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夭蓁蓁

第九章 赌场的擦肩而过

桃夭蓁蓁 慕乐乐的熊猫 2191 2019-07-16 23:42:25

  无名园的凉亭中。

  晨雾渐渐散去,一中年人身着灰衣站在旁边,一个少年坐在石桌旁正要夹着一份青菜,不料,青菜被另一双筷子夹走。

  少年又去夹另一个包子,一只小手又提前抓到。少年的筷子一顿,便放了下来。

  “嗯嗯,师父,这香油猪肉馅儿的包子真好吃,个儿还大。”

  “你多吃些。”陆谨言将汤往叶蓁蓁那边推的近了些。

  叶蓁蓁是真饿了,昨夜吃的东西都消化了,也许是还小,消化的快,叶蓁蓁以前虽然吃的不少,但运动量大,所以身材娇小,体型匀称。如今,叶蓁蓁想着还是多吃点,该长肉的地方要多长点,以后才好看。

  “少主,赌坊掌事来访。”陈三听了一小厮的通报,就和陆谨言禀报。叶蓁蓁喝完一口汤,抹了抹嘴。赌?叶蓁蓁来了精神,她现代为了去刺杀一个赌王,特地学了赌术,当然还有老千,这要是到了古代,没准……

  “叫他回去。”

  陈三便示意小厮前去回话。

  “吃完了?”陆谨言瞧着叶蓁蓁不再吃了,问道。

  叶蓁蓁点了点头,可以见识见识这个世界的赌场了。

  “你在院子里逛着玩吧。别出门。”说罢,陆谨言起身欲走。

  叶蓁蓁一看,小师父要出去还不带她,这可不行,立刻拉住陆谨言的衣摆,“我也去。”

  陆谨言扯了扯,没扯出来,不打算回答。小小年纪,还是女孩,去那种地方成何体统。

  “我不乱跑,就想去看看。”叶蓁蓁轻摇着陆谨言衣袖,若是以前的自己这样做真定会被自己恶心到。如今,就不一样了,利用所有能够利用的为自己所用,也包括自己才是达到目的的途径。

  瞄了一眼陆谨言,表情有些松动,叶蓁蓁再接再厉,好歹要迈出这个门。“真的。在这里我谁都不认识,他们也不理我。”

  “……三叔,抱着她。”陆谨言无奈。嘿嘿,叶蓁蓁松开了手,转身冷冷地向着陈三张开了手臂。

  陈三低头,这女娃娃的脸变化如此之快,怕自家少主不会被骗了吧。不行,这个叶蓁蓁一定要好好查一查她。

  陈三抱起叶蓁蓁,跟了上去。

  聚宝赌坊

  “开,开,开!”众人围着一张桌子喊着,脸都喊的通红,有张着膀子的汉子,也有流里流气的街头混混,来到这里都是抱着出的钱少,进的钱多的心态。也有吵红了眼的人,希望一夜之间发个财。

  而这些人当中有一个少年在旁边喊的起劲,撑着桌子快要蹦起来了,虽说有几个人会好奇的看看是谁喊的,不过见到是个屁大点孩子也不惊讶。毕竟一看,旁边还有一个大人,也就又看向了赌桌。

  “小,小,小!”吵闹间,云奇反而很平静,抱着胳膊看着,轻摇着头,自家的公子怎么就这么爱钱,让他拿着月钱去赌,只赌小,赢了就把本钱还他,若输了钱,也是应该的,这是之前吓唬他的代价。不过这次幸亏还赢了一些,好歹这月可以有钱花。

  “哎!赢啦赢啦,别动别动啊,这是我的。”顾汶丞拨了拨赌桌上的钱,揽到了怀里,然后弓着身子退了出来,下巴一抬,眉毛一挑,看着云奇,示意他此行已经圆满了,打道回府。云奇忙跟了上去,“公子,小的帮您收着。”

  顾汶丞二人踏出赌坊前,迎面进来了几人,先头进来的是一个清秀少年,顾汶丞觉得跟他年纪相差不大,随后是一个中年男子,留了一些络腮胡,他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女孩。顾汶丞觉得这组合有意思,这来赌场还带着女娃娃,稀奇,真是稀奇!

  不过几人擦肩而过时,那顾汶丞与那女娃娃正好对视了一眼,那眼睛很大,眼神清澈,透着一丝灵气。

  “师父,这就是赌坊吗?”声音清脆,音量并不大,但这句话足以让顾汶丞听的清清楚楚,这个声音有些熟悉……迟疑中,顾汶丞二人已然出了赌坊门。

  这三人正是陆谨言三人,一路走来,叶蓁蓁也了解了一些这个名为月城的城市。月城以南北向的未名街为主干街道,未名街东侧为东城,西侧为西城,城市以功能区进行规划,最北边则是青玉国的皇城。

  按照叶蓁蓁之前出行的路线来看,红秀坊在西城,而小师父的无名园则是在东城。城中也有一些河流,这也就导致城中有很多桥,叶蓁蓁数了数,路过的桥就有五个,有点像现代江南水乡啊。街上人比清晨来时多了些,但是也有女子并非掩面出行,看来这里对女子的限制不会太过苛刻。

  “小丫头,进来就别说话。”陈三见有人关注到这边,就提醒道,多走了几步到陆谨言的旁边,牵起了陆谨言的手,之后感觉到关注的眼线少了许多。

  陆谨言也没有问为何突然牵起他的手,毕竟出门在外还是要谨慎一些。陈三若无其事一般,放下叶蓁蓁,蹲下身佯装嘱咐道:“你们二人就在这里玩,不许偷跑出去,师父我去赌两手。”

  “是,师父。”陆谨言乖巧的回道。叶蓁蓁也反应过来,附和着。

  陈三慈爱地拍了拍两个人的脑袋后,便兴致勃勃的去了赌桌。

  陆谨言环视四周,随意逛了起来。布局还算合理,每个赌桌之间距离尚可,打手也分布不错,每个打手负责的范围有规定,不过武功如何还需观察。

  不过……陆谨言回头,见叶蓁蓁没跟上来,而是在饶有兴趣的想挤进人群。陆谨言走过去,牵起叶蓁蓁的手,软软的,小小的。

  叶蓁蓁正费力挤着,打算近前看看,不过她现在还太小,怕人把自己踩扁。这时一人牵起她的手,让叶蓁蓁吓一跳,另一只手打算反击,回头看到是陆谨言。叶蓁蓁另一支手才缓缓放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被一个十岁的小屁孩儿牵,手,了?前世二十四年来就没和人牵过手的叶蓁蓁感觉此时的手过了电流。

  感受着手上暖暖的温度,叶蓁蓁跟在陆谨言旁边,低头看着,手指纤细,很白,顺着胳膊往上看,是肩,再往上,是脖颈,嗯,耳根好像有点,泛红?这小屁孩儿还害羞。

  赌坊的喧闹声此起彼伏,贪念充斥着屋子,混浊,灰暗。所谓十赌九诈,不赌为赢,在这里,钱容易赢,贪念难赢,先赢后输是一个套子,进去了,出来就难了。有赢的金钵银盆,也有输的倾家荡产。这里也是一世界,目睹人间冷暖。

  一个时辰后,赌坊掌事陆毅收到了手下呈上一块腰牌,看后立刻站起,催促着让手下人将腰牌主人请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