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65.定做对戒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02 2019-10-14 21:34:07

  第二日,余欢与陆锦生在书桌前各自看着账本和信件。

  余小欧趴在余欢脚边睡懒觉。

  彤彤拉着兰子来余欢屋里玩。

  两个小女孩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玩着布娃娃,说到过生辰的事情。

  兰子:“我前几天过八岁生辰,我娘给我煮了红皮蛋,还给我做了新衣裳,我太喜欢过生辰了。”

  彤彤:“我也喜欢过生辰,欢姨姨给我做了好吃的羊奶蛋糕,又甜又软。这个新娃娃就是姨姨送我的生辰礼物。”

  兰子转头问余欢:“表嫂,我能不能也要一个这样的布娃娃当生辰礼?”

  彤彤抢话:“可是小姑姑的的生辰已经过了呀,只能明年才能收生辰礼了。”

  余欢笑:“没关系,表嫂今天就给你做一个,当作补你的生辰礼。”

  两个女孩才又高兴地去过家家了。

  余欢侧头看向陆锦生,彤彤过生辰那一日就听周氏提过一嘴,陆锦生的生辰是冬月,她想着要跟小弟打听一下他的生辰是哪一日,不知道还有几日可以给他准备生辰礼。

  中午,陆锦良去私塾前,就被余欢拉到一边,偷偷问了陆锦生的生辰。

  余欢算了算日子,还有十二天就到陆锦生的生辰了。

  于是她给兰子做完布娃娃,就开始偷偷琢磨到时候送什么给陆锦生作生辰礼物。

  这年头男人戴的首饰多是发冠、扳指一类,陆锦生束发只用发带;要拿武器手上就不方便戴扳指;而那些常见的镶嵌大颗宝石的暴发户款戒指余欢又不能接受。

  余欢便想设计一款对戒,不影响他用手,其中的意义又只有她自己知道。

  余欢偷偷画了一日,才设计出一对简洁又精致的戒指。

  本想趁着陆锦生睡觉的时候量一下他的无名指的指围,可是他总是比余欢入睡晚、醒得早,余欢只好找了个蹩脚的理由量了一下,幸好陆锦生没有多想。

  明日正好是私塾休沐,余欢便提出要带陆锦良和李维去县城买书,又以陆锦生伤口还需将养不适合坐那么长时间的马车为借口不让他陪同。

  陆锦生不放心,坚持要同去。

  余欢放出大招说他若跟着去就搬出她的房间,回自己房间去住。

  陆锦生这才认输,只得让陆秋跟着保护他们的安全,暗地里又安排了两个暗卫跟着。

  第二日一早,余欢带着陆锦良和李维坐上了马车,陆秋赶车奔着县城而去。

  因今日不打算在县城留宿,陆秋将马车赶得很快,巳时便到达了县城。

  一行人先去书斋买了几本书,又添置了一些笔墨纸砚。

  四人出了书斋上了马车,余欢就让陆秋赶车去了上次去的那家首饰铺子。

  首饰铺子斜对面有家酒楼,余欢让陆秋带陆锦良他们先去酒楼点菜,她自己去首饰铺子转转。

  陆秋不同意她单独行动,非要跟着她。

  余欢只好先去酒楼定了包厢,让陆锦良和刘维在包厢里等上菜,她带着陆秋去首饰铺子。

  铺子里的掌柜的和伙计竟然还记得余欢,见她进来就直接将她引到楼上。

  余欢开门见山,把对戒的图纸拿出来,指着需要镶嵌宝石的位置让掌柜的寻一些合适的小块宝石来看看。

  掌柜的果然抱了一个铺着锦布的木匣子来,里面都是颗粒比较小的宝石。

  余欢挑来挑去,还是不太满意,便问还有没有其他的。

  掌柜的想了一会儿,还真又拿了个小盒子来,里面有十几颗透明的小颗粒。

  余欢一瞧,乐了,竟然能在这地方见到钻石,虽然颗粒很小,但在现代也都是价值不菲了。

  不过掌柜的为难,这种石头好看是好看,就是太硬,根本切割不了。

  余欢只知道在现代应该是用激光切割的,她也不是很懂,只是见他们“不识货”就以一百两的低价把这十几颗钻石买了下来。

  又从中挑了两颗看起来形状比较合适、光泽度比较好,让掌柜的给镶嵌在对戒上。

  掌柜的拿着图纸问戒指里侧的符号是什么意思。

  余欢摆摆手:“掌柜的无须多问,就照着图纸去刻就好了。”

  那可是陆锦生和余欢名字的首字母,说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交了定金,拿了取货单子,余欢就带着陆秋往酒楼走去。

  陆秋好奇地打听,没得到答案不说,还被余欢告诫替她保密,否则断她三天肉,陆秋只得闭口不再多问。

  四人用过午饭,略作休息,就出了酒楼。

  上马车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发现,有个男人站在首饰铺子门外盯着他们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

  等马车走远,那男人进了首饰铺子,拉着一个伙计问:“刚刚有一位小姐带着一个丫鬟从你们铺子出去就进了斜对面那家酒楼,请问那两人你们可认识?”

  伙计狐疑地看了男人一眼,面上仍带着笑说:“这位大爷,小的不知。”

  那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锭子塞给伙计,拱手道:“小哥不必疑心,我非歹人,刚刚与那位小姐同行的有一个男孩,我与那男孩认识,故特向小哥打听。”

  那伙计搓了搓手里的银锭子,才道:“那位小姐我并不认识,不过她上次来的时候是章府的小厮跟着的,或许与回春堂章家有些关系。”

  男人得了这话,谢过伙计,便匆匆离去了。

  又过了两日,兰子跟周氏说想娘和姐姐了,想回家,爹每日在作坊上工,还有时间能见一面,与娘却已经有四五日未见,她是第一次离开娘这么长时间。

  周氏便去跟余欢说了,余欢想着干脆直接赶着马车去把小妗子和梅子一起接过来,小舅也不用每日来回奔波了。

  周氏自然同意。

  余欢和陆锦生就先去作坊里找到周子武,跟他说了要去接林氏和梅子过来同住。

  周子武还是不答应,不愿意占姐姐一家的便宜。

  陆锦生板着脸开口:“小舅就算是不为小妗子和梅子兰子考虑,就当是为我和良子的名声考虑,就搬来住过冬日,天暖了再回去。若是担心占我们便宜,把你们一家冬日的口粮一起带过来就是了。”

  周子武对这个外甥还是有些敬畏的,不敢再磨叽,忙点了头。

  余欢就找了个车夫赶车,她和陆锦生去围子村接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