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鲜花开到城里去

第二十章 就来场师生恋吧

鲜花开到城里去 拟声花雨 2916 2019-06-12 12:53:12

  觉得雁秋和雁来对自己也没什么特别,寻路到学校,一会儿工夫就把他们忘得干干净净。白哥哥?他不是要分房子吗?就随他去吧。此时此刻,她迫切希望见到大卫。要是能拥有他的爱情,那就把那些人的脸一并打了,宿舍里的心机女、粉刺男、还有山羊胡子的图雁秋,就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去吧。

  英语课的前一节课是现代文学课,杨老师在教大家写散文诗,她满脸堆笑,几乎是讨好着这群一进大学就无心学习的孩子们。寻路心不在焉地想:散文诗,不就是故作含蓄的小随笔吗?只要识字,写诗就不是问题,再说杂志上到处都是,有什么好学的?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快-点-下-课,寻路等不及啦!

  寻路不时转头盯着大门口那块操场看,期盼着大卫的出现。大卫习惯提前十多分钟进校,做课前准备。终于,一个熟悉的骑着自行车的身影从校门外进来了,寻路的心急到崩溃。

  下课铃声一响,女生们把书朝抽屉里一塞,抓着事先准备好的英语书冲进语音室。女生们心照不宣照例在抢着座位,都想挨老师近些。她们说来得早也好,抢座位也罢,都是出于对老师的礼貌和尊重。

  男生上英语课,心里似乎有千万个不愿意,总是显得行动迟缓。在铃声响过后,他们才慢悠悠地走进教室,坐在女生们的后面,或沉默,或抽烟,眼里全是怨毒的眼神,似乎在无声抗议被夺走的存在感。

  教室里像往常一样,安静极了,大卫站在讲台上只需低声细语,女孩子们就能心神领会,就连平时那些成绩不好、觉得英语课索然无味的女生,都在屏声静气,闪电消化每一个单词,每一个短语和句子。当然,她们有时候也会被那些主语从句、宾语从句、表语从句搞得焦头烂额,但是丝毫不能动摇她们学好英语的决心。

  大卫的声音跟他人一样美,雄健浑厚,太好听了。他的课堂用语充满智慧而幽默,不是傻子都喜欢。女生们常常在前面被他逗得纵声大笑。而后排的男生们则一片死寂,他们脸上都堆满硬硬的霜。要不是担心挂科,他们才懒得来让这美男打击自尊呢。还有一小部分男生,是怕心仪的女同学变心,才来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

  真是鸡群遇到鹤啊!那些男生不能跟大卫比,要是一比,她们马上成了只会眨眼睛张嘴巴的活物。要知道,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三尺男儿啊!可是女孩子们眼里,他们最多只有两尺,谁会在乎他们呢?

  男生们没觉得大卫有什么了不起,觉得他就一个花瓶。他们敢抽烟、喝酒、耍派。他大卫敢吗?他们敢喝醉了把啤酒瓶朝大街上扔?他大卫肯定不敢。大卫惟一的做派就是假,哄女孩子开心。他所谓的幽默,都是晚上熬夜从《幽默笑话大全》上看来的。那些傻女孩全被那只好看的空皮囊骗了。

  寻路不管男生们怎么想,她有个决定终身幸福的任务要完成。她紧张到了极点,心脏一直在狂跳,她感觉自己快虚脱了,整堂课恍恍惚惚,昏昏沉沉,完全没听老师在讲些什么。她盯着他看,他笑,他严肃,他抬头微笑,他含蓄低头……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就像放电影一样一晃而过,似乎都映入她的大脑,但是她似乎都没记住。她不断地看表,焦躁不安。

  下课了,老师拖了一下堂,那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对她来说,仿佛过了五百年。她迫切希望快点下课,老师让大家交作业。但交作业人的时候,她又不交了。因为场面不够混乱,她要乘乱把作业本交上去。因为里面有纸条,交到前面放到底下纸条掉出来,被同学看见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好,大功告成,她终于把自己的作业本插进那堆乱七八糟的作业本。她顺手把所有作业本也给理了一下。她的心情好到了极致,很开心,相信这个时候叫她干什么都行,因为她的小秘密已经确保万无一失地呈现在老师面前。

  多么煎熬啊,寻路终于等到第二次上英语课。但是这次他没有带来班上的作业本。我去,这是几个意思呢?是他没有批改作业,根本就没看见纸条?还是他已经看见纸条了,不敢面对纸条的主人?这样也好,她没有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此时的她,才发现自己精心准备的求爱程序,其实是多么冒险、多么不周到的事啊,都怪自己当初只去注意求爱诗的遣词造句了。但是现在的大卫的确让她猜不透。

  凑巧,小风的男朋友就在大卫他们学校读书,他无意透露了大卫的信息。得知大卫的单身宿舍就在邻校的音乐楼里的,寻路决定亲自去找一找大卫,看他当面怎么说。

  于是,在一个美丽的黄昏,寻路悄悄地来到大卫所在的学校。她先向门卫问清楚音乐楼的位置,就过去了。在音乐楼下,她又向一个老师模样的人打听到大卫的楼层和房号。最后,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开了大卫的门。

  开门的正是大卫,只不过他没有穿运动装,改穿红T恤衫,下身是一条米白色的裤子,还有白色休闲运动鞋,简直帅得干净利落,帅得青春飞扬,帅得富贵袭人啊。寻路看呆了。

  看到寻路,老师很吃惊。

  靠近着站在面前,寻路感觉大卫比平时候高了不少,自己才到他的胸。糟了,好像不太般配,寻路太矮了,她的心一沉。但是既然都登门了,她也不会轻易放弃。她决定单刀直入,直奔主题,行与不行,让老师速战速决,明确给自己一个答案。

  “老师,我就是写纸条给你的那个人。”她首先这样介绍自己,眼睛盯着对方的脸,看他有没有失望。还好,他笑了笑,对她说:“进来吧,别再门口站着。”

  他算接受我的了吗?寻路心里没底。老师的录音机里还在放着英语磁带,而她,正在对他想入非非。他已经够好,为什么还要学习?按照寻路母亲的说法,他有好的相貌,好的身材,好的工作,应该正是趁着青春年少的大好时光,享受美妙人生的时候。老师就应该去鲜花盛开,湖水荡漾的地方走走?或者偶尔打打羽毛球,锻炼一下身体吗?他这是要干什么?

  他的床收拾得干净整洁,看上去他好像受过特训。寻路选择放在床边的一个小凳子坐下,小凳子大概是老师用来洗脚的。“坐床上,坐床上。”老师客气地邀请,她也没有推辞,真的坐上去,然后冲老师笑。

  “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一般人可找不到这里。”老师微笑着问她。

  “其实很好找,就是问了两次路。”寻路有点得意,眼睛打量着四周,注意到门边还有一张床,像是有人住。

  “哦,那是我一个男同事的床,他父母就是学校的教授,所以经常都不来住。”大卫笑着说。

  寻路觉得好笑,什么男同事?难道你还和女同事一起住单身宿舍,睡两张单人床不成?我早就知道了,老师单着呢。

  大卫接着说:“我们学校条件差,拿音乐教室的杂物间给我们当宿舍。”

  寻路“嗯”了一声,心想:知足吧,我们全家还住石棉瓦房呢,你一个人住一间偌大的房子还嫌不好。

  “他们有人从大学到市一中教书去了,人家马上就分到一套房子。”大卫又说。

  “老师不会也想去吧?”寻路反问。

  “我还没想好呢。”

  “不能呀,老师,你去了就是没想好了。千万别去呀,在大学教书多好啊,学生们又不调皮。为一套房子,我认为你没有那个必要。”

  突然,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大卫开了门。寻路一看,一个活脱脱的美人站在门口,个头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皮肤白里透红,双眼顾盼生辉,特别有神。她是来借盆的。大卫把盆给了她,见她站在门口还不走,就问:“还有事吗?”

  “啊,没有了,没有了,你们聊,你们聊。”那美人看了寻路一眼,拿着盆走离开下楼。

  “是学校的一个女老师。”大卫说。

  从后来的谈话中,寻路得知,大卫还有个妹妹,是打篮球的运动员,爸爸是个普通工人,有个在市里当官儿的舅舅。

  时间晚了,寻路要回学校了,大卫把她。两个人并排走着,之间可以加进去两个人。大卫的一只手始终揣在兜里,另一只手时不时拉寻路一下,要她小心汽车。

  寻路从未感受过这样的来自一个大哥哥的温暖,可是这位哥哥满意她吗?他为什么要解释另外那张床?他为什么不留哪个女同事坐下来一起玩呢?想到这儿,她的心,沉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