片空气,死亡的气息笼罩整片山林。

  被人类围困于中央,神貌似虎兽,此刻已遍体鳞伤。

  “变换阵型!”一个秉持利剑,神态严肃的中年男子在一声令下,座下的弟子即速变换阵型,双眼紧盯着渡步踌躇不前狴犴。

  正当他们以为离成功更近一步时,那只伤痕累累狴犴猛然腾空跃起,将离它最近的人被活生生撕碎。

  “阿.....”的一声惨叫,当场毙命。

  继而又变换了几大阵法去攻陷,很快半个时辰过去,他们也未能从狴犴手中讨到半点好处,一不留神之际,狴犴喷出一个大火球,又有几人相继毙命。

  “师父......师兄弟们死伤惨重,我们还是先撤离吧!”距离中年男人最近的一个弟子拖着受伤的一条腿,孱弱开口道。

  此刻,男人眼底浮起一片阴霾,狴犴内丹近在眼前,他离结婴只有一步之遥,今日不惜任何代价,必须得到。

  想到这里,他倏然从储存袋取出一道符,趁着混乱之际,咬破指尖后,快速把一滴血滴了上去后,嘴角喃喃自语,正在打斗的弟子忽感一阵头晕脑胀,紧接着全身无力,最后纷纷倒在了地上。

  而藏觅于枝缝的小红鸟也受到符咒的影响,直接陷入昏迷。

  它从一颗参天大树上驰骋坠地,眼看就要摔成肉酱,忽然,一团神秘的金光将它托起,直到落地才消失。

  ......

  一个时辰过去,两道脚步声从帷幕走来。

  “尊上,这只小鸟好可怜,我们救救它吧!”一个年纪大概六七岁的小女孩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满怀期待看着站在她身侧的男人。

  烈日炎炎,男子一袭红衣似血,风起,衣袂飘扬,手持骨伞伫立于阳光下,给人一种倾世而独立的错觉。

  待看清男子容貌,世人定会感叹造物者的不公,他宛如炼狱里的血莲般,美丽妖娆,天然般的风韵全在眉梢,唇角虽含笑,却给人一种致命的危险。

  “若琬儿喜欢,便带回去养在身边解解闷!”男子宠溺摸着小女孩的鬓角。

  “我就知道尊上最疼琬儿了。”小女孩立即蹲下身子,把小红鸟从地上拾起,小心翼翼捧在手心。

  深陷昏迷的小红鸟就这样被人带回了天道宗,待它醒过来已是三日后的事。

  睁眸,跃入眼帘是一个小女娃,她双手拖腮,撅着嘴巴喃喃自语:”喂食了这么多的灵丹妙药,为何还迟迟不醒,尊上不是说你身体已无大碍了吗?”

  就在它睁眼刹那,小女娃忽然眼睛一亮,对着它就是一阵喧嚷,“哇!你终于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肚子定是饿坏了,我现在就去给你拿吃的来。”未等它反应过来,小女娃身影已经消失。

  它扑腾了几下羽翼来活动筋骨,双目环顾四周,细细打量周遭环境,一切以粉色系为主的装饰,房间伴着淡淡橘香,俗气,它在心中默默腹诽。

  很快,小女娃回来了,手捧着一个盒子,笑眯眯看着它。

  待她打开后,十几条白色的虫子拖着‘丰腴’的身躯不停地蠕动,惊得它鸡皮疙瘩掉一地。

  小女娃拿起箸,夹起一条看似特别肥美的虫子往它嘴边送。

  小红鸟见怔,吓得四处乱窜,而小女娃跟在身后则紧追不舍,边追边大声叫嚷着,“小红鸟,停下来,你别跑呀!这些虫子都是尊上练蛊用的,你身体刚复原,这可是大补之物。”

  就这样,这一人一鸟,在你追我逐的游戏中持续了半个时辰,最后小女娃气喘喘用手掌撑在桌面,而小红鸟则是神清气爽打理着它那一身玄色的翎羽。

  不知道是不是顾琬琬的错觉,有一瞬间,她觉得眼前这只鸟雀,有着睥睨天下的傲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