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夭蓁蓁

第十一章 玲珑居遇刺杀

桃夭蓁蓁 慕乐乐的熊猫 1474 2019-07-20 23:43:12

  玲珑居是青月城现在最有名的酒楼,虽说是酒楼,但却因茶闻名,靠着茶吸引着众多茶客慕名而来,同时也让酒楼火了起来。

  这茶曰“君问归期”。

  为何出名?首先是这茶本身,“君问归期”是原名栗原毛尖,汤色明亮,清香扑鼻,品一口,滋味醇香,回味无穷。茶已然是上上之品,而这泡茶之人则是令“君问归期”出名的关键,那便是青月城第一女琴师——李莹月。

  传闻李莹月美若天仙,琴技更是出神入化,闻者谓之入迷,据说已失明男子偶然间听到了琴声,突然眼前一片清明,适应之后竟能看到事物了,这件事经传,成为美谈。

  她真正的容颜极少有人知,因为李莹月为数不多的演奏之时或是未见其人只听其声,或是戴着面巾,但眉目如画,自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人美,琴美,自她手里泡出来的茶更是让人向往。

  此茶有如此魅力,其价钱自是不菲,若是只品着茶,价格自是一般官宦人家或是商界名流还可接受,若是想听曲品茶,那还要另付银两,何况李莹月本人来玲珑居的时间不固定,所以能品茶听琴靠的就是一个“缘”字。

  就是如此,那也挡不住众多爱茶之人来到青月城玲珑居品一口“君问归期”。

  叶蓁蓁跟在陆谨言身后走进玲珑居,发现这里的布局并不鲜艳华丽,环境也不算十分热闹,倒是有点茶馆的感觉,雅致安静。宾客很多,但众人都说话声音不大,好地方。

  聚宝赌坊的四位管事早已在二楼雅间等候,陈毅在其中介绍着众人认识,之后便各自落座。叶蓁蓁因为个子小,玲珑居还特意为她端来一个高脚座椅,坐上刚刚好,这服务很到位,叶蓁蓁很满意,想着果然要想过得好,先要找个靠山靠,若是自己跑出去,怕是要先沿街乞讨。

  佳肴美酒被一一端到桌上,而那“君问归期”也被端了来,冒着热气,陈三拿出了一个银针要将桌上的饭菜试了个遍,叶蓁蓁轻挑眉稍,这谨慎过了头吧,当自己是皇帝呢?还银针试毒。

  陆谨言见状,有些歉意地说道:“三叔,这陈毅叔叔又不是外人,自是不用试的。”

  陈毅本来是有些尴尬的,听陆谨言这样一说,自然也没了脾气,“哎,没事,少主出门在外,自是应小心为上。”

  “哈哈,是是是。”其余四人也随声附和。

  要说陆谨言是宗主唯一的儿子,出来游历,不知有多少人盯着,若是下毒手,宗主怕是……

  “陈毅叔叔,谨言敬您,也敬诸位。”陆谨言端起茶杯刚饮完,楼下却变得喧闹起来。

  “李琴师来啦!”

  “李琴师来啦,真是不负有心人啊,终于等到!”有人喜极而泣。

  陆谨言手中杯盏,“这是……”

  “哦,看来这次少主真是运气极佳,是李琴师来到了玲珑居。”陈毅也颇为惊讶,这次也是赶的巧了。

  “不如我们下去看看?”田华提议。

  其实田华四人也是强压内心的激动,在赌坊这么多年,还从未赶上过李琴师亲到玲珑居。

  “好,那我们就去看看。”陆谨言答应了。

  玲珑居一楼。

  宾客早已站了起来,而街道上有人听闻李莹月的消息,也纷纷前来凑热闹,想要一睹芳容,也想饱饱耳福。

  “各位,各位,安静,大家先安静。”玲珑居老板大声着,脸都喊的透红,就像煮熟的虾米。

  门口一些跑堂的小二和仆人也都拦着众人,防止拥挤。人们逐渐汇集在玲珑居的门口,张望着,议论着。

  “今天居然能见到李莹月,真是运气。”

  “唉,听说今日有个什么大事要公布。”一人捅了捅旁边的汉子。

  “什么大事儿?”

  “听说……”

  “诸位,诸位,听我说!”

  “此次李琴师来我玲珑居,是想宣布一件事,”玲珑居老板咳了咳,清了清嗓子,“李琴师最近因为近来想将着君问归期的泡茶之法与琴技传给一人。”

  叶蓁蓁下楼时,就看到站在空地处一个遮面的女子,身着一身白衣,亭亭玉立,似是有仙人一般的气质,黑发如瀑般散落着,虽不出声,却在人群中更加耀眼。她就是琴师李莹月?

  李莹月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抱着古琴的婢女,十几岁的样子,也是安静的站在那里。

  “选人规则是公开选择,一是年纪不能超过十岁,二是能够在青月城长期居住学习,三是要与一定的要……”

  话音未落,这时叶蓁蓁神经一紧,轻侧身体,看到一银针从脸侧飞过,叶蓁蓁轻弹银针,银针落地,是谁?她大声喊了一声“师父!”,然后迅速就近藏到陈三身旁,警惕的看向身后,没人!紧接着又有三枚银针向这边射过来,被陈三挡下,“少主,小心!”

  陆谨言也听到了叶蓁蓁的声音,在躲避银针的同时往叶蓁蓁躲避的方向去。

  “没事吧!”陆谨言上下看着叶蓁蓁,关切的问道。

  “师父,吓死我了。”叶蓁蓁装作害怕的样子,努力想挤出几滴眼泪,但并没有做到,只能表现出慌张的神情,“师父,我怕……”叶蓁蓁一下抱住了陆谨言,打掉了即将刺入陆谨言背后的银针。到底是谁?专门针对她好不容易找的大腿下杀手?

  “啊,杀人啦……救命啊!”场面一度混乱,由于在场的宾客较多,看热闹的群众也很慌乱,开始四处逃窜。

  李莹月似乎被误伤,她的侍女正看这她的伤势。

  “小姐,小姐,你伤到哪了?奴婢给你看看。”小桃还在惊恐之中,万万没想到自家小姐会被袭。

  “没事,只是伤到了胳膊。无碍。”李莹月安慰道,“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好,小姐,来,慢点儿!”小桃慢慢将李莹月扶起来,搀扶着她另一个胳膊。

  混乱中,赌坊五人则尽力保护在陆谨言周围,此人用的是暗器,却不露面,十分狡猾。

  “是谁?出来!”陈毅大声喝道,却不见人应声,忽然一个破风之声,一支箭从门外射了进来,直逼陆谨言而来,叶蓁蓁看到是对面!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厉,竟敢大白天杀她小师父。叶蓁蓁正要出手相救,却不想陆谨言只抬手一握,箭头就堪堪停止在他面前。

  这小孩儿没想到还挺厉害,叶蓁蓁悄悄放下手。

  “他在对面二楼。”陆谨言冷声说道,陈三一听便吩咐陈毅派人去追,同时护卫陆谨言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呀!”叶蓁蓁无奈的看着周围这一群腿,唉,真的很怕就被踩死在这里啊!出门时,叶蓁蓁看见门槛,但是一时没适应现在的身高,一条腿碰到门槛,栽了下去。

  人生啊,真的是起起落落落落落……叶蓁蓁想要单手撑地,防止自己脸朝下栽倒,却被一双手拦腰扶好。

  哎?好险好险……叶蓁蓁打算感谢好心人,就被带出门口,脚一离地,飞,飞起来了?!

  我的天,这项技能她不会啊!

  叶蓁蓁吓得叫出了声,“啊!”

  “别叫,我带你先离开这里。”一个少年声音在耳畔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