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62.高热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192 2019-10-11 20:30:53

  余欢的心结解开,人也放松了许多,此时倦意袭来,却强撑着又探了一下陆锦生的额头,见没有高热才暂时放下心来。

  陆锦生失血过多,这会儿也有些撑不住了,见余欢满脸困意,便开口催她去睡。

  余欢指了指软榻道:“我睡相不好,还是去榻上睡吧,免得碰到你的伤口。”

  陆锦生往床里挪了挪,道:“你晚上不是要注意我会不会发热吗?若在榻上睡不方便,我伤口靠里,你睡外面,不会碰到的。”

  余欢还想争取一下,却被陆锦生下一句堵了回去:“还是你想让我抱你上床?”

  余欢闻言立马乖乖脱鞋上床。

  陆锦生得逞地一笑。

  余欢真的困极了,刚沾到枕头就迷糊了过去,却没忘抓着陆锦生的手试探体温。

  倦极的两人都很快进入了梦乡。

  余欢睡得迷迷糊糊中只觉得阵阵热气从身侧传来,手心就像抓着什么烫手的东西,想丢开,潜意识里却不让自己松手。

  在梦中挣扎的余欢突然睁开了眼睛,不是梦,是陆锦生发高烧了。

  余欢摸索着点亮了床头柜上的蜡烛,只见陆锦生嘴唇紧抿,唇色惨白,脸色却泛着异常的红。

  她起身开门准备去厨房端些热水,却见门口外面有个药童在靠着打盹儿。

  那药童听见开门声就醒了过来,忙问余欢需要什么。

  余欢知道是章大夫的安排,也不矫情,直接吩咐药童去打热水来。

  等热水送来,余欢先倒了一杯水晾温了喂给陆锦生喝了,又倒了一些在盆里,投了布巾给他擦身。

  陆锦生虽然此时意识有些模糊,长年习惯却让他始终保持着一丝警惕,他知道余欢在为自己擦身降温,还听到她嘀咕着“温水擦身无效,要用烈酒”,过了一会儿就闻到了一股烈酒的味道。

  余欢每隔半个时辰就给陆锦生喂水擦身一次,折腾到四更天才把他的高温退了下去,余欢累得半靠在床头,手搭着他的额头就睡着了。

  窗户外响起两下极轻的敲击声。

  陆锦生睁开眼睛,眼神锐利,看到身侧的人儿一瞬间又柔和了下来。

  他轻轻将余欢的手拿下来,起身下床,将余欢放平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才走到窗前打开一条缝隙。

  窗外黑衣人从缝隙递给他一张纸条。

  陆锦生借着烛光看清了纸条上的内容,他脸色阴沉,几息之后沉声吩咐道:“把之前搜集的朱家这些年以次充好、迫害其他商家、恶意涨粮价、向敌国走私粮食等等罪行的证据都放在吉县知县的案头。再给那知县留个警示,若他不处置朱家,便等着自己被处置吧!”

  “是!”黑衣人领命而去。

  陆锦生关窗回到床边,轻吻了一下余欢的额头,看着她疲惫的面庞,心疼地轻声道:“傻丫头,辛苦了!”

  第二日,天光大亮,回春堂的后院里已经忙碌了起来。

  余欢突然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还不等她有所动作,就有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后背。

  “做噩梦了?”暗哑性感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

  余欢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窝在陆锦生的怀里,脑袋还拱在他的颈窝里。

  她忙往后挪了一下位置,顾不上害羞,紧张地问:“我有没有碰到你的伤口?”

  陆锦生摇头:“没有,别紧张!”

  余欢松了口气:“吓死了,刚刚梦到我把你的伤口给碰裂了,这才惊醒了!”

  陆锦生抚了抚她略带青影的眼周,心疼地道:“伤口很好,我也没再发热。倒是你再睡会儿吧,你才睡了两个时辰!”

  余欢打了个哈欠,却还是强撑着坐起了身。

  “这回春堂后院人多口杂的,也不清静,不睡了。待会儿让章大夫给你看看,若是你可以坐马车,咱们就回家。家里才适合你养伤,借住在这里总归不是那么方便。”

  陆锦生闻言也同意,便也起身了。

  余欢整理好衣裳,打开门就看见又一个药童等在门外。

  那药童见余欢开门,忙行礼道:“夫人稍等,小的立马去取热水给您洗漱。”

  余欢点了头,那药童就奔向厨房去了。

  待两人洗漱完毕、用过简单的早餐,章大夫也得了消息,赶过来给陆锦生看伤。

  “伤口暂时没有出现红肿发炎症状,但还是要注意,不要碰水,不要牵扯伤口,及时上药。今日可能还会发热,若是再发热就再喝一副退热药。”

  余欢问:“章老,他现在这个情况能不能坐马车?我还是想带他回家养伤,换药包扎我也可以做。”

  章大夫:“最好还是在这里再住一晚,晚上发热的可能性比较大,我也好随时应对。”

  陆锦生:“我们还是回家去吧,过了第一晚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我很清楚自己的伤,以前比这更重的伤都受过,无事的。烦请章老把药开好,我们带回去就好。”

  陆锦生私下里每日还有许多信件要处理,若是送到回春堂很不安全,所以还是回家方便些,虽然要面对周氏的担忧和唠叨。

  余欢见他对伤口习以为常的态度更是心疼,她询问地看向章大夫。

  章大夫最终点头:“行吧,你们既然坚持,等我让人将三日份的药送来,你们就回家去吧,马车赶得稳一些就没什么大碍。”

  说着转身吩咐麦冬去准备药材和药粉。

  趁着药还没准备好,章大夫拉着余欢追问缝合术的事情,余欢便将自己的一知半解都掏出来讲给他听了。

  章大夫听后摸着胡须赞叹:“此术甚妙啊!若是如此,外伤愈合的速度和几率将会大大提高啊!羊肠线…羊肠线!如此巧思实在让人佩服!你这丫头上次就说会多想想还有什么好东西,这缝合术怎的没早点想起来?”

  余欢无奈:“我一时哪里就能都想起来?这不是遇上了才能记起来嘛!而且我也是只记得一点皮毛,还是要您老细细研究的。”

  章大夫点头:“这样的医术是应该深入研究、造福百姓的。我要给我师弟去信,让他知晓。”

  等麦冬将药和马车准备好,陆锦生扶着余欢上了马车,自己也跳上马车,完全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车夫也已经无恙,他昨日只是被人用暗器打晕了,完全不知道余欢他们经历了怎样的惊心动魄。

  余欢只是告诉他遇到截道的,被陆锦生及时赶到打退了。

  这车夫是村里人,经过上次作坊招聘进来的,也知道陆家现在是东家,自然不会乱说。

  马车稳稳地向着陆家村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