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夭蓁蓁

第六章 两个孩子的博弈

桃夭蓁蓁 慕乐乐的熊猫 2045 2019-06-05 22:37:17

  马车在清晨的未名街上缓缓驰来,路上行人很少,大多是过路的小商贩,而小巷妇人们有的在沿街交谈着,有的正打扫着自家的店面。久违的阳光透过不停摆动的帘子照到灵婉的衣服上,暖暖的,在以前灵婉为活着尝尽辛酸,没有真正享受过这阳光,只有无尽的训练,生死考验和黑暗。

  灵婉眯着眼,此刻是平静的,没有什么需要担心,谋划,时刻警惕着周围那来来往往的人。

  马车从未名街,拐了几个弯,停在一个宅门前,常三娘将灵婉抱下车,嘱咐道:“进去之后你便跟着我走,寸步不差,听话。”

  灵婉点头,莫不是里面另有文章?

  推开棕色的大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石墙,上面雕刻的东西让灵婉心中不免警惕,是一个阵法图,看来这三娘嘱咐她便是此原因。

  灵婉不敢大意,也感受到走在前面的三娘可以放慢脚步为的就是让她跟上。

  走过石墙便是一条较为宽些的路,两侧种着花草,一个类似的花园,再往前走便见到人了,打扫的众人看到常三娘纷纷低头行礼,随后便又低头做事,无人交谈。

  灵婉看到众人井然有序的忙碌着,有些赞叹,这里的静与红秀坊的静还是不同的。

  穿过会客厅,便到了内院,灵婉立刻感觉到与前院的不同,这里还有别人,非比寻常。常三娘低声又嘱咐灵婉一遍,要小心看路。莫非这里是什么秘密组织?防守严密,纪律森严,看之前的花草都不似按喜好而种,似乎有些是草药,亦或是毒药。

  陈三此时正在正屋门前站着,听到响动,便抬头看去,看见常三娘领着一个束着两个小包子的女娃娃走来,不过这孩子低着头,好像是努力让每个脚印与常三娘脚印重合。

  “少爷还未醒。”陈三说道,一手摩挲着手腕处的泛红的5核桃手串。

  “如此,三娘便在这里等候。”常三娘拉着灵婉退到一旁。

  刚一站定,就听屋内一人说,“他们来了?”声音不大,但听得出有些慵懒沙哑,似是刚睡醒,陆谨言慢慢坐起身,散乱的头发随着起身的幅度慢慢捋顺。

  “是的,少主。”

  “让他们去偏屋等候。”

  “是。”陈三应道。一手做出“请”的姿势,并吩咐人去进屋伺候。

  在偏房等候时,灵婉观察着这个房间,虽然对这个时代并不了解,但明显看得出这里的每一个物件都是上上等的,举起手里的茶杯一看,乳白色的质地,摸着温润光滑,对着光,杯壁可以透出自己的手指轮廓,好东西,若是能带到现代,肯定可以买个大价钱。不过这屋内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见她。

  喝了两杯茶,便见一人走进来,请他们去主屋。

  陆谨言端坐在房中,带着一个黑色的面具,让人看不全样貌,不远处点着干桔皮制的香。

  陈三则站在一旁,见到常三娘带着女娃娃进来站定,便说道:“她就是那个有腰牌的孩子?”

  常三娘向前走了一步,灵婉一看,也贴着常三娘的裙摆站了过去。

  “是,陈总管。她就是船老大送来的孩子。”

  陆谨言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女孩,不禁被她那双眼睛吸引,大大的,眼眸中似乎黑色要多余白色的部分,很亮,突然这女孩眨了眨眼睛,让陆谨言猛然清醒。

  “你叫什么名字?”陆谨言瞧着这女孩没立刻答话,不过四五岁的年纪,梳着的两个小包子一样的辫子,肉肉的小脸轻贴着常三娘的衣摆,似乎是在害怕。是他让她害怕了吗?

  灵婉当然不是害怕,这眼前的人看样子也不过十岁,但是却装作少年老成,有意思。不过若问她叫什么,却又些犹豫,她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名字,也没有人问过她。是啊,她是谁?

  不过肯定是因为拿块腰牌,不会为难她,那么……

  “我不知道。”灵婉不再靠着常三娘,而是上前一步,声音清脆,有着属于她这个年纪独有的奶音。

  “没有名字。”陆谨言思索了片刻,“那你父母呢?”

  “我不知道。”

  “那么你之前的腰牌是怎么得到的?”

  “我不知道。”灵婉一直轻摇着头,但是越说越委屈,声音中渐渐带出了哭腔,眼睛里马上就要汇集泪水了。杀手,演戏自然要过关。

  陈三看不下去,这个孩子怎么一问三不知,“好好回答,否则就给你扔出去喂蛇!”

  灵婉吓得又躲回了常三娘跟前,“真的,我被人打到了头,昏了过去,醒来什么都不知道了。”

  陆谨言看了陈三一眼,半大点的孩子,吓唬什么。

  于是轻声说道:“那么你可知道一个女人给你的腰牌去哪了?”

  “掉了。”灵婉声音弱弱的,让人看着怕是真被吓到了。

  “掉哪了?”陆谨言也又些不耐烦,若是别人,他问一句,手下会将事情说的清清楚楚,并不需要他问如此多问题。

  陆谨言觉得这个问题依然会得到之前的回答,失望是他现在的想法。

  “我知道在哪。”众人都转头看向灵婉。常三娘自昨日得知消息后便立刻遣人去寻,跟着船老大去荒园,但并未查到,后来沿路寻找,也没结果,如果这女孩知道,他们可以省去这些无用功。

  “但也需要你回答我的问题。”灵婉看着坐上之人,虽然被面具遮挡了脸,但还有身体给她的信息,时候拿回主动权了。

  “哦?我为什么答应你的要求?”陆谨言看着眼前这女孩现在自信的样子,很好奇,之前那如小白兔受到惊吓的模样莫不是装的?

  “第一,你现在需要这个腰牌。第二……”灵婉伸出手指比划着,这样子在她身上展示颇为滑稽。

  “第二,你没找到。”灵婉很肯定,一夜的时间,对于这些人来说去找不难,但如今还问她这个问题,足以说明没找到。

  “第三,我需要的答案肯定没有你得到的答案值钱。”灵婉说完便笑了起来,小虎牙露了出来,大大的眼睛也完成了一个月牙,好似刚才一本正经的样子不是她。

  “好,你问。”陆谨言越来越觉得有趣了,看着这个恐怕还没自己一半高的女娃娃,居然知道谈条件,装可怜,有意思。

  常三娘与陈三二人看着这一幕都不敢相信,这是两个孩子之间的对话吗?分明是两个商人之间的博弈!

  “你是谁?”灵婉又向前走了一步,希望看到他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