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桃夭蓁蓁

第七章 其叶蓁蓁

桃夭蓁蓁 慕乐乐的熊猫 472 2019-06-06 23:55:28

  此时的陈三听到这个问题,就看了常三娘一眼,你没跟她说?

  没有,常三娘用眼神示意。

  “放肆,这岂是你能知道的!”陈三站出来喝到。

  “退下。”陆谨言平静的说道。

  陈三不太相信的转过头,平时少言的少主从未这样命令过他,虽然“退下”二子说的平静,但却像惊雷一样击中他的心。

  灵婉嘴角轻勾,直视着陆谨言。

  “姓陆,名谨言,字希顾。”陆谨言很久未曾向人介绍自己,所以说出来时很是郑重,似乎是想让对面的人记住。

  谨言,谨言,谨言慎行,看来许是做事谨慎少言,灵婉嘴里念叨着。

  陆谨言看着女孩努力记住名字可爱的样子,觉得很新奇,说道:“那么,既然你没有名字,我暂为你取一个,名为蓁蓁如何?”

  蓁蓁,蓁蓁……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好,以后我便是叶蓁蓁!”此时的灵婉对于这个名字也很满意,有了这个名字,以后她不再是曾经的杀手灵婉,而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叶蓁蓁。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陆谨言挑眉,他只是想用蓁蓁二字来寄希望于眼前这个女孩可以安稳成长,如草木一样繁盛。而她这句话,短短八个字却有不同的韵味,桃木花开千万朵,桃叶茂盛永不落,好句。此时的陆谨言更好奇这叶蓁蓁的身世,若非大家之女,绝不会说出如此诗句,这孩子会是她的吗?

  这时,叶蓁蓁的话打断了陆谨言的思绪,“那块牌子为什么对你这么重要?”

  “它是我宗之物,宗规有言不能丢。”陆谨言也知道宗内一直有人在暗中寻找,他一直关注着,既希望找到,又不希望找到,而如今既然他又了线索,不如他自己拿到手。

  那就好办,只要陆谨言找不到,便只有通过她来找,叶蓁蓁知道这就是转机。

  “那么第三个问题,我可以以什么名义留在你身边?”

  陈三和常三娘二人不知这个叶蓁蓁到底搞什么名堂,如果说之前装可怜,露笑颜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会做的事,那么现在这个有自信,谈条件,能些诗句的叶蓁蓁绝不是这么简单。

  不过叶蓁蓁提的这个问题却正中陆谨言的下怀,开始他只为了通过这个女孩寻得腰牌和那个她的线索,若有关系,便留在身边,派人好生相待,而如今却有了另一个原因,对这个由他亲自取名为叶蓁蓁的女孩很感兴趣。

  这些年他因为父亲的严加教导和宗内之人的虎视眈眈,不得不小心谨慎,学着成为一个大人,没有其他孩子那样可以快乐玩耍的时光,也便对其他的人和事很淡漠,因为身边的陷阱太多,人才是最复杂的。

  也许这个女孩会带来不同。

  “我缺一个侍女。”陆谨言说道。

  侍女?叶蓁蓁觉得地位太低,极容易在这个时代因为身份而限制。再观此人,戴一面具,颇为神秘,跟随的这个中年男子别的不知道,但以一个杀手的直觉,此人有功夫,且不弱。

  “你有徒弟吗?”

  “没有。”

  “那我就是你徒弟了,请受弟子一拜!”叶蓁蓁边说边跪了下来,想着古人应该都是这么拜师的吧。“咚咚。”磕三个响头。

  众人惊了,拜师?

  陆谨言轻笑一声,“你为什么要我做你师父?”这个女孩子,还很小,被卖到这个地方后,不害怕,不哭闹,而现在的她又不同常人,做他的徒弟,一是他还没有为师者的资格,二是也不知如何教人。

  “因为我需要一个承诺,如果我说了地方,便没了依仗。”

  “从我这里你想学什么呢?”

  “学怎么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更好。”

  生存的更好,很难,尤其是对于她这样突然来到这个完全未知的世界的人,抱大腿可能是唯一活着的办法,而这个人,就是在现阶段她所能接触到的最近的大人物,只要能留在陆谨言身边。

  “你觉得什么是生存的更好?”

  “有财,求道。”

  生便是活着,存便是能够有人尊重,能在他人心中留下痕迹。若要生存的更好,必要先有钱,之后便是求的安稳,若能做些事,追求理想,理想她还未去细想,但活着就是她现在的目的。

  好一个生存的更好。

  “你不觉得这是在提要求,而不是在问问题吗?”陆谨言从座位上起身,走到叶蓁蓁面前,蹲下,黑亮面具下的双眸此时却闪着寒光。

  这个眼神叶蓁蓁很熟悉,所以她,不,怕!

  叶蓁蓁笑了起来,两个小手捧住了陆谨言的脸,“师父,我死过一次了,若您不想我活,便让我死第二次也无妨。”

  她不怕死,向死而生是在前世的生存准则,而到了这里,她会活着,而且活的更好。

  小手触碰到陆谨言的脸颊,暖暖的,猛地回神,陆谨言站起身,转身坐回,脸颊微微发烫。

  缓缓心神,陆谨言才说道:“一年后我会有一次考试,若通过,便收你为徒。”

  叶蓁蓁知道,这件事成了!

  “嘿嘿,谢师父。那个牌子在送我来之前的荒园后院内。”

  陆谨言看了常三娘一眼,三娘摇了摇头,今早已有人来报,没有寻到腰牌。

  叶蓁蓁看到了他们这件的交流,没有人行动。看来这条线索无用,“那腰牌被人拿走了,他之前就在园中。”

  常三娘行了一礼,告别陆谨言,转身离去。

  “咕噜咕噜……”叶蓁蓁小手立刻摸住肚子,这孩子的身体新陈代谢未免太快,昨天半夜吃那么多,今天就又这么早饿了。

  陈三听到声音,看向叶蓁蓁,果然还是个孩子。

  “三叔,准备早膳吧。我饿了。”

  陈三命人去准备早膳,陆谨言则走到门口,说道:“跟上。”

  叶蓁蓁见状,立刻跟了过去,并用小手拉住了陆谨言的衣袖。看到陆谨言感受到这个拉扯,但并未做声,叶蓁蓁嘴唇轻勾。

  陈三在凉亭中布置这餐食,余光感觉到有人来,便停了手中的动作,只见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孩身着青色衣衫,后面跟着一个小跑着的小女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