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未来生存之路

第二十六章 嫉妒的齐昊

未来生存之路 玫仪 2016 2019-05-16 10:47:12

  路遥很早就醒了,收拾一下后就出了帐篷,就有不少人若有若无的打量着。路遥并没有觉得异样,收拾东西边打量四周,宋杰端过来早饭说:“我看了一下情况,昨天四百多人进来,如今少了一百多人,后面更难,到时候我可能也顾不上你了。”

  路遥吃着早饭靠着他说:“放心,你去那里我的心就去了那里。”

  “都这时候了,还没个正经。”宋杰却爱死了她那副德行,大战在即,半点紧张都没有。

  “这个齐昊我觉得很怪,明明压抑的要爆了却还控制着自己不使用,看来他们的算盘打的很精,如果我没猜错是准备用你来对付我的。”宋杰看着远处的齐昊,昨天晚上他一顿表白都没有让齐昊使用,定是准备放大招。

  路遥也是这样考虑的,几百个人里很出色的就是宋杰,然后就是他们几人。越是如此路遥越是不放心,她宁可死都不会愿意去伤害宋杰,所以她也在考虑后招。

  齐昊这几天一直都没有去看路遥,路遥还是那个样子,越往后走越发从容,仿佛刚刚进来依附宋杰都是假象,让旁人原本还有些轻视的心立马变成了敬佩和恭敬。任何一个时代,实力就是行走的力量,没有谁内心不崇拜强者的,每一个乱世都是给强者铺的路,成功的都是一代枭雄。

  越往里走就很少见到简单的人形态,都是各种各样的动物或者组合体,他们都是结合了各种优势互补。而那里也越来越难走,实物已经基本不见,满地的泥潭沼泽,而天空已经看不到光亮,被乌云笼罩,越往里走越黑。

  “为什么要来这里?”路遥已经开始怀疑,她从来不问缘由,任务从来都是让做什么就去做,因为问了也不会有答复。

  宋杰看着远处的天,听到她的疑问低头温柔的说:“传说在这里的最底端有一处宝藏,里面藏着一把可以摧毁黑暗帝国的宝剑,谁拿到它就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的王。”

  路遥嗤之以鼻说:“只怕没那么容易吧。如今已经只剩下四分之一不到的人,而如今才到哪里?最后会剩下谁?”

  “巫师说我们这一代会出现一个强者,他将带领着人类重新走入辉煌,改变如今的格局。”宋杰看着远处他一直都在疑惑,为什么这么多上层会被这个巫师的话给劝服,如果这次没有成功,那下一代人类将进入低谷期,大部分精英已经因为这次的行动而永久离开,出现了空档期。

  “我且不说这个事情有没有问题,就说这次死去那么多人类精英,而人类如今繁殖越来越难,变异人或者克隆突变者他们却因为各种滥交结合,虽然繁殖弱可是从趋势看却比人类强,数量上成压倒趋势,而质量呢!他们崇尚竞争,英雄,优胜劣汰,如今已经越来越强。如今人类不是应该多培养人才,资源共享,杀了那些在中间挑拨是非,唯利是图的奸人。”路遥觉得愤怒。

  “你说的对,路遥。”宋杰看着与他齐肩并排而立的女人,他是多么幸运才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一个志同道合,携手并肩的人,而她还是自己的挚爱。

  宋杰突然单膝下跪,一手执着路遥的手,面对路遥看着她说:“路遥,我宋杰此生衷心与你,愿一生一世与你同伴同行,你若不离我必不弃。”

  其他人也早已经起来了,如今遇到这种场面都开始起哄,原本他们刚刚开始就一直各种亲密暧昧,如今在这种生离死别后压抑的气氛下大家突然都放松了心,衷心祝福他们。也有不少在这次任务里相互依偎相互扶持的伴侣,也有离去的,但更明白此刻的珍贵。那种心情似乎能扫清这满天的雾霾。

  路遥早已经泣不成声,她可以装作不在意可以跟自己说不需要,但此刻她发现她自己的内心是激动的是雀跃的,她从来没有被人重视过在意过,自生以来她一直以为这一生也许都只能这样了,但这一刻的来临让她知道爱可以让人幸福可以治愈一切。

  路遥将他的手与自己的手合二为一,手尖朝上,她与他一起跪立,然后另一只手却在不断的变幻姿势,嘴里一直念着梵文。

  这是古老的传承,传说在两人心意相通互相相爱的时候立下誓约,终生不离不弃,立誓人自愿共享她所有的能力和一切给她相爱的人,。“日月星辰为证,皇天后土在上,信女路遥愿一生一世对宋杰不离不弃,生死相依。”霎时一缕光从路遥的眉心分出,那几缕缠绵丝落入路遥与宋杰交合的手上,顿时非常好看。

  “你别看很漂亮,很唯美,你可知背叛后需要付出的代价?她这是单向誓约,无条件给予,如果那个男的变心,随时随地可以取这个女人的命,还无法反抗。而那个女人若是离心背弃,只会死得更惨,终身修为全给了那个男人不说,还将爆体而死。”一旁的人在那里细说,其他人原本还想效仿一下,但立刻打消念头,开玩笑,人生几十年,如何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变心?而且和另一半分享自己的所有秘密,这是保命的,谁能无条件信任?只有傻子。

  对,只有傻子,创下这个誓约的女人最后并没有得一个好下场。

  宋杰看着路遥,此刻的路遥神圣,圣洁,他却觉得此生无憾了。揽着她入怀,他并不知道如何才能相互共享,但他知道这一刻他们心意相通,情意相通。

  路遥的头发散落,低垂下去,整个人因为刚刚的仪式而精神有些耗损,而人却温婉可人。宋杰抱着她的肩让她靠着自己,亲吻着她的头发,相互依偎。

  而这一幕让齐昊愤怒嫉妒恨,这原本都是他的,所有的都是他的。只要他按下去她就是他的了,但是还不可以,不然不一定能走到最后。父亲说过,一定要等到最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