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66.女学生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89 2019-10-15 13:44:51

  冬日里出门走动的就只有勤快地出来捡柴火的村民,大多数人都窝在家里。

  马车到围子村的时候没有遇到几个人,倒是马车的动静引得几个喜欢看热闹的人打开门出来瞧。

  待看到马车奔去了周子武家,村里缺少谈资的妇人们都顾不上冷,叫上相熟的都围在周子武家低矮的院墙外看热闹。

  见余欢和梅子扶着林氏正要上马车,有人忍不住问:“子武家的,你们这是干啥去?”

  林氏面上一红,看向余欢。

  余欢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向人群中笑着道:“多谢各位对我小舅一家的关心,我们是陆家村人,因小舅在我们家作坊做工,无暇照顾小妗子,所以我娘特意让我们来接小妗子与表妹去陆家村住些日子。在此期间,小舅家就托众位叔伯婶娘照看一二了,多谢!”

  围子村村民一听是陆家村陆味居的人,便都知道了是周子武姐姐的婆家,大家纷纷表示会多加照看。

  陆锦生和车夫将林氏收拾出来的包袱和粮食搬上马车,锁上门,对着乡邻拱手致意之后才赶车而去。

  围子村对周子武一家有这样的亲戚帮衬很是羡慕,而对周子文一家就都只剩奚落之语了。

  马车赶在午饭前回到了陆家。

  周氏已经带着陈氏收拾了东侧的两间屋子给周子武一家四口住。

  第二日一早,苏老三一家就带着礼物登门了。

  苏老三腿伤痊愈,带着一家大小来向陆家致谢。

  两家人客套之后坐下来聊天。

  余欢看到已经抽条长个儿的苏大麦,站在苏老三身侧,面上带着少年人少有的沉稳。

  余欢开口对苏老三夫妇道:“苏三叔、三婶,我看大麦和大米都是极懂事的孩子,我想问问他们日后可否愿意到陆味居帮忙?”

  夫妇两人很是受宠若惊,却又疑惑地问:“他俩还是孩子,能去作坊里做什么?”

  余欢笑道:“自然要等他们长大一些才能进作坊或者铺子里,我想从现在就培养他们,所以想让他们进私塾读书,束脩可以由作坊出,但是学成后必须为作坊工作满十年,这十年内或许还要派往外地,不知你们怎么想?”

  苏老三忙道:“使不得使不得,这几年的束脩可不是小数,且能进你家的作坊本就是天大的好事了,怎么还能让你们破费?”

  余欢继续道:“三叔听我说,我想要大麦和大米做管事、掌柜那样的人才,不是靠体力做工的普通工人,所以必须会识字、算账,等私塾里读完书,还要跟着老管事、老掌柜学习。起码要再等四五年,他们才能开始为我所用。这几年他们就没什么时间为你们家干活、赚钱了!”

  苏老三一拍大腿:“锦生媳妇这么说我也明白,他俩才十一二岁,也不能赚什么钱,你这就是相当于要养着他们到成人了,我这当爹的…我感谢你啊!大麦、大米,来给你锦生大哥和锦生嫂子磕头,以后你们就要听你锦生嫂子的安排,日后不止十年,一辈子都不能辜负你锦生嫂子的再造之恩。”

  苏大麦和苏大米依言跪下给陆锦生和余欢磕了三个头。

  余欢想拦也拦不住,她不习惯古人这一套,本来也是对自己有益的事情,如今对方却当作再造之恩来对待,她有些受之有愧。

  陆锦生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想着事后再跟她解释。

  苏老三又说了以后会在鱼塘和鸭舍帮忙,谢大虎给了很高的工钱,大麦娘也带着小米每日打络子,家里的境况会一日日好起来的。

  等送走苏家一家,余欢和陆锦生准备去私塾找叶先生说一下送苏大麦和苏大米入学的事情,苏大米是女孩子,若是叶先生执意不收,余欢就只能另想他法了。

  不曾想,叶先生非常开明,十分愿意接收女学生,只要求在教室一侧立一块屏风隔出单独的座位,也算为女儿家的名声着想。

  余欢直接为两人交了这个月的束脩,想着回家把笔墨纸砚准备好再给两人送去。

  如此,苏大米便要成为陆家村私塾里的第一位女学生了。

  回去的路上陆锦生便给余欢解释之前苏三叔一家的郑重其事。

  “你或许不懂,为何村里人把能进作坊做工当成天大的好事,更不用说做管事、做掌柜的了。那是因为所谓寒门即为贫寒之辈,若想出人头地唯有读书科举进入仕途,而这样发达的机会万中有一,且这万中有一的机会还需要一家共同努力用几乎所有的银钱去支撑,这又让寒门学子成功的机会更加渺小。

  如今作坊里的工钱是实实在在地看在他们眼里的,这对他们而言就是天大的机会,做管事、做掌柜又是更加让他们仰望的机会。你如今这样轻松地就将出人头地的机会放在了他们面前,他们自然对你感恩戴德。”

  余欢了然:“原是我不十分了解他们的境况,而且我有幸一直能很顺利地赚到银钱,所以对于这些差异就没有看得很明白。我也只是希望与他们平等相处,我给他们机会,他们为我创造价值,并不想受他们那样郑重的感谢。”

  陆锦生牵着她的手道:“你无需为此忧虑,他们内心对你的感激你只需要接受即可,若是没有这样的感恩,日后难免会出现背叛的事情。”

  余欢抬头看了他的侧脸一眼,他正微眯着眼睛看着前方,薄唇微抿,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余欢轻晃了晃他的手,见他回神看向自己,才轻声问:“你是不是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陆锦生无奈苦笑:“什么都瞒不过你。我身边最亲近的护卫包括陆秋一共八个,东南西北,春夏秋冬,四男四女。他们都是我亲自考察收为己用的,除了跟在我身边,还会被派出去执行各种任务。

  在我建立自己人脉的过程中自然也遇到过看走眼的时候,像你现在一样有过受之有愧的感觉。但遇到背叛之后才明白,真正有感恩之心的人即使你给的只是落寞时的一句问候,他也会对你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而仗着你不求回报而对你的馈赠坦然接受的人,便要提防,他对你毫无感恩之心,又怎会将你当成需要维护的人?你对他而言便是随意就可出卖的傻子!”

  余欢点头:“我明白的,有些道理是要得到教训才能深刻体会的。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过用人之前我会好好考察清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