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鲜花开到城里去

第二十一章 夭折的“爱”

鲜花开到城里去 拟声花雨 3239 2019-06-12 23:21:08

  尽管望穿秋水,急于每天见到大卫,但是寻路不敢频繁地去找他,她怕他反感。她隐隐感到,自己对大卫而言,或许谈不上爱。但是她满足于这种虚幻的幸福感。这有但有什么关系?与其在深爱中受伤,还不如让淡淡的幸福长久。即便从老师那里得不到爱情,那也没关系,她愿意做他永不纠缠的朋友。

  那个学校守门大爷是属狼狗的,很凶。寻路上次去就被他吼过了:“嘿!,你找谁?”她本来就如做贼一样心虚。被他那么后一吼,再也不愿意去第二次。

  可是一周后,她忍不住再次踏入那个令她惊恐的大门。

  寻路看见大爷就在岗亭里,一双眼睛滴溜溜东张西望。凑巧,迎面来了一群身材高挑的美女,清一色的长头发,清一色的樱桃红唇。大爷笑嘻嘻地把目光定在了她们身上。还好,大爷后脑勺没长眼,寻路就那么从他背后摸进了校门,很快上楼来到大卫的门前。大概是太热了吧?门是敞开着。大卫坐在小凳子上,正在专注地洗鞋子。丝毫没有察觉她站在门边。她小声地叫了一声:“老师。”

  大卫抬头看见她,笑了笑,“进来坐,我洗鞋子。”他说。

  “老师,就让我帮你洗吧。”寻路说。她觉得,女人要取悦于男人,必须做到两点:一是勤快,二是不要贪吃。上次,她在图家因为勤快获得长辈们的好感,同时因为贪吃,遭到两个哥哥的反感。算了,别提了,雁秋和雁来就当她寻路的恋爱大练兵吧。

  “不了,马上就好,请等我一分钟。”老师是个勤快人,就这一点,就比雁秋和雁来强。老师去公用洗手间清洗鞋子去了,寻路就坐在床边,随手翻看一本放在床上的小说。

  很快,老师进来把盆放好,问:“《百年孤独》,看过吗?”

  “看过了,不大懂。据说一百个人看了有一百种看法,是一本怪书。”寻路说,她很庆幸自己恰巧看过这本书。

  “那你什么看法?”老师擦干手问。

  “感觉进了原始社会,混乱的伦理。别的就不知道了。”

  “哈哈哈。”老师大笑,在她身边坐下来。

  “有那么好笑吗?”寻路诧异地看老师。老师不说话,把录音机打开,开始反复播放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寻路觉得好听极了,两人不再说话。

  “……一个女人,让我欢喜让我忧……”寻路很想着问:我是让你欢喜让你忧的女人吗?但是问这样的问题是不是还为时过早?她看着他笑,有些傻。他笑了笑问:“喝水吗?”

  “不喝,我几天都不会渴。”寻路说。

  “那来个苹果?”

  “好吧。”她说。

  老师拿出水果刀,从墙上挂着的塑料袋里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削皮,然后切成两半,递给她一半。她受宠若惊,接过苹果,用门牙小口小口地咬着,轻轻地嚼着,就连咽苹果也是小心翼翼,尽量不让自己听到声响。

  老师则跟她完全相反,几下就吃完苹果,已经在拿毛巾擦手了。老师拿着毛巾在她身边坐着,等她吃完。她有些不自在,红了脸,嘴里的苹果也不听使唤,怎么也咽不下去。老师突然对她说道:“你过来,过来。”说着,他搂住了她的腰。

  寻路本能地挣开,斜着身子看他:“不行,不行。你都还没说爱我呢。”

  老师松开手,低下头沉默半晌后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寻路跟着他默默地下楼。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寻路心里一直在纠结:这么快就要亲我了?为什么?她偷偷地看老师,企图能从他的脸上得到答案。他呢?很冷峻,找不到她想要得到的答案。

  “我就送你到这里吧。”他说。

  “改天见。”

  “改天见。”

  大卫走了,寻路转过头来,目光缠住他的背影。他走了几步转过头来,眼神躲闪,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快放假了,英语课停上了。见不到大卫,寻路就像被抽了筋断了骨一样难受。没让老师亲上,她很后悔。那天晚上,要是她不阻止事态的发展,说不定他和大卫正在花前月下,亲密相偎,说着甜蜜的悄悄话呢。可是现在,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一切都要重新来。

  不论结果如何,她都希望再次努力,让那晚的情景再现,向大卫献出她的初吻。至少把那个失去的吻抢回来补上。于是,她左掐右算,在一个有把握见到老师的黄昏,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大卫看上去瘦了一些,比前两次沉默。他眼睛似乎发红,像哭过。该不是想我了吧?寻路很快否认这个有些不自量力的想法。因为这次看见她来,他只低头看地,表现出了不情愿。寻路找个地方坐下,盯着他看。最后他终于说:”我们不合适,请你以后不要来了。”

  寻路没说话,这样的结果,她一点不意外。

  他继续说道“你看,住在隔壁的那个男老师,找了个护士,漂漂亮亮的,受气得很。两个人经常打架。”寻路诧异地打断他:“你……”

  “我那天冲动了.还好,你很冷静,没出事.”他打断他,淡淡一笑说,不敢看她的眼睛。

  “出事才好呢!我现在就是来出事的。”寻路说。

  大卫一个字也不愿意听下去,说道:“我送你回去?”

  “我有腿。”寻路说完,鼻子一酸,她“噔噔噔”地下楼出了校园,一个人在人群熙攘的大街上流下了眼泪。

  可是大卫多好啊!她不甘心,还想最后争取一次。

  次日晚上,她再次敲开了大卫的门,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房间里多了两个人,一个是中年男人,另一个是美得出奇的年轻女子。寻路进门的那一瞬间,他们都坐着不动,冷冷地看她,明显不欢迎。

  “这是我的舅舅。”大卫介绍说。那人戴着一副黑边框眼镜,假装在看报纸,只从镜框上面看了寻路一眼,略微点了一下头。寻路见状点了点头,觉得自己顿时矮了半截,连走路都困难了。

  寻路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她正在看书。大卫不说,她不知道她是谁,也不想知道。大卫把刚好削好一个苹果,递给了寻路。寻路把苹果递给中年男人:“叔叔,请吃苹果。”他头也不抬,用鼻子哼哼说道:“不吃。”

  寻路又把苹果递给那个女孩,她勉强微笑,却不正眼看她一眼,说道:“我不吃。”接着她继续看书。

  寻路咬了一口苹果,再看大卫,他怎么也不抬头,只是低头削第二个苹果。寻路觉得气氛不对,每个人似乎都在无声地驱赶自己,就识相地对大卫说道:“老师,你忙。我走了。”

  大卫起身把她送到门口。寻路就像一头中了箭伤的幼鹿,从校园一口气逃到大街上。她知道跟老师不可能,但是他犯不着那样兴师动众拒绝她。

  回到学校,她迅速跑到小卖铺,买了一盒火柴。然后,她摸黑走到语音室外面,朝锁眼里塞满火柴棍……

  第二天,她站在语音室斜对面的教室门口,看老师有钥匙打不开门,外语系所有同学被困在教室外面,上不了课。最后,她还看见学校的校工拿着钉锤,奋力把锁敲坏……

  她想要告诉大卫:其实自己也是个有尊严的人。她希望大卫知道锁是她堵的。

  受了伤的寻路,考完试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家,回到母亲身边。好不容易等到周末放假,她没精打彩地回到家。走进家门,她看见母亲正在哭,父亲和两个弟弟坐在床上低头不语。“妈,你怎么了?”寻路见母亲伤心,还没弄清楚情况,也跟着莫名其妙地跟着落泪。

  母亲没理会女儿,哭着骂父亲道:“跟你二三十年了,我连家都没有回过。现在人都要死了,还在不让回!”寻路急了,问:“妈,到底怎么了?哪个要死了?”寻安把一封电报递到她手里。寻路一看,上面简单写着几个字:母病危,望速归。旭文。

  旭文是母亲的哥哥,是寻路的大舅。是外婆快死了。外婆和他们姐弟三人才见过一次面,怎么就要死了?寻路的眼泪滂沱而下。

  “不是不让你回去,房子钱都还没着落。我要上班,没时间。”父亲说,口气没有了平日里的霸道。

  寻路知道父亲舍不得花钱,出路费让母亲看外婆,立即说道:“不要你陪她,我去。”

  见父亲还在犹豫,寻路不客气地说道:“哪个没有父母?我们已经很对不起外婆了,再不去就不人道了。”

  “就是,都快死了还不去看看,就是说不过。”寻安和寻全立即附和。

  父亲终于点头说道:“好,我明天就去买火车票,你们在家收拾一下,后天就走。”

  第三天,寻路和母亲背着包出了门。在公交车站准备坐车的时候,她们遇到了一群人:潘阿姨全家喝几个寻路不认识的漂亮女孩。寻路只和阿姨和叔叔匆匆打了招呼。

  两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一直和女孩子们亲密交谈,见到寻路她们连个招呼都没打,仿佛没看见她一眼。寻路也懒得理他们。她一门心思想快点到外婆身边,在老人家在断气之前,见上一面。

  至于寻全他们,因为没路费,就只能留在家里,默默地遗憾了。寻路为弟弟弟们不能去看外婆,又伤心地流下眼泪。雁秋、雁来还在和女伴们说笑。那又如何?失去大卫都可以,何况他们?

  有谁比得上病危的外婆重要呢?想到这里,寻路的双眼再次模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