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鲜花开到城里去

第十七章 乱了,乱了

鲜花开到城里去 拟声花雨 3273 2019-06-10 22:36:14

  有一次,寻路实在忍不住了,趁混血男进球的机会大喝一声:“好!”接着拼命地鼓掌,可她的节奏和动作都过于夸张,全场的掌声都消停了,她一个人还在卯足劲鼓着。所有的人都像看怪物似的看她。哇!还好,混血男冲她笑了,不然她又要成为笑柄了。好险!

  考上大学后,寻路敢大胆地食堂那边张望了。只要跟父亲打架的张麻子一出现,她就恶狠狠地盯着他看,等待着待他发现转过头来。张麻子要是转过头来,她便马上把头杨得老高,用眼角的余光“杀”他,然后故意干咳两声。如果他假装没看见她,她就拉着小琴走过去,故意在他面前,放肆地大声说话,大声地笑。

  她要刺激他,她可是大学生了,张麻子的孩子寻路认识,眼睛白多黑少,看上去傻愣愣的,考的分数还不及她的零头。寻路心想:张麻子你不是欺负我父亲吗?这回轮到我来刺激你了。你一个小小的炊事员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把你儿子拉出来跟本姑娘比一比呀。

  寻路多次的眼神挑衅,都被张麻子忽视了。寻路觉得很没趣,她希望去招惹他一回。事有凑巧,没几天寻路的机会来了。那天,张麻子居然神差鬼使地来寻路他们这边院子里洗手来了,平时可从没见他来过。寻路一看,立即端着个空盆子快步走了过去,站在张麻子身边,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张麻子看了寻路一眼,生气地把水管拧到最大,故意慢条斯理地在水池旁边的他台子上拿起肥皂,一遍又一遍地往手上抹。肥皂是寻路隔壁苏奶奶放在那里给大家用的。“哎,我说你这人怎么乱拿别人的东西?放下,肥皂是我的!”寻路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八度。“用一下怎么了。不就一块烂肥皂吗?大惊小怪!”寻路把菜盆朝他身边一放,高声问道:“大井小怪?你未经允许拿东西还有理了?”张麻子吐了泡口水,嘴硬地骂道:“就有理,就有理,你要怎样?”

  寻路冷笑:“呵,你是贼吧?还有,你有什么权利在这个地方霸水龙头?我们是出了钱的,你出了吗?”

  油头男得意地冷笑:“我没权利,你更没有权利,我是单位职工。你哪里来的野娃子?”

  寻路不慌不忙道:“哼!职工,职工怎么不懂规矩了?这是专门给我们用的水管,你哪里来的野人!”

  这时,旁边已经围了好几个看热闹的人,他们见两人越吵越凶,都来劝油头男:“她是陈医生家的女儿,可能你不认识,你不要跟一个孩子这样吵。”

  油头男不依不饶得寸进尺,继续骂道:“老子管她是哪个生家的。”

  寻路一听,把盆带菜狠狠朝那人的脚上狠狠一摔,顺势还过去狠狠补了一脚:“行行行,你霸道,我让你,我让你!!”油头男“嚯”地站起身,凶了起来:“你要干什么?”寻路不甘示弱大声叫起来:“你要干什么?说了让你你还怎么着?死耐皮!”油头男上前一步,想要动手,寻路突然大声哭喊起来:“打人了!打人了!”

  这时,从食堂那边跑过来几个人,他们把油头男拉住了:“算了,张师傅,她一个女孩子你不要去惹她,要是闹到领导那里,吃亏的还是你自己。”张姓男一听“领导”两个字,马上不再冲动,一路上骂着寻路父父亲养了这么个泼妇走了。

  寻路不想让人知道是自己不讲道理,站在水池边不再作声。一个年轻男子转过身来看寻路,冲她微笑。寻路一眼就认出,那是她曾经喜欢过的面皮白净的哥哥。见哥哥对自己笑,寻路也笑。

  哥哥个子不高,穿着一身极为平整的灰色西装,里面的白衬衣衣领底下还打了领结。他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躲在金边眼镜背后,笑眯眯地看着寻路。寻路他们家刚搬来的时候,她就见过这个哥哥,并且觉得他不错。他这一笑,让寻路深深把她痴迷住了。她不知道他姓什么,因为他很白,寻路在心里就叫他白哥哥了。这个白哥哥,瞬间挤走了混血男,把寻路的脑子占满了。

  寻路希望见到白哥哥,希望他再看她,对她微笑。她又一次不想去上学了。虽然戴着眼镜,但是哥哥到底有多高文化呢?毕竟,戴眼镜的不一定是文化人啊。书没读好,眼睛却读坏了的人多的是!哦,还是搞清楚再说吧。寻路想。

  这些天,寻路的心里的幸福都快装不下了,她一点不怕张麻子来报复自己。凭直觉,有白哥哥在,她断定张麻子不会来惹她了。有个哥哥真好,可以保护自己。白哥哥就在对面上班,可是工资有多少呢?要是她跟了他,他会给她买新衣服吗?会拿钱补贴她生活费吗?

  该死!必须去学校了,逃课可是行不通的。

  车厢里实在太挤了,但是半点不能阻止她的胡思乱想。哎呀,妈呀,周围的人全部挤成了罐头里的沙丁鱼。好吧,挤吧,寻路可是一条快乐的沙丁鱼。

  她索性双脚悬空,让周围的人把自己架起来:“哎,嫣然,你看我的脚。”她坏笑着叫同学看自己。自从寻路在学习上展示自己的实力之后,她才不在意嫣然是否看得起自己呢。在她眼里,嫣然只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不会写诗,英语考不及格……

  嫣然看了嘻嘻地笑着,也学她也把脚悬在空中。两个人吃吃地笑着,正在开心,车子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全车的人全部朝前扑去,又朝后仰了一下,两人一齐掉在了地上。

  两人狼狈地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站着。“哎,寻路,悄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嫣然突然一本正经地问寻路。

  “听,快点说!”寻路猴急猴急的。

  嫣然有些羞涩地说:“我有男朋友了。”

  “哪个,是哪个?”寻路拉住嫣然的胳膊求她。

  “是,是小航。他跟我好了。”

  “小航?真的?不是,他上星期不是还在为隔壁的那个西菊弹吉他吗?怎么转变这么快?”寻路不相信。

  嫣然红了脸:“那是他为她最后一次谈吉他。他之前跟我说了,要是西菊还是不答应他,他就跟我好。现在他跟我好了。”

  “这样啊?你确定他对你是认真的?他到底哪里值得你为他这样?”

  “最起码他很诚实,最起码他说话算话。”看来,嫣然很欣赏小航这个不地道的猥琐男。小航是个文弱书生,说话轻声轻气的,很娘气。一场恋情刚刚结束,他就立即反转,投入另一段恋情。这让寻路觉得小航没有操守。但是有钱难买人家嫣然愿意,她寻路还有什么好说的?

  同学们都说寻路诗写得很好,寻路也一度想成为汪国真那样的朦胧诗人。寻路变得大方了,她也喜欢和同学们交流了。班上好些同学总喜欢在晚自习的时候,围在寻路的桌子面前,向他请教写诗的方法。寻路凭着看过几篇文学评论的文章,在教室里办起了免费写作培训班:“嗯,写诗嘛,就是要有感而发,就是要有真实的感情经历……”

  面对那些满脸崇拜的幼稚学生,寻路在心里却是这样亵渎的:写诗就是码字,选优美的词,有逻辑地码在一起,看上去没毛病就行。至于其间的美啊哲理啊,都是那些傻读者自己想象出来的。

  寻路舀报名考英语四级证书了,原因是她还没有任何证明自己的东西呢,学校不好,她得拿出过硬的东西来。听说一些名牌大学的学生英语四级还不一定能过关。寻路要是能考过,那不就等于说明她并不比那些名牌大学的同学差吗?可是,教他们英语的美女老师出国了,接替她工作的是一位乳臭未干的男教师,他是从临近的一所高校请来的。

  哇!英语老师好帅,浓眉大眼、鼻子又高又挺,分明是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复活了。那天,复活版大卫穿着红色的运动上衣和深蓝色的运动下装走进来,站在满教室的花痴们面前,他还有些腼腆。

  他可比球场上那个混血白多了,而且高出半个头。寻路看着老师,眼珠都舍不得转一下。他就为复活版大卫!她再也不想缺课了。白哥哥怎么办?对了,不是还有周末吗?白哥哥那里暂时不要管。再等等,等等。

  英语老师实在太好了!他是首都某师范大学毕业,学历够高,也够帅,寻路还等什么呢?见鬼!他怎么是外校的?跟他搭上关系很难的,要是他住在本校多好,哪天下课约个同学,随便找个问题假装请教,摸到校园教师楼,敲开他的门就搞定了。

  每次上完英语课,寻路都是十分郁闷地目送着老师离开。嗯,还是去看看混血男吧。

  她百无聊赖地朝操场走去,远远地,她看见篮球场周围围站着厚厚的一圈人。“咦,今天混血男出什么状况了?怎么多了那些人?”她心里犯嘀咕。

  她好不容易挤进人群,钻到前排一看,她高兴得差点醉倒在地。原来是复活版大卫,正和混血男他们在篮球场上血拼呢。大家都看出来了,大卫的球技比混血男略胜一筹,因为个子高一些,混血男的每一个投球,都被“大卫”轻易地扣死。

  最后,“大卫”绅士地握了握混血男的手,冲大家挥了挥手,微笑着退场,像个大明星。他扶着车龙头,一只大长腿滑着单车的踏板,在自行车轻轻向前滑行的时候,再把另一只大长腿伸直了,从单车后面朝前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然后坐上自行车,人和车一起轻飘飘地离开了学校。操场上的女生们看着那道勾魂的风景线,都站在原地惊呆了。而寻路更是恨不得追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