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风中的旅行

第二章 初相识

风中的旅行 种草妞 3336 2019-05-06 17:29:30

  不知什么原因,马丁从那个网站消失了,或许是他察觉到了她的存在,拉黑了她。不再刻意去寻找他,不用再感受那种心痛,她却已经习惯了用伪装的身份流连在那里。

  圣诞节前的一天,弗兰克在网站上向她发送了一条信息。相片里,他看起来老气横秋,带一顶土黄色针织帽,胡子拉碴,在冬天的旷野里,和他做伴的是一条大黑狗。雨涵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相互寒暄着,不知何时就从网站转到了聊天软件上。

  令雨涵印象深刻的是弗兰克分享的一些他拍摄的照片,旷野、山谷、野牛、窗玻璃上结晶的雪花、昆虫、山花、落日余晖........雨涵的心被触动了。自小在乡村长大的她,表面看起来安静文雅,带着一副眼镜,似乎是个典型的职业女性,但在内心深处,她向往的却是远离都市,就像她在美国的那个南部小城清水湾一样。每天醒来,睁开眼,看到的永远是碧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随处可见的绿草地和小树林,松鼠就住在门前的树上,开门就看到花园里玫瑰盛开,野猫上门来要食......想到这里,雨涵的心一阵痛,她找出在贵州时拍摄的一些苗族村落的相片分享给了弗兰克。

  雨涵的英语并不是很好,但是共同的兴趣使他们的沟通很顺利。一次,弗兰克甚至发来了一首他写的诗:

  Kisses(吻)

  Fireworks spark (火花在碰撞)

  Butterflies flutter (蝴蝶在飞舞)

  Knees propagating awkwardness (双膝笨拙地交错)

  Heart skips (心儿砰砰跳)

  Panicky comfort (惊慌地抚慰着)

  Cheeks rest in hands (脸颊在手中安睡)

  Trembled lip (唇儿颤抖)

  Eyes close (轻轻闭上眼)

  Foreheads cohere (靠近额头)

  Dreamy vulnerability (恍惚中的轻触)

  Eskimo rubs (如爱斯基摩人般的摩擦)

  Soft collide (温柔的碰触)

  Happy New Year (新年快乐)

  如果不是弗兰克的解释,雨涵还真不太能看得懂,原来,他描述的是爱斯基摩人的见面礼仪——鼻子的相互摩擦,鼻吻。

  转眼平安夜就要到了,雨涵的思绪回到了去年此时,她和马丁已提前飞到亚利桑那的绿谷,马丁的母亲玛丽夫人就住在那里。雨涵早在相片里认识了这位令人敬佩的老人,九十三岁的高龄,依然独自居住在沙漠环绕的这片绿谷里。马丁每年会来看望母亲一次,帮助整理修缮一下房屋设施,陪母亲唠唠家常。在所有的孩子里,她最爱的应该是这个四十高龄才生下的小儿子吧。

  玛丽夫人的小屋不大,但布置得非常温馨、洁净,阳光房应该是她最喜欢呆的地方,坐北朝南,三面都是玻璃墙,房间是一个狭长的长方形。东侧是她平时作画看书的地方,西侧摆有一个长条沙发,靠前则是一个圆形的小书桌。雨涵想象着午后,玛丽夫人在这里喝茶、看书、小憩。最令雨涵喜爱的是,这里摆放着各种圣诞小饰品,一棵半人高的圣诞树立在靠南正中一侧,挂满了小巧玲珑的圣诞装饰,雨涵一样样拿起观赏。这时,马丁走了过来,给她讲述这些小饰品背后的故事,有些年代久远,甚至超过了马丁的年龄。雨涵心里对玛丽夫人的敬佩不由又多了几分,她那双智慧的眼睛在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沧桑后依旧明亮、快乐、慈祥。

  平安夜的夜晚,吃过晚餐,雨涵和马丁的姐姐,还有他的女儿们一起围坐在餐桌旁,开始玩起了纸牌游戏。玛丽夫人的机敏和孩子气,逗得大家时不时拿她打趣。想到这,雨涵的心里不禁一阵惆怅,如今,那里早已物是人非。去年还如此健谈,看起来神清气爽的老人,已经驾鹤西去了。而她也从幸福的天堂跌回冷酷的现实。不知此时此刻的马丁在和谁守着平安夜,那只白色的圣诞靴子,他还会挂起来吗?那是他去年为她买的圣诞礼物。

  好在国内的圣诞气氛并不浓,甚至还有要抵制过洋节一说,雨涵感到好笑,现在已经不是大清帝国那个年代,闭关锁国这一套行不通了。

  弗兰克一如既往,准时在他起床后,发来一声问候,还附上了此刻的一张相片,看着他一脸憨厚的笑容,雨涵也不禁微笑起来,这是一个心里充满孩子气的男人。细看,其实五官很端正,亚麻色的短发,黑色的络腮胡修剪得很整齐,眼睛里充满善意。这个平安夜,似乎只有弗兰克这个异国他乡的陌生人还记得她......第一次,她在视频里见到了弗兰克,经常会傻笑的弗兰克,似乎毫无心机,他慵懒地躺在床上,旁边是他的伙伴,那条陪伴了他十年的老黑狗。视频里,他向雨涵展示着窗外院子里的白雪,室内却是温暖如春,因为他仅穿着一件长袖T恤。交谈中,雨涵对弗兰克有了大致的了解。他是一名建筑工程造价师,工作繁忙而乏味,有一个已经长大工作的儿子,和母亲住在拉斯维加斯。明天圣诞节,儿子会赶来丹佛探望他。说到这里,弗兰克的脸上又绽放出快乐的傻笑,一只手还在不停抚摸他身旁的老狗。

  “它喜欢拥抱。”

  弗兰克看了一眼黑狗,回头向雨涵解释道。

  “它似乎很粘你。”

  雨涵始终不太能理解外国人对宠物的态度,待遇几乎和一个孩子一样。虽然雨涵也很喜欢宠物,在美国时,她是不能容忍家里的格丽塔,依照马丁的说法,堪比九十岁高龄老人的那条老黄狗跳上床和沙发,与她亲近的。不过,她知道,喜欢宠物的男人,心眼都坏不到哪里去。

  “是的,它不喜欢一个人呆着,有时我上班,会带上它。”

  “公司允许你这样做吗?如果在中国,这是不可能的。”

  雨涵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我有自己的办公室,不会妨碍别人的。我经常凌晨去上班,公司里都没人。”

  “噢,你可真特别,为什么要那么早,别人正在睡梦中的时候,你却在工作,你不需要睡觉吗?”

  交谈中,她对弗兰克有了更多的发现,这似乎不是一个寻常的男人,他一般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就可以了。公司离家很远,驾车需要两个小时,为了避免交通高峰堵车,他经常凌晨三、四点出发上班。虽然工作总是很忙碌,但是他把节省下来的睡觉时间用来阅读和写作。冬天过后,每隔一阵子他就会带着黑狗去山里露营,山上有一些野生动物,有时遇到熊,会很危险,他随时都带着枪......在他的眼里,科罗拉多的山谷是美国西部最美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雨涵和弗兰克的聊天变得轻松随意,一些相似的体验和特质使雨涵的心逐渐向弗兰克靠近。一次雨涵打趣地问道:

  “你有尝试约会你周边的女人吗?”

  “当然有的,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我需要的是一个这样的女人,强壮和聪明的大脑,不虚伪。”

  “那你网上的搜索怎么样?”

  “很糟糕。不过,我也遇到一些好人,就像你一样。你网上的经历怎样?”

  看到弗兰克的回复,雨涵抿嘴微笑起来。

  “就像你遇到的一样,有些人是虚假的、心怀恶意的,有些是好人。我感觉你是善良和单纯的人,我可以信任你。”

  “我和你是同样的感觉,谢谢你!我非常诚实,我想你也一样。”

  “是的,从眼睛里可以看到你的内心。”

  雨涵轻点发送键,眼前不由浮现出弗兰克那双笑意盈盈的灰蓝色大眼睛。

  “你是谨慎和观察敏锐的。从你的眼睛里可以告诉我很多,你有一双美丽的眼睛。”

  弗兰克的话触动了雨涵的心弦,她在心里轻叹一声。

  “在我的生活里,曾经犯下一个大错误。”

  “可以告诉我吗?”

  “我的婚姻。”

  “能理解。每个人都会犯下错误。”

  “我现在正在办理离婚。”

  随着离婚二个字的打出,雨涵的心里一阵痉挛。

  “我也一样,还没有完全办完手续。”

  弗兰克及时附和道。

  “大概需要多久?”

  “还在等着法院的处理,他们似乎要处理到永远,真的很慢。”

  弗兰克幽默的英语让雨涵忍俊不禁。

  “你什么时候递交的申请?”

  “几个月前。”

  “那可真的有些慢。我已经向他提出了要求,他还没有寄给我离婚协议,真的也好慢。”

  “我们分居四个月了,但我们依然是朋友,彼此仍然交谈。只是我们的生活目标已经不同。”

  “这样挺好,平静,没有伤害。但是我不能,他毁了我的生活。”

  雨涵重重地敲送着发送键。

  “真的很遗憾,我为你感到难过。能不能找到律师帮助你?给他压力,尽快拟出离婚文件。”

  弗兰克的善意并不能平静雨涵此刻的心情:

  “我的生活现在是从一无所有开始,没有钱去请律师,我也不想那样做。谢谢你的建议,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雨涵轻舒一口气。

  “是的,请一直记得,坏人是不好的!”

  弗兰克笨拙的回复让雨涵哑然失笑,这个男人太单纯憨厚,这样的安慰话语也只有他能想得出了!

  “我为你祈祷......”

  看雨涵沉默不语,弗兰克又发来一条信息。

  “他是不是拿走了本应属于你的一些东西?”

  “怎么跟你解释呢?”

  雨涵不得不将自己重又拉回到过去。

  “我到美国和他结婚,在那期间,我没法工作。儿子还需要我每月经济上的支持,他是一名大学留学生。当我回国时,几乎已经身无分文。”

  “发生在你身上的事真是太糟糕了!我现在发给你一些音乐,没有歌词,非常适合安慰你的耳朵。”

  他俏皮的英语令雨涵嘴角上扬。那是一位年轻的小提琴手,长着东方人的面孔,看名字,应该是一位华裔艺术家,马丁尼尔.张。雨涵打开弗兰克发过来的音频,闭上眼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