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夭蓁蓁

第八章 有个公子是魔王

桃夭蓁蓁 慕乐乐的熊猫 2026 2019-07-14 16:33:25

  “师父,您坐。”叶蓁蓁狗腿的用袖子擦着凳子。

  陆谨言突然觉得这个叶蓁蓁可能是个戏子,变脸是他见过最快的,突然的热情让他不知所措。陆谨言将信将疑的坐到位置上,叶蓁蓁也使劲推了推凳子,爬上去坐到陆谨言旁边。

  “少主,您的茶。”陈三将茶杯递了上去。

  叶蓁蓁就与新骗来的小师父一起吃了第一顿早饭。

  常三娘回到红秀坊,立刻吩咐手下去寻昨夜在荒园之人。而手拿腰牌之人却在屋里呼呼大睡。

  “公子,公子快醒醒,”二丫正轻唤着眼前睡得死死地少年,昨夜二世子回来之后便倒头大睡,连外衣都没脱,众人也不敢吵醒他,于是到现在,才来叫醒他。

  “别吵!”躺在床上的人厌烦得挥了挥手,将头蒙上,然后又不见了响动。

  二丫见这样不行,于是看了看旁边的云奇,用胳膊肘撞了撞他。

  又把这挨打的事交给他。云奇认命的伸出手,放在嘴边当做扩音,喊到:“公子,王爷来啦!”

  床上之人猛地坐了起来。两眼瞪的老大,左右摇头寻找来人,问道:“哪呢,快给本公子更衣!”

  二丫和云奇直起身,看着他吓得跳起来的样子,一同摇了摇头,还是要老王爷出马啊。

  顾汶丞一看,床前站着的二人,顿时明白过来,站起身,使劲敲了云奇一头,“死小子,又骗我,唉,站住,别跑,再跑本公子扣你月钱!”

  于是,在这王府的青云阁,上演着一个衣冠不整的少年追着一个黑衣少年的大戏。

  吵闹间,突然掉出了一块牌子,二丫跑过去拿起来看了看,这是何物?

  “公子!别追了,掉东西啦!”二丫拿着牌子晃悠着。

  顾汶丞一听,想起昨夜的事情,停下来走到二丫面前,拿起木牌,这白天一看,牌子做的还挺精致,应该是昨天那个又喊又叫的女孩掉落的。

  那荒园后院是顾汶丞前两天跑进去发现的,杂草丛生,也无人生活,于是他偷偷的将父亲的好酒藏到此处,就为了偶尔偷点馋。

  昨日他起夜,想起那壶酒,便偷偷跑出来喝,谁料到还没打开酒壶,就听到前院的有了声音,他本要走,刚好见到一壮汉走了进来,也拿这个酒罐子。于是顾汶丞只能趴在茂密的杂草间,不敢动,好巧不巧,过了一会,杂草晃动,不知是谁,踢了他一脚,吓得他更不敢吱声,以为被人发现了,后来才见到一个女孩被那壮汉扛起,挣扎间将一块牌子掉下来,砸到了他脑袋上,又落在手上。

  昨天的夜里,太惊悚,等到真的听不到响动了,顾汶丞才爬了起来,把酒壶又埋好,跳墙回府,倒头就睡。

  “二丫,本公子吃早膳。”顾汶丞将牌子揣进怀中,想着若是找到这牌子的主人,定要也踢他一脚,爆他头。

  “今日,可有先生来教课?”顾汶丞喝了一口粥。

  “公子,今日本来应该是常小将军来教您的,但是前些日您……”二丫顿住,不知怎么讲才能将话说的更委婉些。

  “我?我怎么了?”顾汶丞他有吃了一个肉丸,嗯嗯,还不错。

  “您不是叫他先休养些时日在来吗?这常小将军还未养好。”

  “呵,还没养好伤?都快五天了吧。太弱了,让大哥再换个先生吧。”

  顾汶丞,是忠王府顾岩之的嫡次子,嫡长子顾汶弛为世子,也就是顾汶丞所说的大哥,比顾汶丞年长两岁。

  忠王妃沈倾城在顾汶丞六岁时病故,而顾岩之因为平日公务繁忙,所以大多是世子顾汶弛照顾着弟弟。

  当然王府豪族大多都三妻四妾,忠王爷也有一个侧妃和两个妾室。只一个妾室有个儿子,名为顾汶阳。现在外地跟随一高人游学未归。而侧妃丰氏膝下有一女,名唤顾汶婷,才四岁,平日丰氏都亲自教导。

  按理说若正妃亡故,过一段时间便由侧妃上位做继室,但丰氏当年说自己一来无什么本事,二来也是尊重故去的姐姐沈倾城,让忠王爷顾岩之收回成命,这件事也就此作罢。顾汶丞两兄弟也因此对于丰氏没有那么多敌意。

  “你都弄跑三个了,世子爷再请,哪还有人肯再来。”二丫嘟囔着,世子爷为公子都不知操了多少心,学武,除了第一个先生教了基础之后,便进步神速,让那先生不交了,连接之后的先生们都是如此。学文,从开始的写字作画到吟诗作对,都是学会了基础便开始如学武一般作妖。

  这也不是错,是公子聪明才智过人,但每来一个先生,敌不过他,便捉弄人,文的画鬼脸,吓唬人,武的便开打,靠着那十岁的小小身体,愣是把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给撂到了。

  “你若是觉得我让大哥抹不开面子,心疼他,你就去他那儿,何必在我这里酸溜溜的说这些。”顾汶丞将筷子一放,起身回了房。

  云奇忙跟上,回头还向二丫做鬼脸。二丫气的直跺脚,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收拾着碗筷。

  “公子,咱今天去哪里?”云奇又抻了一下顾汶丞的束腰带,系上了配饰。

  “今天跟着本公子去赌坊!”顾汶丞纸扇“刷”的一展,一副公子玉树临风的样子。

  “公子,今天王爷可是在府里呢。”云奇提醒着。

  “没事,我早就打听好了,今日父亲与大哥应邀去参加诗会。”

  “……”

  “让二丫看家。”

  未名街向右走过一个路口,便有一个赌坊,合法经营,每年光税交的不计其数,所以官府也乐意,赌坊也可以做生意,两全其美,就是有人闹事,赌坊也养了一批打手,自是可以请出去。若有这名门子弟滋事,官府自会出面。

  “押大,押大!”

  “小,小,小,唉,赢钱啦!”

  赌坊里三教九流皆有,又输光了钱滚蛋的,也有赚的流油的,里面便有一个少年手拿折扇,拉着一个黑衣少年挤了进去。

  “来来来,我押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