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夭蓁蓁

第十章 赌场初交锋

桃夭蓁蓁 慕乐乐的熊猫 1402 2019-07-18 23:56:13

  陈毅昨夜就得了信儿,少主前去红秀坊,那十有八九会来聚宝赌坊。陆毅觉得此事反常,于是赶忙连夜召集管事们到约定之处商议。

  “各位管事定是知道了让你们来的缘由,不知各位有什么想法?”陆毅饮了一口茶,看着坐在两旁的四位管事。

  周时、王宇、李建、田华分别主管赌坊的赌师与荷官、打手、侍者、打杂。

  当然主管这些事务,必然要有些本事。

  周时是这四人中赌术最高的人。

  王宇是这里功夫一等一好的人,体型高大。

  李建擅长交际,大多与来赌的有身份的人有联系。

  田华则最不出众,但也是四人中最年轻的一位,才十七岁,不过颇懂经营之道,以管理打杂人员为主,也会帮着出谋划策。

  这几人中虽然平日里也会拌个嘴,不过大事面前还是有分寸的。

  “陈大哥,咱们这赌坊自我来就一直以来都是您掌事,要说这生意做的也是风生水起,怎么突然上头把少主给派过来?是简单看看,还是有别的目的。”周时挽着袖子,低头说道。

  “是啊,不说这陈大哥劳苦功高,这小屁孩儿能翻的了什么天,至于叫我们大半夜来。”王宇还有些不满,正和小妾亲亲我我之时,便被叫来商议关于一个十来岁孩子的事情,哼,小题大做!

  “大哥恐怕不是这个意思,宗主怕不是有意让少主……”李建意有所指。近年来,宗中事务多由宗主的两位副宗主搭理,如今逐步让年纪轻轻的少主涉足占据重要位置的青楼与赌坊,看来有什么大动作。

  李建突然想起昨夜,他在红秀坊,正听着姑娘弹着曲,看到常三娘带着一个女娃娃走过。于是就把此事说了出来。

  “那女孩是谁?”田华对此很感兴趣。要说常三娘可是个狠角色,一个女人掌管这女子楼本是不易,更别说打交道的上至达官显贵,皇亲贵胄,下至平民走卒,三教九流,论样貌,必是出众的,论手腕儿也是在这也是数得上的。常三娘亲自带个娃娃,去了暗夜,不同寻常。

  “据说是个刚被买来的,看着三四岁的样子。”

  众人稍微一琢磨,互相看了一眼,莫非这女孩身上有什么秘密?

  “暂且不谈那个女孩儿。”陈毅看看这话题转到别处,自然没达到自己的预想。“各位老弟,承蒙宗主信任,老夫掌管这聚宝赌坊也有十三年,而聚宝赌坊也多亏各位兄弟才能蒸蒸日上,此次少主毫无预兆的前来,也不知何意。不如明日我们一同先去看看,探探口风。”

  几人觉得也可,田华却没有作声。

  第二日,陈毅就带着众管事到无名园,但被一小厮回道今日少主子身体不适,之后自会亲自上门拜访。这个结果让众人又些想不到,这是何意?

  回来等待的时间里,陆毅其实一直在猜测,思索了很多种可能,要看这个少主来此有何贵干了。

  现在该来的还是来了,陆毅整了整衣服,吩咐人去请四个管事,摆宴玲珑居。

  “哈哈,陈毅老兄,别来无恙啊!”陈三先行入屋,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少年跟在其后走了进来,一个女孩则站在门口,似是犹豫要不要跟进来。

  “哟,是三哥啊!”,陈毅走上前,也将后面的二人看在眼里,“哈哈,多年不见,这风采不减当年啊!”

  “嗨,老喽,哪里还比得上当年。”陈三寒暄了两句,便开了口:“此次,我是陪少主出来游历一番,顺便也是来看看老弟。”

  说罢,陈三便后退一步,向陈毅介绍道:“这位便是少主陆谨言。”

  陆谨言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晚辈陆谨言前来拜访陆毅叔叔。”

  叶蓁蓁见没人注意她,也不犹豫,直接贴着墙站在门口。

  “唉,不敢当不敢当,少主快起,快起。”陆毅轻轻扶起陆谨言,请着他做到椅子上。

  “今早,属下本想带各管事前去看望少主,不料听下人说您身体不适,现在可好些了?”陆毅问道,脸上的浅纹露出了些许慈爱。

  “已无碍。谨言也是未曾先来拜访叔叔,是谨言之过。”

  这是,赌场下人端上茶来,打断了这次的寒暄。

  品了一口茶后,陈毅说道:“之前也未曾得知消息,也没来得及款待一二,不知少主此次前来有何事?”

  “也无大事,便如三叔所说,父亲教导我莫要只读书,读死书,自是出来游历一番,才能真正长些本事。当然谨言也可以有机会来拜访各位长辈。”陆谨言不慌不忙地答着。

  “哦……此行在青月城不知呆多久,老夫好有机会招待少主,这青月城中也有不少好去处。”陈毅端量着眼前这个少年,脸上还有着这个年纪专有的稚感,眉清目秀,答话却不卑不亢,彬彬有礼,让人也说不出错处。

  “自然是想多叨扰几日,看看这青月城内的繁华,叔叔有所不知,谨言在宗内极少让出来走动玩耍,父亲也是对我要求甚严,故而很是向往外面的世界。”

  叶蓁蓁听着他们的谈话,也大概知道了大概。这是要收权?不过这陆谨言到底是个什么身份,非要装作少年老成,这样的感觉让叶蓁蓁并不适应。却不知,她自己本身就是少年老成的典型。

  “那是最好,少主来此,老夫自然要尽地主之谊,今日我已订了玲珑居,为少主,也为陈总管接风洗尘!”似是想起了什么,陈毅看向叶蓁蓁,问道:“不知这位是……”

  “她是少主新收的婢女,也是昨日路过红秀坊,常掌事刚好收了个丫头,少主看着顺眼,便带着了。”陈三知道赌坊之行,少主已经说了很多话了,为了这事去解释自然犯不上。

  “那是这女娃娃的福气啊。”陈毅瞧着这女娃正迷迷糊糊地点着头,看来还是没睡醒,也不像有特别之处的孩子,心中的疑惑暂时放下,“这也快到吃饭的时辰了,不如尝尝这玲珑居的手艺?”

  “那谨言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几人便动身前往玲珑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