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68.奶娘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050 2019-10-17 14:50:33

  高壮男人一看李富才的脸色便明白了,自己这是让他当枪使了。

  他粗声吼道:“你他娘的李富才,竟敢诓骗于我,你俩自己走回县城吧!”又对陆锦生拱手道了句“对不住”。

  说完,高壮男人就快步向门外走去,挤出人群,跳上马车,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李富才与那女人紧追了几步,却被看热闹的人故意推搡阻挠,待他们挤出人群,早已看不见马车的影子了。

  两人气急败坏,却不敢对着这么多人耍威风,只得在心里暗骂。

  人群对着两人指指点点一番,正准备散去,却看到陆锦良和李维回来吃午饭了。

  李维一看到李富才,瞬间变了脸色,他伸手抓住了陆锦良的衣角,不敢往前迈一步。

  人群里有人对着陆家院子里喊了一声:“锦生,锦生媳妇,你家良子和小维子回来了。”

  周氏回屋去照看彤彤和小启了,其他几个大人都出了院子。

  李富才正想伸手去抓李维,却被陆锦良挡住了。

  陆锦良虽然只到李富才的胸口,却每日都干活、学武艺,根本不是李富才这种安于享乐的软蛋可以拿捏的。

  只见陆锦良一手护着李维,一手推开李富才,趁着他踉跄的时候拉着李维跑到了陆锦生和余欢身后。

  余欢拍拍陆锦良的头夸道:“做得好!”

  陈氏将李维抱进怀里,对着陆锦良道谢:“谢谢二少爷护着小维子!”

  陆锦良不好意思地笑道:“没什么,应该的!”

  余欢拉过李维,轻声对他说:“以后你都是我陆家的人,与那位李秀才没有关系了,你不必怕,将你心里想的告诉他,告诉他你愿不愿意跟他走!”

  李维抬头看了余欢一眼,看到她眼中的鼓励,才鼓起勇气看向那个让他恐惧、愤恨的男人。

  他用颤抖却又坚定的声音喊道:“我不会跟你回去的!你再也不能打我骂我,你跟我再也没有关系了!我再也不会怕你,我是陆家人,以后我叫陆维,我会像陆家人一样做个好人,不会学你禽兽不如!这个女人生不出孩子,是你们的报应,没有孩子愿意投生到你们家的!”

  人群里爆发出叫好声:“小维子说得好!”

  李维,哦不,陆维眼中含着泪,却倔强地忍着不流下来,小小少年的心中这才算与过去的阴暗正式告别,此刻之后,他将更坚定地心向阳光。

  一男一女狼狈地逃离了陆家村。

  围观的人群散去。

  陆家众人皆如常度日,就像看那些跳梁小丑来表演过后退场一样,不曾有任何影响。

  除了陈氏母子彻底丢掉了过去的阴霾,重新焕发出不一样的生机。

  余欢在那日夜里将陈氏母子请到房里,她拿出两人的卖身契,把人生的选择权交到他们自己手上。她以为解决了李富才的问题,他们应该是会向往自由的,谁又不向往自由呢?

  然而如陆锦生猜想的那样,他们拒绝了,并发誓一生忠于陆家,忠于余欢。

  虽然余欢还是有些叹息,但因这段时间听陆锦生时常给她讲人心,她也对这与现代截然不同的人心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日子随着天气逐渐转冷而悄然滑过,到了去县城取对戒的日子。

  余欢又一次拒绝陆锦生的陪同,只让陆秋驾车,两人往县城而去。

  今日天空有些阴沉沉的,初冬的风开始有了凛冽的前兆。

  两人的马车正通过城门口,守城门的小兵如常般靠在一边搓手取暖。

  余欢掀开车窗上的棉布帘向外看去,正看到有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拿着几张画纸向守城小兵打听。

  因余欢坐在车上,比车外的人位置高一些,经过那个女人的时候,余欢瞥到最上面那张画纸上画着一个衣着不凡的女童,她耳中隐约听到女人说了“一男一女…带着两个孩子…”

  余欢心中一惊,不由想到了彤彤和小启,那画像虽与本人相去甚远,余欢却不得不多想。

  此时,马车已经驶过城门,余欢挪到车门处,将门帘掀开一条缝,轻拍了一下陆秋的肩膀。

  陆秋边赶着车,边侧头来看她。

  余欢轻声道:“你回头看一眼城门口那个跟守城士兵站在一起的女人,认不认识?”

  陆秋勒紧缰绳,马车停了下来,她回头去看,不过两息功夫,她眼神顿变,说了句“夫人坐好,我们取完首饰尽快回家去。”

  说着,等余欢在车内坐好,陆秋驾车奔向首饰铺子,同时冲着暗处打了个手势,让暗卫去跟着那个女人。

  余欢看陆秋的举动就知那女人是与彤彤和小启有关的人,只是不知是敌是友,陆秋应该会有安排。

  余欢此时很庆幸因为天气冷的缘故,陆秋戴着口罩和围巾,没有被那个女人看到,在不确定敌友的时候必须要谨慎。

  因心中有事,余欢拿到对戒,快速地检查了一下,见这对戒做工精致,用料考究,心里满意,便将尾款交付清楚,很快与陆秋离开了。

  两人未在县城多做停留,随意买了点吃食,问店家讨了些热水,就奔向回家的路了。

  回到陆家,陆秋将今日之事跟陆锦生汇报了,余欢这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当时与他们走散的小启的奶娘。

  余欢疑惑:“既然是小启的奶娘,为何不与她相认?”

  陆锦生解释:“当时在锡城我们被人追杀,打斗过程中与她走散,后来我们就更改了路线,改走山林荒野。锡城与吉县相距甚远,且我们不曾与她提过我们的目的地,她此时出现在吉县,实在让人怀疑。陆秋今日的安排很妥当。”

  余欢心里不由有些紧张,那个奶娘自己一个弱女子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寻到这里的,她背后定有人相帮,帮她的人是敌是友?

  陆锦生安慰她道:“暂时不必担心,那个奶娘虽是延王派人安排的,但她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若是她背叛或者被人胁迫,晚间应该就会有消息,我们等暗卫的回禀再做打算。”

  陆锦生又叮嘱陆秋近日看好彤彤和小启,不要外出,以免被人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