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人性的审判

警长

人性的审判 镜鎏 2870 2019-05-16 10:49:07

  西夏市公安局的办公室里,宋擎威正和往常一样一面喝着黑咖啡一面开着十几个社交软件撩妹子,过着自己惬意自在的小日子。

  从他那张不修边幅的脸以及休闲随意的穿着,你完全想象不到他曾经也是在帝都刑警界叱咤风云的人物。

  想当年还在公安大学读书的时候,宋擎威就已经轻而易举地拿到了全国散打冠军和跆拳道黑带,毕业后更是被公安部一眼相中直接安排在重案组。

  正当他春风得意,事事顺遂的时候,悲剧却发生了。

  宋擎威偶尔也会想到改变自己命运的那个下午,阳光明媚,晴空万里,自己西装革履一表人才地站在那个毫不起眼的咖啡馆门店满心欢喜的样子。然后自言自语地叹一口气:

  曾经有一个升值加薪的好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好好珍惜。如果老天在给我一次机会的话..........

  恐怕我还是会放弃吧。

  宋擎威自嘲地笑笑,点击了屏幕上一个长发飘飘的妹子头像。

  宋擎威和长发妹子不咸不淡地聊着天,思绪却飘回三年前的那个下午。

  上级领导刘处长兴冲冲地找到他,一拳锤在他肩膀上:“你小子真走运啊!”

  宋擎威一脸懵逼地看着上级领导,转瞬间满脸惊喜:“我彩票中了?”

  “中个鸡毛啊!”刘处长一个白眼翻过来,紧接着用一种从未有过的严肃神情对他说:“老部长的女儿看上你了!”

  “老部长........”宋擎威用力地掐了下自己的腿,发现并不是在做梦:“那赶紧的呀,我这样的撩妹高手还用准备么!”

  刘处长虽说和宋擎威是上下级,但是心里很清楚这小子并非池中之物,超越自己就是早晚的事,所以两个人之间相处并没有太多的上下级之间的拘谨,反而多了几分哥们兄弟的自在。

  “放心吧,我直接替你安排了今天下午三点半,单位楼下的bene coffee。手头的活先交给小张小李,你去收拾下自己。”

  “够意思!”宋擎威心花怒放,自信满满地和刘处长击了下掌,就屁颠屁颠地洗澡刮胡子换衣服去了。

  “加油,我看好你哦!”身后传来刘处长揶揄的笑声。

  “小意思,晚上我请你喝酒!”宋擎威自信满满。

  不过,这可能是宋擎威这一天最后的开心时刻了。

  当打扮的英俊潇洒,西装革履的宋擎威走进benecoffee的时候,却发现原本约好相亲的那个卡座上坐了一个黄毛小子。

  “小子,你坐错位置了!”宋擎威不耐烦地把手里的玫瑰扔在桌上。

  然而那小子一开口,宋擎威立马傻眼了:“你就是宋擎威?”

  “你你你,你是女的?!”宋擎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一沉:这个留着板寸,头发染成黄色,身上一身刺青的人,不,女人,该不会是他今天的相亲对象吧?此刻他心中固执地保留着一份幻想:这个人不是她!绝不是!

  然而姑娘之后所说的话却让他如遭雷击,瞬间石化:

  “你好,我就是曲雅琪,你的相亲对象。”姑娘毫不忌讳地握了下宋擎威僵直的右手,又毫不避讳地敲了敲他结实的胸肌:“不错嘛,我喜欢!”

  一万头羊驼从宋擎威心中奔过,情场驰骋了这么多年,怎么就忘了提前看看姑娘的照片,了解下情况呢!要知道他可是个钢铁直男,头可断,血可流,这么中性化的女性却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宋擎威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相亲对象:虽然头发短了点,穿着奇怪了点,但是仔细看五官还是很端正的,只是这个头发........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呀?”姑娘笑吟吟地啜了一口咖啡。

  “我.......那个........你的头发——”平时见了女人情话绵绵的宋擎威今天居然开始结巴了,连他自己都鄙视自己。

  “头发?”姑娘不以为然地摸了摸自己的板寸,略显得意地说道:“刚做的造型,怎么样,很酷吧?”

  宋擎威心里苦,但是考虑到眼前这个姑娘可是关系到自己远大前程的目标,他不得不继续试探着问道: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换一个发型,会更酷?比如——”

  “不要啦!”姑娘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我对自己的发型很满意,并且打算一直保持下去。”

  宋擎威看着她那比自己还要短的头发,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内心很是纠结:一边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锦绣前程,一边是自己坚持已久的审美标准,真是左右为难,骑虎难下啊........

  姑娘却丝毫没有在乎宋擎威的窘境,很干脆地把他从纠结中硬生生地拖了出来:

  “你别管我的头发了,我们进入正题吧!”

  “正题,什么正题?”宋擎威一脸懵逼。

  “我对你很满意并接受你的追求。”姑娘站起身,把一张五十元人民币压在咖啡杯下,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

  “下午就到这吧,晚上我们找个地方干正事!”

  “什么正事?”宋擎威大惊失色。

  “呦,你还给我装清纯哪!”姑娘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延扬长而去:

  “别忘了买套!”

  我去!现在的姑娘都这么奔放的嘛!

  宋擎威一个人站在咖啡馆里,风中凌乱,不知所措。左思右想,翻来覆去,宋擎威还是没法接受一个如此彪悍的女汉子,于是他的第一次在约炮的半路上打了退堂鼓。

  第二天早晨刚上班,宋擎威就被刘处长单独叫到办公室一顿训斥:你脑子被驴踢了?老部长的女儿你也敢拒绝,还这么直白地拒绝?

  宋擎威一脸委屈:“刘处,她那个头发——”

  “小宋啊,找一个好媳妇,少奋斗十年啊!”刘处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换了我就算是人妖都得上啊!”

  “您这也太没节操了吧........”宋擎威暗自嘀咕的时候,人事处的一纸批文送进了办公室,俩人一看都傻眼了。

  宋擎威就这样被空降到了鸟不拉屎的西夏市做了刑侦处的负责人。就连西夏市公安局的局长看了他的简历也是匪夷所思,以往的经验,空降过来的不是能力不济的花瓶,就是日子混久的老油条,这么精明强干的人才调到西夏市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西夏市民风淳朴,生活安逸,别说抢劫杀人,就连小偷扒手什么案件都少之又少,于是宋擎威就这么入乡随俗过上了无所事事的安逸生活。

  开始的时候,他心里是十分委屈,然而半个月之后他突然发自内心地感受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这个地方了!

  首先,比起帝都的雾霾,混乱的交通,高昂的物价,西夏市清新的空气,恰到好处的人口以,从不堵车的交通以及物美价廉的生活,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最重要的是,西夏市没有帝都那么先进发达的ps技术,没有“照骗”美女,ps红人,这里的姑娘发照片甚至连滤镜都懒得开。自从来到西夏市,宋擎威就在再没有遇到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的尴尬处境。

  而随着宋擎威的到来,西夏市的的治安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什么黄赌毒几乎在一个月之内销声匿迹。提起宋擎威的名号,黑道上的人都要抖三抖。

  正在宋擎威和长发妹子聊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警长助理阿哲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警长,警长,不好了不好了,发生大事了!

  宋擎威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阿哲:“什么事啊,慌慌张张的!”

  “有人死,死了!”

  “什么,命案?”宋擎威略有些纳闷,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他地界杀人:“怎么死的的?”

  “在贺兰山脚下,被,被野兽咬死的!”

  阿哲小心翼翼地递上一张现场照片。

  如果不是那个头颅,宋擎威完全认不出这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是一具尸体。

  “DNA比对结果做了吗?”宋擎威看着照片陷入沉思。

  “和我市所有的DNA样本不符。”阿哲把一份DNA比对报告放在宋擎威桌上。

  “那就是外地人咯?”宋擎威松了口气:“赶紧打个报告连样本一块移送总部。”

  “可是这个外地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贺兰山下,又遇上了什么样的野兽,如何被啃成这样呢........”阿哲还是有些困惑。

  宋擎威的思绪再一次被拉入了社交软件,一句“约吗”搞得他神魂颠倒,意乱情迷。于是宋擎威不耐烦地打断阿哲:

  “你管他那么多呢,一个外地人,也不是杀人案,碰巧被贺兰山上的狼咬死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调查?赶紧去做移送手续!”

  “是,警长!”跟了宋擎威三年的阿哲当然知道他此刻在忙什么,只能委屈巴巴地看着手里的证据资料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