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鲜花开到城里去

第十五章 原来我......

鲜花开到城里去 拟声花雨 3132 2019-06-09 14:01:06

  因为经营不善,游队长的地质分队盈利不多,民工工资迟迟不到账,所以大叔被再次困在寻路他们所在的城市,住在招待所里等了发工资再回老家。当然,他就在寻路家吃饭了。于是,如何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多的东西让大家吃饱,成了寻路母亲每天都要操心的事。

  星期天,寻路和母亲一起上街买菜。她怕母亲买到又好又多的尾货拿不动,所以自告奋勇跟出去了。

  太阳火辣辣的,晒在人身上跟虫咬一样,痒疼痒疼的。尽管菜贩子们不断朝菜上浇水,但是那些蔬菜还是经不起太阳光的暴晒,都蔫了、干了。寻路母亲看见一堆萝卜,走上前去问价格:“萝卜怎么卖?”

  卖萝卜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他站在自己的菜摊前,黝黑光亮的额头上,布满汗珠。“一块钱这一堆全给你了。”他说。寻路母亲从萝卜堆中间抽出几个萝卜来,只见它们都长苔快要开花了。“哎,不要了,这么老不能吃了。”寻路母亲放下萝卜,准备转身离开。

  “老?有你老吗?买不起就不要乱翻,死婆娘!”卖萝卜的老头一边收拾,一边出口开骂。

  “老不正经的,你骂谁呢?”寻路恶狠狠地凶着老头回骂。

  “小姑娘,我不跟骂你,不管你事。”老头见寻路生气了,口气顿时温和了许多。

  寻路不吃他这套:“你骂我好了,骂她不关我事?老不死的,你怕被人翻还卖什么卖?留在家里撑死你全家好了?”

  “小臭货!”老头被骂急了,就用脏话跟寻路对骂起来,越骂越越不像话。母亲怕女儿吃亏,拉着她边走。两人随便买了点菜就回家了。

  刚走进院子,寻路远远就见父亲叉着腰站在门口,火药味咄咄逼来。“两个人去那么久,干什么去了?都十二点了,还没做饭?!”寻路母亲躲躲闪闪,从他身边绕过去,匆匆忙忙进厨房忙活去了。

  十二点做饭就晚了?当初在农村,母亲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下午一两点钟才回家做饭。家里下午三四点钟才吃午饭太正常不过了。十二点做饭怎么了?“又不是自己没手!”寻路本来就憋着一股气回来,顶了一句。

  “你说什么?!”父亲恶狠狠地追问。“你知道我说什么。”寻路又顶了一句,但是已经没了刚才的气焰,顿时瘪了下去。

  可是父亲穷追不舍,追到她面前骂起来:“给老子说清楚,哪个有手没手?!”

  “本来就是,你们几个大男人在家,为什么非要等着我们回来?不可以先把饭煮好吗?”寻路斗胆继续回嘴,实际上并不敢得罪父亲,故意把弟弟们拉进来。

  可是父亲对她设的台阶视而不见,继续揪住不放:“老子就是没手了,你敢怎么样?”

  “哪个敢怎么样?天第一,你第二。”父亲哪里受得了他这样说自己,抓起铁丝上的衣架冲过来就打她:“老子就是第二了,打死你!打死你!”

  寻路的头上顿时起了两条辫子大的包,硬硬的。大叔见状,慌忙拉住父亲劝道:“算了,大哥。寻路还不懂事。别打了!”“不懂事,都快二十了,还不懂事!你说她要多大才懂事?”

  寻路见有人拦着,愈发来劲了:“你第二?好意思说?人家都上班了,就你待凭着。”

  “我哪里待凭了?你看人家游队长有多重视我,整个702队没有一个医生,现在只有我一个了。”父亲怕在堂弟面前丢面子,赶紧解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云盘山都干些啥子,我都没脸说,还好意思说懂事不懂事的!”寻路想说出光屁股女人的事,但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你就是红口白牙胡说八道!老子今天要教育教育你!”父亲再次疯狂地朝她这边打过来,大叔又去拉他,为了抢父亲手里的衣架,他跟父亲扭在一起,看上去两个人像打架一般,寻路倒像一个事不关己的人在一旁看热闹。

  “不管了,老子不管了!下馆子!下馆子去!”父亲打不到寻路,突然把衣架从门里摔到院子中央,喊起来,然后从裤腰带上接下那串谁也不许碰的钥匙,打开家中那口唯一的木箱,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布袋。

  那个布袋,寻路认识,那是父亲放钱的那个袋子,里面也装着寻安、寻全还有母亲的血汗,是他们家买房子的钱,因为交房款的时间一再推迟,才放到现在。

  “走,发财,我们出去冲馆子去。”父亲见大家吓呆了,得劲地喊堂叔。堂叔什么也没说,跟着他就走了。

  “竟然跟去了!这顿饭看你怎么吃得下去?”寻路看着大叔的背影,万分鄙夷地想。

  “妈,他们要把钱拿去冲馆子!”寻路长那么大没有下过馆子,知道在那里吃饭很贵,感觉父亲一下馆子,马上要吃掉一栋房子的,担心得要命。

  “吃他的去!吃完就算了。发财也是的,跟着他起什么哄!”母亲无可奈何的说。

  不一会,父亲又火急火燎地回来了,大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冷冷地看着他。

  “好嘛,这次就看在你们大叔的份上算了嘛。”他进屋打开箱子,把钱袋放了进去。大叔把父亲劝回来了,大家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

  大叔在一旁沉默地低着头,大家都觉得错怪了他,心里感觉对不起他。“大叔,你坐嘛,饭一会儿就好了。”寻路端了个凳子放在他面前,进了厨房假装帮母亲做饭,蹲在地上不出来。

  吃饭的时候,大叔才告诉大家,自己的三女儿还在外婆家,怕超生罚款,不敢回来。他们一直想把孩子送出去,只是苦于没有找到好人家。

  寻路知道,因为人口盲目增多,社会的发展收到了严重的阻挠,国家无奈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但大叔他们怕他们死了以后,没人在坟头烧纸,也怕没人干重活。他们更怕被人指着鼻子骂:“你这断子绝孙的,老子家儿子日死你那些姑娘。”

  所以,大婶一怀上孩子,就跑回娘家躲着生孩子去了。生之前,她肚子不怎么疼,当时她还在打扫猪圈。结果孩子很快就出生了,她一个人接生,一看是个女孩,她把孩子放在满是猪粪的地上,自己坐在旁边辛酸地哭了足足三个小时。

  后来,孩子的外婆回来了,才把母女两个从猪圈里弄出来。那孩子一直没有户口,连个名字也没有。因为是在猪圈里生的,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大家就叫她“猪三”。

  猪三生下来没几天,心灰意冷的大婶就回婆家下地干活去了,她还打算生第四胎呢。那孩子一口娘奶都没吃上。外婆就用米汤喂她,她才得以活下来。

  可家里不能要她,但是也不能把她弄死,因为她毕竟是生命,所以他们暗地里打听,是否有不育家庭,能不能把猪三抱养出去。有几家也来看过了,可那孩子长得尖嘴猴腮,瘦得快要死了似的,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人家一看拔腿就走。

  寻路没法指责大叔他们,因为他们还没违法把孩子怎么样。在他们那里,寻路听奶奶说起过,他们村解放前有家姓森的人家,前面一连生了三个女儿。见第四个生下来还是女儿,孩子的母亲一气之下,就把还没见天日的女儿丢进尿桶淹死了。

  除此之外,寻路还听说有人通过活埋、灌白酒等等种种残杀女婴的恶劣手段。虽然那些残忍的故事发生在解放前,但是那杀死自己骨肉的老人还健在,现在已经快八十岁了。想必是她妈的母亲当初对她们太狠了吧?她的三个姑娘嫁出去后就没怎么回来过,只留下最小的那个宝贝儿子跟自己住在一起。那个儿子跟寻路父亲年龄差不多,认了寻路的爷爷做了干爹,在爷爷的提携下,他在寻路她们村当会计,人称“森会计”。

  比起森会计的老母亲,大叔他们好多了。但是这样对孩子还是让寻路揪心,她说:“大叔,还是别把她送出去了。过几年她就长大可以帮你们干活了。送出去受虐待怎么办?”大叔马上红了眼圈,说道:“好的,我一直都在犹豫,现在你既然这样说,我就考虑吧。”

  “别考虑了,就做主把她留下来吧。猪有名,狗有姓,你给她取个名字就是自己的孩子了。”大叔最后下决心似的点头道:“好,就听寻路的了,不送走了。”

  寻路没想到,自己居然促成了一个人去留的命运,不禁有些吃惊。从这件事她悟出一个道理:有些事情是可以通过努力得到解决的。同时,她很庆幸自己不像猪三,父母不但把她养大,而且还想办法供自己上学。

  大叔终于等到发工资了,虽然不多,但是总算到手了,他走到时候,带走了他放在寻路家的一只搪瓷碗,母亲嫌他小气。寻路说母亲道:“你就不要想着要人家的了,那么可怜。”母亲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在大人面前的影响力。

  她认为,凭父亲的愚蠢和无能,不知道要把大家带到哪条沟里淹死。她决定不再听父亲的,家里的事情,自己多拿主意。她是时候替家里分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