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夭蓁蓁

第三章 妖娆女子常三娘

桃夭蓁蓁 慕乐乐的熊猫 2237 2019-06-02 21:22:02

  马车被停在一个大宅后院,从宅子里出来几个壮汉,将箱子抬到院中。一个妖娆的女子从宅子走出来。

  船老大赶忙下车,向那女子拱了拱手,笑眯眯的说到:“常掌事,这货就弄到这里了,老规矩,您先验验货?”,边说边示意手下将箱子打开。

  常掌事轻笑一声,“好啦,船叔,都合作这么多年了,这点儿事我还能不放心?不过,”魅惑的眼眸虽然眼角上翘,但眼神中有着一丝精明。常掌事走近,将手轻搭在船老大肩上,附在他的耳边,轻吐兰气说道:“船叔打算干完这笔之后便金盆洗手了?”

  船老大尴尬的向后退了一步,笑了笑,“老了,不中用了,若是再年轻十岁,怎么不干这能赚大钱的生意?”

  “也是,船老大在我接手之前便做这档子买卖,三娘是尊敬的。”常掌事将手收回,轻笑道。

  “哎,这次是少了点,但是您也知道今年这光景,不过我给您带来了一个上上品,您保准满意。”

  “哦?那我可要开开眼,这上上品的我可是有年头没听您说了。”常掌事走到了箱子边上。

  “船叔,这种绝色可是多年没见过了,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常掌事看着箱中的人,淡淡地说,但神色间中依然能透露出一丝惊讶,这女子竟有一头金发?

  “手下人这次也是费了心,从西边寻到,您要是能满意就行,咱们办的干净。这调教好了,沉香坊还能算什么?”

  常掌事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沉香坊是在青月城城东的女子楼,也是红秀坊唯一的对手了,这两年常掌事为争花魁也是废了不少力气,却不知怎么回事,沉香坊寻来一个女子,看不出多出彩,却回回在最后回合让红秀坊丢了花魁之位。有了她,也许可以再搏一搏。

  常掌事让手下去开一个,看样子是个贫家女子模样,模样周正,看着还可以入眼。

  “船叔,这数……”常三娘低头转了转手腕上的玉镯。

  船老大知道,该来的终究是要来了。他和老五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的决绝。

  “在那。”老五走上前来,向常三娘指着马车上的箱子。

  灵婉感觉到有人走近,赶忙闭了眼,屏住呼吸。

  头上的箱盖被打开,月光洒了进来,照在灵婉的脸上,围在箱子边的二人猛吸了一口气,这,是个漂亮的小娃娃?

  “船叔,这是什么意思?”常管事撇了一眼箱子里的人。这孩子估计也就四五岁,盯着她的那双眼睛倒颇为好看,平静,无畏,隐约感觉有点狠辣?

  灵婉自然听到了他们交易的对话,稍捋思路便了解了现在的状况。这里是个妓院!

  灵婉觉得自己这次可能遇上困难了。这妓院青楼之流必然有众多打手在周边维护警戒,一来是若有闹事者可以打出去,二来是防止里面的姑娘乱跑出去。加上跟着来的大壮几人,要逃出去,很难。

  “这……”船老大有点语塞,但马上回过神来答道,“常掌事,这女娃身上有牌子。”

  牌子?常管事看着箱中的女娃娃沉默不语,过了两息的功夫,才说到:“这一箱不给价。”

  “好。”船老大犹豫片刻,本来这孩子是为了巧合凑数算的,若是不追究数量的问题,便是这单生意还可以给下面人走着,即便没价,说起来也是也没什么损失。

  “好,船叔,痛快!”

  常掌事轻拍着手,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船叔,这事儿也谈完了,您既然有了打算,我这里可是珍藏着一壶佳酿,不如咱们喝两杯?”常管事嘴上噙着笑,看着船老大。

  船老大会意,便要随着这个风韵女子向房内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男孩儿跑过来,站在两人面前,也不说话。

  常掌事见此状况,便站定,朝着船老大笑道:“实在抱歉,这前院有些急事需要我去处理,这酒恐怕无法陪您喝了,您带回去。”

  “不忙不忙,常掌事这平日本就事情众多,我们也就不叨扰了。”船老大抱了抱拳。这常三娘专管红秀坊,而这红秀坊在城西,是青月城数一数二的女子楼,白日自是不对外营业的,而这入了夜便是销金窟。

  常三娘是五年前来的,初识时,船老大也没将这女子放在眼里,毕竟那时她还是个刚及笈的少女,但之后他便不再小看这看似柔弱的女子。手段之狠辣,做事之果断让船老大也表示敬佩。而这五年来,她把红秀坊从小玩小闹的女子楼经营到如今的规模,也是颇有手段。如今前院需要让常掌事亲自去办的事怕是十分棘手,看来这是有大人物要来了。

  常三娘将手腕上的玉镯拿下来,递到船老大手里,“船叔,这东西也不值多少钱,您拿去给手下兄弟们喝个酒。若还有机会,我再去拜会您,见识见识这外面的故事。”

  “哎,这可不合规矩。”船老大连忙把那玉镯推回去,他知道,常三娘这也算是为他送行。

  “船叔,这你可见外了,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拿着,算我个人送的。”

  船老大回头看了看身后众人,便接了镯子。大壮几人也松了口气,好歹没白忙活一场,而老五却没什么表情,安静的站在船老大不远处。

  “常掌事,告辞!”船老大抱了抱拳。

  常三娘福了个身,做回礼。

  红秀坊前院的夜香阁是常年空置的房间,不接待外宾,也不让姑娘们使用,每天都会有专人打扫。屋内清新雅致,与其它房间的红红绿绿不同,布置虽简单但却可看出用的桌椅床架皆是上好红木所制,一应器具也都是名贵精致的物件,香炉点的内并非香叶,而是干桔皮,淡淡清香飘出,让人心旷神怡。

  而窗前一名少年正背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醉酒的男子正摇晃着从红秀坊走出,旁边还有两个小厮在跟随,是不是想去搭把手,却被那醉酒男子推开,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少主,门外常三娘求见。”陈三躬身说道。

  “嗯。”少年也没有回身,抬头望月,背手而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