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鲜花开到城里去

第五章 希望

鲜花开到城里去 拟声花雨 3867 2019-05-17 19:38:23

  学校里的卫生间很脏,要从早到晚不停打扫,才可以稍微显得干净。为保住工作,寻路母亲不敢怠慢,她不停冲呀,刷呀,洗呀……每天回到家,身体累得都快散架了,但只要一想到寻路和寻安两个争气的孩子,她的心中就充满希望,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上班的学校是个职业中专。毕业班的学生拿到毕业证,早早地离开学校到单位上班去了,宿舍里一片混乱,衣服、洗脚盆、碗、勺子、旧床单……都被那些端了铁饭碗的孩子们当垃圾扔在地上。其中大本分都还有四五成新。寻路的母亲和其他几个打扫卫生的阿姨看了,觉得可惜,就把那些能用的东西捡回家用。

  母亲捡回来一件方领运动衫,浅紫色的,短袖,关键是上面没有残留的污渍。她把它拿回家洗干净了拿给寻路。寻路一见就喜欢,穿上一试,刚合身,再也舍不得脱下来。寻安和寻全穿上母亲捡回来的衣服也很高兴。“多好的衣服啊!我们花钱还买不到这么好的。”大家都说。

  母亲每天早上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她先把水烧开了,为大家煮面条。等大家起床的时候,她已经吃完早点出门了。忙到中午的时候,她还要急急忙忙从学校步行回来,把早上吃早点的碗洗了,再做中午饭,吃完饭又急急忙忙赶回学校。

  过了几个月,母亲生病了,老是咳嗽、发热,吃了好多药还是不见好。父亲猜她是得了肺结核,觉得她的病再也不能拖下去,带她去医院一检查。果然,母亲真得了肺结核。

  因为是传染病,医生说得住院。父亲急坏了,自己没工作,家里差点连饭都吃不起了,哪里有钱住院?治病的药虽然是免费的,但是床位费要自己出,上哪儿去找钱去?

  父亲差不多是哭着向医生说:”医生哪,家里没钱,还有两个大学生要读书,就让她在家吃药治疗吧。”他把寻安也说成了大学生,希望博得同情。

  医生说:“这可是传染病,国家规定要隔离治疗,以免传染别人。不然就违法了。”

  父亲说自己也是医生,他一再承诺,一定严格做好消毒、隔离工作,让病人好好休息,保证营养,定期检查。医生才总算同意寻路的母亲不用住院。

  母亲回到家,马上拿出一套碗筷,供自己使用。可是她没敢休息,没敢停止工作,没有停止每天早起,为全家人煮面条,更没有停止忍受男人无休止的责骂、殴打甚至赶出家门。

  每次被赶出家门后,母亲总是很快又回家,没人问她有没有消气,也没人关心她身上的伤。儿女们不敢,丈夫不屑。

  一天,父亲决定用掉之前剩下的几张饭菜票,决定去食堂打饭,也好彻底断了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因为一提起食堂,他就来气。

  父亲去食堂打饭,做好的饭菜,他从来不要表面那层,怕吃到唾沫星子。也不要最底下那层,怕盛饭菜的器具没洗干净。打饭排队,他总是排在中间。这样,不仅饭菜干净,就连打饭菜用的勺子,也被前面打走的饭菜擦干净了。他的这点小心思他以为被人不知道,其实别人早就看得清清楚楚,并且四下里传开了。

  他去不去食堂工作没人管他。但是那对劳动人民极具侮辱性的“火夫”二字,很快被传到食堂。里面的人差点全被他的话噎死,他们愤然道:“他不愿意当火夫?我们才不要他呢。看他来打饭都够呛!”

  开饭的时候,寻路父亲端着个小锅去食堂排队。排到他了,他把一叠饭票递过去,说了声:“全部用掉。”打饭的人却看也不看他一眼,伸长手接了后面的饭票。

  他红着脸站在那里,看着后面三个人都打到饭离开了,就再也忍不下去了。父亲突然冲打饭的人叫起来:“张麻子,没看见老子排在前面吗?你龟儿子装什么瞎?”

  打饭的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伸手示意后面的人把饭票递给他。寻路的父亲憋红了脸:“打你妈的鬼饭!张麻子,你给老子出来!”说着,他举起手中的锅,照准对方的脑门用力砸去。鲜血立即从张麻子那颗油腻腻的头上滴下来。

  张麻子迅速丢掉手中的勺,骂了一句:“老子出来打死你!”转身举起一把长柄锅铲,从侧门跑出来,径直朝父亲打过去,后面排队打饭的人瞬间散去,围城一个大圈看热闹。

  见对方来势凶猛,父亲表现得异常冷静。他将身子一闪,躲过了呼呼生风的铲子,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铲子。两人情绪激昂地对骂着,互相吐着口水,谁都不愿意松掉铲子,僵持不下。

  有人怕出人命大叫起来:“放开!放开!都放掉!”受伤的炊事员高声咆哮:“打死他!打死他!老子今天要打死他!”

  父亲不甘示弱叫道:“你他妈欺负人,老子今天就是要你尝尝欺负人的滋味!”

  最后,两个人都被人拉开了,油腻头张麻子看领导的面子,只让寻路的父亲赔偿了他的医药费、误工费和营养费等,这事才平息下来。

  寻路他们听说父亲在食堂打架,都有些幸灾乐祸。凭父亲平时对待他们的态度,他们不认为那是别人的错,尽管父亲回家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叙述清楚了!

  看把你委屈的,你不是很凶吗?看外面的人会不会像我们一样容忍你!都吃不起饭了,还拿救命钱去打架,还以为自己是小伙子吗?动不动出去惹事。真是丢死人了!

  ——大家都快恨死他了。

  又是一个周末,寻路回来吃晚饭的时候,父亲突然说:“我要去上班去了。”全家惊愕之后,立刻高兴起来。尤其是寻路的母亲,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是哪位好心人给了他这个工作机会,这等于是救了他们全家的命啊。

  原来,父亲的工作是一个分队的游队长给的。游队长是五十年代的老牌大学生,经验丰富,业务能力特别强,总部要他一直去分队指导工作。但他的岁数有些大了,身体又不好,长期在偏远地区治病不方便。总部答应他可以随身带一名医生,专门负责他的身体健康,顺便也给其他队员看病。于是,游队长就找到寻路的父亲。李队长了解这个倔强的失业医生,勤奋好学,业务比一般的医务室医生强。

  父亲有了工作,大家那顿晚饭吃得很高兴,为表示庆祝,父亲还喝了点酒。饭后,父亲突然一脸严肃地对孩子们说道:“这个游队长是个好人,你们一辈子都要记得他的大恩大德,以后有出息了,你们一定要报答他。”

  孩子们高高兴兴地答应着:“好的,好的。我们一定,一定记得他!”

  “你们还要记住食堂那个张麻子,还有人事科那个姓古的,就是他,不给我安排工作的。这些人可恶得很。”父亲接着说道。

  孩子们的心里有些不快,但仍言不由衷敷衍他:“知道,知道。”父亲似乎察觉到了,不高兴地继续强调说:“做人就是要爱憎分明,欺负自己还不管不问,那就是没志气了。”

  为了讨好父亲,寻全承诺:“放心,放心,哪天有机会,我去揍他们。”父亲怀疑地看他一眼,没答话,转过头去看寻安,寻安低着头,一言不发。

  寻路母亲马上制止小儿子说:“你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打的,人家哪个怕你?”

  寻路接话道:“就是,你不倒被人家收拾就不错了,又不是没吃过亏。”寻路想说弟弟不够聪明,只会盲干,但是忍住了,她不想伤他的自尊,她希望他能在年龄大些的时候,变得懂事、理智。

  弟弟前段时间吃的那个亏,寻路一想就觉得不值。他们家刚搬来不久的。一天,弟弟从外面回来,看大门的小伙子因为不认识他,就喝住了他:“哪里的?干什么?”弟弟不高兴地答道:“你管老子呢,老子回家关你鸟事!”看大门的小伙子立刻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骂道:“小杂种!你看老子该不该管你?”寻全就跟他打起来了。

  但是十三岁的寻全哪里是看门人的对手?人家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打得鼻青脸肿。寻全不服气,捡起地上的断转就要跟他拼命,结果对方反手就把他扳倒在地。正要把他朝死里打的时候,有认识寻全的人才大声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他是陈医生家的儿子。”看门人才悻悻地住了手。

  “妇人之见!真是妇人之见!你们这些人真是傻,人家不给我安排工作,人家把我打死,受害的不是你们是谁?!”父亲激情昂扬地骂开了:“历史上哪个英雄好汉不为父亲报仇雪恨的?!你们都还不如寻全有骨气!”

  寻全受到表扬,有些得意,笑眯眯地看着哥哥姐姐,他劝父亲:“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接着,他怂恿寻安:“哥,我们哪天找个没人的地方,把那个姓张的放倒。”寻安还在生父亲的气,只“嗯”了一声,把剩下的饭全部塞进嘴里,放了碗,气呼呼地出门了。

  “爸,你说得对,有仇不报非君子。”寻全用不知从哪里捡来的话安慰父亲。父亲很受用,气消了,仍在不甘心地嘟噜:“就是嘛,这样就对了,不能像有些人,一点立场都没有!”

  寻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句:“匹夫之勇!”

  没想到父亲的耳朵特别好使,她的话一下子又把他点着了。他一拍桌子吼起来:“什么?你说什么?老子文化低,不懂什么匹夫之勇。今天你给来自说清楚!”

  “你叫别人去打,你自己为什么不去?你像个当爹的吗?”寻路不想让他。

  “哪个叫哪个打哪个了?老子不会当爹,你来当!”父亲大怒。

  “哪个叫谁去打哪个?你自己最明白。你叫未成年人去打架帮你出气,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寻路冷笑。

  “大家都听得清楚,我说叫你们哪个去打架没有。你喊你妈说。”父亲唯恐天下不乱,把母亲也扯进了来。他噌地站起来,要冲上来打寻路。

  寻路母亲看势头不对,连忙从厨房进来打圆场道:“哎呀,寻路你少说两句嘛。”

  父亲把矛头转向她:“是少说两句的事吗?我马上要走了,在这里好好地跟两个儿子聊天。她无中生有,在这里乱说乱讲的多管闲事。都是你教育出来的,把他们养大了,却来恨我!”父亲把矛头对准大家。

  母亲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你们看见的,我哪里教她什么了,你们怎么吵起来的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教她了?”

  寻全见母亲和姐姐马上眼吃亏了,赶忙道:“爸,算了,马上就要上班了。今天难得高兴,坐下来吃饭,吃饭。我姐和我一样,是个大炮,说是大学生,说话做事还不是不行。她这个人说完就没事了。”

  父亲依然骂骂咧咧,但在寻全的劝说下,还是忍住了没打寻路。寻全上班后,在父亲面前有了话语权,有时候他说话父亲还是听的。

  寻路坐在一边伤心地哭,她在内心呼天抢地的呐喊:苍天啊,大地啊,让我赶紧滚出这个家,离开这个老恶霸,不花他的钱,不吃他的饭……她想自食其力,但是找工作碰壁已让她心灰意冷。她想找个依靠,最好能供她上学,买新衣服给她穿的依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