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中的旅行

第五章 设计旅行路线

风中的旅行 种草妞 3923 2019-05-06 17:36:56

  一大早,雨涵就看到弗兰克在凌晨和清晨发来的信息:

  “我在做一个计划,但我需要得到你的帮助。首先,你在哪个区域?我需要查询相关信息,看看能否在你附近租住下,酒店、旅馆、公寓.......哪种才最合适。”

  “你醒了吗?”

  “嗨,弗兰克。”

  雨涵急忙打招呼。

  “你今早感觉好吗?”

  弗兰克问道。

  “很好。”

  “真好!”

  “你可以用我的地址在地图上寻找附近的酒店等。”

  “我在二月一号或二号到达你那儿,怎么样?”

  “太棒了!”

  弗兰克如此快的决定令雨涵开心不已。

  “你会和我一起去天门山、香港并参观你在的城市,对吗?”

  “香港不行,我没有去那里的通行证。”

  “为什么?香港现在是中国的一部分,你为什么需要那个通行证?难道在自己的国家旅行还要办一个通行证?”

  “是的。”

  雨涵无奈地回答,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那你能坐游轮观看香港的夜景吗?”

  “恐怕不行,即便是在海上依然是香港的一部分。”

  弗兰克试图说服雨涵尽快办理港澳通行证。在雨涵的心里,香港只是一个喧闹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对她这个乡下女子来说,真没有什么吸引力。还记得几年前和奥瓦鲁去那里,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去那个黄大仙祠寺庙。办理港澳通行证必须回户口所在地去办理,雨涵向弗兰克解释着时间上已经来不及,而且她此刻也没有条件专门请假回老家去办理。

  弗兰克发来一张香港的夜景图片,在雨涵眼里,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和璀璨灯光只不过是那个都市一件爬满虱子的华服。

  “我想拍摄这些夜景。”

  “我去不了,你可以去。”

  弗兰克发来一个噘嘴的表情:

  “我只是发送一些图片帮助你明白,我究竟想看什么。”

  “或者有没有一个很高的地方,例如某个山顶,让我们从深圳这边看到香港的夜景?”

  “应该是没有的。你可以独自游览那里,很多香港人都会说英语,你在那儿逛一天就够了,香港不大的。”

  “也许,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弗兰克心有不甘地说。

  接下来的两天,雨涵和弗兰克终于在忙碌中找到一个机会视频聊天,他们讨论着关于彼此对这次旅行的一些想法,最后达成共识。首先弗兰克要尽快办理来中国的旅游签证,雨涵负责规划旅游路线,然后预订酒店和车票。

  周末的清晨,雨涵按惯例打开SKYPE,弗兰克在凌晨发来了他的护照相片:

  “嗨,我终于找到了我的护照。”

  看着他手里的三本护照,雨涵有些诧异,难道他有三本不成?

  接着他又发来从阿拉斯加飞往香港的航班信息截图,经新加坡转机,预计早晨七点抵达香港机场。

  “帮我看看你附近比较安全舒服的酒店。”

  雨涵匆匆回复道:

  “在宝安区就可以,有许多的好酒店,得比较一下价格。”

  “我想,你首先要做的是确保能得到来中国的签证,然后再考虑机票和酒店事宜。”雨涵又补充道。

  “我会在周一去办理,他们说很容易的。我已经买了机票了。”

  看着弗兰克轻描淡写的信息,雨涵吃了一惊,这个男人这么心急。

  “OMG,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签证呢!”

  “八天。”

  “只要八天就可以办下来?”雨涵不相信地重复道。

  “正确。”

  “太好了!”

  雨涵有些不敢置信,要知道她办理美国K1签证,从开始筹备资料到正式批准拿到签证,一共用了接近九个月。

  “是的,我会在周一得到更准确的信息,不过他们在电话里是这这样答复我的。”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下午,雨涵一个人在办公室。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她站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此刻应该是弗兰克的深夜,他在做什么呢?雨涵打开SKYPE。

  “嗨,你在写作吗?”

  雨涵走到窗前用手机录下了窗外的风景,眼前是一片新建的密集住宅区,往上看,天空有些灰蒙蒙,她点击着发送键,

  “今天看不到蓝天。”

  等不到弗兰克的回复,雨涵知道他在忙,就也去忙自己的了。

  到了晚上,雨涵在网上查阅着相关火车票信息并截图发给弗兰克。

  “如果在网上预定火车票,针对外国人,需要提供护照号码、全名和国家。”

  “好的。”

  弗兰克发来了他的护照首页相片,仍然是满脸络腮胡和一头短发。雨涵寻找着她需要的信息,记录下来。

  “火车是去天门山的吗?”

  弗兰克不放心地问。

  “天门山那里没有火车站,这是去张家界的,两个地方相距不远。”

  “也许我们要在那边呆四天,明天我会查阅具体的旅行路线,可能需要一名导游的帮助。”

  夜已深,雨涵在等待弗兰克的回复中,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当她醒来再次打开手机,弗兰克发来一连串的网页链接。

  “这些是我在爱彼迎上找到的酒店信息,你看看哪个好?大概要预定几天?”

  雨涵无声地叹了口气,解释道:

  “首先,我们要制定一个旅游计划和线路,然后才知道大概需要在那里停留多久。”

  “我以为你说的是我们要在天门山停留四天,对吗?”

  弗兰克无辜地回答。

  “也许,我们会去周边的景点逛逛,天门山一天就足够了。”

  “你计划在中国呆多久?”

  雨涵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哑然失笑,自己比弗兰克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跟着感觉走,不那么理性,没有条理的人。

  “二月二号抵达香港,十二号从香港离开。”

  “好的。”

  “你有打开看我发给你的链接吗?有些是我想去的地方,如果你有别的建议,请告诉我,我会提前查阅这些地方的相关信息。”

  “我会的,现在首要任务就是制定旅游路线,我会在今天上午拟出一个初步方案。”

  雨涵有些歉疚地说,和弗兰克的迫不及待和兴奋相比,雨涵对这次的旅行更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如果必须踏上旅途,如果不那么坚强,就找一个好的旅伴吧。

  “好的,我很高兴马上就要过去见你。”

  “你是把我当一个好朋友来看待的吗?我想成为你的朋友,我想我可以信任你。”

  雨涵有些迟疑地接着写道:

  “关于酒店,我想我们可以预订一个有两张床的房间,你已经了解了我目前的一些处境。”

  雨涵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这也是为什么我需要在春节期间旅行,我不能留在学校里。”

  “我同样也信任你,和我在一起你是安全的。”

  雨涵不再纠结心里的那个问题。下午,在一番衡量比较后,她选定了张家界、天门山和凤凰古城这三个地方。依照雨涵以往的经验,她知道自己更喜欢那些原始、古老的带着岁月痕迹的地方,湘西和贵州接壤,曾经在贵州工作过的雨涵非常迷恋那里的苗寨和秀丽山水。湘西的神秘诱惑着她,弗兰克一定也会喜欢那里的,他最想看的应该就是具有中国元素的东西。

  雨涵把网上找到的旅游线路用软件翻译成英语发给弗兰克,然后又解释道:

  “这条线路包含了三个地点:张家界森林公园、天门山、凤凰古城,一共五天。我在网上找到一个导游,现在正和他聊呢。”

  “如果把行程交给他,他可以提供所有的服务,包含路线设计、酒店、票务和餐饮、交通。”

  “考虑到你喜欢摄影,我更倾向于两人独立成团,这样就不必担心受到其他游客的影响,你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停下来拍照。”

  “春节期间费用略高,每个人大概2100元。”

  接着雨涵又查看起火车票的信息,依照以往的经验,春节期间的车票即便是提前一个月预订,也是非常难抢到的。她提醒弗兰克:

  “我们必须尽快确定出发去张家界的日期,到张家界的卧铺火车票提前一个月开售,最迟明天就要决定了,否则就买不到了,你不知道在中国,有多少人在守着开始售票的那一刻,几乎不到一分钟就全部抢光了。”

  弗兰克迟迟没有回复,她知道此刻他正在工作,一定非常忙碌。雨涵自顾自地睡去了。

  早上睁开眼,看到弗兰克凌晨抽空发来的信息:

  “等我忙完了再和你说。中国大陆到香港不再需要专门的签证。”

  “等你下班回去,给我网络电话,好吗?我们需要好好聊聊。”

  看来他还是不死心,一心想让自己陪他去香港。雨涵费力地解释道:

  “那叫港澳通行证,不是广义的签证,但也算是一种签证。”

  “嗨,我懂了。”看着弗兰克的答复,雨涵并不能确定他是真的懂了。

  中午回到宿舍,雨涵尝试给弗兰克发去网络电话请求,电话里,经过雨涵的解释,弗兰克终于妥协了,不再坚持让雨涵陪他去香港,也许抵达香港机场那一天,他可以顺便游览一下。考虑到雨涵的经济状况,弗兰克决定自己在网上购买两人的火车票,雨涵不好坚持己见,同意了。她将自己的身份信息发给了他。

  果不其然,没过几分钟,弗兰克发来一条信息:

  “我打开了那个售票网站,但是不能翻译成英文,也许还是让你来订票更合适,我来支付。”

  雨涵匆忙把车票信息发过去,弗兰克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不订往返车票呢?那样应该会更便宜的吧?”

  “现在返程车票还没开始预订呢,而且在中国,火车票的价格不会跟随季节和时间来变化,单程和往返都是同样的价格。”

  “好吧,那就这样吧。”

  雨涵将支付成功的截图发过去,弗兰克兴奋地发过来一个拍手的表情:

  “明天我就准备签证资料,八天过后就可以办好了。”

  看到弗兰克的消息,雨涵哑然失笑,再看看自己手机上的时间,她调皮地说:

  “晚上好。”

  “你和导游聊过吗?”

  “聊什么?昨晚我已经和他都说清楚了呀。”

  “好的,他为我们预定了路线和酒店吗?”弗兰克不放心地问。

  “如果我们决定接受他的服务,现在就要支付定金给他,但是你现在还没有最后确定啊。”

  “如果我们后面再取消行程,定金是不能返还的。”

  “下定金吧!我想去看昨天你发给我的行程上的所有景点,一个也不想错过!”

  隔着屏幕雨涵都能感受到弗兰克的期待和兴奋,就像一个大孩子。

  “好的,我会问他的。”

  “需要我先寄给你一些钱吗?”

  弗兰克善解人意地问道。

  “我想是的。”

  雨涵终于等到弗兰克主动说起了费用的事。她没有多少积蓄可以动用。

  “过两天我就要预订返程车票了,明天我要问下导游,定金大概需要多少。”

  “我希望有一个顺利的旅途,要确保他会提供很好的服务,那样我们会节省很多时间,看到更多的风景。”

  接着雨涵和弗兰克又讨论起行程的细节来,特别是返程那一天,由于还没有订到返程火车票,后面的行程还不能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必须在十一号抵达深圳,十二号中午十二点之前弗兰克必须赶到香港机场。

  眼看着返程的车票要开售了,弗兰克准备将钱寄过来。应他的要求,雨涵把自己的银行账号及邮箱、地址等信息一并发过去。

  两个在现实中从未谋面的人在这短短的两个月里已经建立起了信任,冒网络交友最大的忌讳,不仅将自己的个人信息透露给对方,而且开始了金钱来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