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我做巫女那些年

第九章 金姨

我做巫女那些年 阿慎慎 1272 2019-05-17 12:30:00

  再度醒来,又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相处了好几日的小伙伴们全都不见了,身边没有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迷蒙的眼前,桃红色纱幔随风飘飞,不知名的香气扑鼻而来,烟雾袅绕,热气腾腾……

  哎?有什么东西浑进来了?

  坐的什么呀?硬硬的,后脖颈都硌痛了。

  ……

  热气腾腾?

  什么情况?

  卿越彻底清醒过来,双手往下一拍——咦?扑腾扑腾的水声?

  卿越伸出双手,湿的。

  再一看四周:“……嗯?我竟然泡在浴桶里?”

  也不知道被泡了多久,手指都发白了,浑身热腾腾的,土黄的皮肤泛起了粉红色,黄中带粉,粉中有黄,整个人黄粉黄粉的,别提多诡异了。

  “醒了?”有人掀开纱幔,走了进来。

  卿越刚好与之对面,来人约摸二十五六的年纪,里着用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的裹胸,下裙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外罩一件背绣桃枝的粉色纱衣。

  走动间,裙边微动,似乎水云也在动,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卿越看向她的脸,眼前一亮:是个美人儿!

  她只挽了个朝云近香髻,插了对双蝶戏花的步摇,简单又不失优雅。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不显得楚楚可怜,反而因为眼中的英气显得很端庄。

  “好看么?”

  嗓音都那么好听!

  卿越目不转睛地点头:“好看!”

  “有多好看?”

  “是个大美人!”

  女子闻言,掩嘴轻笑,卿越才反应过来。

  娘咯,美色误人,竟然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你这孩子,知道什么是大美人么?”女子摸摸她的头,笑眯眯,“行了,衣服在旁边,自己穿好了,过会儿我再告诉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好不好?”

  俨然一副哄小孩儿的语气,卿越撇撇嘴,还是乖巧地点点头。

  女子笑笑,转身缓步离开。

  卿越没多想(也没什么好想的),从浴桶里出来,拿帕子擦干水分,拿起放置在一旁的衣物,快速穿好。

  头发还湿着,卿越也不管了,直接走出这间屋子。

  一出来,还是一间屋子,刚才的那间应该是里屋,两间屋子中间用屏风和珠帘隔开了。

  外间和里屋一样,到处是粉色纱幔,不过,外物的纱幔都是用钩子捆好了的,整齐又好看。

  刚才的女子正坐在矮几边喝茶,见她出来,放下茶杯,柔声道:“你且过来。”

  卿越乖乖过去,矮几是席地而坐,不是一屁股坐下去,而是以两膝着地,两股贴于两脚根上,类似于跪,但跪是两股不贴两脚,可用“正襟危坐”来形容。

  女子看见她的坐姿,大眼睛闪了闪,没说什么,反而先摸摸她的头发:“怎么还是湿的?你应该擦干才对。”

  语气温柔又关心,像个大姐姐。

  卿越勾着手指头,软软地说:“我怕姐姐着急。”

  女子一听这话,神情更温和了,笑道:“可不能叫我姐姐,大你好几十岁呢。”

  卿越不好意思地笑笑。

  她细细端详卿越,也不啰嗦,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这里是幽州的花楼——名为女儿楼,你到了这里,已经昏睡一天了,刚才才醒过来。我叫金露,你叫我金姨就好了。”

  幽州?

  是和锦城隔了几座山的哪个幽州?

  卿越懵懂地点点头:“我知道了,金姨。”

  金姨笑笑,揶揄地问道:“你知道啦?你知道了什么?”

  “我在幽州啊。”

  一心暗喜远离锦城的卿越,根本没抓住重点。

  金姨摇摇头,心下想着,还是太小,什么都不懂呢。

  不懂也好,因为不懂,所以可以省很多多余的事呢。

  于是,她悠悠起身,道:“你先坐着,我差几个丫头来照顾你,你丫,可真得多学点东西。”

  说完,莲步轻移,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