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鲜花开到城里去

第十九章 第一次去哥哥家

鲜花开到城里去 拟声花雨 2864 2019-06-11 23:49:17

  潘阿姨家真是整洁干净啊!一切看上去都像是新的,沙发、电视、窗帘、擦得一尘不染发亮的实木家具……所有的摆设看上去就是让人觉得很舒服。

  一只深咖啡色的小兔子正在地上舔食碗里的东西。寻路在农村见过兔子,四叔就养过。那玩意儿只要没沾水的生食都吃,整天一刻不停地吃,然后一刻不停地拉,他们那地方叫它“通**儿”。可是,现在寻路看不出那只兔子正在吃什么。

  寻路对那兔子不感兴趣,可是那牲口用的碗让寻路心疼。那碗好好的,一点瑕疵也没有,雪白的底,上面镶满了许多好看的金色花边。寻路家就算是刨光祖宗十八代,也找不出那么一个精致的碗来。那么好的碗,算是白白让那畜生糟践了。

  “那是迷你安哥拉兔,是雁秋的同学从国外带来的。”潘阿姨热情地介绍说。“它在吃什么?要长多大才能杀了吃肉?”寻路属于那种馋伤了的孩子,无论见到多么可爱的小动物,首先想到的就是吃它的肉。有时候馋得不行了,闻到那些动物的粪便,也让她觉得屎里面透着一股肉香味。

  “它吃兔粮,也是国外带回来的.它已经长大了,不再长了。”潘阿姨笑着说。“这种兔子只是养着好看,养着好玩的。”“养着玩?!”寻路吃惊地环视屋内,并没发现小孩。“雁秋养的。”寻路诧异地看雁秋,胡子都那么长了,怎么还玩兔子?难道他比我还小?雁秋冷若冰霜地坐在那里,就像不知道寻路来了一样。

  雁来虽然话也少,但是显得稍微热情一些,在潘阿姨的指点下,他给寻路倒了一杯水,把装有瓜子和糖果的果盘放在她面前,整套动作完成得一点不顺利,不是把开水接到他自己手上了,就是把果盘里的瓜子泼在了茶几上。

  “你们什么时候放假?”雁来没话找话地问。

  “哥哥昨天问过了,我跟你说了的。还有一个星期。”寻路说完才发现自己没礼貌,马上闭口不说了,转过头去看厨房。

  潘阿姨和图叔叔正在里面忙着做菜,潘阿姨打下手,图叔叔主厨。寻路明明看见一个炒菜已经出锅,却不见端出来放在外面的餐桌上。寻路家的菜可是做好就朝桌子上端的。

  后来寻路才知道,因为怕凉,阿姨家的饭菜都放在蒸锅里保温了。

  阿姨家的饭菜真是太可口了,而且有好几个菜。炒菜都用精美的盘子装得好好的,没有一点汤汁泼在雪白的盘子边上:几种凉菜都被做成了一个好看的拼盘;汤菜看上去是怕太烫,凉了一下才端上桌子的,在优雅地吐着细丝一般的烟。

  阿姨家的餐具是整套的,看上去非常上档次,饭碗、汤碗、盘子、舀汤用的勺子,上面的花口都是一模一样的。而寻路的碗都是大的大,小的小,五花八门的,他们家的碗都是需要了再买,看到哪只便宜就买哪只,从来没买过成套的碗,因为太贵。

  对寻路家而言,盘子简直就是多余的东西。他们家的饭菜全部是用碗装,因为盘子装不了汤不说,装得也不够多,盛出来的菜夹几筷子就没了。但是她喜欢用好看的餐具盛饭装菜的感觉,等以后她上班了,她也想挣好多的钱,用阿姨家那种餐具装饭菜吃。

  哥哥们吃东西就像那只秀气的兔子,只吃一点点就不吃了。他们又去看电视了。寻路吃完满满的一碗饭,又接过图叔叔盛来的第二碗开吃起来。她恨不得一桌子菜全部收进自己的饭碗。

  阿姨和图叔叔他们都不吃了,夫妻二人坐在桌子上陪着,微笑着看着寻路吃,不断鼓励她多吃。寻路为自己惊人的饭量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两个长辈的热情让她放松下来。他们一边跟她唠家常,一边不停地为她夹菜。她像个食欲旺盛的小豹子,一会儿把桌子上的菜一扫而光,就连底下的汤汁也没放过。

  寻路大快朵颐完毕,喷红了脸颊,在心里惋惜:哥哥们才吃一点点,难怪长不高。他们好像比寻路高不了多少。哦,要是出去遇到坏人,他们肯定保护不了我,我还要反过来保护他们。嗯,要是再高那么一点点也好啊,哪怕只有寻安那么高也好啊。可是他们两个就像比赛似的,都又瘦又矮的。

  寻路说道:“叔叔阿姨,我来洗碗吧。”

  阿姨连忙阻止:“不不不,哪里能要你洗?你是客人,坐着玩,坐着玩。”

  寻路抢着收碗进了厨房,阿姨和叔叔怕她摸不清头绪,只好跟进厨房打下手,顺便指挥她收拾。雁秋继续开启高冷模式,一言不发还是看电视。雁来跟到厨房门边看寻路洗碗。

  寻路正要把洗好的一摞碗放碗柜的时候,潘阿姨把一块非常干净的抹布递给她道:“擦一下,干了再放进去。”

  雁来赶忙插话道:“擦它干啥?又不会生锈。”

  阿姨笑了起来:“好好好,不擦就不擦,雁来还知道心疼妹妹了。”

  寻路朝雁来笑了笑:“谢谢雁来哥哥。”

  从进门,寻路就有些想上卫生间,但是她一直拘谨,没敢去上。卫生间的门正对着客厅,要是在一门之隔的地方,让两个男孩子听着自己在里面“沙沙”地撒尿,她感觉自己一定尿不出来。还不如不去呢。

  但等她收拾完毕,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已经憋不住了。她感觉很难受,身子不安地在沙发上不断变换着坐姿,扭来扭去的。她巴望着两个男孩别再看电视,离开客厅。

  可是,她未能如愿以偿,只好勾着腰急匆匆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她解开裤子想要小便。一种只有在梦中才出现的情形出现了。她尿急得要命,坐在马桶上想尿又不敢尿,要尿又尿不出来。她的额头上全是汗。她不住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没事,他们都这样尿的。

  终于,过了一分钟后,她试着把小便的流量把控到最小,屁股尽量贴着马桶壁,尿液才无声无息地下去了。最后,她终于放心地排泄完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开始好奇地打量着卫生间。

  卫生间的四面墙和地上都贴满了瓷砖,好看又光亮。马桶看上去干净得比吃饭的碗还干净。洗手盆边上放着一个干净的肥皂盒,看得出主人很讲卫生,洗手盆的上房挂着一块雪白的毛巾,那是洗完手擦手用的。

  寻路平时根本没做到饭前便后洗手,但是今天不一样,要是让他们知道她上完厕所不洗手的话,那肯定在印象上要减分的。她刚才食欲没能控制住,感觉已经被减分了,还好,当了一回乖乖女,去洗了几个碗,算是扳回来了一点印象分。她走到洗手盆边,把抬启式水龙头旋转过来又旋转过去,弄了半天,却一滴水都没有弄出来。

  难道停水了吗?咦,不对呀,刚才明明还在洗碗的。她很纳闷,大着胆子开门对阿姨喊:“阿姨,麻烦你过来一下。”阿姨走过去,微笑着问:“怎么了?”“这水龙头我放不出水来。”寻路小声说,生怕门外的两个男孩子听到。

  阿姨把水龙的开关轻轻往上一抬,一股轻轻的水流流出来了。寻路连忙把手伸过去洗起手来。阿姨看了一眼马桶,按了一下上面的按钮,那些黄色液体就被冲下去了。寻路羞红了脸事后诸葛地说道:“阿姨,让我来,让我来。”“已经好了。”阿姨拍拍她的肩说。两人一起出了卫生间。

  寻路在上高中的时候去一个同学家,才认识马桶的。她没有用过它,更不知道用过还要按出水来冲洗。这次洋相出大了,寻路恨不得马上逃离潘阿姨家。刚出卫生间,她就对潘阿姨说:“阿姨,我要回家了。谢谢你们了。”阿姨见她囧得抬不起头,笑着答道:“好吧,那我送送你。”

  阿姨挽着寻路的手,把她送出小巷道,来到大街上跟她道别:“寻路啊,这回认识路了,要经常来玩哦。我们和你爸他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寻路答应着“好”离开了。

  路上,她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子,舒服地打了一个嗝想:潘阿姨和图叔叔真是太好了,要是雁秋和雁来对她有两位长辈一半的热情,她就毫不犹豫地做他们的女朋友了。对了,他们两个会为自己打起来吗?她要选择雁来,让雁秋为她孤独终老,就跟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多有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