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64.烤鸭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72 2019-10-13 21:50:26

  下午大虎叔送了两只处理干净的鸭子来。

  余欢这才想起搬新家前,她让陆锦生找人打了一个小号的烤鸭炉,她想吃北京烤鸭了,想要自己试着烤烤。

  余欢担心陆锦生的伤,不让他动手,便让陆秋帮忙烧火。

  余欢将鸭子用调料水煮了一下,在外皮上抹盐水和蜂蜜,又给鸭子充了气,挂在窗口晾干。

  陆秋将烤鸭炉烧热了,余欢小心翼翼地将两只鸭子挂进烤炉。

  余欢空出手来烙了一碟荷叶饼。

  中途又给鸭子抹了几次盐水和蜂蜜,直到晚饭出锅,鸭子才终于烤到让余欢满意的色泽。

  余欢亲自操刀,将鸭子片成薄片,切一小碟葱丝和黄瓜细条,再配上作坊里已经在生产的甜面酱,漂漂亮亮地端上桌。

  鸭架子也煮了汤。

  余欢自知手艺自然比不上正宗的烤鸭师傅,但在这没有此物的时空,慰藉一下自己的馋虫泛滥的嘴巴还是可以的。

  两只烤鸭被吃了个光,汤也见了底。

  周氏笑道:“你的烤鸭可是让我们饱口福了,这要是让高掌柜知道了,估计又得问你要菜谱了。”

  余欢也笑:“我早就想好了,煮鸭子的调料还得再试几次,抹盐水和蜂蜜的火候还要调整,等我把味道试到差不多,就把烤鸭的法子告诉高掌柜,不过这鸭子和甜面酱可就得从咱们的鸭舍和作坊进货了。”

  一家人都对余欢的生意头脑佩服不已,尤其是坐在陆锦良旁边的李维,已经将余欢当成了偶像。

  当日夜里,来给陆锦生送信件的黑衣人还带来了一个小布袋。

  陆锦生将布袋递给余欢,余欢狐疑地接过打开,一看之下差点惊叫出声。

  袋子里是余欢心心念念了许久的辣椒种子。

  之前高掌柜也派人搜寻许久都没有找到,陆锦生偶然得知,就问余欢要了图,让手下的人去打听,不想才一个多月的功夫就找到了种子。

  陆锦生:“找到种子的人说是在西域的荒林里找到的,当地人也都不怎么知道。是从一个长年在林中独居的老猎户口中打听到的,他在夏日见过那果实,形状与你的图很是相像。现在天冷了已经找不到果实,只在老猎户所指的地方找到了这些干掉的种子和一些干枯的秸秆。手下人不是很确定是不是你说的那辣椒的种子,现在看你的表情应该是了。”

  余欢眼睛亮晶晶的,连连点头:“是这个!等我种出来,做了好吃的,一定请找到它的人好好尝尝。”

  陆锦生宠溺地摸摸她的头:“那他可真是太幸运了!”

  余欢又开始心急起来:“哎呀,辣椒喜热,要种植还要等明年了!唉!”

  垂头丧气了一息功夫,余欢又跳了起来。

  “对了,我怎么忘了,还可以用大棚种植啊!陆锦生,我又得要你找人帮忙了!我要在后院盖一座蔬菜大棚!”

  于是,陆家后院又开始动土了。

  古代没有塑料膜这种透明又轻便的东西,余欢只得用很多个琉璃窗实现光照。

  大棚墙体的下方用砖垒火墙,通过火墙实现大棚里的温度。

  这大棚看起来简单,实际上造价不菲,且日后的打理也很重要,要每日有人烧火注意棚内的温度,夜里也不能松懈。

  过了三四日,大棚完工了,而陆锦生的伤口也基本愈合,余欢给他将伤口上的线都拆掉了。

  期间余欢几乎每日都试验烤鸭,最后将最满意的配方确定了下来,也顺利跟高掌柜制定了鸭子和甜面酱供货事宜。

  为了保证大棚能安全顺利地投入使用,陆锦生通过暗线招了两个独居的退伍老兵来看管大棚。

  余欢率先将得到的辣椒种子种进了大棚里,另外又种了些黄瓜、柿子、豆角、菠菜和小油菜。

  想到冬日的餐桌上可以看到绿油油的蔬菜,余欢就觉得心里很是舒畅。

  蔬菜大棚里下种完毕,余欢就完全交给两个老兵了,现在还没进冬月,温度还算好控制。

  当日,陆锦生收到苏远文的来信,说是十日功夫,北方好几个州县粮价下跌,粮商纷纷将存粮低价出售,竟还有些手里有余粮的人家也将粮食拿出来卖。

  如今他已经收够了虎卫军未来半年的粮草,延王却不让他趁机继续购入,他有些不甘心。

  余欢听了陆锦生所言,也认同延王的决定:“见好就收,若是动作太大容易被发现蛛丝马迹,到时候让人察觉到他大肆囤积粮食,就要出大事了。而且,粮商手里的粮食还要留些卖给百姓的,总不能把百姓的口粮都收作军粮吧!”

  陆锦生点头,迅速写了封信让手下尽快送到苏远文手里。

  日子很快进入了冬月,天气冷了下来,新房的地龙已经烧了起来,夜里盖上羽绒被又轻又暖。

  众人身上也穿上了棉衣、羽绒衣。

  冬月第一天,周子武带着兰子来给陆家报喜,林氏怀孕了。

  周氏很是高兴,细细地嘱咐周子武怎么照顾孕妇,又准备各种衣食让他带回去。

  周子武冬日里无事可做,便也生出心思想来陆味居作坊里做工。

  周氏怕余欢为难,只说让余欢按规矩办。

  余欢笑道:“这不算什么,小舅只管来,我还有两个院子缺管事,您又识字,正好来试试。”

  周子武忙摆手:“我这一来就当管事不合适,我听说了,你们作坊都是一个月试用期,我就先去做工,等我上手了,外甥媳妇觉得合适,再提拔我也不迟。”

  余欢欣慰,还好小舅是个拎得清的人,没有仗着亲戚关系就要三求四,这样的人更要重用。

  “小舅不用推辞,管事要记账、协调原料进出库、安排出货、管理人事,对于产品质量也要把关。这些您就学起来吧,若是一个月之后,您觉得做不了再换去做工也不迟。不过我如今手下缺少得用的人手,特别是您这样读过书的,所以我特别希望小舅能上手,那就实在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周子武忙点头保证:“我一定用心去学,要是能帮上忙我就一定好好去做。”

  余欢又提议:“小舅有没有考虑带着小妗子他们到我们家来住?你们家的房子冬日里禁不住大的风雪吧,小妗子现在又怀着身孕,要不到我们家来住吧,这样小舅在作坊里忙,小妗子和表妹们也有我们照顾。”

  周氏也觉得这提议好:“是呀,要不就先来住过冬,等天暖和了再起新房子也好啊!”

  周子武怕给周氏一家添麻烦,不肯答应,只说回去跟林氏商量。

  等吃过午饭,周子武要回去了。

  余欢开口留兰子在家里住几日,兰子与彤彤玩得好,也都不舍得分开。

  周子武也不坐余欢给安排的马车,便自己走着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