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锦鲤误农门

161.解心结

锦鲤误农门 叮咛耳畔 2237 2019-10-10 21:14:25

  东西很快准备好了,一一被麦冬摆放到圆桌上。

  陆锦生按余欢的吩咐趴在了床上。

  余欢细细地将手清洗干净,又用烈酒擦拭了一遍手,针线等物也用烈酒消了毒。

  余欢先用沾了烈酒的布巾将伤口周边的血迹和药粉擦干净,她将笔直的绣花针完成了U型,才穿针引线,见光线不够亮,又让麦冬多点了两根蜡烛,这才俯身准备缝合伤口。

  余欢动手前轻声道:“陆锦生,若是疼你就出声告诉我。我是第一次做,但我保证尽全力给你缝好!”

  陆锦生在床上侧头看着她道:“你尽管做,我相信你,你的针线活儿可是很好的。”

  余欢的紧张因为陆锦生的话消散了大半,她不再说话,凝神开始缝合。

  章大夫站在一旁,仔细看着余欢的动作。

  针线牵扯皮肉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余欢努力忍着心里的不适,将针距保持得又密又均匀。

  待到余欢熟练地打了个结,才直起腰,狠狠地松了口气。刚刚太过全神贯注,此时竟有种剧烈运动之后脱力的感觉。

  余欢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抱歉地对章大夫道:“章老,麻烦您再给他上一次药,然后包扎伤口,我有些脱力了。”

  章大夫自然应允,他动作熟练,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包扎好了。

  章大夫让麦冬将屋里收拾干净,又写了退热的方子让麦冬去抓药。

  此时药童送来了煎好的安神药和一些吃食。

  章大夫嘱咐:“丫头,待会儿吃过饭,你先把这安神药喝了,然后去隔壁那屋睡吧,这里我让麦冬守着。”

  余欢摇头:“我已经没事儿了,晚上我守着就行了,他这伤口太严重,晚上容易发热,不自己守着我不放心。”

  章大夫:“那好吧,先吃饭,药要喝了。”

  余欢:“好,就是一会儿要麻烦您让人帮我送一桶水到隔壁屋,我想要沐浴。”

  章大夫点头:“好,我会吩咐。那我先回去,你们赶紧歇着。”

  送章大夫出了门,余欢关门回屋就见陆锦生已经坐在圆桌旁边了。

  两人都饿了,将药童送来的四菜一汤吃了个干净。

  见余欢皱着眉把药喝了下去,陆锦生才道:“一会儿你沐浴后就在隔壁屋睡吧,我不用守着。”陆锦生不想余欢晚上耗费心神,她本来就受了惊吓,晚上需要好好休息。

  余欢没答话,伸手探了一下陆锦生的额头,感觉已经有些发热了。

  “我先给你擦擦身子降温,一会儿退热药送来,你喝了就上床趴着。”

  陆锦生因为她说的那句“给他擦身子”一时又身子僵硬,耳根发红。

  陆锦生见余欢果真拿着浸过温水的布巾冲他走来,忙伸手想要接过布巾自己擦,却被余欢躲开了。

  “你不要乱动扯到伤口,我来擦。”余欢说着就从脸开始往下擦,动作轻柔,很好地避开了伤口包扎的位置。

  当然余欢可是保留着底线的,这底线嘛就是陆锦生那坚实的六块腹肌喽!

  在咱们余欢这位现代女性的概念里,男人光上身根本不是事儿啊,又没让他脱…裤子!

  而原装古男陆锦生可就惨了,被小媳妇若无其事地“上下其手”实在太考验他的自制力。

  陆锦生一把抓住余欢的手腕,声音暗哑地道:“好了,擦完了,你去沐浴吧!”

  余欢点头,将布巾丢进水盆,拿起刚刚麦冬送来的衣裳帮陆锦生穿上,这才拿了自己的衣裳出去了。

  余欢沐浴完后,头发擦了半干,因为担心陆锦生就匆匆回了之前的房间。

  陆锦生还坐在桌边等她,就见她披散着微干的头发,带着刚沐浴后的清新水汽推门而入,一时之间,屋里的烛光都因娇美的少女而柔和了许多。

  余欢却是眉头微蹙,轻声问道:“怎么还不上床去?你失血过多,伤口严重,需要好好休息!”

  陆锦生被媳妇教训心里却美滋滋的,忙听话地上床趴着去了。

  余欢走过来又探了一次他的额头,还是有些热。

  “刚刚退热药喝了吗?”

  “嗯,喝过了。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余欢将被子拉过来盖在他的身上,然后坐在床边的脚凳上,看着他。

  “陆锦生!”

  “嗯?”

  “是我错了!”

  “什么?”

  余欢微叹一口气,将头轻轻趴在在床侧,有些沮丧地开口道:“这几天我都在生你的气!我原以为爱人的意思便是不管何时何事都应该共同应对。我想做你身边的一棵树,跟你根牵枝连,共同面对风雨。我不想做一朵被你遮在枝叶下的娇花,把风雨危险都让你去面对,而自己安心享受你的守护。”

  陆锦生看她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由心疼,伸出手安抚地顺着她的长发轻抚。

  余欢抬眼看着他,继续道:“可是我今天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自大,危险来的时候我也只能躲在你的怀里让你因我受伤…”说着,余欢就有些哽咽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陆锦生摇头道:“傻丫头,别钻了牛角尖!武艺本就是我之所长,这样的情况就该我来护你,况且你不也放倒了两个人,你做得已经很好了!你会照顾家里,会写菜谱,会画花样子,会开铺子,会开作坊,会画弓弩、点种铲、播种机,还会设计房子…你做的那么多,怎么能妄自菲薄?”

  余欢依然有些较真:“可这些小女儿家的事就算做了又怎样?也不能保你平安、护你性命!我可以不在乎什么锦衣玉食,我只想你平安康健,我想你能长长久久地与我在一起!”

  陆锦生微叹一口气:“是我错了!我不该总在你面前提那些凶险,不该总是假设事败当如何!我今日便向你承诺,日后不管身处何种境况,我都会全力保全自己的性命,一定让自己活下去,与你长长久久地在一起!”

  余欢:“我可记住你的承诺了,若有一日你敢丢下我一人,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找到你暴打一顿!”

  陆锦生笑:“真是个傻丫头!现在不生我的气了?我从没把你当成需要我一直庇护的娇花,你一直都在与我并肩作战。你提供的播种机图纸已经发往各地,你之前提的以兵养兵和安置伤残士兵的方案也已经得到延王的允准,你的才能惠及天下人。人各有所长,并不是只有武力能保命,你的头脑就是护我的最好武器!”

  余欢赧然:“是我想岔了,白白生了好几天的气!不过也怪你,总是动不动就吓唬我,什么你万一遇险之类的,让我心慌!”

  陆锦生接锅:“对,怪我!咱不气了,我日后不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