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鲜花开到城里去

第二十五章 外婆和她的家

鲜花开到城里去 拟声花雨 3389 2019-06-24 17:44:44

  吃饭的时候,寻路不见双全,眼睛四下里到处看。“还有双全,他怎么不来吃饭?”她问。

  “哦,他在贵哥那里呢,可能睡了。有时候他跟贵哥一起吃了饭就睡了。”舅母回答道。见大家都不说话,寻路也没再问下去。

  晚饭后,寻路在厨房里坐着发呆,在路上奔波了几天,她实在很想睡觉。舅母在洗碗,舅舅吃完饭就回卧室休息了。表嫂、母亲、表妹他们三个则在楼上铺床。厨房里的灯光很暗,寻路正要昏昏睡去,却感觉身上被人打了一下。睁眼一看,原来是双全拿着把火钳站在面前。她吓得大叫一声站起来就想跑。

  “双全!再打老子打死你!”舅母放下碗,拿起一把扫把朝双全这边逼了过来。“饭都没期(吃)!”双全嘀咕道。

  “你不是期(吃)过了吗?还来期啥?”舅母举起扫把,龇牙咧嘴威胁双全。双全吓得马上退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又从外面伸进头来,嚷着要“期”饭,都被舅母恶狠狠地举起扫,把他赶出去了。

  寻路可以想象,双全这个傻子舅舅,平时是怎么在长嫂的手下过日子的。现在外婆还有一口气,她和母亲也都还在这里,舅母却如此明目张胆不给他吃饭。要是外婆不在了,这个可怜的舅舅一定会被凄惨地饿死的。哦,寻路懒得理他,哪个叫他可恶打自己呢?

  寻路和母亲被安排在楼上一间空房里睡觉,里面刚好有两张床,上面铺的稻草还没有撤去。寻路猜想,那床一定是过年过节,为大表姐、二表姐、三表姐他们回家探亲时准备的。

  床单和盖的被单都是洗干净的,也没有补丁,睡上去很舒服,比住在那些廉价旅社里的客房里面,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再加上外婆家在山上,屋后尽是高高的竹林和树林,空气好得不行,晚上简直凉爽到了极点。寻路枕着昆虫们的浅唱低吟,正要睡去,母亲从楼下上来,突然喊她:“寻路。”

  “啊?”寻路醒了。

  “你外婆刚才自己下床解手了。”母亲的语气充满无尽的喜悦。

  “啊?真的?”寻路简直不敢相信病危的外婆会好得这么快。

  吃完晚饭之后,母亲用剩饭掺水给外婆弄了点稀饭,让她吃。她老人家居然吃下去了大半小碗。大家都当心外婆那是回光返照,都没敢说出来高兴。

  睡觉之前,母亲又去看了外婆,外婆说想解手,母亲便扶着她下床。结果母亲感觉外婆的手还有些力量,就放开手,由着她走了几步,老人家居然没跌到,自己上床睡了,还说想吃东西。母亲怕她撑着,就没再敢给她吃。现在母亲这样说,寻路高兴得一下子坐起来,要下楼看外婆。

  “别去了,让她睡会儿。”寻路听了母亲的话又重新躺下,头脑清醒了许多。“妈,贵哥是谁?他住这里吗?”寻路听母亲说,大舅母口中的“贵哥”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也姓兰。当年他被国民党抓壮丁去当兵,打共产党的军队。后来解放了,政府解散了国民党的部队,让士兵们回到家乡。可是,贵哥回到家乡后,他的父母早就死了,亲人们也不知所踪,他没有地方可去,连个遮风避雨的窝棚也没有。寻路的外公外婆看他可怜,就收留了他,给了一间空房子给他住,那间房就在外婆家牛圈的隔壁。

  贵哥一直没有结婚,自己分了田地,自己在做饭自己吃。有时候他看外婆家没劳力,也过来帮忙干活,算是报答外婆他们的收留之恩。被人嫌弃的双全傻子舅舅和贵哥住在一起,贵哥很照顾傻子舅舅,经常给他饭吃。

  其实寻路还有一个舅舅,和双全是一对双胞胎,叫双武,十三岁那年死了。原因还是在于大舅。

  那天,二十岁的大舅带着十三岁的双武去山上砍树,双武在旁边不远处砍柴。大舅快把树砍断的时候,用手一推,树倒下来就把双武打死了。可能当时他也没有注意到双武就在旁边吧。大舅把双武背回家的时候,那孩子嘴里一口一口地往外吐血,大口往外吐着气。但是只有出来的气却没有进去的气了。

  寻路的母亲当时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她慌忙去叫赤脚医生来看双武。那个赤脚医生正在烟地里掐尖。听寻路母亲说明来意,他大呼两声:“不好,不好,怎么在这个掐尖的节骨眼上叫去看病,病人多半是凶多吉少了。”果然,赤脚医生还没有到外婆家,双武就断气了。

  双武被树打死的情节都是旁人猜想的。从双武死后,外婆一直追问大舅双武死前的细节,但是大舅就是打死也不说一个字。对双武的夭折,外婆心痛了一辈子。据说那孩子很机灵,别看他年龄小,做起事来比外婆生的任何一个孩子都机灵。那些年饿肚子的时候,人家把城里的豆渣弄来分给农村人吃了救命,饿得发狂的人群把分发豆渣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完全没有秩序。要想活命,得靠体力挤进去抢,不然休想分到。

  寻路的母亲和双武一齐去,双武一个小孩很快就钻进人群,分到豆渣出来了。他看姐姐还在外面,就把分到达豆渣让姐姐拿着,自己又拿着空缸子再挤进去,不会儿他又捧出满满一缸子出来了。“要是不死,那孩子必成大器,但是很遗憾,他却早早地去了,就因为你大舅那个笨蛋。”双武死后,外婆常常对着傻子双全念叨:要是双武不死就好了,死的是双全就好了。而寻路现在心里却想:哪怕死的是大舅也好。

  母亲说,双武生前睡的房间,就是她们现在睡的这个房间。母亲、双武、还有大姨妈三个人睡在这间房里。

  双武死的前天晚上,寻路母亲半夜突然醒来。听见屋后有人大声从山顶上“哎呀哎呀”急促吼叫。大姨妈以为是有贼,拿起扁担追了出去,但是一个鬼影也没有看到。第二天,双武就出事了。

  寻路母亲她们半夜听见的叫声,后来被外婆他们认为是鬼叫,要不然双武也不会出事。寻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鬼、哪只鬼要了双武的命,一只追问母亲。母亲被问得没法回答,就猜测道:“有可能是索命的鬼,也有可能使双武的灵魂出窍了,在那里大叫吧?谁知道呢?”对鬼神,寻路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有些害怕。

  第二天一早,寻路睡了个懒觉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老高了。房子里面静悄悄的。她下楼来,竟然看见外婆坐在厨房里的靠背椅上,自己端着个小碗在吃稀饭,虽然看上去她还很虚弱,但是她老人家居然从死神手里逃脱了。她一见寻路就笑,笑得很开心,笑得很满足。

  “母,你好点了,我们就回去了。”寻路母亲见寻路下了楼,就对外婆说道。她着急回去打工挣钱吃饭、给孩子读书,交房钱。

  “多住几天,几十年都不回来。”外婆没牙齿,说话含含糊糊,但是寻路听出了一个母亲对孩子的不舍。

  “妈,外婆刚好点走什么走啊?就多在几天吧!”寻路说。

  “我也想多住几天再走,要回去找钱生活的嘛。”母亲无可奈何地说。

  “你回去再打五年工也交不出那些房钱来。”寻路说。

  “孙女聪明。”外婆裂开嘴笑着夸寻路,还竖起了大拇指。

  母亲想了一会儿,下定决心地说:“好吧,就听你们的,我们再住十多天,等你老人家病好了再走。”

  家里的人都出去干活去了,就连大舅也抱着孙子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去了。母亲煮好了饭,又在外婆的指点下,找到家里的茶叶和猪油,开始做油茶。

  她先把猪油放在锅里烧化、烧热,然后抓两把茶叶翻进去翻炒,最后放进盐巴和水在锅里煮开了十多分钟,再连汤带茶叶地舀在每个人的碗里。油茶要趁热喝下去。但是干活的人还没有回来,所以母亲就只舀了三碗油茶,一碗给了寻路,一碗给了寻路的外婆,自己留一碗。

  寻路喝不惯那又涩又苦的油茶水,更别说按照母亲的要求把全部茶叶吃下去了。她喝了一口汤,就把碗放到灶台上。母亲说,他们这个地方的人夏天都习惯于早上喝这个东西,不然就会感到浑身没有力气。

  不一会,大舅母他们都回来了,他们都来到厨房,随手端起寻路母亲为他们盛好的油茶一饮而尽,表嫂洗了碗,才开始炒菜。等他们吃完饭,已经是上午十点多种了。一家人照旧是背着背篓、扛着锄头下地干活。外婆、寻路、寻路的母亲、还有大舅跟那个小屁孩都留在了家里。寻路留意到,双全早上吃到早饭了。吃完饭,他就赶着牛出去放牛去了。

  寻路的母亲开始热猪食喂猪,外婆家的猪也是住在大瓦房里面的,而且猪圈很大很宽敞,空着大半间房子,里面还有个楼梯可以上二楼。寻路爬了上去,只见二楼只有空唠唠的楼板,墙壁上挂了些黄生生的干包谷。

  真是苦了外公了,用自己的命换取这么些房子,他自己却早早地撒手人寰,他本来希望他的后代少辛苦一点,但是,如今他的儿女们傻的傻,败家的败家,死的死,病的病,真是不值得啊,如果他在世,帮着点外婆,外婆也不至于操劳过度就这么病了。也许,这个家庭就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寻路看完楼上又下楼,在屋后面转了一圈,来到一个堆柴的地方,却立即闪回去了。因为在老家的时候,她听母亲说堆柴的地方闹过鬼。说的是母亲小时候,有一天蹲在柴堆边的地上玩泥巴,远远看见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人低着头走过来,走到柴堆那里就倏然不见了。寻路猜想,母亲一定是在哪个时代饿昏了头,产生幻觉了。但是她还是不敢在那个堆柴的地方久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