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鲜花开到城里去

第十八章 哥哥,哥哥

鲜花开到城里去 拟声花雨 2872 2019-06-11 10:41:34

  寻路家对面是一个职业中专学校,每到晚饭时间,学校广播准时响起,寻路和弟弟们就会站到院子中央,远远地听着广播里传来的流行歌曲。此时,白哥哥会准时端着他的大瓷碗,准时出现在食堂门口,打好饭,他就蹲在旁边的花坛边上用餐。

  寻路驻足欣赏他吃饭的样子,远远地看着他,低头把饭一口一口地吃完,然后去水管边把碗洗干净。每次洗完碗,她都会习惯性地朝寻路这边看一眼。广播里正在播放的柔柔情歌,雨季叶子绿得发亮的大树,深情回望笑笑的白哥哥……没有语言的眼神交流,让寻路每天都期待黄昏的到来,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能体会到生命的轻松和美妙。

  贫穷会限制人的自由。父亲单位上的小舞厅落成了,里面传来曼妙的舞曲,穿戴考究的俊男靓女们,三三两两地赶来参加舞会来了,他们或手拉着手,或勾肩搭背,在寻路她们这些农村孩子眼里,那些有所禁忌的一切动作,他们都做得那么大方自然。

  虽说舞厅是为了丰富全公司职工家属的文化生活,但是寻路他们这类孩子,是绝对不敢靠近舞厅半步的。他们只能远远地偷偷沉醉在激情的节奏感中。

  这天傍晚,潘阿姨和图叔叔带着她的两个孩子来到寻路他们家。那可是有头有脸的一家人,只要听到两个孩子就读的名牌大学的名字,没人不肃然起敬。在读博士的是雁秋,另一个读硕士的是雁来。寻路早就想见他们了。

  可是,两个年轻人看上去其貌不扬,多少有些令人失望,虽说两个人都很清秀,但是很瘦很矮。但是寻路还是被两人很快就被两人身上扑面而来的书卷气吸引住了。

  这两位哥哥真的了不起,能够考上名牌大学的硕士、博士,说明他们比一般人聪明。任何朝代,聪明人总归占优势些,不至于会饿肚子。她觉得自己可以考虑爱上他们当中的一个。至于“大卫”和混血男,想一想他们是可以的,但是他们都八字还没有一撇,都没有眼前站着的两个人来得实在。

  男人嘛,可以不讲究相貌的,前提是要足够优秀。何况,两位哥哥的爸爸还是父亲他们单位的总工程师,够有实力的了。能嫁到这样的精英家庭,不亚于嫁入豪门,简直是她陈寻路前辈子修来的福分。

  图叔叔是个沉默而又亲切的人,他一直微笑着。潘阿姨一见到寻路,就拉着她的手兴奋地说:“寻路呀,长白了。走,跟两个哥哥跳舞去。”

  寻路忸怩地缩回手:“潘阿姨,我不会,不去了。”

  “走,带着寻安一起走。”说着,潘阿姨喊寻安:“走,寻安,跟哥哥们跳舞去。”

  寻安坐在书桌边假装看书,见生人一直不敢抬头:“不了,潘阿姨,我还要看书呢。等下还要打胶塞。”

  “你们两个看看,看看,弟弟有多乖,要学习还要干活。”潘阿姨对两个儿子说。

  “对对对,我们不乖,弟弟乖。走嘛弟弟,跳舞去。”潘阿姨的大儿子图雁秋笑着说。

  “哪里哦,潘阿姨,你家那两个还不乖吗?我家的这几个要是有他们的一半,我睡着都会笑醒的。”寻路母亲进来接话道。

  甘阿姨哈哈哈笑起来,向两个儿子介绍:“这是兰阿姨。”

  “弟弟上高几了?”弟弟图雁来问寻安。

  “高三了,哥哥。”寻安红着脸局促地答道。

  “哎哟,两个瓜娃子,咋个不给叔叔他们端个凳子?”寻路母亲责怪两个孩子。

  寻路老实答道:“凳子不够啊,妈。”

  “潘老师,图主任,你们床边坐,床边坐哈。我倒点水给你们喝。”潘阿姨当过幼儿园老师,知道人都这样叫她。

  “不喝了不喝了,我们带两个娃娃跳舞去。”说完,干阿姨拉着寻安和寻路走了。

  舞厅里的灯光真是迷人呀!寻路不进去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个彩虹般的世界,里面居然有好多人,都是寻路不认识的。见图叔叔和潘阿姨进来,他们都过来跟图叔叔和潘阿姨打招呼。寻路进去就眩晕了,她紧张得有些犯迷糊。

  “你们哪个来教一下妹妹跳舞嘛?”潘阿姨问雁秋和雁来。

  “不了,不了,阿姨,我先看看他们跳。”寻路在这方面是全盲,学个广播操都挺费劲,为避免当众出丑,马上拒绝了。

  “那我就来教弟弟吧!”雁来说。寻安大方地跟着雁来走进舞池。寻路坐在雁秋旁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只见寻安不一会儿就学会了,他和雁来在舞池里随着音乐的节拍,扭啊扭的,好不开心。

  等回家,我一定找时间让弟弟教会我跳舞,学不会也不会遭来笑话。她正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舞池里有人正在看自己。那微笑,那白皙的面容。啊!怎么是白哥哥?他怎么在这里?和他抱在一起跳舞的是谁?他女朋友吗?啊!倒霉,她怎么那么漂亮?哦,是她脸上的粉涂得太厚了,难怪那么白。他过来了,过来了,拉着那个女孩子的手过来了,他们来干什么呢?

  啊,白哥哥,为什么带着女朋友还要走过来?走开,走开,我可不想你有女朋友的。寻路汗都出来了。原来,白哥哥他们不是冲她来到,他们只是来和涂叔叔和潘阿姨打招呼的。

  “图主任,潘老师,你们好!”白哥哥不亢不卑地打完招呼就走了,寻路转过去看他,与他的目光刚好碰在一起。他点了点头,就被那个女孩拉走了。

  日思夜想的白哥哥原来有女朋友!寻路的心一下子被掏空了。也好,我不是还可以有混血男、“大卫”、雁秋、雁来可以选择吗?她从图叔叔和潘阿姨的谈话中得知,白哥哥不姓白,姓杨,是父亲他们单位的技术科长。凑巧的是,他的女朋友姓周。白哥哥年纪轻轻就当科长了,能人啊!他却有女朋友了。

  难道去把他抢回来吗?寻路想不敢想那样的事。白哥哥已经在寻路心中轰然倒下,至少他已经彻底晕过去了。寻路不打算抢救他,就让他随那女孩去吧!父亲单位上不是要分房了吗?就让他们赶快结婚去吧!不结婚分不到房子的,听说有好几对就是冲着分房匆忙领证了的。哎!有人就因为有了房子,婚姻就幸福了,至少是暂时幸福了。

  寻路放弃的不只是一个心仪的美男,更遗憾的是,她丢掉了一个年轻有为的科长,一个前途无量的未来之星。她的眼泪开始在眼圈里打转,恨不得能抱个大石头去把天冲破。

  对了,不是还有雁冰吗?寻路很快收心,转过去看雁秋,希望他跟自己说话,哪怕是一句也可以填补她那颗空落落的心。可是雁冰根本不看她,他一直看着雁来他们,寻路仿佛越是看他,他就越是不转过来。

  “呵,这位博士的架子跟他的学历成正比!难道要等着我寻路开口吗?”寻路心里闪过一丝不快,对这个博士,她开始有些反感。看哪!他年纪轻轻留什么山羊胡子,像个老头子一样,难看死了不说,要是喝粥,胡子拖进去怎么办?抓一把吗?胡子沾上浆糊一样的粥,怎么抓得干净?

  寻路刚才还在想:就凭他好歹也是个博士,要是他跟她好了,她对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的胡子剃掉。不给剔就不跟他好。现在看来,她想多了,就让他留着那撮难看的胡子吧,丑死他,看有几个女孩会看上他!不是好歹的东西!

  还是雁来好,看他多温和、多耐心啊,硬是把寻安教会了跳舞,刚才人家主动跟母亲问好,主动问弟弟上高几了。这个雁冰,连个屁都没舍得多放一个,一直拉这个脸,难道我借了你米换了你谷糠不成?既然看不起我们家,干嘛还要当跟屁虫跟来?又没人请你!不看你是个博士,我会想和你说话?做梦吧你!切!

  不,还是白哥哥好,那么喜欢笑,那么喜庆,那么……舞会还没有散场,看几个孩子之间也没什么交流,潘阿姨就说:“没意思,没意思,走了,走了。”寻路和寻安只好跟着出来,跟他们道别。

  临走时,潘阿姨喊住寻路姐弟俩:“寻路啊,明天来家玩啊,寻安要高考就以后来了。”寻路高兴地答应了,她斜了一眼雁冰,心想:你有什么了不起?以为我真看上你了?你不跟我好,我就跟你弟弟好,做你的弟媳气死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